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1第一卷 游龙潜水4

杀手影子 收藏 4 5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十六章 校园巡讲

华新

第二天白天,北院和尚稍信给刀疤南说晚上的打擂推迟。


当刀疤南把消息告诉萧天几人,张刚几人都不禁互相望了望,才不透和尚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既然猜不出就不要猜了,今天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萧天冲着几人说道。这就是萧天的性格,从不为想不出来的事情浪费脑筋,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猜啊,一定是和尚那帮人怕了东哥了,所以不敢再打了。”


萧天转头一看,是跟着刀疤南来的一个年轻犯人,二十多岁年纪,身体不高,短小精悍,一双眼睛甚是明亮。


“哦?!南哥这位兄弟是?”萧天觉得这个人挺有趣,回过头问刀疤南。


刀疤南狠狠地瞪了那个人一眼,说道“他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叫刘子龙,南院的人都管他叫小龙。前两年因为盗窃市里商业银行失手后被关到这里,当初看他还挺机灵就从北院要了过来,否则他现在手指早就断了。进了南院我就一直把他带在身边。谁知道,现在越来越没有规矩。”那个人看了一下萧天伸了伸舌头,一脸的无所谓。


萧天看到这个小龙的表情,知道刀疤南应该很是关照他,所以虽然是教训的口吻但是却无责怪的意思。看了看小龙,说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把和尚那边给拖住了,或者他们又有在下新的圈套了。反正大家以后都小心点就是了。”最后的这句话是说给李东几人说的,毕竟昨天夜里李东把北院的人狠狠地给教训了一顿,萧天不怕北院明着找事,就怕暗地里使坏,所以特地嘱咐李东几人。


李东几人当然明白萧天的意思,点头答应。


“对了,刚才听南哥说,小龙如果要进北院的话,就要断指是怎么回事?”萧天带着疑问问着刀疤南,看得出来李东几人也想知道,所以都凝神看着刀疤南等着他回答。


“哦!这个啊?阿天你们几个刚进来,不知道监狱还有些不成文的规矩。有些规矩不光是城北监狱有,在其他监狱里也有,就象是一个惯例似的,至于是谁规定下来的,为什么要这么规定?现在已经无从查证。你们知道在监狱里的犯人最痛恨那两种犯人么?”


萧天几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一种是强奸犯,另一种就是因小偷小摸进来的犯人。这两种犯人在监狱里是最不吃香的,一般进监狱受的折磨也是最多的。所以监狱里强奸断体,小偷断指就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哦!所谓断体就是把男人的那里给。。。”刀疤南冲着王森的下面做了一个挥刀的动作,吓得王森急忙一蹲捂住要害部位,大家看了之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也有点太不人道了,这样不是变太监了?还有断指,也够残忍的。”萧天听了刀疤南的话后不仅说道,同时他也很庆幸自己不是因为那两种罪进来的,回头一看张刚脸上都是写着同一个意思,心里不禁失笑。


“所谓盗亦有道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别看监狱里一天危机四伏,但是对于有些事情看的要比墙外的人清楚,相应的立的规矩也特别严酷。当初要不看小龙机灵可爱,身边又缺少这样人的话,早让北院那帮家伙把小兔崽子的爪子给垛了。”说着,刀疤南也不禁失笑起来。


毕竟在监狱里能找到知心的兄弟不容易,遥遥无期的监狱生活如果再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交心的话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呢,萧天心里暗想着。


一转眼就到九九年的四月份,这几个月北院也没有什么动静,所以都相安无事。


一天上午,一管教敲着牢房的门对萧天大喊道“萧天出来,狱长要见你。”


刘永才要见我,不知道什么事情,萧天想着辞别各位兄弟和这个管教朝着刘永才的监狱办公室走去。刘永才的监狱办公室坐落在监狱东侧的二层办公楼里,萧天跟着管教进了办公室,看见办公室里富丽堂皇,装修豪华。萧天看着这办公室心想,这都从犯人手上搜刮的钱,所以打心底里他就看不上刘永才那个嚣张跋扈的样子。


“萧兄弟来了,快坐,抽烟不?”刘永才说着递给萧天一根中华。


萧天摆手意思不抽,心猜想一定是刘永才有事求他,要不怎么这么卑躬屈膝的,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能找自己帮忙呢?


见萧天不抽,刘永才自己点上一根慢慢地抽了起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看着萧天。经过近半年的牢狱生活,萧天也变得极有耐心和极富心计,他知道刘永才在试探萧天的反映。谁知萧天也不说话,也是静静地看着悠闲的刘永才。过了几分钟,还有刘永才先打破沉默,说道,知道我今天找你有什么事情么?


萧天心想这不废话么?是你找我,我哪知道找我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是这样。前一阵子省厅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市内几个大学要举办法制宣传周,希望咱们这派出一个犯人去给大学生讲讲课。。。”


听到这里萧天心里想着,糊弄三岁小孩呢?什么讲课?说白了就是把自己当反面教材别让罪恶玷污了大学生们纯净的心灵,上学的时候见得多了。那种感觉就象一帮小孩在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中国现在的教育不懂从小培养孩子,却非要大了以后才亡羊补牢,这就是中国现在教育体制的悲哀。换过一想,他不是想让自己去吧。


座子上的刘永才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吐沫星子满天飞。


“。。。。我考虑再三,还是觉得你比较适合,除了你之外,监狱里的其他人都没有知识,没有文化,让他们去讲课还不把咱们城北监狱的脸都给丢光了啊。省厅也非常重视这件事情,吩咐一定要落实好这件事。萧兄弟又是大学生,同龄人之间比较好沟通嘛!你就别推辞了,也就三四天的时间,回去收拾一下,明天监狱就派人和你一块去市里。这是要去的三个大学,你看一下吧。”


什么丢脸,你还有脸么?萧天心里暗骂。但是面子上还要过去,身手接了过来。一看,前两个大学他都听说过,但是没有去过,一看到第三个大学的名字,萧天心里陡然一震,师范学院,这不就在自己大学的对面么?


刘永才看着萧天似乎同意了,事实上也不由得他不同意,说道“这件事你好好给我办,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萧天一想也没有什么现在社会上都时兴糊弄大学生,也不在乎监狱一个,想过后点头答应。其实萧天只所以答应刘永才,不是他不敢拒绝他,一想到将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监狱里度过,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得罪刘永才,毕竟以后可能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也可以让刘永才欠自己一个人情。


回到牢房以后,把事情和李东讲了,告诉他不在的这几天,要小心北院的那帮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收拾的,无非是一些洗漱用品。


第二天,几个武警就和萧天坐监狱的车驶向了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去的城市,开始了他的校园巡讲。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