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三十节 再赴海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过完毒瘾后再把黑色密码箱中的大量毒资打入自己的银行帐号,呵呵!这样就算保险了吧。我打开笔记本电脑进入自己的保密信箱向前沿公司发了一封邮件,要他们尽快来回收出租的货物。顺便看了一下暗部那边的联络信箱,一封昨天收到的信件引起了我的注意,信件上标有暗部用于紧急联络的图标。我用鼠标轻轻点击在信件上,信件打开后印入眼帘的红色字体让我瞪大了眼睛:暗部特工在尼米滋护卫任务中阵亡名单。我赶忙拖动滚动条接着往下看,出现在阵亡名单首行的人物便是我一直挂念的人——菲亚斯暗部高级特工“魔姬”,“魔姬”!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阵亡名单的首列之中。

我赶紧接着看完整页不长,但分量却非常重的名单。在非暗部信箱的收件夹里还有两封电子邮件,一封邮件是转发的内容就三个字母:SOS;另一封内容也很简单:你要找的人在海地逃亡,速来。转发信件IP地址是菲亚斯境内的代码,而另一封的代码则是海地境内。我来不及关闭电脑赶紧拿起桌上的移动电话拨通了驻罗地亚暗部的联络处,结果电话里只出现了一阵盲音。我挂断电话站起身合上电脑准备先去吃点东西再说,不是我不把“魔姬”的事放在心上,作为我的第一条原则:在事情尚未完全调查清楚之前绝对不可以随意下结论,更不可急于行动。

刚吃完东西想舒服的睡上一觉,可是催命的电话又叫起来了。不管了,我要睡觉!别说有电话找我,就是天塌下来了也要睡。我的新信条就是一条:死了都要睡。

夜晚的原始森林中伸手不见五指,一个黑影喘着粗气在森林里狂奔着,不时有子弹插过黑影的身旁击中旁边的树木。黑影刚回头看了一眼在后面不远处追赶的人,一颗子弹便击中了黑影的腿部。黑影受子弹冲力和疲劳跌倒在地,黑影赶紧左手捂住中弹后不断冒出的鲜血,右手抓紧了手中的战斗刀爬到一棵粗壮的树后面。

一会儿几道手电射出的浅蓝光穿透了黑暗,一群手持AK步枪和手电的武装人员正在森林里四处寻找着什么。这群武装人员只有队长属于全副武装,而且有点类似于特种部队的装备,其他人都是手持AK步枪和手电的民兵。队长在黑影跌倒的地方蹲下看着还未凝固的血露出了笑容,他顺着撒在地上的一条血带看过去,正好是一棵粗壮的大树后面。队长站起身看向民兵示意两个民兵过去,有两个民兵迟疑的点了一下头握进手里的枪摸了过去。这些民兵是非常不想去面对这个死神的,从追捕她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个民兵死在了她的手上。

两个民兵刚走进大树一个黑影便闪了出来,民兵卒不及防迟疑了一下赶紧举枪准备射击,但距离太近他们还没来得及射击亮光一闪,民兵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两名民兵倒下后黑影向这边冲了过来。

“噗。”队长带灭音管的M16A2步枪开火了,子弹准确的贯穿了黑影持战斗刀的右手肩部,黑影再度被弹回地面。民兵立刻一拥而上把战斗刀踢开按住了黑影,队长挎上步枪走过来笑了笑一拳打在黑影的脸上,黑影吐出一口淤血睡倒在地喘着粗气。队长在确定黑影以无还手之力后拿过手电照着黑影笑道:“怎么样?我都说了你跑不出我们势力范围的。今晚上陪我好好过把瘾怎么样?‘魔姬’。”说着拉开黑影披在脸前的长发,露出一张美丽而憔悴的脸,长发丝混合着泥土、血污和汗水沾在脸庞上。

“魔姬”也露出冷笑道:“完全看不出来啊......原来......原来你就是暗部中的人渣,尼米滋所有护卫人员的死都和你有关系。暗部怎么出了你这个臭虫。”

“我臭虫怎么了?我喜欢,把你爽过之后我还会再回到暗部去的,呵呵。再去继续当暗部的人渣,找他们的麻烦。顺便告诉你,别以为尼米滋这老混蛋好过,他在乘机回国时被我装的炸弹炸了机毁人亡了。”

“将......将军他。”“魔姬”露出一副不可能的表情大叫道:“不可能,‘饕餮’他们明明已经接到将军的了,怎么会?“

“不是说什么事最怕出内奸吗?我就是内奸,怎么着吧。你还能喊出声来说明你还有的是力气,那么......”队长说着露出一副淫秽的表情道:“今晚我会让你没那么多力气在喊的。但愿你不仅在暴力方面出场。不过......你不介意我给你先洗个澡吧。”民兵把“魔姬”押走后队长看着地上的血迹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家伙前天在我的电脑上发的那封邮件到底写了什么内容,又发给了谁呢?

眯眯糊糊中我睁开眼看了一下墙上的钟,是下午两点了啊,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放在床头柜前拉开窗帘。一道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照的我眼睛深疼,头也有点发昏,我用手按住昏昏沉沉的头。不多一会儿阳光便透过硕大的窗户充满了整个房间,我拿起床头柜的移动电话翻出了未接来电。真是繁忙的一晚上,K来了三个电话,“静”的电话更始催个不停。“哎......”我长叹了一口气眯起眼看着这些未接来电,在忙的夜晚也和我没多大关系。顺便拨通了“静”的电话,我到是想听听这家伙找我有何贵干。

“喂......”

“你还知道喂?我昨晚上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居然敢关机。”好吧,光听她这声音就知道麻烦要来了。

等那边的声音稍微小些后我才把电话靠进耳朵道:“得了吧,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这种人纯粹就是死了都要睡的那种人。你何必和我较劲呢,我这不刚醒来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了嘛。”

正说着时头突然又是一阵强烈的疼痛,明明应该适应房间的光线强度了,可是头却像快要炸裂了般的疼痛。

“啊、啊......该死!”我双手抱住头跌到在床上,我颤抖着用左手拿起刚才由于头部剧烈疼痛而失手掉落在地上的电话道:“那......那先这样,等会儿......等会儿我再打电话给你。”挂断后手一抖电话又掉在了地上,我双膝跪倒在地。该死!是因为那种催化剂的副作用爆发了吗?毒品!我猛然醒悟,这种催化剂一旦和毒品遭遇就会侵入我的恼部神经系统。

啊......

“静”再次挂断没人接的电话把车停在了“睡魔”所住的小楼旁,“静”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掏出手枪对着门锁一阵连射。“静”十分暴力的一脚踢开被打烂的门锁冲了进去,刚进入“睡魔”的卧室就看见“睡魔”斜靠在衣柜上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睡魔”看见“静”冲进去只是笑了一下便跌倒在地没有了意识。

“‘睡魔’!‘睡魔’!你怎么了你?”“静”抱着“睡魔”一阵大喊却没有任何反应,“静”马上把“睡魔”拖上车迅速朝医院驶去。“静”一边开车一边把情况通报给了K。

宝马X5吉普车漂亮的弧形弯转进医院的紧急停车位,等候多时的医务人员马上把“睡魔”固定在医疗床上送往手术室急救。手术室的灯亮起后“静”只好在手术室外等K来。

又是这个地方,之前产生幻觉骗我的地方——依旧是医院的那块绿地,太阳西下映出漫天红霞。我看着伪“魔姬”被吹起的黑色长发笑道:“你怎么又把我弄到这来了,你这些幻觉不拿去做电脑游戏真是游戏制作公司的巨大损失啊。”

伪“魔姬”拨弄着长发道:“你不是在找我吗?哦,应该是找这个壳的真身才对。我到是知道你要找的人的下落。”

“你知道?”别的不说,就凭她这句话我就得好好考虑一番了。

“我当然知道,你可别忘了我神秘的身份。我也不为难你,你要找的人在一个叫海地的国家境内。”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提供这个消息,我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原因很简单,你要找的人现在正处与极度的危险当中,看到那封内容为SOS的邮件了吗?那是我这个壳的真身冒死抓住几秒的时间向你原来那群朋友发去的。如果你想要她活的话,马上就去海地找她。”

十分钟后急救灯熄灭了,一名医生推门走了出来。“静”和K马上冲了过去,“情况怎么样?”

医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道:“他的情况不乐观,可能......”

“静”隔着玻璃看着里面正在接受治疗的“睡魔”有种想哭的冲动,K来到“静”旁边掏出一支烟道:“怎么,看上他了?”

“说什么呢?这种事能乱说的啊,‘睡魔’他都这样了你还说这种话。”“静”前句话说的很大声,后句话就小声了许多。

经过三天的紧急治疗听“静”说我总算捡回了一条命,有这么夸张吗?我不就是......不就,算了。说是紧急治疗,其实我根本就没什么大问题。一醒来我就订了飞往海地的机票,这事不能在拖了,看来那封要我去海地找人的邮件不全是空穴来风。

明天就要飞海地了,我一个人躺在医院的天台上看着耶路撒冷美丽的夜空,上次也是这样看星空,可惜让暗部的人给破坏了。这次没人来给我捣乱了吧,我要好好欣赏一下这里美丽的星空了。

“这么悠闲,在这看星空啊?”又是“静”,好吧!暗部不来打扰我,“静”这家伙来给我捣乱来了。

“明天我就要飞海地了,今晚想看看耶路撒冷的星空。”我接过“静”递过来的可乐拉开栓。

“去海地?你请假去海地还是为了那个叫‘魔姬’的人。”

“是K告诉你的吧,那他应该也告诉你我和‘魔姬’的关系了,在我心里谁也无法取代她的地位,无论是什么情况。我不怪‘饕餮’他们,他们为了任务没办法,虽然不知道暗部为什么把‘魔姬’作为阵亡人员。但我相信他们确实努力寻找了‘魔姬’,既然他们无法分身......那就让我去调查寻找她了。”

“静”侧过头看着我道:“那好吧,我也已经请好假了。我这个副官怎么说也得跟着老板走吧?”

“......”

“不想让我去?还是怕遇见她你不好解释?”

“那好吧,真是头晕......”

第二天我和“静”退出医院的病房后立刻乘计程车前往希斯罗机场。计程车抵达机场后我拿上行李和“静”一起向登机口走去,我把行李放在安检通道的行李架上后道:“局里这么爽快的同意你和我去海地,肯定有什么意图吧?”

“不、不!没什么意图啊,只是老板到哪副官跟到哪很正常啊。”“静”故意把头偏到一边不看我。什么时候这家伙便的那么有自知之明了?奇怪,那要是以前的话她还不跟我对干啊?算了,爱怎么着怎么着。

世界的巧合性就是那么多,就在我和“静”搭机飞往海地摩加迪沙之际,另外一批人也开始搭机飞往摩加迪沙海地,这批人也是为了一个目标——“魔姬”。

经过长达五小时的飞行,我们乘坐的波音747客机降落在了由联合国接管政权后向民众开放的摩加迪沙国际机场。在各军阀和民众的参与下选举组建了海地临时政府,在联合国参与的临时政府管辖下真的和以前是两个样,明显下降的治安案件和暴力事件再次让临时政府的声誉提高了不少。海地的安全已经大半交由当地警察管理,临时政府也开始组建自己的安全部队。安理会已经派出观察组进行考察,将根据实际情况考虑从海地撤军,将海地的安全问题完全移交给海地临时政府。

我们住进摩加迪沙国际饭店。我舒服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从黑市上买来得红酒看着电视新闻,“静”冲了个澡出来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揉着长发道:“凭什么要我跟你住一套房间?真是......对了,刚才新闻里说亚特兰蒂斯首都特拉维夫发生的流血事件你怎么看?”

“特拉维夫流血事件吗?那,我教你一点看新闻事件的方法。首先你得确认这条新闻是否参有政治性,带有政治性的新闻根本就没有真实性,那只是虚假的消息。那么如何看一条新闻是否具有政治性呢?一般来说政治性新闻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缺乏真实性。或许你应该向新闻出版的工作者多学习。”

“牛头不对马嘴,说来说去你根本就什么都没说嘛。”

“你知道吗?所谓政治性新闻我只知道那时虚假的消息,其它的我一无所知,跟别说怎么去辨别它了。但我知道一点,特拉维夫的流血冲突事件可不是什么政治性新闻,如果我的推断没错的话全球解放旅在动手脚了。”我放下手中的酒杯笑道。

“证据呢?”

“没有。”

“那你说那个天杀的组织干嘛?”

“直觉......知道了吧,对于我们而言直觉是非常重要的。”

“屁话。我要睡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