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1第二卷 龙腾四海 7

第三十一章 遣回大陆

华新

香港某警署内,问讯室。


“你别以为你不说话,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你到底说不说?”一个警员正在大声地对李东咆哮着。


“说那些人是不是你们两个人杀的?还有逃走的那些人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东斜着眼睛望了望那个年轻人的警察,双手插在胸前依然沉默不语。


那个年轻人用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坐在椅子上传着粗气,毕竟、一连几个小时这么大吼谁都受不了。就在这个时候,问讯室的门来,又进来一个警员说道,张sir叫你!


知道了,审问李东的那个年轻警察整了整领带,回头又看了看李东,转身出去了。


警署一间办公室内。


坐在办公桌内的一位中年男子正看着下面站立的两名警员,其中一位就是刚才审讯李东的,另一位就是负责审讯萧天的。


“他们两个还是什么都不说么?”办公桌后面的叫张sir的高级警官问道。两个负责审讯的警员两个互相望了望,都冲他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进来!”


“张sir,我们从那两个人身上搜出在港的身份证件,经鉴定都是伪造的。但是这两张身份证件无论从外观,还是质地的仿真程度竟然达到了97%以上,也就是说如果不是专门仪器鉴定的话,平常人是根本看不出是假的,负责鉴定的李sir说这是他从事鉴定工作以来见过的仿真程度最高的证件,问咱们能不能把这两张身份证件留下来给他研究一下。”进门的一位女警员如实汇报道。


“这两个人不简单啊!”张sir自言自语道“你们马上把这两个人的照片传到大陆公安部请他们查一下这两个人,看有没有发现,现在先把他们两个暂时关押。”张sir命令道。


“Yessir!”


就在没有偷渡成功的那天晚上,除了萧天和李东,其他人都顺利逃脱了。萧天二人被带到警署里,随后就让警察开始审问他们两个,可是他们两个就是不说话。李东是因为在城北监狱受的伤不能说话,而萧天呢,干脆就是不说。任那个香港警员如何审讯,就是不说话,因为萧天知道在香港的法律中是有一条叫沉默权的。一时间,警察也拿他们两个没什么办法。


后来,他们两个被几名警察带到暂时关押所谓的犯罪嫌疑人的地方。房间不大,一间二十多平的房间里已经关押几个人,大部分都是像街头的小混混或者不良少年,也有一两个像是街头乞丐的人,看来是因为污染市容被抓进来的。萧天和李东找个角落坐了下来,连续几个小时有点困,二人什么话也没有说背靠着背准备开始睡觉。


看着冰冷铁栏,萧天心想,我和监狱的牢房还真是有缘啊,在大陆的时候住牢房,好不容易逃到香港结果今天还是要在牢房里渡过。想着想着睡意渐渐地涌了上来,萧天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刚要睡着的萧天和李东就感觉到有人在踢自己,听到有人喊,起来,起来,他妈的给我起来。


萧天一睁开眼一看是进来时看到的几个小地痞,领头的正嘴里叼着一根火柴棍斜着脑袋看着萧天和李东。


萧天似乎很无可奈何地回头对李东说道:“在香港的牢房里想睡个觉都这么不容易,你来,还是我来?”


李东似乎也没什么太好的主意,对他来说只想快点睡上一觉。看了李东那么为难的表情,萧天说道“算了,算了,咱们两个一起上吧,我先查查几个人。”


“一二三四,正好四个人,你两个,我两个,十秒钟内解决问题,怎么样?”萧天说道。


李东也站起身来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朝萧天伸出五个手指头,意思是五秒钟。


“五秒钟?不会吧!”不过萧天一看这几个小流氓,眼睛一打量估算了一下时间也就五六秒钟就能打发了,也点了点头。


那四个小地痞心里一琢磨,他们两个是分钱呢?还你两个,我两个!正要开口叫骂。就听见萧天沉声说了一句,开始。就见两个人像两阵风一样举拳朝那四个小地痞抡去,四个小地痞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各自挨了一拳后,一个个扑通扑通都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李东的拳头在部队的时候天天打铁砂包,萧天的拳头在小号里也都是天天拿铁门练拳,可以说两个人的拳头练得像石头一样坚硬,别说是这么几个外强中干的小地痞了,就是练过多年武术的人都不敢硬轻易接他们两个人中任何人的一拳。


两个人同时望了望地上躺着的那几个小地痞流氓,各自摇了摇头。萧天伸手搭在李东的肩膀上,说道“走,睡觉去。”


下午时分,萧天和李东二人又被警察带到了问讯室,这次审问他们的不是以前的那个年轻的警察,而是这里的最高警官张sir,张sir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正在看里面的资料,见萧天和李东两个人进来后很礼貌地招呼他们坐下。然后看了看萧天又看了看李东,嘴角微微一笑,萧天却从他嘴角的那一笑却品出了不同的意味,那是一种很自信的一笑,难道他知道什么了?萧天心里想道。


这个时候,张sir突然大声叫道“萧天”,“李东”!


听到张sir这一声突然叫喊,两个人的肩膀同时一动,萧天心道,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这个细微的动作还是没有逃过张si的眼睛,他r老谋深算地朝二人笑了笑,把文件夹扔到桌子上,说道“二位的身份不用我说了吧。你们不简单啊,竟然能从东北一直逃到香港来,如果不是我们联系大陆的公安部,可能现在还不知道你们二位的身份呢!呵呵”张sir点燃一根烟望着萧天和李东二人,似乎他现在并不着急审问他们两个人了。


“准备拿我们怎么办?”萧天终于开始说话了。


“怎么办?”张sir说道“你们想要我们怎么办?当时把你们遣回大陆去。”


“遣回大陆!”萧天心里大惊。


“对!遣回大陆!等和大陆那边联系好之后,就把你们送回去。至于你们在港犯的案件,到那边会有人和你们算的。”张sir很平静地说道。


萧天和李东两个人又重新回到那个关押他们的房间内,萧天背靠着冰冷的墙壁沉思着,李东没有打扰他在一边安静地做着。


遣回大陆,难道自己的一切就要今天结束了么?眼看就要成功开始新的生活,开创自己一个新的时代,难道就这么放弃了么?从城北监狱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和这帮兄弟知道。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在哪里?萧天心里暗暗摇了摇头,回头看着李东,发现李东也正在看着自己。萧天心头不禁一暖,一路走过日子不论多么艰苦,能支撑萧天坚持下来的就是这帮兄弟的情义,想到这里萧天感慨良多,虎目微红,望着李东,萧天朝李东伸出自己的右手,李东也把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


“啪”的一声,两只手牢牢地握在了一起,是兄弟间牢不可破的情义,也是誓死相随一起的决心。


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天刚刚亮。


一队警车从警署开了出来,前后个是两辆摩托开路,四辆摩托车中间是三辆警车。中间的是一辆面包车,另外两辆是类似是巡逻的警车,如果此时有人注意的话,警车中的警察都荷枪实弹。香港这方面的警署已经和大陆公安部安排好了,准备予今天把萧天和李东二人先行遣送回来,至于其他人大陆警方将和香港警方共同采取抓捕行动,由于萧天和李东二人都是国内的重型犯,所以,国内警方提醒香港警方一定加派警力,防止意外情况发生。在得知这一情况后,香港警方立刻加派人手,挑选街上车辆最少的清晨出发,出动最精锐的警员从而保证此次遣送行动的成功。


双方交接人犯的地点就在深圳的罗湖口岸。此时正坐在中间那辆警车中的萧天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将要被贩运的动物一样,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将会是什么,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看着自己手上手铐和脚上的脚镣,萧天不由的心头苦笑,突然萧天萌发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的想法,萧天想低下头看看香港监狱的这些设备和大陆的有哪些不同,就在萧天想低头看看脚镣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警察大喝一声,不要乱动!


看着黑黝黝的枪口和警察那严肃的表情,萧天自己也制止了自己的行为。看了看旁边的李东,二人都把身板坐直了靠在车窗边。


就在警车队走上环城的高速公路的时候,一件也许只能在电影中看到的一幕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