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6月22日凌晨3时,从苏联北部芬兰边境至南部高加索的3200公里长的国境线上,一片万籁俱寂。几百万苏联红军官兵正沉浸在睡梦中,成排的战斗机停在机场跑道上,并未加任何防护。突然间,几千架德国轰炸机在隆隆声中越过边境,向苏军的各个阵地、营房、前线机场、交通线和仓库进行了猛烈轰炸。与此同时,上万门德军大炮也一齐开火,雨点般的炮弹落到的正在沉睡的苏军头上。立时,所有的苏军阵地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无数的人被炸死,没死的人衣服也顾不得穿,拼命跑向武器库,想开始反击。可是德军飞机正在轰炸苏军纵深目标,各种仓库设施早已被炸得大火冲天,成千上万架苏军飞机还未起飞就被击毁在跑道上,苏军整个阵线已是一片混乱。这时,德军地面部队也开始了进攻。166个师500万全副武装的德军士兵,在4300辆坦克、47000门大炮、5000架飞机的配合下,向苏联发动了迅猛突袭。


这场战争是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一手挑起的。从年青的时候起,希特勒就有了二个志向,一是为日耳曼人争取生存空间,二是反马克思主义。苏联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因此希特勒对苏联无比仇视。希特勒一上台,立即开始扩军备战。在英法等国的绥靖政策下,德国迅速恢复并强大起来。英法等国希望德国崛起后能向苏联开战,这样他们好坐收渔利。可是希特勒却想先吃掉西欧,回头再与苏联一决雌雄。于是,1939年8月,德国和苏联签订了《德苏互不侵犯条约》,双方达成了暂时妥协。9月1日,德军进攻波兰,英法被迫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初期,德军凭着先进的坦克战术和官兵的骁勇善战,一个月内灭亡了波兰,然后横扫西欧,连破挪威、丹麦、荷兰、卢森堡、比利时等国,又在6个星期内征服号称欧洲第一陆军强国的法国。一时间,除了英国远避孤岛,一时鞭长莫及外,德军已是所向无敌,披靡天下。


这时,希特勒决心一偿宿愿,与信仰共产主义的苏联决一死战。希特勒原来设想在1941年5月发起对苏战争,这样擅长坦克闪击的德军可以有充分时间在冬天来临前征服苏联,结束战争。可是他的盟友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却想趁英国虚弱时分一杯羹,抢占地中海畔的巴尔干地区。结果,意大利军队战斗力很弱,还没来得及打败巴尔干国家的军队,就被赶来的英国军队打得落花流水。为了不使南线起火,希特勒只好推迟侵苏计划,派军队南下巴尔干。英军虽然能打,却还是敌不过德军,很快巴尔干各国就被德国征服。希特勒回过头来,这时已是6月了。这场巴尔干战争耽误了德军1个月的宝贵作战时间,埋下了德军对苏战争最终失败的隐患。不过,此时希特勒还是信心百倍,他决意以速决战彻底灭亡斯大林的苏联。


德军兵分三路,北路是北方集团军群28个师,由勒布元帅统领,从东普鲁士出发,往北直扑列宁格勒;南路为南方集团军群57个师,由伦斯德元帅统领,攻向粮食和工业中心乌克兰方向;中路是德军主攻方向,这里的中央集团军群最为强大,有70个师,由包克元帅统率,攻向斯摩棱斯克,再从这里直扑苏联首都莫斯科。


北路德军迅速占领了新被苏联吞并的波罗的海3国,然后向苏联境内推进。苏军在边境一线有7个师,纵深还有8个师,官兵们作起战来都非常英勇,也给德军造成了一定伤亡。可是苏军战术太机械,不会临机配置兵力,总是在一点固守,接不到上级命令就不敢撤退,而上级发出这道命令时也就什么都晚了。德军以一部兵力正面进攻缠住苏军,坦克部队则从薄弱处突破,向里猛插,连续击溃和占领苏军后续防线,这样前沿苏军就成了深陷敌后的孤军,任由德军宰割。战争开始不到半个月,15个师的苏军已全被消灭,北路德军迅速冲向苏联北部的森林湖沼地带,与轴心国盟军芬兰军队两面夹击,直逼列宁格勒。


南路德军所面对的是苏军的主力部队。斯大林认为德军的主攻方向是乌克兰方向,那里的粮食、煤、铁和石油是双方的生命线。他把重兵集团配置在那里,有80个师100多万人,另有大量的坦克和火炮。战争初期因为苏军飞机大多被德军击毁在飞机场上,所以制空权为德军所掌握。双方在通往乌克兰首都基辅的道路上展开了反复的拉锯战,苏军的抵抗非常凶猛,德军在缓慢地向前推进。


中路德军挺进最快,德军最负盛名的坦克战名将古德里安这次又冲锋在前。德军坦克分多路突破苏军防线,然后纵横穿插分割苏军。进行反击的苏军拿出了一种庞然大物,这就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T-34型坦克,在此之前德军还从没有见过这种坦克。T-34坦克非常厉害,德军的坦克炮和一般的反坦克炮都打不透它的装甲。好在T-34坦克都是单兵作战,一旦跟随的苏军步兵被消灭掉它就变得很孤立了。这时候勇敢的德军士兵冲上去,使用反坦克手雷贴近爆破,就可以摧毁它。突破前沿防线后,德军的穿插分割战术运用得非常熟练,相反苏军则表现很迟钝。战争的第1个星期,德军就在比亚韦斯托克包围了10个师的苏军,第2个星期又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附近包围了20个师苏军,至7月11日,这些苏军除一部分被打死外,有30万人成了俘虏,另外损失坦克2500辆、大炮1400门。斯大林此时向全国和全世界发表了广播演说,要求苏联人民起来抵抗法西斯。他表示欢迎西方国家的援助,要与他们团结一致对抗法西斯。斯大林提出了“焦土政策”,命令苏军官兵和苏联人民撤退时毁坏一切不能带走的物资,不给德国人留下1台机车、1辆卡车,甚至1块面包、1升汽油。可是德军依然在挺进,7月中旬,双方在斯摩棱斯克附近进行了一场血战。苏军拼死保卫这道莫斯科的屏障,而德军则又张开了包围网。经3天苦战,7月16日,斯摩棱斯克在满城烈火中陷落,德军歼灭俘虏苏军近20万。


要说苏军在边境上的军力是十分庞大的,有170个步兵师,另有41个摩托化旅与装甲旅,共400万人。武器装备上比德军还要强大,坦克约1万辆,是德军的3倍,其中有世界上最先进的T-34型坦克,性能上超过了德军所有的坦克。飞机有1万余架,超过德军2倍。而且苏军是在国内反侵略作战,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可是战争进程却出现了一面倒的景象,苏军节节败退,大批的师团被德军合围并歼灭,遭到了巨大的损失。这是为什么呢?原因有三:一是对德军入侵准备不足。斯大林固执地认为苏德会有一战,可是希特勒在征服英国之前,是不会和苏联开战的。他低估了希特勒的战争决心和赌徒心理,并没有下令让苏军作好战争准备;二是苏军严重缺乏指挥人才。30年代中期斯大林在国内发起了大清洗,军队将领的80%被杀害和关押了,而这些人都是经历过苏联国内战争的精英。此后新提拔上来的将领缺乏战争经验,更缺乏指挥才能,不懂得在战场上随机应变,只知道遵守上级的命令,造成了苏军许多不应有的损失;第三是苏军作战方式和战术陈旧。德军是以闪电战起家的,而且有丰富的坦克战术经验,擅长大纵深迂回,合围包抄敌方重兵集团。苏军应该把主要兵力放在纵深一带,诱敌深入,然后切断其退路,一举歼灭。可是战争开始时苏军的主要兵力却布置在边境一带,结果被德军突破后纵深迂回,反而被德军一一包围歼灭。而且苏军坦克虽多,却是平均分配使用,还是作为步兵的辅助工具,起不到应有的作用。而德军却是将坦克集中在一起,作为单独的打击方向,机动性和突破力极强,屡屡击破苏军防线并包围苏军。


斯摩棱斯克被攻占后,通往莫斯科的大门已经敞开。德军统帅部的众多将领认为应该继续集中主要兵力向莫斯科进攻,斯大林如果不放弃莫斯科而调集苏军主力进行决战,以德军士气高昂的胜利之师,将会使苏军遭受灭顶之灾,一战而平苏联。可是希特勒却下令中央集团军群暂停东进,并抽调其主力去支援对列宁格勒和乌克兰的作战。他认为莫斯科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并不具有太大的意义。而乌克兰有重要的战略资源,占领了那里既是摧毁了苏联的战争潜力,又是德军继续进行作战所必须完成的目标。列宁格勒则是俄国旧都,且是以列宁的名字命名的城市,占领那里可以严重打击苏军的士气。


希特勒从中央集团军群抽出1个坦克集群,北上增援德北方集团军群,又抽出1个集团军和1个坦克集群南下支援乌克兰方向。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得到增援后,推进速度更快,于8月末攻至离列宁格勒只有16公里的涅瓦河,并占领了著名的彼得保罗要塞,切断了列宁格勒与苏联内地的联系,使之成为一座孤城。德南方集团军群则和中央集团军群南下援军二路合击,于9月初进行了规模巨大的基辅会战,一举歼灭苏军5个集团军,仅俘虏就达66.5万人。此时北路德军也准备对列宁格勒发起总攻,城内饥疲交加的苏军是很难挡住这一击的。就在此时,希特勒的主意又变了。他下令对列宁格勒围而不攻,认为征服了苏联,列宁格勒就会不战而降。他将北线大部分装甲部队抽走,只留下1个摩托化军。而南线的中央集团军群的部队和坦克集群也奉命北返,归还中央集团军建制。希特勒又想进攻莫斯科了。


1941年9月30日,德军发起“台风”作战,中央集团军群集中了74个师,其中包括14个装甲师和8个摩托化师,共180余万人,17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14000门大炮和迫击炮、1390架飞机,攻击锋芒直指莫斯科。此时距上次进攻已过去了6个星期,苏军已趁此时间加强了莫斯科方向的兵力,并动员市民在莫斯科以西紧急修筑了数条防线。至9月底,苏军已在莫斯科以西部署了西方、预备队、布良斯克3个方面军计15个集团军、1个战役集群,共75个师125万人,990辆坦克、7600门大炮和迫击炮、677架飞机。苏军名将科涅夫上将、布琼尼元帅、叶廖缅科上将等指挥的部队都集中在这一路。苏军的企图是:阻止德军进攻,歼灭和消耗德军,争取时间集中预备队,为反攻创造条件。


9月30日清晨,古德里安的装甲军团从南路首先发起进攻,以3个坦克军为前锋,在极其狭窄的正面上,向苏军布良斯克方面军的侧翼发起了凌厉攻势,当天就撕开了苏军防线,向前猛进了90多公里,直指叶廖缅科的司令部驻地布良斯克。10月2日,中路和北路德军主力的攻击同时从斯摩棱斯克的南北两面发动。双方在苏军新构筑的维亚兹马防线上展开激战。苏军官兵英勇异常,他们高呼着口号:“俄罗斯虽然广大,可是已无路可退,身后就是莫斯科!”奋不顾身地与德军进行战斗,手持反坦克手雷冲向德军坦克与敌同归于尽的事例层出不穷。可是德军的攻势太凌厉了,尽管顽强抵抗,苏军防线还是被突破了。德军随即又开始了拿手的闪电穿插,当天,德军楔入苏军防线15~30公里。10月3日、4日,苏军发起反击,企图堵住德军打开的缺口,但未获成功,德军继续向苏军防御纵深推进。


10月3日,古德里安装甲军团深入布良斯克后方200公里,攻占了奥廖尔,其左翼第47装甲军突然从这里调头向北,准备从后方包围苏布良斯克方面军。10月4日,霍特的第3装甲军团逼近维亚兹马的北面,赫普纳的第4装甲军团则从南面向维亚兹马进逼,防线附近的几十万苏军又陷入了被围的危险。可是,斯大林严令苏军不许后退,苏军官兵只好在原地坚持战斗,眼睁睁看着德军越来越近。10月6日,古德里安军团占领了布良斯克,与左翼迂回的魏克斯第2集团军在布良斯克以南包围了苏布良斯克方面军的第13集团军和第3集团军一部,在布良斯克以北包围了苏布良斯克方面军的第50集团军的部分兵力。10月7日,霍特和赫普纳两支装甲军团在维亚兹马以东会师,封闭了包围圈。包围了苏西方方面军的第19、第20集团军和和预备队方面军的第24、第32集团军。至10月20日,德军完成了对维亚兹马和布良斯克这3个包围圈内苏军的清剿,共俘虏苏军66.3万人,缴获坦克1242辆,大炮和迫击炮5412门。希特勒此时狂妄异常,10月12日,他命令德军决不接受莫斯科的投降,要将苏联首都从地球上抹去。


这时,天气已在一天天变冷,俄罗斯秋天的连日阴雨来临了。俄罗斯的道路绝大部分是土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德军的机械化部队走在这上面如蜗牛爬行一般,进展开始变缓。希特勒命令德军继续挺进,同时欣喜地宣布:“俄国就像一座破房子,再踢一脚就要倒塌了。”可是,德军的坦克和车辆大部分陷在泥淖里,甚至连牵引机行动起来也十分困难。步兵在泥泞中一步一滑,每门大炮得用许多马队来拖拉才能前进。攻击如闪电的古德里安装甲军团也快不起来了,陷在奥廖尔到图拉之间的公路上达几天之久,一切补给只好依赖空运。德军于是被迫全线停止前进,不得不等天气再冷些大地封冻再开始攻击。


莫斯科此时已万分紧张,斯大林忧心如焚,他连续枪毙和撤职了几十个将军,并致电列宁格勒方面军司令员朱可夫大将,要求其火速返回莫斯科,商讨首都的防御问题。10月7日,朱可夫飞抵莫斯科,马上赶往前线了解情况。回来后,斯大林召见朱可夫,痛苦地问他:“朱可夫同志,凭共产党员的荣誉说实话,莫斯科能守住吗?”朱可夫当即回答:“能的,斯大林同志,只要再给我一些预备队和坦克。”10月10日,斯大林将西方方面军和预备队方面军合并为新的西方方面军,由朱可夫任司令员,统一指挥莫斯科的防务。朱可夫立即着手在莫斯科近郊以西的沃洛科拉姆斯克—莫扎伊斯克—小雅罗斯拉韦茨—卡卢加一线建立坚强的防线,加大防御纵深,建立第二梯队和方面军预备队。苏军最高统帅部迅速向首都附近增调了14个步兵师、16个坦克旅、40多个炮兵团及其它部队。斯大林还得到情报:日本军队即将南进,并无意对苏作战。他当即利用德军暂时停止进攻之机,将远东和日本关东军对峙的25个步兵师和9个装甲旅的精锐部队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陆续调到了莫斯科近郊。整个防线的苏军兵力得到了加强,斯大林和朱可夫保卫莫斯科的决心也更加坚定了。


1941年的冬天来得出奇的早,从10月6日起,首都莫斯科附近就开始降雪,气温迅速下降。大地封冻,德军坦克又能开动了。希特勒此时并未对冬天的到来太在意,因而也未能及时作好冬季作战的准备,甚至连德军的冬装都没有预备。他命令德中央集团军群主力部队迅速向莫斯科南、北、西三面逼进,在最短时间内攻下莫斯科。苏军一路浴血奋战,仍然没能挡住德军的进攻。10月13日,德军占领了莫斯科西南160公里的卡卢加,接着又于18日占领莫斯科正西仅96公里的莫扎伊斯克。与此同时,北路德军也攻占了莫斯科西北150公里的加里宁。南路古得里安装甲军团于10月24日占领了姆岑斯克。


德国空军的飞机开始轰炸莫斯科,苏联防空军和空军英勇奋战,挡住了德军飞机对莫斯科的进一步破坏。10月15日,苏联政府机构和外交使团撤往古比雪夫,但斯大林和最高统帅部仍留在莫斯科继续指挥作战。朱可夫在诺沃扎维多夫斯基—克林—伊斯特纳水库—伊斯特纳郊区—扎沃隆基—红帕赫拉—谢尔普霍夫—阿列克辛——线组织起新的防线。因防线太长,斯大林批准了朱可夫的建议,将第22、第29和第30集团军组建为加里宁方面军,任命科涅夫为司令员,守卫整个首都防线的西部。10月20日,莫斯科全城实行特别戒严,10几万莫斯科市民组成了民兵师和几百个巷战小组,准备保卫首都,全市约有45万人到郊外构筑防御工事。


11月初, 斯大林下令朱可夫对德军发起反击,以粉碎德军的进逼势头。朱可夫命第16、第19集团军向德军发起反突击,经过激战,苏军又被赶回了原地。至此,德军北、南、西三面进攻部队已推进到距莫斯科只有三、四十公里的地方。要是在平时,这点距离对于装甲部队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了。但是,寒冷的冬天开始惩罚德军了。由于没有准备冬装,衣着单薄的德军在风雪中哆哆嗦嗦地挺进,苦不堪言,前线已出现了大量冻伤。德军的士气开始低落了,连古德里安这样的猛将都发出了怨言。


11月7日,虽然德军兵临城下,苏联政府仍然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了传统的10月革命节庆祝大会和阅兵式。斯大林亲临红场,全副武装的苏联红军从列宁墓前经过,然后直接开赴前线。希特勒闻讯后暴跳如雷,可是德国空军的飞机根本突破不了莫斯科的防空网,也只好作罢。


在5个月的战争中,德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突入苏联腹地850公里至1200公里,占领苏联土地超过150万平方公里。德国占领区内战前居住的人口约占全苏人口的40%,工农业产值占全苏的60%。德军共歼灭苏军700多万人,击毁缴获坦克1.8万辆、飞机2.4万架。苏联几乎是重建了军队。可是,这样惊人的损失对于苏联来说,却还不是致命的。苏联有超过20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有世界上最为丰富的矿产资源,有1.6亿人口,后备兵员达几千万,很快又能组建大量的新的军队。苏联的战争潜力几乎是无与伦比的,要击败这样的国家太难了!即使是如德军这样优秀的军队,至此也成强弩之末。


希特勒明白,这场战争能否取胜已在此一举。他命令,德军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莫斯科。11月16日,德军中央集团军群集中了51个师的兵力,包括13个装甲师和7个摩托化师,向莫斯科发动了最后攻击。在北面,霍特第3装甲军团向东南方向进击,23日占领了莫斯科西北的克林,28日突破莫斯科—伏尔加运河,在河东岸建立了一座巩固的桥头堡,并占领了一座为莫斯科提供大部分电力的大型发电厂;在霍特的南面,赫普纳第4装甲军团于27日占领了莫斯科西北的伊斯特腊镇,再突破一道防线就可到莫斯科城下;在南面,古德里安装甲军团于11月18日开始向北推进,25日,其前锋已接近莫斯科以南的卡希拉,主力德军则包围了图拉。在中央方向,克鲁格的第4集团军遭到了强大苏军的正面抵抗。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在这里打成了消耗战,一个师一个师地将兵力填进去。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包克元帅亲自上阵指挥第4集团军作战,把一切可抽调的兵力都投入了战斗,德军每前进一步都异常困难。双方厮杀得如此激烈,以至于苏军官兵常常整团整营地打光,连子弹也几乎一颗不剩后,阵地才被德军攻占。


包克认为苏军也同样艰难,德军只要坚持到最后就能消耗光苏军的预备队。可是,包克发现在战场上出现了苏军新部队的番号,而且越来越多。这些部队擅长雪地作战,德军应付起来很困难。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包克意识到,苏联军队的数量已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取胜的希望已越来越缈茫。德军拼了命地向前突进,12月2日,德军第258步兵师的一支部队终于突入了莫斯科城郊的红波利亚纳镇。从这里德军坦克1个小时内可到莫斯科。包克闻讯赶到红波利亚纳镇,他从望远镜中极目远眺,整个莫斯科郊区的大地尽收眼底。突然,他激动得喃喃自语:“看到了,我终于看到了。。。。。。”原来,在他的望远镜中出现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尖顶的红星。包克迅速赶回指挥部将此消息电告希特勒。然而包克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梦想中的克里姆林宫。就在包克离开红波利亚纳镇一个多小时后,苏军就集中部队发动猛烈反击,甚至工厂的工人们也举着生产工具投入了战斗。经过近一天的惨烈血战,德军立足未稳,后续部队又跟不上来,突入德军终于又被赶出了红波利亚纳。此后,德军再也无法接近莫斯科。


12月初,气温已跌到了零下40摄氏度。大部分德军还穿着夏装,结果大量的人员被冻伤,被冻死的足有几千人。严寒使机器停转,武器失灵,坦克和汽车无法发动,连大炮都被厚厚的冰冻住了。在这样的天气下,德军已无法作战了。而苏军有许多师团是来自苦寒的西伯利亚地区,都穿着厚厚的冬装,戴着暖暖的手套,衣服和雪地是一样的颜色,德军难以发现。苏军的自动武器上都涂着防冻油,可以灵活地发射,而新型T-34、T-35型坦克在严寒下仍能照常发动。12月4日,古德里安的装甲军团不得不后撤了,这是他那支所向无敌的装甲劲旅自从踏平波兰以来的第一次撤退。12月5日,德军在各个方向的进攻都被可怕的严寒和苏军顽强的抵抗阻止了。虽然莫斯科近在眼前,也已处于他们的炮火射程之内,但是德军已经精疲力尽,锐气丧尽,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


从开战以来一直败退的苏军终于等到了反攻的时候!斯大林命令莫斯科城下的苏军立即对德军发起全线反攻。12月5日,科涅夫指挥的加里宁方面军率先对莫斯科北面德军发起反攻。12月6日,朱可夫的西方方面军也向莫斯科南北两面德军发起了强大的反击攻势。德军这时还在准备进攻,被苏军打得一时手忙脚乱。训练有素的德军很快反应过来,准备组织防御。可是严寒已将地面冻得铁一般坚硬,根本无法挖掘防御工事。甚至连奶油也要有斧子才能劈得开。这种情况下,许多德军部队不得不边战边退。朱可夫趁机催动苏军加快攻势,德军防线被接连突破,被迫全线向后撤退。


这时,德军总参谋部许多将领都建议希特勒撤退,但遭到希特勒严厉拒绝。12月19日,希特勒免去了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的职务,自己亲自兼任陆军总司令。他发布命令:必须不顾一切地抵抗,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许放弃阵地,要死战到底!希特勒甚至撤掉了要求撤退的古德里安的职务,他认为德军一旦撤退,就会重蹈拿破仑在1812年的覆辙,当时拿破仑大军从俄国撤退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可是,前线德军已将严寒的苦难忍受到了极限,再也坚持不住了。在苏军的猛烈进攻下,德军沿800公里长的战线全线后撤。苏军乘势迅猛追击,到1941年12月底,苏军向西挺进300公里,收复了克林、卡卢加、加里宁等城市,解除了德军对图拉的包围,将德军各路攻击部队赶回到了“台风”进攻的出发地。至此,莫斯科会战结束。


在整个莫斯科会战中,德军共有50个师遭到重创,伤亡83万多人,损失坦克1300余辆,火炮2500门,汽车15000多辆以及大量技术装备。这是德军自开战以来遭到的第一次大失败,德国陆军参谋长哈尔德哀叹道:“德国陆军常胜不败的神话已经破灭了。”


历史点评:


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标志着法西斯德国“闪电战”的破灭,粉碎了希特勒快速灭亡苏联的图谋。苏联因此战的胜利,坚定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也大大提高了国际威望。从这以后,美国和英国开始援苏,从物质上大大加强了苏联的力量。


德军失败的原因在于耽误了发动进攻的时间,而且希特勒的指挥过于随心所欲,几次调换主攻方向,致使苏军有时间加强了莫斯科的防御。苏联冬天的过早到来和德军没有做好冬季作战准备也是德军失败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