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第八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37 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八章


山,四周都是山,载着新兵的绿色大卡车行驶在山谷平坦位置修建的公路上,车里的新兵略带兴奋的看着外面的景物,两旁是不断飞速后退的树木,大山,阵阵冷风袭来,让车里的新兵感到十分舒畅,空气无比清新,远离了城市的喧闹,空气也少了灰尘的加入,新兵们不由的贪婪的呼吸着。远处,雄伟的山峰显得颇为壮观。山峰依旧被浓浓的森林所覆盖,绿绿的,丝毫看不出来冬天的萧条。

渐渐的车里的新兵们迷糊了起来,军车不断的行驶在山峰之间,让新兵们有点惊骇,有些兴奋,又有些迷茫,他们不知道车辆开往何方,他们也不知道兵营究竟在何处,面对着郁郁青山,新兵们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楚自己的目的地会在哪里。

车里有两个人低着头,看也不看车外,结实魁梧,嘴角始终挂着淡淡微笑的黄猛是一个,对他来说,当兵这两年就是来混的,就是来体验一下部队的生活,感受一下军营的气氛,让老头子不再为此事唠叨着没完没了,对于黄猛来说,到哪个部队都无所谓,最好是越烂越好,越烂越好混啊!

另外一个低着头不吭声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新兵,穿在他身上的作训服,显得空荡荡的,此刻他正低头着想着心思。这是一个山西来的新兵,他叫许成功,此刻许成功正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是他第一次穿上这么新的衣服和鞋子,他的内心激动万分,看到这身崭新的衣服,许成功不由的想起小时候连饭上都吃不上一口的日子,以及脑海中没有一点印象的父母。许成功的眼睛有些许泪花,奶奶告诉他,在许成功2岁的时候父母双双病亡,许成功就跟着他的奶奶长大,奶奶上了年纪没法干重活,祖孙俩的生活就靠村里人的接济,许成功就是这样吃百家饭长大的,直到15岁,奶奶也离开了他。18岁的许成功到部队来,就是因为村里人告诉他,当兵能有新衣服穿,有大锅大锅的白米饭吃。于是许成功就报名参军了。接兵的干部在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以后硬是选中了他,虽然许成功身体单薄,人很胆小。但是接兵的干部实在不忍心丢下这个带着深深的渴望,双眼流着泪的青年。

渐渐的,车里的很多新兵都进入了梦乡,火车上20几个小时的行程,加上汽车纵横在没完没了的山峰之间,让极度困乏的新兵们终于忍不住,一个个在颠簸的大卡车上睡着了,而此前一直低头不吭声的黄猛此刻正仔细欣赏着外面的风景,挺拔的山峰,浓绿的森林,以及这弯弯绕绕修建在山峰之间的公路,黄猛觉得很新鲜,在南京大城市里呆习惯了的黄猛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大山,这种近乎于原始森林一般的树林深深的吸引了黄猛,南京算是平原地带,有称的上是山的,也就是修建着天文台的紫禁山了,不过那也就是几个突出地表的小丘陵,黄猛觉得,眼前这种连绵不绝,气势磅礴的山峰,才能称的上是山。

这时,许成功也偷偷的瞄着外面的景色,黄猛带着微笑的脸庞转了过来,看了许成功一眼,立即将这个胆小的新兵给吓着了,赶紧低下头去,黄猛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脸上露出了微笑,这使得他原来就带着微笑的脸此刻笑意更加明显,渐渐的许成功也不害怕了,慢慢的抬起了头。

“我叫黄猛,你叫什么!”黄猛那带着微笑的脸给人一种特别容易亲近的感觉,许成功慢慢的忘记了害怕,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叫许成功!”许成功的声音很小,说完头又低了下来,黄猛凑过去,轻轻拍了许成功一下,这个动作将许成功吓了一跳,立即抬起头来,紧张的注视着黄猛,黄猛的脸上依旧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这让许成功嘭嘭乱跳的心安定了几分,黄猛伸出手,对着许成功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战友,就是兄弟了!”。

许成功听到这声战友和兄弟,整个人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亲切的与他说话,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兄弟,许成功的手重重的在衣服上擦了几下,然后与黄猛重重的握在一起。两个人同时会心的笑了。就如同黄猛说的,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战友,就是兄弟了。与黄猛在一起的许成功,渐渐的放开了,不像先前那么紧张,两人的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从自已到家里,两人聊了开来。

车拐了一个大弯,离心力的作用,使得车里的人失去了重心,齐齐倾斜着身体,在新兵们阵阵惊慌中,卡车停了下来,而不远敲锣打鼓的声音响了起来,许成功紧张的四处注视着,显出惊恐和不安,黄猛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看到黄猛带着微笑的脸庞,许成功渐渐放松了下来,两个似乎像是多年朋友一般亲近,黄猛、许成功一起随着其他新兵跳下车去,不远处,站着一个中尉军官,个子不是很高,长的很是魁梧,国字脸,眼睛不大,表情很是严肃,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有力,他是周桂联,735旅三连副连长,此次新兵集训,担任八连连长,此刻周桂联正在对着花名册清点人数。

一旁站着一个少校军衔的军官,面带微笑的看着操场之上显得杂乱的新兵队列,这人个子中等,看上去30多岁的样子,眉毛有点淡,头有点秃,但是站的如同标枪一般挺直的身体,给人苍劲有力的感觉,他是新兵营的营长徐平,现任司令部管理科科长,历年来,直属队的新兵,都是由这位科长负责训练,丰富的带兵经验,骄傲的带兵成绩,让他成为每年司令部直属队带新兵的不二人选,8次带新兵,8次集体第一。今年,他的工作有些调整,直接担任新兵三营的营长,主管整个新兵营的训练和生活,直属队的新兵,交由周桂联负责。

“张宏发”

“到”

“黄猛”

“到”

周桂联正在点名,在火车之上,带兵干部已经将部队的一些常识问题教给新兵,喊到名字要答“到”,听清命令要答“是”。

“许成功”周桂联接着点名,但是没有反应。

“许成功”周桂联又喊了一遍,依旧没有反应,黄猛看着发呆的许成功,有点急,轻轻的捅了他一下。许成功终于反应过来,在周桂联第三遍出口之前,轻声答道“到”。

周桂联皱皱眉头,“大声一点!”

受到惊吓的许成功,却越发不敢开口了。

周桂联有点火大,这个以带兵严格,训练残酷著称的新兵连长,瞪着眼朝队列走去。远处的新兵营长徐平喊道“周桂联”。

“到”刚刚走了两步的周桂联立即立正,大声答道。

“新兵长时间坐车,十分疲劳,赶快点完名,让班长带回各自班排休息”。在带兵经验上,无疑徐平要比周桂联高出一大截。

“是”周桂联高声答道,转身面向队列,继续点名。

点完名的周桂联转身,朝徐平小跑过来,在距离徐平5米处停了下来,立正敬礼“报告营长,新兵八连最后一批新兵集合完毕,应到34人,时到34人,请指示”,徐平还了一个军礼“立即分班,各班长带回,1个小时以后集合,带去食堂就餐!”。

“是”周桂联再次敬礼。

“黄猛,9班”随着周桂联的命令,一旁一个挂着一级士官军衔的人走了过来,帮黄猛提着迷彩背包,放到一旁。黄猛连声道谢。

“许成功,9班”,一级士官再次走到队列里面,许成功有点失神的看向黄猛,黄猛也走了过来,帮许成功拿包,许成功看到黄猛,也没有先前的紧张,在这里,对许成功来说,也只有黄猛能让他感到放心。

两个人在班长的带领下,朝前面一栋楼房走去,士官开口了“我叫杨天照,新兵连就是你们班长,有什么不懂的,你们可以随时问我”说完杨天照露出一个微笑,但在黄猛与许成功的眼里,这个班长,不知道露出一个什么表情,让他们有点难理解,杨天照看到两个新兵的模样,苦笑了一下,跟班长在一起呆久了,现在连笑都不会笑了。三个人不再说话,埋头向楼房走去。

杨天照比黄猛略矮,大该1米75左右,瘦瘦的,头与其他人比起来,让人感觉要稍微小一点,但是杨天照走起路来健步如飞,帮两个新兵提前包,依然走的很快,走在后面的黄猛看着这个新兵班长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班长很像他的哥哥黄潜,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渐渐的他们认识了不少人,一个班9个新兵,黄猛与许成功来的最晚,一到排房,新来的兵们立即上前帮助他们整理内务,许成功呆呆的看着身前忙碌的身影茫然不知所措,愣在那里,双手不停的搓揉着衣脚,黄猛面带微笑的走过来,轻轻的拍拍许成功的肩膀,“兄弟,放松点,习惯就好了”。许成功看着黄猛微笑的脸心定了下来,点点头。

其实每年南京与山西的兵都是最晚到达的一批,等这批兵到了以后,新兵连的人也就全部到齐了,随后排里召开了一个简单的排务会,排长是朱洪才,瘦高的个头,如同他们一般留着小平头,军衔与他们班长一样,一级士官,杨天照告诉9班的新兵,这个排长就是他们以前的班长,全旅有名的军事训练尖子,长跑特别厉害,与他们那时候新兵连的班长张景新一起曾经为直属队夺取过全旅军事大比武的第一名。现在他们新兵连的班长张景新已经在军校上学了,过两年出来,就是军官啦。而这个新兵排长朱洪才,也快要提干了,据说材料已经由旅部报到省军区了,大该新兵连结束,文件就能下来。新兵们羡慕不已,越发觉得前面讲话的排长朱洪才实在厉害。

最后全排的班长作了自我介绍,他们又认识了十班长范子信、十一班长、十二班长等人。

新兵连的生活就这样渐渐的开始了,胆小的许成功越来越喜欢与黄猛在一起,在许成功的眼里,凶神恶刹一般的连长,一丝不拘的排长都让他感到害怕,在他眼里,杨天照和黄猛是惟一两个能让人觉得能靠近的人。

此刻的杨天照痛苦无比,一个人呆呆的趴在连部会议室的桌子上发呆着,这里是供他们班长、排长备课用的地方。一个平时吊儿郎当的黄猛已经够他头痛的了,偏偏还有一个木讷胆小的许成功,想起许成功,作战勇猛,各项素质过人的杨天照就感觉这是上天派来惩罚自己的,在部队三年,杨天照见过的人也不算少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也就像许成功这号的人算是第一次了。平时话都不敢大声说,体能素质也差劲的厉害,而且还不能说重话,你跟他说话,声音大一点,他都会哭,杨天照已经被他弄的快疯掉了。

正好十班长范子信走了过来,看到杨天照的模样,有点兴灾乐祸,说起这二人,原本还是师兄弟,两人从小一起练武,在一个武校,拜的同一个师父,又是一同参军,一同新兵,一同下连,最后转士官了,又一同事新兵,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比亲兄弟还要亲了。

看着杨天照痛苦无比的模样,范子信走过去“怎么啦照子,又在为了那个许成功!”

“阿信,你不知道,我已经快被这个许成功弄疯掉了,胆子小,素质差,偏偏他还很听话,又认真,还真让人没法发火,真TMD怎么什么倒楣的事都让我碰上了!”

“哈哈哈哈”一旁的范子信乐不可支。难得看到杨天照犯愁的样子,可这段时间,范子信几乎天天看到。

“对了,照子,不说那个许成功啦,说说我们班那个兵,他真的特像班长”范子信说道。

“就是你说的那个林雨”杨天照立即就想到了那个新兵,高高的个头,冷酷的眼神,同样的不爱不说,同样的各项素质都优秀的很,惟一不同的是,班长以前晚上都会不断的加班练体能,而这个新兵,会对着窗外发呆。

“像,真是非常像!”回过神来的杨天照谈谈的说道。

随后两人陷入了沉默,他们又想起了他们的班长俞伟,那个曾经在危险关头,用身体挡住射向杨天照子弹的班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