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3 第六章 青年VS天门

xzh0021 收藏 4 848
导读:[你他妈想怎样!]  [我操你妈的!]   [兄弟们抄家伙!]   [我日!]   两边吵吵了几声,周围顿时呼啦围上一大圈子人,从形势上来看这个青年帮竟然与天门的势力相等,仔细数过去,人数似乎比天门还要多。   [我操,有好戏看了。]我揽着那个啤酒妹说。   猛子往嘴里倒啤酒,咧着嘴笑:[强哥,你前些天住院了,可能不知道,这个青年帮是这半个月里忽然崛起的组织,听说这个组织的头头是个学生,不过二十一、二岁。]   [啥?哪个学生啊,这么牛逼?]我感到自尊心受到打击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你他妈想怎样!] [我操你妈的!]


[兄弟们抄家伙!]


[我日!]


两边吵吵了几声,周围顿时呼啦围上一大圈子人,从形势上来看这个青年帮竟然与天门的势力相等,仔细数过去,人数似乎比天门还要多。


[我操,有好戏看了。]我揽着那个啤酒妹说。


猛子往嘴里倒啤酒,咧着嘴笑:[强哥,你前些天住院了,可能不知道,这个青年帮是这半个月里忽然崛起的组织,听说这个组织的头头是个学生,不过二十一、二岁。]


[啥?哪个学生啊,这么牛逼?]我感到自尊心受到打击了。


水老鼠接话:[谁知道呢?反正现在道上都传的沸沸扬扬,说这个组织的后台很硬啊,小道消息还说,这个青年帮是从五州城来的,目的是抢夺南吴市的地盘。]


[开什么玩笑!]我死死捏住啤酒妹的乳房:[操他妈的,南吴市的地盘说抢就能抢到手的么?]


[老板,你轻点。]啤酒妹轻轻叫唤,不过我没搭理她,操,老子给钱了。


猛子说:[这个青年帮不好惹,要我看,天门这次悬了。]


这边正聊着,那批人马已经抄起了各种各样的家伙准备开战了,我身边的烧烤摊老板摇头叹气道:[这他妈生意还让不让人做了,这些小混混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


我笑,这老板说的倒是实话,没有我们这些小混混他咋维持生计?你不会认为那些西装笔挺的老板会坐在肮兮兮的小摊上啃半熟的鸡翅膀吧?


[操你妈的!]


[啪~]天门小弟一个啤酒瓶砸在对方脑袋上,两帮人终于打起来了。


怎么形容现在这种场面呢?炮仗扔进鸡窝就是这样,一个近距离冲锋,当时就躺下十几个人,周围除了我们,还有不少其它小帮会的人看热闹,他们可都是一脸的兴奋,妈的,花五十块钱吃点烧烤还能看到这么大的场面!真他娘的值!


[唔唔~]啤酒妹在我怀里转动,小手在我的裤裆上来回揉捏,搞的我满腹欲火。


[老子现在火气很重啊!]我学《古惑仔》里靓坤在停尸间时的表现,拉开裤链,直接让她用嘴巴为我服务。


[老板要多加两百噢!]啤酒妹说。


我耸耸肩,说:[随便。]


水老鼠用那对色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强哥,看不出来,您还挺开放的嘛!]


我指着他身边的女人:[你也可以嘛!你他妈应该比老子的性欲还要强才对。]


水老鼠看了过去,那女的别过脸:[我可不干这个活!]


[我。。我给钱,来。。来。。]水老鼠把双手放到桌下,想象的出来,他正脱裤子呢。


[给钱也不行啊!说了不干就不干!]女人开始装纯。


看着水老鼠一脸无奈的样,我抓起身边的啤酒瓶把里面的酒喝完,又从兜里掏出一叠,约莫两千块钱摆在桌上,说:[我操你妈,你今天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你以为你自己是啥?我数三下,干的话,自己拿钱,拿多少自己看着办,不干的话,别怪老子暴力。]


我开始数:[1。]


[2。]


[操!]我轮起啤酒瓶子直接凿在她脸上,事实证明,妆化的再浓再厚也无法抵挡啤酒瓶的攻击。


女人的脸顿时花了,她躺在地上嗷嗷乱叫,猛子站起来,一脚踩在她脸上,转头看我:[强哥咋办?]


[啥咋办?]我拿出一千块钱扔在地上:[拿去看医生。]转脸冲另外一边的几个啤酒妹喊:[来人伺候伺候我兄弟,要玩的开放点的,装处女的别来。]


啤酒妹们互相看了一眼,从中走出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女人,怯生生地坐在水老鼠身边。


[拿了钱,给我滚,你要是不爽,就叫罩着你的大哥来找我,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旷世财务公司,强子。]我摸着小腹处啤酒妹的脑袋,挺直了脖子:[是他妈关羽就该耍大刀,是他妈妓女就应该玩口交,这道理都不懂,怎么出来捞。]


烧烤摊老板没说话,让帮他打下手的两个男人扶着地上的女人走了。


那边的激战仍然猛烈,倒下去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少身上被砍了十几刀的年轻混混挣扎着想要从战圈内突围,可迎接他的是无情的钢管。


[呼!]我兴奋地高呼着,下体往前一挺,老子出来了。


[呼。。呼。。]我瘫在椅子上大喘气儿,看着那两个新来的兄弟,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哥们儿,出来混就别他妈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别等哪天被人砍死才忽然发现自己还是处男,我操,那样才悲哀啊!]我给啤酒妹倒了杯啤酒,摸了摸她的小脸:[活不错。]


两个小子看着我似懂非懂地点头。


猛子大笑:[强哥,你他娘的又来了!]


[嗒嗒嗒嗒嗒~]急促的脚步声远远传来,路灯下出现一名个子不算特别高,但四肢粗壮有力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后跟着差不多三百多名手持钢管,砍刀的小弟,我认得他,天门十三位大哥之一——炮手,老炮。


[干!给我围起来打,一个也别放走!操他个妈的,小兔崽子敢在咱们天门地头上闹事,活腻味了!]


我看着这情景,笑道:[嘿,更爽了,老炮都亲自出马了。]


[快跑!天门的来增援了!]不知哪个家伙喊了一句,青年帮的小弟全都拔腿向后跑去,我原以为这场戏会这样结束,可没想到,惨叫声从他们身上传出,又是一批人马冲了上来。


[是天门么?]我眼睛一亮。


[出来混就是打仗,打仗的时候咋能有逃兵呢?]一个穿着肥肥的蓝色吊带裤,叼着香烟的瘦小青年带领着同样三百多人出现了,他手里还握着滴血的长刀。


[你就是天门老炮是吧?]说话间青年又砍翻三名[逃兵]。


炮手喝道:[你他妈谁啊?]


青年嘿嘿一笑:[听清楚呵,老子是青年帮四大金刚之一,火力,第一次出门办事,不能落了面子,今天就抓你回去给老大,嘿嘿。]他转头看向我们与其他的食客:[众位兄弟,不好意思,青年帮办事,闲杂人等退避,要是误伤了你们,那可真是对不起了。]


[真他妈嚣张!]猛子低声骂了一句。


我耸耸肩站起来:[走吧,等你有能力了也一样能嚣张,嚣张也是需要本钱的。]


像我这种小杂鱼,还是别掺合到帮会之间战争的好,根本就没好处嘛。


我将手伸进啤酒妹的短裙,胡乱抓摸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