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1第一卷 游龙潜水6

第二十六章 龙出升天

华新

一九九九年六月一日,风和日丽,艳阳高照。


城北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从监狱门外开进了一辆集装箱的大货车,车开进监狱后立刻从车的驾驶室中跳下一人快速地跑到车后打开集装箱的大门,从里面又跳出六个人。这七个人都统一穿着白色的制服,头戴白色的鸭舌帽,鸭舌帽的正中间用黑字刻着长平物流四个字。很显然这些人是物流公司的,而且往城北监狱运送了一批货物。运的是什么呢?正在操场上唠嗑的犯人们都停止了说话,都看着大货车这个方向。


就见最开始下车的那个人,好象是个领导似的,和车上的六个人耳语了几句,六个人又重新跑上大货车的集装箱开始从里面不断地抬出崭新的桌子和椅子。这个时候,城北的监狱长黎耀生和刘永才立刻从办公室出来迎着那个从驾驶室里出来的像领头似的的年轻人,三个人亲热地说着什么。看样子无非就是感谢加感激的客套话,操场上的犯人看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又开始在操场上闲扯起来。但是有几个人的目光却始终没有从那辆大货车上移开,他们就是萧天和李东几人。


这批物资是应城北监狱黎耀生的申请朝市里主管部门要的,是为了要更新监狱活动室里的陈旧的桌子和椅子,原来的桌子和椅子不是年头久螺丝松动了,就是犯人打架的时候砸碎了。像这种情况城北监狱几乎每年都会有一次这样的更新,毕竟监狱不同于学校的桌子和椅子十年八年不换都可以,监狱里的这些东西更新的还是非常快的。


很快地,就从集装箱上搬下了好几百套的桌椅,六个人开始往城北监狱的活动室里搬。黎耀生似乎看搬的速度太慢了,对着旁边的刘永才低头说了几句,刘永才点点头后,朝着萧天这边走过来。冲着萧天说道:“萧天,从你们南院调些人来帮忙抬桌子和椅子。”城北监狱一般来什么东西需要搬的时候几乎都是让南院的犯人来做,因为南院的犯人大多是经济类的犯人,所以性情比较温和或者说比较容易管理,北院的犯人就不一样了,比较凶悍,刘永才很难指挥得动。所以每当遇到城北监狱官方的劳动受累的都是南院的犯人,而北院的就用看冤大头的眼光看着南院这些犯人。


萧天一挥手,二十多个犯人就过来了开始帮着那六个人往活动室搬。六月,天气炎热异常,众犯人都一贯了还不怎么觉的,但是站在那的黎耀生几个人就受不了了,黎耀生对着领头的年轻人说了几句,意思是让他们到办公室坐坐。领头的年轻人当然乐不得的,谁愿意大热天在监狱里晒太阳啊,要晒也到海边去啊!一招手把车上的司机也叫了下来,四个人一同朝着黎耀生的办公室走去。


几百套桌椅从搬到活动室在到安装完毕,也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不觉中太阳就落山了。一个犯人跑到黎耀生办公室告诉桌椅已经安装完了,这时黎耀生和刘永才两人把领头的年轻人和司机送出了办公室门口,然后就回办公室了。领头的年轻人似乎想要看一下桌椅的安装情况,毕竟这也是物流公司的一个服务项目之一,所以带着司机顺道去活动室看看。


十分钟后从活动室里走出八个人,正是那六个工人和领头的年轻人,还有大货车的司机。八个人从活动室出来后不约而同地都做着同样地动作,整理一下衣服,摆正一下自己的鸭舌帽,但是谁也没有注意活动室里的地上躺着另外八个人。。。。。。。。


八个人走到大货车旁边,依旧是六个工人进到集装箱里,领头的年轻人和司机坐到驾驶室里。随着引擎的发动,大货车缓缓地朝着城北监狱的大门开去,来到城北监狱大门前,货车一鸣笛示意门口的人把门打开。门口的武警例行公事地跑到大货车驾驶室仔细看了看又跑到后面的集装箱里检查一翻,见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些人的帽檐都压得很低,可能是下午太热了吧,检查的那个武警心里嘀咕着。一挥手,大门口的控制室里的管教一按电钮,城北监狱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大货车一加油门,趁着这六月的茫茫夜色朝着市里飞奔而去。而此时站在城北监狱办公室窗前的黎耀生和刘永才二人望着正加油离去的大货车,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各自露出了一丝微笑,但是彼此谁都不清楚这笑声背后隐藏的险恶用心。。。。。。。。


就在大货车离开城北监狱大门的那一刻,驾驶室和集装箱里几乎同时发出一阵欢呼声。。。。。。


就在大货车离开的几分钟后,城北监狱里的笛声突然发出了一声声刺耳的尖叫声,老犯人都知道这刺耳的笛声以为着监狱有人越狱了,但究竟是谁越狱了呢?所有犯人几乎都跑到各自的牢房门前,努力地望着窗外,各自暗中猜想着。不一会,所有武警在操场全部集合完毕,黎耀生和刘永才站在武警前面不断地吩咐着什么,“。。。抵抗的。。。一律就地枪毙。。。。出发!”接到命令的所有武警端枪朝监狱门口跑去,而黎耀生更是一挥手带了四名武警直接上了一辆吉普车朝着大货车离去的方向飞驰而去。


“天哥!我们真的逃出来了么?”正开着车的司机兴奋地问着旁边的人。


旁边的人伸手摘下了鸭舌帽,缕了缕头发,语带喜色地说道“是的,我们真的逃出来了!”说话的人正是萧天,开车的正是王森,而集装箱里面的就是李东,张刚,小龙和北院的三大金刚。


然而就在两人的兴奋劲还没过的时候,就听见从车后不远处传来“呜。。。呜”警笛声,两人暗道,不好,追来了。王森脚踩油门,大货车陡然加速。但是货车再快也不过去吉普车,终于两车慢慢接近,最后大货车被吉普车反超。吉普车在距离大货车前方几公里处停了下来,四个武警立刻从吉普车上跳了下来,端起手里的冲锋枪,对准了正在开来的大货车。


王森,停车,旁边的萧天命令道。王森知道,虽然大货车体积庞大,不惧怕吉普车,但是恐怕还没有冲到吉普车前,他们两个人就会被乱枪射杀。大货车稳稳地停在吉普车前面十多米处,萧天和王森跳下大货车,走到车前,李东六个人也随即跳下来来到萧天和王森身后,八个人冷冷地看着四个冲锋枪的枪口。


六月的夜晚,凉风习习,旁边的沼泽地散发的浓重的草味气息不时地扑面而来。本应该是个乘凉的美好夜晚,但是现在萧天八个人不得不面临生与死的抉择。四个武警虽然不多,但是四挺冲锋枪里的子弹却可以让他们八个死十个来回,面对冰冷的枪口,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黎耀生看见武警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慢慢推开车门,从吉普车上走了下来,来到四个武警的中间,奸笑着说道“你就是萧天吧。我是黎耀生,城北监狱的监狱长。”


“哼!我知道!”萧天淡淡地说道。即使面对着四只枪口,萧天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之色,这不仅让身后的众兄弟暗挑大拇指。


妈的,神气个什么,等会就让你见阎王,黎耀生显然很看不惯萧天的嚣张劲,说道“你今天是逃不出去的,而且今天你们必须要死。”


“哦?为什么?”萧天问道,“我们可以投降!”


“哈哈!”黎耀生一阵大笑,“投降?你说投降?哈哈!别人或许可以,但是你不可以。今天你和你的几个兄弟必须要死,你们不死的话,明天我监狱长黎耀生勇捕逃犯的英雄事迹怎么能上报纸的头条呢?”


“哦?是么?”萧天用嘲弄的口气说道,“那我有机会一定要拜读一下,你们呢?”萧天转头问着李东几人,李东几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萧天到了生死关头还有心思说笑,但是王森不管那些依然跟着萧天起哄,大声说他也想拜读。萧天哑然失笑,没想到还真有捧臭脚的。


“我想你说的头条可能不会出现,倒是应该会出现城北监狱长抓捕逃犯不利而致扑尸荒野的头条!”说道最后萧天语气渐渐变冷,斜着眼睛看着正耀武扬威的黎耀生。


当萧天把话说完,黎耀生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好象哪一个环节有问题,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毕竟一切太顺利了。连忙命令身边的武警向萧天开枪射击。


一听到黎耀生开枪射击的命令,李东几人顿时精神一紧,突然就有了一种生死关头的感觉。反观萧天伸出双手冲着夜空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大大地打了声哈欠,慢慢地走到路边坐到了一个大石头上,翘起二郎腿,手拄着下巴看着黎耀生。


此时王森几人都傻眼了,两眼直直地看着正在路边坐着的萧天,随后的几秒钟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枪声,他们顿时明白了萧天早就知道武警不会开枪射击,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当黎耀生发现自己的命令下达后,四个武警仍然一动不动地端着枪而没有射击,又看到萧天若无其事地坐到了旁边,顿时目瞪口呆。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面对着萧天四个武警就像聋子一样,没有按照预定的命令去执行。四个武警真的聋了么?当然没有,那么一定是这四个武警故意不去执行自己的命令。黎耀生虽然知道现在是六月的三伏天,但是冷汗却一直从头顶流到脚底。


萧天深吸了一口气,淡然说道“你现在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执行你的命令了么?”


都说人老鬼精,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黎耀生再笨现在也想清楚了,更何况他很聪明,只是被贪欲迷住了心性,失去了最起码的分析能力。问题就出在刘永才身上,黎耀生几乎可以肯定一定是刘永才出卖了他。其实黎耀生只要前后联想一下就可以猜到,这么周密的一个计中计不是他刘永才能想到的。先编理由放了萧天,然后再怂恿他追击萧天并借用萧天之手杀了他。这样刘永才既可以名正言顺地放走萧天几人,又可以踢走他而登上监狱长的宝座,无形中黎耀生自己已经被刘永才当成了加官进爵的筹码,因为黎耀生死后,刘永才几乎可以毫无悬念地当上城北监狱的监狱长。


想到这里,黎耀生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声。


“想清楚了?”萧天问道。


“恩!是刘永才么?”黎耀生试探地问道。


“现在答案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李东—”萧天眼神一示意。


李东当然清楚这个眼神的意思,飞身而上,窜过前面两个武警,伸出右手锁住黎耀生的喉管,一使劲只听一声脆响,在城北监狱叱咤二十多年的黎耀生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临死他也没有闭上双眼,眼神中带着的疑问似乎在说没有想到萧天说动手就动手,连给他一个买通他的机会也没有,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见黎耀生倒地而死,李东快速撤回众兄弟身边,整个杀人过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黎耀生身边的四个武警暗暗赞叹,即使自己动手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也不过如此,萧天身边的人都是高手啊!


“告诉刘永才,他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那么他答应我的呢?”也不知道萧天对着四个武警中的谁说道。


“刘狱长交代事情办妥之后立刻放你们走,但是他要我们转告您十二个小时后你和你的兄弟将全部成为公安部全国通缉的逃犯,而且你们现在只有一个小时的逃跑时间,一个小时后全市就会开始抓捕你们。刘狱长说这已经是能为你们争取到的最大逃跑时间了。”


“替我谢谢刘狱长,麻烦转告他以后有什么需要我萧天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萧天傲然道,尽管只有一个小时,萧天还是有把握不被警察查到的。


“如果你能有命逃掉再说吧。”刚才说话的那个武警似乎很不看好萧天几人,说完坐上吉普车朝城北监狱开去。


“哼!”萧天用嘲笑的语气看着吉普车离去的方向,“王森,有没有把握在一个小时内进入城市郊区?”


“给我几分钟,改造一下车,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王森拍着胸脯说道,对于一个曾经是赛车高手来说,把车简单改造一下提高一下时速不是什么难事,但估计跑完这一个小时,这车就该废了,王森立刻找来工具爬到车底开始摆弄起来。


看着城北监狱的方向,萧天感慨万千,仅仅九个月的时间他就从城北监狱里走了出来,尽管只是逃狱。但是如果不是萧天事前计划周密,他们就算是再能打也绝对逃不出城北监狱。其实萧天是拿自己和众兄弟的命和刘永才赌了一次,如果刚才四个武警在黎耀生死后就开枪射击的话,他们几人今天的下场绝对会和黎耀生一样死在这荒郊野外。那么他萧天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么?想到这里萧天背后不禁生出一阵冷汗,好在刘永才这个人虽然狡猾奸诈,但是还是个重承诺的人,这一点萧天挺佩服他。但是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刘永才坚信萧天几人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是跑不了近两百公里而到达市里的,很有可能在半路上就被赶来的武警所射杀。


萧天正在思考着种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毕竟现在几个兄弟的命都是掌握在他的手中,一旦决策失误,等待他们就是只有死。现在唯一的就是指望王森,只要他能把车开到城市外围的郊区,他们这些人就有希望逃脱警察的追捕。现在包括城的警察和监狱里的刘永才都想不到有个赛车改车的高手王森在萧天身边,只要他们错以为萧天这些人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进不了市内,这样他们就会倾注大部分警力把抓捕重点放在路旁的荒地里,而同时市内的追捕力量就会减弱,所以只要能车能跑到郊区萧天他们就胜利了。


萧天之所以计划是跑到郊区就是胜利,是因为在接近城市外围的郊区有很多茬口,只要他们在警察之前拐进其中任何一个茬口,萧天就有把握逃出升天。


想到这里,萧天心里逐渐有了底气,这时候王森已经把车简单地改造完毕,萧天一挥手众兄弟立刻上车。萧天稳住身形再一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城北监狱的方向,心里默念道,再见了城北监狱,我们走了。坐上驾驶室,吩咐王森开车,王森脚踩离合,右手一挂档,握紧方向盘,只见这辆大货车就像一只离弦的箭一样趁着茫茫夜色朝着市里飞奔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