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1第二卷 龙腾四海 3

第十一章 上海青帮

华新

在纷繁复杂的线条交织成的五光十色的旧上海,除了闻名全国灯红酒绿的夜总会外,就属当时在全国都具有极大影响力的黑社会组织??青帮。解放前的大上海,无论是权倾一时的市长还是有靠山的局长厅长等人,上任之前一定要先拜青帮老头子,也就是青帮的龙头老大。你胆敢不拜,用不了多久,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几个月,就会被赶出上海滩。那些达官贵人,军阀显要,见了上海青帮头子黄金荣都要矮三分。蒋介石再有势力,到了上海后还必须拜黄金荣为师,当了“委员长”还照例去上海给黄金荣拜寿,足见青帮势力之大。


然而青帮在上海社会中达到权势顶峰的人物却不是黄金荣,而是杜月笙。而构成杜月笙不断增长的权势力量的网络的各种线索则是汇聚在1932年11月成立的其私人组织恒社之中。


恒社作为一个上流人物的组织,其成员的大门并不向杜月笙所有弟子开放,仅限于有社会地位的人。据说恒社重要人物陆京士在恒社3周年纪念会议的演讲中,强调了恒社作为杜月笙私人组织的性质,他说,恒社只有一个领导人、一个中心,那就是杜月笙,所有恒社成员必须为杜先生效犬马之劳。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杜月笙的恒社,因为它和上海资产阶级、国民党政客、政府官员的联系,成了上海青帮中最有势力的私人组织。而正是因为这个权势庞大的私人组织使得杜月笙在旧上海的这个时期达到了黑道事业的巅峰。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打黑力度的增强,上海的青帮组织逐渐肢解到最后烟消云散。然而作为杜月笙私人组织的恒社却得以保留下来,延续当初建社的宗旨并继续冠以青帮的名号发展到现在,所不同的是这个黑帮组织逐渐从地上转为地下。


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现在的上海青帮的龙头名叫高永年,上海青帮在高永年手中经过近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高氏企业集团,整个集团业务延伸至社会包括金融,地产,船舶港口,商品零售业等各个领域,直接管理的资产达几十亿,间接管理的资产上百亿元,高氏集团在深沪两市各控制一家上市公司。上海金融界有句话,如果高氏企业一感冒,那么上海的经济都要打个喷嚏,足见其在上海的金融地位。


上海青帮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杜月笙手中缔造了一个黑道势力的巅峰,时隔六十多年后的九十年代在高永年的手中又缔造了一个白道经济的顶峰。尽管现在的上海青帮黑道经济已经不是其主要的经济来源,但仍在其下辖娱乐场所卖一些摇头丸等毒品,另外就是给东南亚一些国家做些军火枪支的买卖。


已逾六十的高永年有三个儿子,老大高世雄,老二高世风,老三高世阳,老大主理青帮黑道的生意,老二主要辅助高永年处理高氏集团的内部事务,而老三则是个典型的富家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样样都行,一点也没有继承高家的优良血统。


今天晚上在外滩调笑火凤结果被火凤出手伤了的就是高家的三少高世阳,而高世阳的身边的就是高家的二公子高世风,今天高氏企业在外滩的富豪夜总会开酒会,高世阳受伤后本来想回夜总会找老大高世雄的,结果刚到门口就碰上了高世风。把情况和高世风一说,其中不免有不少添油加醋的成份在其中,听得高世风对这两个人也感兴趣了,毕竟这么多年在上海还没有听过有谁感惹青帮的,尤其还是青帮的三公子,所以带着二十多个保镖浩浩荡荡就朝萧天走来。


其实在萧天打量高世风的同时,高世风也在观察着萧天和火凤二人。二人中站立男子的相貌并不算英俊,但是很有一种刚性的美,尤其他的目光犹如浩瀚的大海一样平静,似乎任何事情也不能使其泛起半点涟漪,但是如果动起来就绝对是波澜壮阔的大海啸。在商场滚爬多年的高世风早养成了一种处变不惊,圆滑事故的性格,这种沉着的性格才使得他在高氏企业呼风唤雨独挡一面,但是当他今天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这个人好像距离自己很近,又好像距离很远,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让人绝对不敢生出轻视之心。不过最让高世风看不透的却是眼前男子的年龄,似乎很年轻,但是异常稳重的神态犀利的眼神却明显和他心中猜测的年龄不相称。而他身边的那个女子,虽然很艳丽,但是那是一种肃杀的美,尤其那双美丽的眼睛背后隐藏的若有若无的杀气总让人不寒而立。


高世风觉得虽然自己这一方有几十人,但是总感觉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有种很孤单的感觉。


高世风在萧天前方五米左右处站立,旁边的高世阳看见火凤就在旁边叫嚣道,二哥就是那个女的,把我给伤成这样。听到这个,火凤转头描向高世阳,突然眼中寒光一闪,高世阳一接触到火凤的目光顿时感觉到脖间一寒,好像钢刀架上一样,再也不敢胡乱说话了。


高世风似乎没有听见他弟弟在旁边的咆哮,只是对视,考验自己似乎也在考验萧天。萧天也没有说话,一样地望着高世风。


“您好!我叫高世风。”高世风似乎想首先打破这种压抑的局面,忍不住先说话。


“您好!高先生。”萧天显然并不想把自己的姓名告诉高世风。


高世风微微一愣,说道“不知道二位因何出手伤了我弟弟?”


“这就要问你的弟弟了?”萧天说道。


“二哥,我只不过看那个女的好看,上去聊了两句话”高世阳胆怯地看了看高世风说道。


高世风“啪”的一个嘴巴就扇到高世阳的脸上,“青帮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高世风显然早就知道他弟弟的德行,只是气愤刚才他和自己说的不一样。


“你是青帮的?”萧天脸色微一动容,他以前只是在电视上听到青帮的名号,但是只是知道黄金荣和杜月笙的事情,倒是没有想到现今的黑道中竟然还有青帮的名号。


“臭小子,这是我们青帮的二公子。你看…。”旁边的一个打手模样的人话刚说一半就看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就是“啪”的一个嘴巴,顿时觉得自己左边的脸肿起老高。


“这个称谓我不是很喜欢!”萧天悠悠地说道,火凤出手后立刻又回道萧天身后,就象从来都没有动过一样。


这次轮到高世风的脸色变了,谁也没有想到萧天竟然在青帮二公子说话的时候就出手打了二公子的人,高世风渐渐面有怒色,毕竟在上海这块地皮上还没有人敢动青帮的人,尤其还是当着青帮二公子的面。


高世风强压怒意,说道“这位先生,我弟弟再不对,你出手也太重了,阁下似乎没有把我们青帮放在眼里。”高世阳的左脸即使现今医疗技术再昌明,估计也要留下一点伤疤,这对于一向自认为很帅的高世阳在心里上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他才想千方百计要出心里这口恶气。


“这件事情和青帮放不放在我眼里没有关系,我们并不想惹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他现在还站在你的面前,对于他来说应该感到庆幸。”萧天说道。


“兄弟,你太猖狂了!你也许不知道我们青帮在上海的地位,如果今天就这么让你们走了,我们青帮也要摘牌子了。”高世风听了萧天的话后,脸上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怒意。


一个人顺风顺水惯了,便看不起别人,一个帮派也是如此。青帮在上海执黑道的牛耳,这么多年来其他帮派间见了青帮的人都礼让有加,也正是因为这样,让青帮从上至下都很有优越感,没有挫折的日子即使温顺的绵羊也会蔑视一切,更何况上海青帮这样的猛虎呢?


高世风说完,身后的黑衣打手开始慢慢地向萧天二人靠拢。


“阁下要走的话,就留下点什么吧?”高世风阴沉地说道。这句话也许对别人来说还有威慑力,但是很不幸他的对手是萧天。对于萧天来说只有自己可以恐吓威慑别人,但是绝对不允许别人用同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即使对方是江湖第一大帮派的青帮,也一样不可以。


萧天冷哼一声,说道“你想我给你留下什么呢?”


高世风旋即感到眼前红影一晃,觉得自己一阵窒息喉间一凉,顿时脸色大变,他知道萧天身后的那个女的再次出手了。他知道自己的手下和这个女子的身手实在差得太远了,就在高世风转念的一瞬间,火凤又撤回到萧天身后,冷眼看着高世风。


此时的高世风脸色发白,冷汗顺着额头一滴一滴流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犹如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又回来一样。连忙一挥右手制止了身后二十多人不明智的举动,深呼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走吧!”


“谢谢!”萧天冲着高世风潇洒的一笑,带着火凤走远了。


“二少,他太嚣张了,你怎么能…”身后的打手显然不明白高世风的做法。


“二哥,你刚才为什么不叫人灭了他们?啊!就这么把他们放走了,以后我们青帮的脸面还往哪里放?”高世阳高声叫嚷道。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因为你,青帮今天也不会丢人丢到家!”高世风气愤冲着高世阳骂道。骂得高世阳一憋气转身就走了,他打算去找他大哥高世雄来出这个口气。


高世风看着萧天二人远去的背影,畅快地呼出一口胸中浊气然后伸出两手把自己衬衣最上面的扣有重新系上,在解开扣的瞬间除了高世风本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他脖子喉结下面的那道血红色的划痕,那是萧天给他留下的。


高世风知道如果这道划痕在深一毫米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命,这个男子实在深不可测。高世风一挥手招呼后面的一个打手过来,说道“通知所有青帮的兄弟给我立刻调查这两个人,我要知道他们在上海的所有情况,去吧。”那个打手答应了一声,就远去了。


不一会,外滩前的这道大街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华,就象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夜更深了,霓红更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