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1第二卷 龙腾四海 6

第二十六章 赶尽杀绝

华新

华新:感谢各位读者对本书的关注,本书3月初将登陆逐浪的VIP,有鉴于此,本书在这个月月底之前暂时停止更新。VIP后本书将以更加充实的内容,更加曲折迷离的剧情和各位大侠见面,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华新!支持《狱锁狂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城市中心,一间迪厅。昏暗的灯光中,一群群男男女女随着快节奏的音乐疯狂地甩动着头,扭动着腰肢,放松着神经,也麻痹着自己。这个时候,迪厅的大门打开了,两个人扶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那个中年男子似乎喝了许多酒,但是仍然还有几分清醒。一进门就和一些人达着招呼,不认识他的人可能猜他或许是迪厅里的常客,但是清楚这个男子底细的人,就会知道实际上这个男子就是这个迪厅的幕后老板,同时也是青帮的十大堂主之一---飞鹰堂堂主阮付山。


那两个扶着阮付山进来的小弟把他扶到一个大包房里去,已经半醉半醒的阮付山今天似乎仍有兴致,一边吩咐着一个小弟去把他落在车里的手提包拿来,一边吩咐着另一个小弟去找几个漂亮的小姐进来陪着他继续喝酒。两个小弟点头答应后,立刻转身走出包房,留下阮付山一个人在包房里。阮付山眯着眼睛靠在宽敞松软的沙发上,享受着包房内悠扬的音乐。


这个时候,包房的轻轻地开了,又悄悄地合上了。


躺在沙发上的阮付山感觉到人进来,以为是哪个小弟回来了,眯着他那双三角眼一看进来的是一位长发披肩,浑身上下一身雪白衣服的靓丽女子,惹火的身材,迷人的微笑看得阮付山欲火中烧,心想我们这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靓姐啊?迷醉的神情顿时露出阵阵邪笑,勉强直立起身子朝这个白衣女子扑来,白衣女子一闪,细声说道你就是青帮的阮老大么?


阮付山打了一酒嗝,断断续续说道是啊,叫什么名字?


哦!问我的名字么?你到地狱去问吧。白衣女子说完,挥起右手,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阮付山呆立在包房内。


白衣女子看都没看阮付山一眼,慢慢地弯下腰把手中一片还带血迹的刀片放在了包房中间的茶座上,转身走出了包房。


寒光飞过的那一瞬间,阮付山感到自己的脖间立时一凉,伸手一摸鲜血顺着手背流了下来。他转过头望着转身出去的白衣女子扑通倒在了地上,阮付山在地上挣扎着爬向门口,想够到门的把手,也许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了,但是他已经不可以了,随着手臂呈自由落体的降落,阮付山的生命在那一刻终止了。。。。。。。。


迪厅内的音乐仍然劲暴,掩盖了人们的呐喊声,也遮盖了包房内的那滩红红的血迹。


。。。。。。。。。。。。。。。。。。。。。


李宝坤今天晚上从青帮总部出来就很高兴,不仅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为帮里赚到许多钱,更是因为青帮老大高世雄答应把海南的毒品生意让自己做。这可以一大肥肉啊,想着满天飞舞的钞票,李宝坤的心里简直笑翻了天,想着自己的奔虎堂也能有扬眉吐气的一天,他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做在自己的本田车上,李宝坤闭着眼睛享受着司机放送的轻音乐,昏昏欲睡。这时候车遇到了红灯,等待着数秒。


这个时候,另一辆奔驰车缓缓地停在了李宝坤车的旁边,李宝坤司机兼保镖的小弟转头看了看,以为也是在等红灯的,也没有在意。这个时候,奔驰车的两扇车窗慢慢地摇下,从车里面伸出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听见一阵爆豆似的的枪响,李宝坤和司机的身上好象变成了马蜂窝一样,李宝坤在临死的那一瞬间似乎还在回味着将来赚大钱的那种感觉,但是眼神深处也流露出一种疑惑,究竟是谁有这个胆子敢杀青帮的堂主呢?


。。。。。。。。。。。。。。。。。


宝丽夜总会,男洗手间内。


老大,我们上外面等你,一个跟班模样的年轻人说道。


去吧,正在洗手间蹲大号的青帮猎豹堂的堂主崔海山说道。


他妈的,又便秘了!害得老子拉个屎也这么费劲,坐在坐便器上的崔海山表情痛苦地运着气,似乎在憋着一口气在和谁较着劲。


就在这当口,洗手间的门开了又关上,正在大号的崔海山顺着门的下部看见一双皮鞋走过然后进了他旁边的蹲位,就听见一阵冲水声然后就是宽衣解裤子的声音,崔海山一看也是蹲大号也就没在留意,继续和他的便秘抗争。


就在崔海山痛苦地煎熬的时候,突然从他蹲位上方落下了一根极细的呢绒绳,一下子就死死地套住了他的脖子。呢绒绳甚是锋利,几秒钟后,崔海山的脖子就勒出了一道血痕,他的身体也渐渐地离开了蹲位。


崔海山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挣扎,就断气了,就在他断气的那一瞬间,他身体的排泄物倾泻而下。。。。。。


不一会,一个高大的男子从洗手间内走了出来,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看了一眼正在门口守着的两个小弟转身就走出去了。而这两个崔海山的跟班却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名男子走出洗手间后扔在地上的那跟还带着血丝的呢绒绳。。。。。。。。。。。。


。。。。。。。。。。。。。。。。


三天内,上海青帮的十大堂主不知道被谁雇佣杀手相继暗杀了六个,甚至连青帮的老大高世雄都惨死在自己的家中,一时间上海黑道一片哗然。


青帮总部大堂,青帮十大堂主仅存的四个堂主颤颤巍巍地跪在大堂冰冷的地板砖上,冷汗顺着自己的脸不停地滴答在地上。都在等着大堂正中站立的青帮新老大高世风的发话,四个人如果到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们无意中已经卷入了青帮内部权力争夺之中的话,那么他们这些年可真就白在江湖上混了。虽然这几天青帮的六大堂主无辜惨死,甚至连高世雄也死的不明不白,警察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凶手,但是只要用脑子想一想,青帮在高世雄死后谁是最大的受益者就可以猜到谁才是真正幕后的黑手。


青帮的里甚至有一种传言说高世风雇佣了一批江湖最顶尖的杀手,并买通警察局合谋导演了这次青帮内部的这场权力交接的大戏。虽然无从查证,也没有人敢去查证,但是剩下的四大堂主也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采取措施向高世风投诚来保住自己的性命。因为自高世风接掌青帮后,手段比高世雄有过之而无不及,下手毫不留情,可以称得上是赶尽杀绝。凡是惨死六大堂主的亲信手下,高世风一个不留,轻则诛其本人,重则灭门。高世风的雷霆手段让青帮上下皆震惊,也起到了杀一儆百的效应。


站在大堂中间的高世风背着手来回挪动着方步,每一步迈下都好象是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四大堂主的心坎上,一会高世风停下了脚步,说道,对于你们,父亲走的时候有过交代,所以我会尊重他老人家的意愿。放下你们手中的一切,找个清净的没有是非的地方养老去吧。


听到高世风的话,四大堂主哪会不知道这是要收回他们手中的一切,包括权利和财富。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呢?如果生命都不存在了,权利和财富还有什么意义呢?想到这里,四大堂主互相对视了一眼,连忙磕头称谢,随后转身就出去了。


看到四大堂主走出去了,一男两女从内堂走了出来,其中一位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向高世风说道,高老大,天哥交给我们的事已经办完了,我们这就要离开上海去香港了。


高世风立刻换上了另一副面容,客气地说道,替我谢谢你们老大,这是三位是次去港的路费。说完,高世风伸手递给红衣女子一张支票。红衣女子毫不客气地接过看也没看一眼,放在兜里,说了句,谢谢。转身就走出了青帮总部。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大堂中一个手下走到高世风身边说道,老大,用不用?那名手下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高世风冷笑着说道,就凭你们么?语气中带着极大的轻蔑。


传我的命令,告诉青帮上下永远不要去惹他们,高世风似乎在对自己说,又似乎在对其他人说,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想要杀一个人谁又能拦得住呢?


与此同时,正在香港铜锣湾一家咖啡厅中喝着爱尔兰咖啡的萧天正悠闲地看着最新的报纸,张刚,小龙等其他兄弟坐在另外的几张桌子旁边,看似悠闲却暗自注意进到咖啡厅的所有人,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萧天的绝对安全。


而此时拿着报纸的萧天却被报纸上的一条头版头条消息给吸引住了,众兄弟都不知道老大看什么消息这么入神。


“高氏集团大公子暴毙家中,高氏内部权利更替引来各方关注!据报道,高氏集团大公子前日暴毙家中,死因不明。。。。。。。。。。据现场查勘的警察介绍说,导致高世雄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喉管被利刃割断,在死者伤口处只发现一根女人的头发,警察不排除情杀的可能。。。。。。。。。。高氏集团前任主席由于悲伤过度,现已前往澳大利亚疗养,高氏集团现有的业务全部交给高家二公子高世风打理,成为高氏集团第二任董事局主席。。。。。。。。。。。。。。”


萧天看完这则来自上海的消息,笑着自言自语说道,高家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了。


就在这个时候,咖啡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萧天随手接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