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杀人如麻

华新



别墅的门缓缓地打开,随着咯吱门栓转动的声音,萧天率领着众位兄弟十二人慢慢地别墅中走了出来,而以前负责联络火凤的六叔在别墅门打开的那一刻,在经历今晚的血战之后也正式加入到萧天的兵团,其实六叔的神秘之处不仅在于他高超的外科手术技巧,更在由于他在二十年前曾经也是一位响誉江湖的职业杀手,虽已近不获之年,但是凌厉的身手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年龄衰退带给他的影响,此役后众兄弟送给他的外号就叫外科医生,凭借手中三寸多长的手术刀曾经无数次为萧天的敌人做过“手术”,当然这些人再也没有人能够站起来。


十二个人缓慢地走在楼梯,战立在别墅前的空地上,十二个人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战斗队列,“战神”李东在最前面,而萧天则站立在三角形的正中。萧天身穿黑色风衣,缚手而站,午夜的微风不时地吹动风衣的一角,而此时的萧天就像一尊斧刻的雕像一般,神色冷俊,目不斜视,看着前面的成百的青帮子弟。十二个人形成的肃杀之气像一把利仞一样向青帮奔去,背水一战,不战、怯站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在所有人的眼神中根本就没有一丝胆怯,没有一点惊慌,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近五百人青帮好手放在眼中,要知道这些人即使想灭掉上海滩上任何一个帮派也是绰绰有余的,十二个人异常的冷静深深地震动着这群青帮弟子的心弦,这也正是青帮迟迟没有发动攻击的原因。


有时候人多不一定力量大,人少也并不一定就是弱者,两军的对垒气势绝对是最重要的,而萧天兵团气势所形成的杀气绝对可以让任何一个想第一个进攻的青帮弟子死于他们的脚下。但是就是有人不相信,随着一声“杀!”,所有青帮的人都挥起手中的砍刀向萧天众人奔去。


就听见“砰”的一声枪响,冲前最前面的那个人手拿着砍刀似乎随着这声枪响而静止在那里,是被吓住了么。当然不是,就看见从他眉心流出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别墅前的草地上,而后扑通一声倒在了草地上。能够仅仅借着甬道边微弱的灯光而一枪命中眉心,让青帮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枪法奇准。开枪的正是李东,手臂依然支持着他的右手继续端着他的手中的枪,依然保持着射击的姿势,甚至连他双腿都没有动过。


李东没有动,所有人也都没有动,始终是走出别墅大门时的停留的姿势。萧天依然背手而站,对鲜血已经没有概念的他对生命自然也没有一丝的怜惜,所以枪响后到那名青帮弟子倒地,萧天连眼睛都没有眨。面无表情的李东透过手枪的准星继续瞄准下一个想要进攻的青帮弟子。


青帮的人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他们当然知道那声音来自枪响,在枪响的同时几乎所有人脚步都一顿,众人连忙稳住自己的身型。这时候青帮弟子才朝眼前的十二个人望去,借着朦胧的月光和甬道边的灯光他们看见除了中间的那个年轻人背着双手没有拿枪以外,其余所有人右手都拿着枪,黑色的枪口就随时可以取人性命的利器一样,让每一名青帮弟子从心底胆寒,毕竟他们拿的是刀。


时间随着枪响的落寂似乎静止了几秒钟,然而这短暂的平静再一次被打破,领头的男子再次下达的攻击的指令,他知道萧天这帮人手中的手枪不会有多少子弹,而自己却有五百人,即使聘数量也能拼死他们。指令一下达,所有青帮的人再次涌动起来,即使在最前面的弟子多么的不愿意动手,但是此时被后面的人一拥自然而然地又成了萧天众兄弟练习射击的活靶子。


就看见十一个人枪几乎同时响起,每声枪响一定会有一名青帮弟子倒地而死,十一个人保护着萧天边开枪边朝别墅区的大门走去,虽然很慢但是却没有停顿。萧天这个时候也掏出手枪握于右手,自然垂在身侧,一步一步坚实地向前走去,根本就不需要他出手,青帮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近他,全部被十一人拿枪给挡在圈外。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同时也是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萧天兵团和青帮弟子似乎再演绎着中国现代社会热兵器与冷兵器的对抗场面,任青帮弟子把声音喊得震天响,把手中的砍刀舞得多么凌厉,但是谁都不能接近萧天面前一丈以内的距离。十一个人都是用枪的好手,论综合实力萧天兵团的战斗力绝对和美国的贝雷帽,甚至中国的武警有一拼。前进中十一人对型不乱,安静得像一部缓慢旋转的机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台机器生产的不是产品,而是青帮弟子倒地后不断涌出的鲜血。萧天十二个人走出的道路是用青帮弟子用鲜血铺就的,殷殷的鲜血在惨淡的月光下像一条红色的河流一样,溅满了众人的裤脚,也染红了别墅间的甬道。


十二人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一个人在他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对其威胁自己的那条生命是没有任何怜惜之情的,是人性的悲哀,也是人性的阴暗之处。


他们知道如果被他们突破这道手枪组成的火力网,等待他们的不会是拳打脚踢,而是乱刀砍死,会死的很惨。为了不出现这样的后果,所有人只能坚持着一步一步朝着别墅大门走去,而任青帮弟子的尸体倒在自己的脚下,有时候倒地的青帮弟子一枪之后还不会死,偶尔会抱住其中一个人脚,那么几乎毫无例外的被抱住的那个人都会朝那名青帮弟子的头部补射一枪,任黄色,白色的脑浆飞溅在自己和别人的衣裤上。


萧天相信大门外一定有车辆,因为这四五百人是不会走路来到这位于上海的郊区的。既然不是走路,那么就一定是做车来的。所以只要到达大门口,就一定有机会抢下其中一辆车逃生。


终于来到了大门口,眼看着车就停在距离别墅区大门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众兄弟的心中一阵狂喜。然而随着萧天手中手枪最后一颗子弹的射出,所有人的子弹已经全部用完,所有兄弟不禁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刚才走过的路,虽然居住的别墅距离大门仅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但是他们却足足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走到,而此时别墅间的甬道和草地都已经躺满了青帮弟子的尸体,依然还有尸体在汩汩地流出鲜血,丝丝鲜血顺着甬道间的缝隙渗入地下,渗入草丛里。


看到这有如人间地狱的场面,任萧天众人是多么冷酷无情,此时心中也有一点点不忍。杀人如麻的感觉固然是常人所不能体会到的,但是看着自己染满同类鲜血的双手也不并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怪只能怪你们跟错了,早些轮回转世吧,萧天心里暗想。萧天大概估算了一下到现在为止大概有一百多名青帮弟子死了,而远处的青帮弟子似乎已经看出萧天等人已经没有子弹了,个个如狼似虎地向他们扑来。现在在别墅区里大概还有三百多青帮的人,在大门到一公里外的汽车之间估计还有六七十人,两拨人像两股黑色的暗流一样朝萧天十二个人涌来。


萧天众兄弟知道今晚真正的血战才刚刚开始,众人都从腿中抽出三棱军刺,握在手中,杨明等三大金刚更是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死死地缠在自己的右手上以固定军刺,防止在战斗中滑落。


记住,大家抱成团不要分散,目标前面的车辆,萧天命令道。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地答应道。


冲,随着萧天一声令下,十二个人不顾身后追赶的三百多人直接朝着前方奔来的六十多青帮弟子冲去,总之一个目的一定在最短的时间里冲到一公里外的汽车上,否则一旦他们被两股人保包围上,今天晚上就都会被青帮的人砍成饺子馅。


十二个人很快就与前面的青帮弟子接上火,这个时候没有缠斗,只有一击必命。十二个人中只有六叔是没有军刺,他的武器就是一把三寸长的手术到,刀片薄的像纸片一样锋利异常。他冲进人流中,左闪右躲的过程中手中的手术刀像颗颗流星一样飞舞着,刀刀见血,刀刀封喉。被锋利的手术刀划破喉管的那一刻,人是没有任何痛苦的,只是感觉脖间一凉,刀离去的那一秒钟也不会见有鲜血溅出。但是当倒地的那一刻,鲜血就像是救火的水龙头喷射的水一样飞射出来,如果是倒地仰面而死的话,那飞溅的鲜血就像一个喷泉一样射出。与六叔、火凤、飘雪、李东、萧天、张刚等人交手的青帮弟子根本能抵挡住一个回合的,残忍在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形容眼前的撕杀,飞溅的鲜血不时地喷射在众人的身上和脸上,鲜血不断地顺着军刺的血槽流进拳头里,随之风干,凝固。


十二个人像十二个杀人魔王一样,手握军刺疯狂地向来犯的青帮弟子舞动着,挥舞着,狂捅,暴刺。很多青帮弟子看到这十二个像血人一样的凶神干脆就放弃了抵抗,丢下手中的砍刀向呼喊着向郊外跑去,相信这个记忆犹存的夜晚会成为他们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十二个人就像十二把激射的尖刀飞速地向卡车推进着,有时候前面的人能躲过就躲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突破,到达车前。


五十米,三十米。。。。。。还剩下十米就到车前了,这个时候身后的三百多人也赶到了,十二个人背靠着背努力支撑着,继续朝卡车移动,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气喘吁吁了,毕竟砍人也是一样费时费力的事。终于到达卡车前了,十二人背靠着卡车还在奋力抵抗着,慢慢地不时有人受伤,萧天的胸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划上了一刀,好在不深,但是血仍然慢慢地流了下来,侵湿了衣服。萧天和火凤掩护王森登上驾驶室,命令其他人立刻登上卡车。


突然萧天暴喝一声,身体的真气猛一流转,奋劲挥动手中的军刺,推开身前的青帮弟子,一把扶起王森,把已经快要支持不住的王森送到驾驶室里。王森立刻发动了卡车,火凤站在驾驶室的另一个门守护着,不时地和车下的青帮交手,而此时由于青帮攻击的人实在太多了,以至于车后李东、张刚众人根本就没有时间登上卡车,仍在拼死力战着。


在这个时候,萧天的右臂也被砍了几刀,阵阵巨痛不时地从伤口传来,此时的萧天似乎已经对痛苦没有了感觉,相反更激起他身体内潜藏很长时间的那股暴戾之气。猛然间,一声震破耳鼓的狂哄响彻夜空,就看萧天脸色血红,双眼更是像要流出的鲜血一样殷红,没有知道此时身穿风衣的萧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好象变得更加高大了,更加魁梧,眼神更加锐利,好象一眼望来就能击破你体内的苦胆一样,狂舞的风衣像一个獠牙的猛兽一样向青帮的人叫嚣着。


但是,细心的人也许会发现,在那一时刻整个郊外至少这条路上都没有一丝的风吹过。。。。。。。


一瞬间,青帮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所有人的脑海中似乎都有一股要下地狱的感觉,一丝凉意直冲脑际。这时候似乎只有一人明白萧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那就是小龙,也只有他曾经在城北监狱见过萧天在死擂上且战且狂的杀神临世的情景。


青帮,你们惹了一个你们不该惹的人,等待你们的只有死,小龙心里在替眼前所有的青帮弟子悼念着,似乎现在剩下的这不到三百人的青帮弟子在萧天的眼中只是任我生杀予夺的可怜虫而已。


尽管六月的夜空,但是所有的青帮弟子也包括除萧天以外的十一个人都有一种腊月严冬即将到来的感觉,好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