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一次武装起义----泸顺起义

1926年7月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在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共同组织领导下,为了彻底推翻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国民革命军约10万人由蒋介石任总司令,从广东分三路正式出师北伐。为配合北伐战争,中共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于11月中旬成立,由中共重庆地委书记、国民党莲花池省党部负责人杨闇公兼书记,刘伯承、朱德为委员。决定由刘伯承任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总指挥,黄慕颜任副总指挥,于12月5日组织顺庆(今南充市)、泸州及合川部分川军起义,钳制、打击北洋军阀在川实力。

泸州方面当时为四川军阀赖心辉部所掌控。义军以赖部倾向进步的袁品文第4旅为基本队伍,联合陈兰亭第10旅策动起义。11月下旬,赖心辉忽令袁品文准备移防江津,袁与陈密定,于12月1日16时提前宣布起义,起义部队连夜分头攻占泸州全城。12月2日,袁、陈通电全国,宣布就任国民革命军川军第4路、第5路司令。一时全国震动,一些川军将领通电脱离北洋军阀。

由于泸州起义提前举行,12月3日,顺庆秦汉三、杜伯乾也提前发动起义,并电告驻守在合川的黄慕颜迅速向顺庆靠拢。刘伯承和黄慕颜一起,率黄慕颜部两个团、江防警卫营、特科营和学生队于12月5日以最快速度按原计划离开合川,于十二月九日到达顺庆。

义军在果山公园举行誓师大会,刘伯承正式就任国民革命军四川各路总指挥职,发表演说号召各路起义队伍团结一致,坚决拥护和积极参加国民革命,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为民众谋利益。大会还宣布黄慕颜、秦汉三、杜伯乾分别就任国民革命军四川第一、二、三路司令职。随即,黄慕颜等联名向全国发出通电,电文称:“慕颜等许身党国,义无反顾。惟所有各部同处顺庆,指挥调动诸多不便……特联衔推举中央党部四川特派员刘伯承同志为国民革命军四川各路总指挥,黄慕颜同志为副总指挥,两同志均久历戎行,秉忠党国,众望所归,当能俯就。”

起义爆发后,按原计划泸州义军应尽快北上顺庆会师。但陈兰亭等贪恋泸州巨额盐税,不愿离开,军委会政治部主任陈毅及川军元老陈达三等先后督促俱无效。顺庆起义军遭军阀重兵围攻,孤军奋战,坚持14天后不幸失败,余部撤往川东。

1927年1月中旬,根据军委会的决定,刘伯承把顺庆起义部队交给黄慕颜指挥,星夜抵达泸州指挥泸州义军。他发出总指挥部布告,着手整顿军政、民政;在部队中进行反帝、反封建军阀教育;加强军训,整肃军纪;废除苛捐杂税,惩办贪官污吏,起义军取得了各界人士的支持。

但在这紧要关头,身兼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和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却密令二十一军军长刘湘“消灭川境之(革命)力量”。3月31日,刘湘在重庆制造“三•三一惨案”,杀害杨闇公等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400多人,中共重庆地委和国民党莲花池省党部遭到彻底破坏。4月5日,刘湘组织“川黔联军”,令赖心辉为总指挥,率部围攻泸州。

4月12日,蒋介石制造“四•一二”事变,公开叛变革命。4月下旬,刘湘与杨森、刘文辉、赖心辉等联名通电拥蒋,旋即调集兵力攻打泸州。刘伯承亲临龙透关指挥,多次击退反动军队的进攻。

5月初,武汉国民政府在吴玉章力争下正式宣布泸州、顺庆起义军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十五军”,任命刘伯承为军长、黄慕颜为副军长。川军将领李家钰、黄隐、陈鼎等也致电武汉国民政府,谴责反动武装“重兵围攻泸州武装同志,企图消灭吾川之革命势力”。

蒋介石早已把由共产党人策动的泸顺起义部队视为眼中钉。5月4日,他任命刘湘为国民革命军第五路总指挥,继又任命杨森为前敌总指挥。12日刘湘通电“讨伐”起义军,增派王陵基、张华封等师旅赶赴泸州,周西成亦增派黔军1个旅至泸,欲图大规模围攻。起义军长期被围困,几至弹尽粮绝,陈兰亭等起义将领悲观动摇。中共泸县特支和袁品文等力主刘伯承撤走,刘伯承不得已于5月12日秘密离泸,辗转赴武汉。17日,陈兰亭、袁品文、皮光泽宣布接受刘湘改编,泸顺起义失败。

泸顺起义是国共合作条件下,中国共产党帮助国民党组建左派军队的重大军事行动,为北伐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重庆“三•三一”惨案以后,特别是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的泸州守城战,实际上具有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反革命屠杀的性质。当时的舆论称泸顺起义“因此而惊破武人之迷梦,唤醒群众之觉悟,影响川局,关系至巨。功之大小,应不能以成败论也”。众多军事研究专家认为,泸顺起义是中国共产党独立掌握军事力量,开展武装斗争的第一次尝试, 实际是南昌起义的预演。

编者按:时值泸顺起义80周年之际,我们有幸访知当年泸顺起义副总指挥兼第一路军司令黄慕颜将军有后人落户于泸州。

黄兴勤,女,1941年生,为黄慕颜将军长孙女。1954年随父亲黄君琦(原国民党九十五军直属警备营营长,1949年12月在成都参加95军起义)支边到古蔺二中,1961年考入泸州体育学校,毕业后在古蔺山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系古蔺县第一小学体育特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是古蔺县政协第一至五届委员,泸州市政协第三届委员。黄兴勤育有二子,长子饶伟,现在泸州市计划生育指导所工作,次子饶刚,现供职于古蔺县人寿保险公司。应本刊之约,饶伟向我们提供了纪念黄慕颜将军的特稿。

纪念我的外曾祖黄慕颜 饶伟

2004年12月24日《四川日报》刊登了一篇《1949成都解放记》,文中写道:“黄慕颜是刘伯承的亲密战友,1927年,顺泸起义,刘伯承为司令员,黄慕颜为副司令员,以后长期战斗在敌人心脏,坚持革命,矢志不渝,影响了一批国民党军官,……”文中的黄慕颜就是我的外曾祖父。

很小的时候,我们知道母亲是成都人,那时我们对成都很向往。我的外公早在外1961年就去世了,母亲告诉我们,外曾祖父还健在。那时交通不便,母亲要去看一趟年迈的外曾祖父很不容易,要带上我们就更艰难了。

一直到1971年的夏天,母亲带上我和弟弟从古蔺的乡镇坐了两天的汽车和一个晩上的火车才第一次到了成都。

在成都市人民中路4号的单元楼里,我们见到了已是74岁高龄的外曾祖父。那时我还不满10岁,到了自己的幻想世界只知道玩,坐在街边数行驰的汽车。外曾祖父见到我们十分的高兴,他每天都带着我们兄弟俩坐人力三轮车上街,逛公园,参加他们老人的聚会活动。无论我和弟弟多么调皮捣蛋,他总是乐呵呵地笑着,我们在成都耍了近20天,离开成都时他老人家还专门为我和兄弟买了钢笔、笔记本、书包和衣服,鼓励我们要好好读书。

外曾祖父1983年9月去世。那时,我们不知道他的事迹,外婆和母亲也没有给我们说起过。我参加工作后,才从若干历史资料和长辈交谈中知道,外曾祖父的一生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生。

外曾祖父是新都县石板滩镇人,生于1899年,原名黄良佐,后改名慕颜。1920年在四川陆军讲武堂毕业。先任四川陆军第三师补充营排长,继任靖川军第六支队上尉副官,罗江、北川县长,四川陆军第三师预备团营长、独立团长。1925年,在其胞兄四川江防军总司令黄隐属下任第二区司令,驻军合川。

那时,外曾祖父受新思想特别是萧楚女主编的《新蜀报》的影响,政治上追求进步,懂得了一些马列主义的道理。在其驻防合川任江防军第二区司令时,施行了不拉民夫,不强占民房,不预征捐税,不虐待士兵,在农忙季节派士兵帮助农民抢收抢种等若干开明政策,颇获当地群众好感。

1926年夏,外曾祖父经童庸生引荐去重庆见到了中共重庆地委书记杨闇公,经杨、童两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其时共产党内一批有识之士已开始认识到掌握武装力量的重要性,他按照杨闇公的指示返回合川,在江防军第二路司令部办起了一个以培养共产党军队干部为目的的学生队,由党组织派遣中共党员充当政治教官,从部队抽调部分连、排长,招收中学生,也吸收各地中共党组织选送来的革命青年,进行政治教育与军事训练,培养党的军事干部。

1926年秋,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中共重庆地委成立了以杨闇公、朱玉阶(朱德)、刘伯承为核心的军事委员会,由杨闇公兼任书记。决定争取四川军队,反对北洋军阀。杨闇公以国民党四川省委负责人的公开身份,在重庆莲花池国民党左派省党部,召开了倾向革命的川军师、旅、团各级12个单位代表参加的军事会议,外曾祖父出席了会议并支持杨闇公“响应北伐,会师武汉”的主张。会后成立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总指挥部,由刘伯承任总指挥,外曾祖父任副总指挥,决定于12月5日在顺庆(今南充市)、泸州两地起义。

12月1日,泸州方面未经请示而提前发动起义,迫使顺庆方面起义于12月3日提前暴动。刘、黄二总指挥只得于5日仓促率部奔赴顺庆驰援。由于行动仓促,敌众我寡,于18日率部撤离顺庆,进驻开江县。

刘伯承奔赴万、渝,转战泸州。顺庆义军由外曾祖父代行总指挥职务,在开江展开革命活动。他们高举“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新三民主义旗帜,深入学校、农村,宣传革命理论,创建农民协会、商民协会、妇女协会、学生会等群众组织,使开江县城呈现出一派沸腾的革命景象!

1927年3月31日,刘湘制造“三三一”惨案,屠杀共产党人、进步人士和青年学生。时外曾祖父到重庆请示工作,同杨闇公等一起坐在群众大会主席台上,在反动军警围堵搜捕中,他越墙脱身,幸免于难。数日后,杨闇公被捕牺牲,外曾祖父化装潜赴武汉,时武汉国民政府将泸顺起义部队编为“国民革命军暂编十五军”,刘伯承任军长,外曾祖父作为刘伯承的副手任副军长。

疯狂的白色恐怖使年轻的中国共产党进一步明白了武装斗争的重要性,他们一直关注着四川的革命斗争。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周恩来得知刘伯承和外曾祖父已到武汉,即召集他们和吴玉章、李嘉仲等座谈,听取他们对时局的看法和意见。外曾祖父提出,在目前国共两党的联合战线濒于破裂的情况下,可将共产党所掌握的武装西退四川,徐作良图。周恩来深入分析了当时革命正处于转折关头的形势,指出四川的封建军阀力量强大,而且日益反动。重庆“三•三一”惨案和泸顺起义的失败就是明证,革命的武装应向基础较好的广东发展。

由于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了“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事变进行大屠杀、大逮捕,革命转入低潮。时刘伯承已秘密赴江西策动“南昌起义”,行前嘱外曾祖父代理暂编十五军军长职务,留守武汉,归唐生智建制。唐生智下野后,暂编十五军被鲁涤平收编,外曾祖父同党失掉联系,只身潜往上海。

其时,以宋庆龄、何香凝、邓演达为代表的国民党左派,继承了孙中山的爱国主义和革命精神,坚持“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和支持下,与国民党反动统治集团进行了不懈的斗争。1930年,这批坚持革命的国民党左派在上海建立“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亦称第三党),外曾祖父作为发起人之一,担任中央委员,负责军事工作。与此同时,外曾祖父与谭平山、朱蕴山等,参加了反蒋抗日大同盟;又由邓初民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宣传马克思主义,继续与反动派进行斗争。此后,外曾祖父曾北上东北,南下香港,继续参与反蒋抗日活动。

1932年,外曾祖父由香港返回上海,被法租界巡捕房以“勾结共党首要刘伯承,意图四川暴动”为由逮捕,引渡到上海警备司令部。后由他的胞兄,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八军第二师师长兼四川江防军总司令和成都市市长的黄隐(后任国民党九十五军中将军长,属邓锡侯部,1949年底在彭县率部起义,起义后任川西军区副司令员,四川省军区高参室主任,第二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人民政府和省政协委员,成都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1969年4月去世)保释,出狱后回到四川成都,托庇于黄隐的保护之下。

1936年春,中共特派员张曙时由沪入川开展统战工作,与外曾祖父取得了联系。外曾祖父将张介绍到民本体专学校去教书,为他在学生中宣传抗日救亡道理,鼓舞学生的民族热情创造了优越的条件。按照张曙时的部署,外曾祖父在劝说刘湘改进地方政治,团结各党派抗日,排蒋固川以及后来的“大川饭店”反日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被刘湘委任为四川省清乡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川康绥靖公署参赞等职。在外曾祖父的争取下,刘湘还为张曙时等创办的《建设晚报》以及群众救亡团体每月提供了500银元的津贴,使抗日救亡运动能够在四川蓬勃开展。

西安事变发生后,刘湘赞成中共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特派外曾祖父作为他的代表,出席“西安国是会议”。外曾祖父持张曙时介绍信去西安,受到周恩来的接见。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他又以刘湘代表的身份,奔走于四川、陕西、广东、广西等地,进行拥蒋抗日的联络工作。

1949年冬,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统治全面崩溃,二野司令部情报处参谋黄实(黄慕颜次子, 觧放后先后在西南军区司令部二处、中央军委总参二部工作,并任北京市政协特邀委员。离休后,居住北京)受刘、邓首长委派秘密返川策动川军起义,外曾祖父和他一起,父子俩共同策动了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在彭县的起义,为配合解放军和平解放成都和川西地区做出了重要贡献。

1950年初,川西地区发生土匪叛乱。外曾祖父担任川西剿匪委员会委员,积极搜集敌情资料,协助争取、分化、瓦解敌人,为迅速平定叛乱做了有益的工作。

1952年11月,外曾祖父被任命为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参事室参事。1963年后,历任四川省第三、四、五届政协委员。晚年,他撰写文史资料,提供了一些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领导人的极为珍贵的资料。他还努力搜集有关在台军政人员的情况,设法写信联系,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积极贡献自己的力量。

外曾祖父的一生是追求光明的一生。他的人生转折是从参加领导泸顺起义开始的。由于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他的入党介绍人杨闇公、童庸生俱在早期革命斗争中英年早逝,致使外曾祖父的党籍在很长时间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他无怨无悔,自始至终把自己作为党的一分子,在敌人心脏开展大量有利于党和人民的工作。“反右”中我的外公黄君琦(原国民党九十五军直属警备营营长,1949年12月在成都参加95军起义)支边到古蔺二中,谋受不白之冤(1979年得以平反昭雪),他还多次写信嘱咐我外婆和教育我的母亲和舅舅们,一定要相信党,相信人民,在古蔺山区好好的为党工作。

外曾祖父黄慕颜的名字已经永远地载入了中国革命史,他毕生的奋斗,将永远鼓励着我们后奋发向上。

[size][/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