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梦魇》【导演公开信】对中国失望至极

4444shuaku 收藏 0 403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1_78177_5978177.jpg[/img] “我回想起中国人对待约翰·拉贝,魏特琳女士以及所有建立南京国际安全区的西方人士的可怕态度。 约翰·拉贝孤独死于贫困,被称为活菩萨的魏特琳孤独自杀。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雕像在哪里?那些应该由中国铸造的雕像在哪里?”      在创作纪录片电影《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中,我万万也想不到我会不断遭到中国人的毁谤中伤和个人攻击,但这正是一直以来发生的事情,直到今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回想起中国人对待约翰·拉贝,魏特琳女士以及所有建立南京国际安全区的西方人士的可怕态度。

约翰·拉贝孤独死于贫困,被称为活菩萨的魏特琳孤独自杀。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雕像在哪里?那些应该由中国铸造的雕像在哪里?”


在创作纪录片电影《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中,我万万也想不到我会不断遭到中国人的毁谤中伤和个人攻击,但这正是一直以来发生的事情,直到今天毁谤和攻击还在继续。


正如大多数北加州的记者所见证和了解的,在2005年6月底,我的电影第一次在北加州举行试映会,北加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简称:史维会)的丁元(英文名字:Ignatius Ding)就出现在我的公映式上,利用我不懂中文和当时还没有中国合作伙伴,向华人观众撒谎说代表我和我的电影。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丁元冒充我的名义,招徕公众捐款,私吞了数千美元本该用来制作电影的捐款。我之前并不认识丁元,也没有给他任何许可。


在我发现他的诈骗行为之后,试图阻止他,但是没有成功。丁元和他的史维会私吞了所有的数千美元第一次试映会上观众的捐款。让我更惊讶的是,北加州当地的华人媒体为了维护史维会的面子,想要掩盖这个盗窃事件。华人媒体错误地向公众报道说丁元和史维会将诈骗款归还给我了。这纯属谎言,我从来也不认识丁元这个人,他没有权利在我的电影会上招揽筹款,丁元和史维会私吞了筹款,而当地的中文媒体粉饰了这个故事。


除了少数的中国人热情捐款协助这部电影的制作之外,大部分的中国人对此是冷漠的,一些中国人,中国组织和机构不仅不合作,反而对我有敌意。比如,位于中国南京市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馆长朱成山显得完全不合作,甚至当我向他要求一些纪念馆收藏的照片用于我的电影里的时候,还遭到了他的侮辱。但是,当我发现这个纪念馆里甚至陈列和张贴了一些士兵和受害人穿着夏天衣服的造假图片时,这位馆长的行为更让我厌恶到极点。这些造假的图片明显不可能是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拍摄的,因为南京大屠杀发生在寒冬,温度经常低到结冰,不可能出现日军穿夏天服饰的场景。


不仅拒绝在剧院,电视台播放我的电影,还不允许这部电影在中国出版或销售DVD。在美国,已经有4百万观众观看了这部电影,但是中国拒绝在中国正式公开发行《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


我的遭遇和美国在线公司副总裁泰德·莱昂西斯(Ted Leonsis)相比就悬殊显著。在2005年5月份,我给泰德·莱昂西斯和其他因特网公司的执行长们邮寄了我的电影的录像带,随带子还附上了一封信解释 "南京大屠杀’这个主题的重要性。没过多久,莱昂西斯开始宣布他决定要制作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原因是在2005年的夏天他读到了张纯如逝世的消息,然而,张纯如死于2004年,不是2005年,更不是2005年夏天。


莱昂西斯在他的电影<南京>上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他得到了来自,中国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的电影制片厂的全力合作。当然,如果你有亿万美金,中国所有的便利之门都会为你打开的。不幸的是,他的电影不怎麽样,没有拿到任何有意义的大奖,在中国只放映了几天就被取消公映,因为中国的观众并没有发现他的电影有价值。


相反,我的电影《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光在美国可以统计的就有超过4百万观众,还不包括世界其他地方无法统计的数据。在Youtube网站上数以百万计的电影中,我的电影被冠为“一直以来最热门讨论”的前十名。(中国的媒体报道说,北京市和南京市的居民自发下载并组织公众观看《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我的电影是有史以来关于南京大屠杀这个悲剧的最好的一部电影。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还是拒绝让我的电影通过公映和发行渠道进入中国的市场,中国的组织和机构还是继续抱着敌意的不合作态度。我认为这是不光彩的行为。


我花费多年为这部电影收集资料作研究,我又花费多年把所有的资料整理出来。2005年一整年,我每天工作10个小时来完成这部电影的制作和修改,接着我又继续投入更多心血。一部像"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这样的电影正常要投入一百万美元来制作。


除去制作费,这部电影的音乐版权费是另一项巨大开支。仅仅为了其中一首古典音乐,就有版权公司向我索价6万5千美元。这部电影中我总共使用了 7支不同的音乐。幸好经过我谈判协商,版权公司同意降价,条件是有一部分音乐的使用期限受到限制,这样我才能够得到折扣费率,这一部分受限的音乐版权很快就要到期,必须续约才可继续使用。不幸的是,尽管这部电影如此成功,我在中国和美国都无法获得发行渠道,没有发行渠道,就不可能卖出电影的拷贝,这部电影也就无法自负盈亏。


如果留心观察的话,你们会发现Youtube网站和Google等有音像的网站,经常不得不撤下包含有没有合法版权的音乐的电影。


我不喜欢去筹款,我讨厌请求别人帮助。我的想法就是如果这部电影无法自负盈亏,我就等到音乐版权到期的时候把它撤下来。更何况,我遭受日本右翼的威胁,又被中国人毁谤攻击。


我不想要寻求赞助和筹款,然而,我的中文版制片人吴海燕告诉我,我有义务给中国人一个提供帮助的机会。我不大情愿的同意了,接着我们在8月1号发出了最后的寻求帮助的公告。


发出最后的筹款公告以后,只有不超过10个人回应,只有不超过10个人捐款。我们接收到的捐款少于1000美元。虽然我非常感谢这些提供了帮助的人士,但是这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能支付这部电影的成本和费用。


这一次我不会再要求帮助,我决定不干了。


我还听说有中文媒体的记者和中国人攻击我请求帮助的这个行为。


有的中国人,包括一些中国记者,他们认为我应该义务为这部电影工作,这部电影就应该免费放给所有人看,我就应该把我的所有积蓄存款投资到这部电影上,他们认为我就不应该向外界请求帮助。


我回想起中国人对待约翰·拉贝,魏特琳女士以及所有建立南京国际安全区的西方人士的可怕态度。约翰·拉贝孤独死于贫困,被称为活菩萨的魏特琳孤独自杀。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雕像在哪里?那些应该由中国铸造的雕像在哪里?”


在遍及全球有20亿人口的中国人,只有100多人向我提供了帮助。我感谢这100多个人。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我应该是很早以前就停止了为这部电影工作。制作这样的一部纪录片电影是非常昂贵的,我是个人投资制作,一直处于亏本状态。


从经营角度考虑,中国政府拒绝给予这部电影发行许可,我就是再投资去续签这些音乐的版权合同也没有任何意义。中国机构的敌意态度,史维会和丁元的行径,再加上日本人的威胁,在这些种种的情况下,没有道理还让我继续投入我个人的资金到这部电影中,然后让我的亏损越来越大,这部电影带给我的是侮辱,威胁和灾难。


我原本希望至少可以持平,把我投资进去的成本收回。相反,这部电影只带给我损失,灾难和痛苦以及无休止的个人攻击。我希望我从来没有制作过这部电影。


在8月1号的筹款公告之后,我总计收到了大约1000美元的捐款,我将返还给捐款人。在9月1号,我将关闭南京大屠杀电影的主题网站,我将会从因特网上撤下所有关于南京大屠杀,关于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关于慰安妇等等所有影片。


如果还有中国人想要攻击我,请记住:在美国有超过4百万人观看我的纪录片"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而且是免费观看的,还有谁为南京大屠杀这个主题作了更多的贡献?


纪录片《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被迫从9月1号开始撤消,是因为缺乏资助和帮助,是因为我一直亏钱,是因为我一直遭到个人攻击和威胁。我只好洗手不干了。


对不起,我个人不愿意再被访问,或者发表任何评论。对于撤消电影一事和我的这封公开信,中文制片人吴海燕女士没有参与决策,完全是我的独立决定。


真诚的,


朗恩·约瑟夫博士


纪录片《南京梦魇-南京大屠杀》导演制片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