脊梁 抗战烽火 第十节 我是武太行

wuyanlai 收藏 67 16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1939年3月13日   薛枫一行终于见到了任弼s和张hao同志,此时的张hao可算是春风满面,他眼前的这支部队确实是四方面军的,因为许多基层干部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还有许多士兵看到自己后主动上前行礼,还有就是这支部队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这可是四方面军西征以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下回到了延安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1939年3月13日

薛枫一行终于见到了任弼s和张hao同志,此时的张hao可算是春风满面,他眼前的这支部队确实是四方面军的,因为许多基层干部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还有许多士兵看到自己后主动上前行礼,还有就是这支部队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这可是四方面军西征以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下回到了延安看那些家伙还敢小看四方面军,于是在看到一个年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旅长的时候张hao马上就热情的上来与对方拥抱,因为他心中已经认定眼前这人一定是四方面军少年旅的人,可是与张hao的喜气洋洋不同的是,任弼shi看到薛枫时的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惊愕,转而这种惊愕又变成了喜悦,虽然很快的就回复了正常但是这一幕却没有逃出薛枫的眼睛,于是乎薛大老板的心里不免惴惴起来,这个世界上自己可没有什么熟人啊,可是老前辈看自己的眼神确实是太怪异了,到底怎么回事呢?果不其然,一行人来到了县城以后,任弼时不顾众人众人的不解,马上就撇开了所有人把薛枫拉到了旁边一间屋子里。

“太行!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弼shi用颤抖的声音问到,他实在是太激动了,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亏欠老毛的,可是武太行居然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这怎么能不让自己激动呢,

“首长,您说什么?可以在说一边吗?”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装疯卖傻几乎成了咱们薛大老板的强项,这不,又来了。

“太行,别吓叔叔,都是叔叔不好擅自带你来开了苏联,要不然你也不会吃这么多苦。”任弼s明显控制不住心中的那分激动,泪水不觉得淌了下来。

“首长,您别激动,您是说您认识我,那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谁?”薛枫看到任弼s哭了出来也忍不住淌下了眼泪配合一下。

“孩子,你别吓我啊!你是武太行是毛主席的义子,你的父母都是我党的优秀党员,在三次反围剿中牺牲的啊,我是你的任弼s叔叔,时期去年的时候把你从苏联领了来啊?”任弼时糊涂了,为什么武太行会不认识自己了呢?

“是这样的首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只知道自己在大戈壁上醒来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自己的名字。”薛枫十分黯然的作了回答。

“是这个样子啊,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任弼时明显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是的,这是当时我身上的一些东西。”说着薛枫把当初自己着身体上的中山装和那块乳白色的玉佩捧到了任弼s的面前。

“没有错,绝对不会错,你就是武太行,我老人家的眼力还是可以的,这套中山装是在莫斯科的时候我出钱给你做的,你当时高兴得都跳了起来,至于这玉佩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听你爸爸说这还是武家的家传之物,用的是顶级和田羊脂玉。”看到了这些东西任弼时再一次确认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数月前与自己失散的武太行。

“你是说我还有家人?我还有一个义父?”武太行用明显带有企盼意味的语气询问。

“是的,你的义父就在延安等你回去,还有我们,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啊。”看着武太行变得黝黑的面庞,任弼s的心里不免有些酸楚。

沉默,沉默,在经历了近一刻钟的沉默后薛枫非常适时地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任叔叔,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当然可以!”

“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您有中央的指示吗?”

“有,党中央指示要你部完成必要的休整与补充后迅速开往陕甘宁边区。”

“这个,现在还是很困难的,我部这次作战损失巨大,没有半个月的时间恐怕完不成休整的任务啊!”

“这没有关系,中央也在进一步协调,考虑到你部的干部损失一定很大我来的时候还从抗大要了十个学员带来的,都是优秀的基层指挥员。”

“那重庆方面呢?最高当局会这么痛快地让我们回到陕甘宁吗?”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蒋某人这次终于有了机会把自己的势力延伸到甘肃来,所以非常高兴,不光给了你们一个暂编第七十八旅的番号,还调拨了一个乙种团的装备给你,这可是这几年来的第一次啊。”

“是吗?看来最高当局也在为自己准备后路了,万一日军寇川相信西安和兰州都是不错的选择,不在这个时候压制住马家军,真的到了那一天,难保马家军不来个逼宫,这笔买卖他亏不了。”

“中央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中央可是没有想到你小子会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拉起一支几千人的队伍,要是我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父亲,恐怕整个杨家岭的人去敲他的竹杠了。”看到此刻的武太行,任弼s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任叔叔,看来你要在这里多呆几天了,不过不要担心,我这里有大功率电台,你可以和中央直接联系,不过要等我领了委任状以后,不然我这个旅长估计就成连长了,”主席的大公无私是薛枫所深知的。

“鬼小子,失去记忆不说人也聪明了。跟自己老爸都耍心眼啊,我看你回了延安怎么办啊!”任弼时不由得笑了出来。

紧接着武太行接受了重庆方面的委任,正式出任暂编第七十八旅旅长。延安方面则是在几个小时后得到的消息,在杨家岭的窑洞中的主席虽然不太高兴自己的干儿子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可是重新得到干儿子消息的喜悦却是无法掩饰的,看到主席几个月来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在场的王稼祥,洛甫都由衷的替主席高兴,可是在窑洞外的院子里一个年轻的女人却是满面愁容。

咱们的薛大老板在出人意料的成为了武太行以后却是一幅很享受的样子,“主席也就是自己现在的义父成了国家主席以后,自己不就成了干太子了?凭自己的本事就算上了朝鲜前线也不会有出什么事情,再加上自己超前的意识一定会有机会大展拳脚的,说不定……”

(为方便记述,以后主人公改称武太行)

就在武太行意淫着自己将来的飞黄腾达的时候中川县城里可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不为别的,暂编第七十八旅征兵了,只要身体健康愿意上战场保家卫国的就可以报名参军,参军后包吃包住不说还马上发二十个大头的安家费,这可比给老马家当兵好得多,自己家里的娃跟着老马家什么时候死了连个信儿都未必有,要是能跟了这队伍说不准还能有个好前程,一时间县城里的征兵站前排起了长长的人龙,仅仅三天的时间就招了两千八百多青壮年,还有就是在张浩同志卖力的鼓吹下县中学的两百多学生也主动跑来要求参军,武太行则宝贝疙瘩似的亲自把这些学生们送到了教导队。

一看征兵用不着自己帮忙,江海涛副旅长可就不高兴了,这没有事情做的感觉还真得不好啊,自从跟了武太行虽然总是忙忙碌碌的可是生活也很是充实,可是现在呢,于是向武太行讨了张命令下乡“剿匪”去了,结果不闹不要紧,一直到十几年后当上了军长的江海涛还时不时的被中川的地主乡绅告上一状,每每搞得他是焦头烂额,可是这时的他可没管这么多,拉上队伍出去看见大户就敲门,一进人家家里就说人家通匪,不拿出几千大洋是别想了事,一时间搞得中川乡下的地主乡绅纷纷外逃,可是人逃了江海涛也不怕,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家里但不走的粮食,牲畜,家具,衣物都被他一股脑的拉回了中川县城,虽说任弼s有些看不惯江海涛的做法,可是看到武太行一副奸商的嘴脸也不好发作,也就任江海涛胡闹下去了。

可能是受到了江海涛的影响的原因,刘雨田这几天也是忙得热火朝天,县城里能用得上的东西都被他带走了,武器弹药,金银珠宝不说,什么留声机,电风扇,电话线,电报局里一台几十年前的电报机和县城里的一台蒸汽发电机都被他给拆走了,还有就是把县城里同治年里的八门铜炮也给搜刮走了,以至于后来接任的县长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出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我们在这里不表。

马步芳也很有诚意的派人来交涉,声明之前的全是误会,希望武太行可以交回俘虏和武器,为了表示诚意还主动送上了两百匹上好的战马。武太行则是马上同意释放所有的战俘,至于武器的事情是一字不提,因为在他看来武器是重要的,可是战俘则只能消耗粮食还要耗费人力看押绝对是赔本的买卖,所以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马步芳一看求武太行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就试探着和延安进行了联络,承诺甘肃的部队以后绝不主动进攻边区后毛主席以个人名义给武太行发了一份言辞恳切的电报。不得已武太行挑出了一千多条旧枪送了过去,其他武器则只送了四个字“战场损耗”,搞的马步芳大发脾气,最后经过反复谈判,武太行答应交还一个炮团,但是条件是马家军再提供四百匹战马,想到自己那些用高价从山西买来的山炮马步芳一咬牙答应了下来,可是炮团送了回来差点没把马步芳的鼻子气掉,一个炮团只有四门山炮,六门迫击炮,还有两门膛线都磨平了的57MM小炮,这个炮团的“实力”够强的,屡次挨坑的马步芳看到好歹要回了些装备也就懒得和武太行继续扯皮了。

1939年4月3日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七十八旅在中川完成整编,整编后部队编制了三个骑兵团,一个炮兵营,一个警卫营,一个工兵营,一个教导队,另外加上后勤及旅部机关人员,全旅共4500余人。部队在旅长武太行同志宣布了部队东进的命令后迅速开拔,马不停蹄的向陕甘宁边区奔去。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