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开始掠夺我国战略资源。转帖

盼归 收藏 7 1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推民进 韩企加速开矿中国




2007年以来,越来越多的韩国人的身影出现在中国的各处矿山上,他们瞄准了各种矿产,包括稀土等中国特有的战略资源。


资源匮乏的韩国,不久前提出“到2020年,主要矿产自给率要达到40%”,中国成为韩国海外开矿的重中之重。





韩国人在今天的投资也许只是燎原的星火。在过去几年里,他们和为他们提供合作的中国勘探人员一起,已经跑遍了大半个中国,甚至编出了让专家吃惊的700页的中国西部7省矿业资料。


“大玩家”出场


2007年7月26日,韩国产业资源部第二次官李载勋出席《山西省南墕烟煤矿合作谅解备忘录》签字仪式。项目合作方为中国银发集团和韩国三知电子,产业资源部是韩国能源矿产政策的行政管理机构。该部主要职责之一为“国内外资源开发”,第二次官李载勋正是海外能源资源开发的最高主管。


《财经时报》查询得知,三知电子是一家规模不大的通信商,主营业务为CDMA手机的生产和研发。《财经时报》致电三知电子北京办事处所在酒店,一男子称该房间已改为私人用房,酒店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几年前就搬走了。”


像三知电子一样,大部分投资中国矿业的韩国公司规模较小。2007年,“大玩家”开始入场。韩国最大的几家财团,如SK、三星、LG等,先后加入开发中国资源的“角斗场”。


2007年3月,SK集团旗下核心公司——SK网络公司投资1.33亿美元,收购山西北方铜业公司的铜矿峪矿山及冶炼厂45%股份,正式涉足中国资源开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铜矿峪矿山是中国最大的有色金属地下矿,当前矿石储量为2.5亿吨,年产量达420万吨,SK拥有优先购买与45%股份相当的电铜(约4.5万吨)的权利,相当于韩国全国总产量十分之一。这一投资规模居韩国有史以来海外矿物资源开发项目的第6位.除此之外,SK网络还拥有山西的虎山铜矿和西藏地区铜矿的开采项目。


韩国LG集团下属的LG商事目前正积极“捕捉”中国的能源化工以及资源类项目的投资机会。《寻能源化工类投资项目》,这是LG商事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在一些网站上发出的帖子,并留下了具体的联系方式。“LG商事希望与中国企业合作开发能源化工项目,在前期取得可靠的项目信息,在韩国总部通过投资可行性研究后,与中国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投资建设项目。项目建成后按投资比例分享项目收益。”


最大的新闻来自于三星。2007年6月15日,三星集团对外宣布,正与中石油及法国道达尔商讨,共同开发内蒙古鄂尔多斯盆地苏南里格气田项目。该气田探明储量超过1000亿立方米,为2005年中国天然气产量两倍以上。


李先生是北京一家矿业杂志的业务经理,他对《财经时报》表示,最近一年来,他每隔几天都要接到一些韩国公司的电话。“他们总是问我最近又找到什么矿没有?”他说,“三星的两个经理和我联系比较多,除了煤矿、有色金属矿外,连一些煤层气项目都想参与。”


他感叹道:“三星出手一般都很大,三星经理曾私下里透露,他们带了数百亿美元在中国买矿。而且矿业投资的事情直接归韩国总部管,和中国的公司毫无关系。”


国际煤炭问题专家黄藤对此并不感到奇怪,“三星应该是韩国企业中最早与新中国有贸易关系的企业。上世纪70年代在中韩还没有建交,三星就已经通过中国香港从中国进口煤炭,这是韩国企业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和中国进行的第一笔贸易。”


国推民进


“韩国从政府角度推动海外矿产勘查开发,即由韩国产业资源部支撑韩国矿业振兴公社来完成这个任务。”中国矿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刘益康介绍说。


韩国矿业振兴公社成立于1967年,是韩国中央政府直辖的主管地质勘查投资的国家机构。成立之初,政府投入2.2亿美元资本金,占股98.6%。这家“准”国有企业成立的目的,是引导韩国的投资界和矿业界“走出去”开发矿业。具体运作模式是:详细收集海外的地质资料,寻找项目,对有潜力的项目做少量前期投入进行勘查,并将这些项目的前期勘查成果无偿向韩国投资界、矿业界推荐,一旦建立合资合作公司,公社将占10%股份,从中获益并滚动发展壮大。


韩国矿业振兴公杜共设了北京、悉尼和多伦多三个海外办事处,确定了北美、澳大利亚、中国为首选地区,烟煤、铜、铁、锌和铀、稀土为开发战略矿种。


“1994年8月,北京办事处成立,是三个办事处中成立最早的,十几年没有做成多少项目。但考虑到中国幅员辽阔,距离韩国很近,烟煤和锌矿的潜力很大,仍为韩国商业工业能源部和韩国矿业振兴公社的战略选择。”刘益康说。


矿业公社曾多次举行“对中国投资开发矿产资源论谈会”,2006年一次讨论会上就邀请了120余名韩国企业负责人,有三星、大宇、LG等大型企业集团,还有韩国开发银行等投资界巨头。公社海外矿产资源部负责人称,要使大企业、大银行对海外投资矿产勘查开发感兴趣,使他们了解情况,降低投资风险,韩国矿业的“走出去”才能成为现实。


事实上,几乎所有韩企在华矿业项目的前期勘探、开发过程中,都能看到韩国矿业振兴公社的身影。


2004年,矿业公社与青海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洽谈,开展勘探开发合作,三星物产投资2800万美元与西部矿业合作开发矿产项目;2006年2月,矿业公社表示将收购湖南省一座合资锌矿三分之一的股权,其他股东包括韩国SK网络公司。据估计,该矿储量约650万吨,相当于韩国8年的锌矿石需求量。


韩国人近年来动作频仍,直接原因是韩国最新推行的“资源开发自主率”要求。2007年6月4日,矿业公社成立40周年之际,韩国提出:“到2020年时,韩国的主要矿产品的自给率要达到40%,这些主要矿产品包括镍、煤、铁、铜、铀。”政府为此巨资56亿美元,协助有关部门和公司,勘探与开发海外矿产。韩国目前在全球8个国家拥有16个大型金属矿产品及能源矿产的勘查与开发活动项目。2007年8月,韩国完成《第三次海外资源开发基本计划(2007年至2016年)》制定工作,大幅提高烟煤、铀、铁、铜、锌、镍等6种战略矿物的自主开发率。


曾受邀访问过韩国矿业振兴公杜的中国自然资源学会副秘书长魏铁军表示:“我们应该学习韩国开发海外资源的经验,制定相应的鼓励政策,建立相应的海外投资基金和管理机构也是十分重要的。”


先冷后热 先易后难


2005年8月,韩国向中国派遣了38人的“中国西部大开发调查团”,带队的是时任产业资源部贸易投资办公室室长李载勋,调查团特别把重点放在合作开发西部地区的资源。


韩国檀国大学教授朴明熙曾撰文道,参与中国西部的能源开发,不仅舒缓韩国国内能源不足的现象,而且可把过去以中东为中心的采购资源线,转向远东地区。


韩国矿业振兴公社海外矿产开发处和矿产资源信息中心,在一次招商会议上向每位与会者提供了厚达700页的宣传资料,包括中国甘肃、陕西等7省区矿产资源的韩文背景资料和地质图件,为到中国投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提供了丰富的信息。


“谁勘探,谁收益,这是毫无疑问的。韩国公司虽然现在的项目不是很多,但获得一些勘探权,将来才可能收购更多的矿产。”中韩投资网刘军厂律师说。


2003年8月,韩国矿业振兴公社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宋石镇在兰州透露,他们有投资中国四大矿种投资的意向。在陕西、山东、内蒙古等地重点投资烟煤;在湖南、云南、青海等地投资锌矿;韩国矿业振兴公社将开展荧光粉、研磨剂和永磁的投资工作,主要在内蒙古、陕西;韩国对菱镁矿、黑铅、磷矿石等非金属的大众进口依赖度加深,有必要投资建设当地加工工厂,主要将在辽宁、山东、湖北、河北等地投资。


矿业专家李朝林说:“这是理想状况下的计算。很多地方的矿产开发很成熟,如山东、河南,这些地方的矿是很难拿到的。甘肃、新疆、内蒙古等地没怎么开发,韩国人去那里收购矿山才是可行的。”


“韩国人目前勘探的地方普遍是比较偏僻的,这就有了很多机会。”北京某矿产杂志主编陈先生告诉记者,“在中国西部,矿山多的地方都是荒山野岭的。找到了矿,和当地的村长随便签个协议,就能半公开地开矿。当年就是这样被日本人‘偷’回去的矿数也数不清,现在轮到韩国了。”来源:《财经时报》


(责任编辑:房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