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未来战争一定是信息战吗?

梅哲 收藏 3 257

未来战争一定是信息战吗?(草稿)


很多朋友可能会说,这不是废话吗。就在最近几年来,大大小小的信息战不是多次发生过吗?对,这样说也是对的,但我想说的是,未来的战争真的就是那么多人所说的所谓信息战吗?


信息战是以计算机网络为战场,以计算机技术为核心、为武器,是一场智力的较量,以攻击敌方的信息系统为主要手段,破坏敌方核心的信息系统,是现代战争的“第一个打击目标”。要打赢一场信息战,关键在于如何摧毁敌方信息系统并有效地保障自身信息系统的安全,建立攻防兼备的信息防御体系,夺取战场信息的控制权。


其实,信息战并不是外国人的新发明,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古代军事家孙武就有名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当时还不可能提出信息战的概念,但已经把信息战的精髓―获取和利用信息对克敌制胜的重要性说得明明白白。


近年来Internet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发展,Internet技术已经广泛渗透到各个领域。然而,由Internet的发展而带来的网络系统的安全问题,正变得日益突出,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因此网络安全已成为关系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问题。


信息战是一柄双刃剑!


信息化最大的功用是获得情报,李克农凭什么扛着上将军衔,因为他能提供情报。准确的情报可代替大批的军队。长征途中,如果***不了解敌人的部署情况,他又凭什么指挥红军四渡赤水呢?这次胜利是以准确的敌军调动情报为基础的。那时也还没出现信息战这个词,最多算情报战,是信息战的最初形式和源头。情报战就是围绕着信息获取而展开的信息对抗。


现今我们最大的潜在敌人是美国,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中美之间发生战争,我们需要的情报从哪里来呢。近些年来我们一直强调信息化、打赢信息化战争,我们越来越依赖电脑,甚至连十几个字的通知也要用电脑来写、来发。实际上搞信息化最主要的目的仍是提高我们获取信息情报的能力!我们利用互联网来获取我们需要的东西,相信所起的作用在七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曾有人说,“由台湾问题引发的军事安全问题在何时或何条件下上升为国家安全中最突出的问题,其相对重要性将超过经济安全等其它要素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因此我国有必要从战略高度重视信息战的问题,必须认识到未来战争将主要是信息战。信息战将以覆盖全球的计算机网络为主战场,以攻击对方的信息系统为主要手段,运用高精尖的计算机技术,不仅破坏军事指挥和武器控制系统,而且会使其金融、交通、商业、医疗、电力等涉及国民经济命脉的诸多系统遭到破坏,从而不费一枪一炮以达到攻城夺隘的目的。 ”但针对这些任务仅凭几个电脑高手(黑客)或病毒能实现吗?


在现今的军事家头脑里,很可能战争一开打第一批被摧毁的目标就是通信枢纽、指挥中心和国际互联网的中央服务器。也许那些地方在和平年代多少是保密的但真要打仗了那国际互联网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十几个根服务器早就列入某个核大国的打击目标名单里了。到那时不知道“互联网”、“黑客”、“病毒”等等这些词是否还有意义。

所以,我们不能过分依赖于计算机网络,否则信息化也就成了我们最大的弱点!


当前,美国等军事大国十分重视信息战的研究,包括军事思想、作战原则研究和信息战技术装备的研究,美国陆军正在实施的战场 数字化计划,就是着眼于未来信息战要求的一项具体计划。当然,世界上没有“万能”武器,信息战不能解决战争的全部问题。当前,国内外军事专家在重视信息战作用的同时,对信息战本身的弱点也在进行研究。


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认为,伊拉克战争具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数字连通性和许多网络作战的特征,美军师一级或更高级别的军官,可以从传感器上及时得到高质量的信息,但事实上,前线作战部队的指挥官们却信息匮乏,两者之间存在严重的“数字鸿沟”。


以信息化程度最高的美军为例。

2003年4月3日凌晨,在巴格达西南大约30英里的一座关键的幼发拉底河大桥附近,伊拉克战争中代号为“Objective Peach”的最大的一场反击战在这里展开。这次战斗是一场坦克及其他装甲车辆之间的传统型战斗,几乎让人回想起早期的作战场面,尤其在随后此起彼伏的充满血腥味的战乱的映衬下。五角大楼一直试图将军队改造成一支更精干、更睿智、依靠传感器的网络化部队,此次战乱可谓是对五角大楼军事变革的第一次考验。


但是,在“Objective Peach”,第三步兵师第69装甲团营长“Rock” Marcone中校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伊方实力或位置的情报。Marcone说: “我敢说我成了上级司令部的情报采集器。”他的部队处在美国陆军从南面发起的对巴格达最后突袭的最前端, 海军陆战队则齐头并进。“Objective Peach”提供了一条直通萨达姆国际机场(后来改名为“巴格达国际机场”)的通道。Marcone说: “下一步是攻陷巴格达,这座大桥是整个战场的最关键要地,可是没有人告诉我守卫大桥的力量。没人告诉我有多少部队、什么部队、什么坦克,任何信息我都无从获知,没有一点情报送到我的手中。在我的上空,可能有人知道这些,但是这些情报没有送到像我们这样的地面作战人员的手中。” 在向大桥前进的途中,Marcone的部下不断遭遇伏击。不仅如此,在Marcone拿下大桥之后,情报缺乏的程度才变得更加清楚。


夜幕降临时,情况变得更加凶险。Marcone将一营人马部署在大桥远处的防御阵地,等待行动迟缓的援军的到来。一条截获的通信情报还真地送到了他的手中: 一个伊拉克旅正从机场向南面扑过来。然而,Marcone说,没有传感器,也没有网络向他警告更加危险的现实,这个危险的现实在4月3日凌晨3点摆在了他的面前。他面对的不是一个旅而是三个旅的敌人: 来自三个方向的25~30辆坦克,5000~10000名伊军士兵。这种规模的火力和士兵向仅有30辆坦克和14辆Bradley战车支持的1000名美国士兵发起了进攻。伊军部署是那种最容易被发现的常规的集团部队,但是“在他们冲进我们的阵地之前,我们却一无所知。”Marcone回忆说。


在伊拉克战争中发生的几十次小型遭遇战中,与“Objective Peach”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加州Rand(兰德)公司正在准备一份有关整个伊拉克作战行动的报告,报告中的很多章节证实,在这场战争中,美国情报网络中缺少一个关键环节: 前线部队。


Rand公司弗吉尼亚Arlington办公室高级研究员、前越战陆军信号官Walter Perry提出了“数字鸿沟”的概念,并作了具体阐释: 在师一级或更高级别上,作战空间的视图可以充分满足他们的需要,他们可以从传感器中得到了很好的信息; 但是,像Marcone这样的前线部队指挥官,以及他的海军陆战队同事,都普遍认为自身缺少对于战况进展及战事情报的知晓。第一次海湾战争的地面作战后,Rand公司也总结并提交了同样的结论,专家们原本希望使用了更强劲技术的2003年战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网络技术也帮助伊拉克战争中的美军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2003年3月25日~28日刮起的不见天日的沙漠风暴中,一架美国雷达飞机发现了一支正在美军附近调动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轰炸机赶到了,利用不受恶劣能见度影响的卫星制导炸弹发动攻击。车辆跟踪系统(所谓的蓝军跟踪器)成功地确保了指挥官掌握友军的位置。当时担任五角大楼作战分析与经验教训联合中心主任的Robert Cone准将表示,总体来说,设在卡塔尔和科威特的指挥部展示了“真正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数字连接性”,这种连接性“具有我们希望的未来网络作战的很多特征”。


但是,卡塔尔的连通状况与伊拉克沙漠中的数据缺乏形成了鲜明对照。这是所有地面部队遭遇的问题: 一些部队跑到了高带宽通信中继的距离之外、数据下载需要数小时时间、软件死机、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伊军。正如海军陆战队自己的“经验教训报告”所述: “海军陆战队第一师是在遭遇敌人后才发现了他们。”当美军车辆停下来接收有关敌军位置的情报数据时,遭受了猛烈的攻击。另一位Rand高级研究员John Gordon在描述美军“Objective Peach”作战时说: “这是1944年的作战方式。”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特别是现代电子学、光学、材料、计算机等技术的迅速发展,获取和利用信息的手段越来越高明,反获取、反利用信息的招数也越来越巧妙,如此推动着信息战由低级向高级发展。但在我国才在初步的发展阶段,会出现种种的不足。美国指出了我国在打信息战时的弱点,最关键的是我们的计算机系统大多数用的是美国微软公司的视窗软件。美国军方一名高级官员说:“能够对我们构成信息战威胁的国家使用的都是我们国家造的软件。比如中国,90%的军事计算机系统都用的是微软的视窗软件和英特尔的芯片。他们知道,如果攻击我们,我们有更强的能力进行报复,我们在打信息战上是最有经验和实力的。”我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中国的信息技术还不够先进,不够成熟,使得在信息战中依赖于别(敌)国的信息工具。


中国信息战理论研究的几个明显特征:

首先,中国正迫不及待地发展自己的信息战理论,这与其对自身安全威胁的判断有关;

其次,中国的信息战理论受传统军事指挥艺术影响颇深。无论是古代的《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还是***的人民战争思想都在信息战理论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第三,中国对信息战的认知与分类,显然不同于信息战的开山鼻祖——美国,虽近似于俄国的信息战理论,却也只是形似而神不是。

信息时代的到来促使人们对战争的进行方式重新进行思索。中国意识到其常规武装力量与超级大国相比实力悬殊,近期内无论是常规力量还是核武器,中国都无法对美国构成强大的压力。

中国的信息战弱点的体现:

1.依赖与经济的发展.经济是信息发展的基础,是信息发展的后盾.

2.中国的操作系统有待加强

3.中国没有完全掌握CPU的核心技术而依赖于国外技术



通过美军在伊拉克战场实践证明了高科技的脆弱性 。网络及通信设备并没有为地面作战提供强有力的支持,相反还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美军也还无法全面掌控作战信息。


进攻行动开始后,故障成了家常便饭。由于需要在上级指挥官与战场部队之间传送很多的数据,如卫星或侦察飞机图像,部队使用最初为欧洲作战设计的基于微波的通信系统。这种系统依靠前进护卫中某种车辆携带的天线中继传输。重要的是,这些中继设备必须停下车来才能正常运行。车辆必须处在视线范围内才能相互传送信息。然而在实践中,车队行进的速度非常快,前进的距离也非常远,导致通信系统无法工作。有三次,当美军车辆停下来接收有关敌军位置的情报数据时,遭受了猛烈的攻击。很多士兵说:“去他妈的这些废物!” 然后就关掉了通信系统。


一位美军情报官向Rand公司报告说,当他的部队移动时,除了GPS跟踪系统外,通信链路无法工作。他的部队常常前进几个小时,然后停下来,架起天线,重新登录到情报网上,尝试下载可以下载的信息。然而有一次,带宽和软件问题造成计算机系统死机10~12个小时,从而让系统变得毫无用处。


同时,驻扎在卡塔尔和科威特的指挥官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他们的连通性相当好—好过了头。他们收到了来自机载传感器的大量数据,数据量多得他们根本无法处理。有些时候,他们必须停止接收数据。而当他们试图向前线传送信息时,却发现微波中继系统几乎瘫痪。在Marcone的上级机关—旅级和师级机构,这类问题十分普遍。时任师指挥官Peter Bayer上校4月2日和3日夜晚在Marcone营的南面。他说: “军队建立用来传送图像等信息的网络,但并没有为我们提供支持。在大部分时间里,V军团(军指挥部)与师的通信链路不能传送数字图像。”


有时,情报是通过FM无线电台口头传达的。然而,另一些时候,车辆甚至驶出了无线电联络范围,这样只剩下一种通信手段—电子邮件。(“蓝军跟踪器”还可以发送纯文本电子邮件。)有时,电子邮件系统被用于向部队传达基本命令,否则这些部队就会失去联系。MIT安全研究计划助理主任Owen Cote说: “电子邮件的本意是作为一种补充通信手段,但结果却成为主要的控制手段。部队确实超出了主要通信线路的范围,无法相互通信,也无法与上级通信。”


这种网络对于向另一条前线推进的海军陆战队来说同样糟糕。实际上,海军陆战队的“经验教训总结报告”说,当海军陆战队一师的指挥官接近城市或城镇时,不能下载至关重要的新的空中侦察图片。报告称,这种情况造成了“作战过程中的致命弱点,当时带宽、情报的使用和处理上出现了问题。然而最根本的问题是,整个战争期间无法使用最新的间谍照片。”


对于美军来说,幸运的是,他们在伊位克战争期间没有遇到多少抵抗。伊拉克人没有发动空袭或发射飞毛腿导弹,伊军士兵也有意避免与美国人的直接接触。当他们真正战斗时,使用的都是劣等武器和车辆。当然,快速前进的美军部队时常遇到猛烈的“遭遇战”,即与伊军突然遭遇。不过,这类遭遇战会很快结束。Cote说: “他们(指美军)通常会在这些遭遇战中取得成功。不过,我们距掌握全部信息还差得很远。”

因特网的老祖宗ARPA网是当年美苏冷战的产物,它最大的目的和作用是尽量保证信息的正常传输,就是让部队能不间断的得到指挥信息,也就是让各军队机构之间的信息能够正常的上传下达。试想如果当年冷战真的爆发的话那种网络的成功率比今天会好多少呢?


可以很容易看出,如果对方是一个更厉害的对手(也许会是我们PLA?),美军必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事实证明,在战争中,战斗进展得太快,机会稍纵即逝。若想成功,就必须处于联网的环境中。显然,网络技术在作战过程中还没有取得这样的成功。


在未来战争中,信息战实力较弱的一方只要发挥自己的特长,不在敌人设置的条件下实施军事行动,采用使敌人无法发挥其技术优势的对抗方法,就能以弱胜强。索马里的艾迪德武装所做过的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那个让黑鹰坠落的故事大概可以让我们的专家们好好研究研究。



七月二十九日,中央七台《防务新观察》又观察到军事博物馆去参观“建国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展”了。张教授最后带主持人来到一张全景图前,那是一幅登陆作战(总不会是登陆美国海岸吧)的全景图!陆海空还有天、电磁大概全用上了。能看到的上有各式战机,下有坦克火箭炮,旁边有战舰气垫船,中间有导弹空降兵,真是够热闹。张教授说,这是根据新时期我军军事战略描绘的一幅联合作战的壮观图景。——未来战争仍是多种战法加在一起进行的,不存在纯粹的信息战!

信息战充其量只是战争的一个组成部分,战争仍然是政治的继续,仍然是对抗双方综合实力的较量。


参考资料(略)

本文内容于 2007-9-24 18:33:40 被梅哲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