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90.html


刘涛所在部队在指定地点驻扎了。这期间,师部的命令直接下达到这里,正式提升刘涛为上尉连长。刘涛边养伤边加紧对连里的改编和重组。

营长也经常过来看望刘涛,有一次居然带了一个外国医生,一打听才知道是个美国人,叫约翰。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组成了援华队,到中国来支援抗战的。但刘涛总觉得他怪怪的,至于哪里怪,刘涛也说不清楚。“只要不是日本人就行”有了这个想法,刘涛就和约翰聊上了。

约翰开始很纳闷,来这个穷山僻壤的地方,只为了给一个上尉看病?他以为又是国民党军的那一套,又是给什么人的亲戚看病,自己开到中国后给真正的伤病员看得很少,光给什么达官贵人和他们的亲戚看了。这让约翰他们很气愤,多次请求让他们上前线去,真正的履行自己的责任。可国军总是拿什么安全啦,什么全中国都在抗战,给他们看就是支援中国抗战啦,等等理由来搪塞他们。搞得约翰他们有气没处撒。这次肯定又是这样。

当约翰走进刘涛的病房时,刘涛愣住了,怎么来了个外国人?约翰只是按程序给刘涛看病,一句话也不说。最后还是刘涛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刘涛用英语说道:“这位先生,欢迎你道中国来,谢谢你给我看病。”(刘涛的英语在他原来的时代就很好,虽然才上大一,但他对这门外语很喜欢,用了各种方法来提高自己的英语谁水平,虽然达不到如火纯清的地步,但对话还不问题的)

“你会说英语?”

这下该约翰惊讶了。来中国这么长的时间,除了翻译还没有谁和他说英语。在离美国万里的中国能听到自己的母语,这让约翰感到非常的亲切,和刘涛的之间的距离一下拉近了。

“在中国,象你这样会说英语的人很少啊。我叫约翰。”

约翰自我介绍道。

“约翰先生,今后你会见到更多的人说英语。我叫刘涛”二人自我介绍后,经过一阵子的熟悉,开始了他们的聊天。

“刘,你对目前的这场战争怎么看?好像你们老是在吃败仗?”

“约翰先生,不可否认日军现在是占尽了便宜,造成这种局面有很多的原因,比如,训练,装备,情报。人员的素质,等等。这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可以相信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们还是会处于劣势。但是,约翰先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中国必胜!相信不远的将来我们会并肩作战。”

“刘,你很自信,这很好,但是请你告诉我我们并肩作战是什么意思?难道日本人会愚蠢的和强大的美国开战?”

“约翰先生,请你告诉我,支撑一场大规模战争最需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石油,橡胶,和各种战略物质了。”

“谢谢,日本人的野心很大,他们会继续的扩张和侵略,从占领国那里得到战略资源。日本是一个岛国,各种物质都需要进口,在占领中国后,他们并没有得到石油,橡胶,钢铁等东西。哪里有呢?东南亚!攻东南亚是美国和英国还有荷兰的势力范围,要想得到这些就必然和这三国碰头,你说他们会怎么办呢?”

“日本政府肯定会这三国协商的。”

“哈哈哈,约翰先生,我可以告诉你,日本人会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三国的实力统统从东南亚赶走......”

“不可能!这太疯狂了!日本怎么会同时和怎么多的国家开战!?除非日本内阁全是疯子。”

“他们本来就不正常,你很难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想他们的”

“刘,我还是很难想象,请原谅。”

约翰被吓的不轻,边擦汗边和刘涛说道

“没关系,我们又不是决策者,我们只是在朋友聊天嘛。但是请你记住我的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刘涛根本就没指望约翰会相信。他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话赶话说漏嘴了而已。

刘涛把约翰送出了门,直到出门刘涛还听到约翰小声的说道:“神秘的东方,神秘的东方思维。看来我这辈子别想了解他们,这个家伙我敢发誓,不是一个天才,就是一个疯子!”

刘涛关上门,坐在床上沉思起来:“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医生。他想知道什么?要刺探重要军情,那也要到重庆啊,跑着来干什么?再说,美国人刺探国军的情报干什么?直接问不就完了嘛,还怕蒋委员长不告诉吗?啊,他要是间谍的话,在把我的话说给他的上司,那会怎么样?”

“噗哧”

刘涛居然笑了出来。他抬起头看着屋顶自嘲的说道:“刘涛啊刘涛,你真他妈的是个白痴,别人会信你什么?信你是个神棍吗?以后千万不要乱说了,否则后果很严重D的。”

约翰要是知道刘涛的真实想法,那他非得拿起枪,把自己打死不可。因为他绝对受不了这种刺激。但是到目前为止,刘涛给他的印象是好的。他们之间的谈话是诚恳的,在他的眼里,刘涛很绅士,那种自信,幽默和那不服输的劲头很合约翰的口味。

“他既然是个军人,那就看看他的军事素质怎么样。”他不觉得想要更深的了解刘涛了。

这样一来,约翰常常以检查伤情为借口,来找刘涛。搞得接待处的官员们直纳闷,这家伙前些日子还老大不愿意的,怎么这几天跟吃错药似的,老往哪里跑。可疑问归疑问,这个美国人要去哪里,他们还是要笑脸答应的。

在正常的治疗后,约翰和刘涛又开始了前几天的程序,从部队的编制到装备,从各种的战斗队形到各种地形的作战方法等等。只要是涉及到军事方面的他们无所不谈。越谈约翰越心惊。

“这个年轻的家伙怎么知道的怎么多?在大山沟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个人才?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约翰主动的停止了他们的谈话。

“亲爱的刘,今天就到这里吧。和你谈话我非常的高兴,我敢对上帝发誓,在中国,在这里我发现了一个军事天才”。

“约翰先生,在我们中国,象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你会慢慢发现的。”

刘涛礼貌的回答道。

“亲爱的刘,你很谦虚,这是做人的基本条件,我更欣赏你了。”

刘涛顽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约翰先生,在我们中国有一个词叫“肉麻”你知道吗?”

约翰愣了一下,随即反映了过来。

“哈哈哈哈”两人开心的大笑起来。

刘涛出门送约翰,送出了很远。

“约翰先生,天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希望今后还有象今天这样谈话的机会。”

“亲爱的刘,我坚信,会有的。”

约翰看着刘涛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喃喃的说道:

“不知道他知道我的真正的身份后,会有什么样的反映?会勃然大怒?还是会拿枪和我决斗?唉,这该死的政治!往往叫人做不喜欢做的事。希望他知道后对我下手轻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