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史札记

hossail 收藏 1 225
导读:唐史札记之婚姻(一) 男人越萎靡,女人越贞节——唐朝和宋朝对公主婚姻迥异态度 公主们的婚嫁,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唐朝的强盛、自信和开放,也照出了宋朝衰败、萎靡,更照出了中国男人精神演变史。 当一个社会强盛,男人们会用剑,用血,用智慧,赢得尊敬和自信,这个时候并不需要女人来做装饰品;当一个社会走向衰弱,男人们剑生锈,热血变冷,男人们的虚荣都只能靠欺负女人来满足,靠女人的“方寸”来做遮羞布。 中国历代王朝,经过秦汉的强盛,到了盛唐之后,整体上就开始走下坡路。唐朝之后的宋朝,文化经济方面还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唐史札记之婚姻(一)


男人越萎靡,女人越贞节——唐朝和宋朝对公主婚姻迥异态度


公主们的婚嫁,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唐朝的强盛、自信和开放,也照出了宋朝衰败、萎靡,更照出了中国男人精神演变史。


当一个社会强盛,男人们会用剑,用血,用智慧,赢得尊敬和自信,这个时候并不需要女人来做装饰品;当一个社会走向衰弱,男人们剑生锈,热血变冷,男人们的虚荣都只能靠欺负女人来满足,靠女人的“方寸”来做遮羞布。


中国历代王朝,经过秦汉的强盛,到了盛唐之后,整体上就开始走下坡路。唐朝之后的宋朝,文化经济方面还行,但军事上就一塌糊涂;到了明朝,皇帝们除了朱元璋、朱棣外,实在乏善可陈,那些所谓的帝王,不是一辈子做木匠,就是做守财奴,甚至干脆就一辈子吸鸦片。


在婚姻方面,在公主婚姻方面,和整个社会民族的状态,和男人们的精神状态息息相关。当社会强盛,对婚姻就包容;当社会衰弱,对婚姻就苛刻。


唐太宗的自信,也体现在对“贞节”、对公主的婚姻上面。


■ 李世民的姐妹和子女


对于一代名君李世民来说,他相信女人的再嫁与否,女人的“贞节”,与他的丰功伟绩无关。李世民先后有4位姐妹,和6个女儿再嫁他人。


李世民的4位再婚的姐妹中,高密公主先嫁给了长孙孝政,后来改嫁给段纶;长广公主先嫁给赵慈景,后改嫁杨师道;房陵公先嫁给窦奉节,后改嫁贺兰僧伽;安定公主,先嫁给温挺,后来温挺死了,又改嫁郑敬玄。


李世民的女儿改嫁的更多,达到6位之多。其中襄城公主,先嫁萧锐,萧锐死后,改嫁姜简。南平公主,先嫁王敬直,后嫁给刘玄意。遂安公主先嫁给窦逵,窦逵死后,又嫁给王大礼。晋安公主,先嫁给韦思安,后嫁杨仁辂。城阳公主,先嫁给杜荷,后嫁给薛瓘。新城公主,先嫁长孙诠,后诠因犯罪被流放,新城公主就改嫁给韦正矩,


李世民对公主婚姻态度,为唐朝的强盛和自信做了一个绝妙的注脚。


■ 安史之乱,乱了婚姻


安史之乱,不仅乱了唐朝的王朝统治,也深刻影响了公主们的婚姻。安史之乱,是唐朝的转折点,唐朝从此由盛转衰,公主们的婚姻也随之急剧转变。


李世民之后,唐高宗有3公主再嫁,唐中宗有1公主再嫁,唐睿宗有2公主再嫁。


到了唐玄宗时期,唐朝迎来了最繁荣、最强盛时期,公主们再嫁的数量也达到了唐朝的顶峰,达到了9位之多,分别为:常山公主、卫国公主、真阳公主、宋国公主、齐国公主、咸直公主、广宁公主、万春公主、新平公主。其中有的公主更是三度嫁人,比如齐国公主,先是嫁给张垍,后来改嫁裴颍,最后嫁给杨敷。


安史之乱后,唐朝开始衰败,整个民族精神也日益萎靡,进而对妇女要求也日益苛刻。除了唐玄宗的儿子唐肃宗有3位公主再嫁外,之后10位皇帝的公主鲜有再改嫁的。


整个唐朝,前后期公主的婚姻和国力休戚相关。


■ “贞节”的宋朝的两个例外


整个宋朝,男人们精神日益萎缩,对外作战连连失败;在对外失败,就只能转而对妇女要求苛刻起来,在社会上也兴起了“程朱理学”。在这种大背景下,公主们作为王朝道德典范的重要方面,已经很难有婚姻选择权,再婚对于她们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用说发生三度嫁人这种事情。但整个宋朝历史上,还有两个例外,一个是秦国大长公主,另一个是荣德帝姬。


整个宋朝公主中,只有赵匡胤的妹妹再嫁过。


宋朝的前期,赵匡胤、赵光义,也就是宋太祖、宋太宗当政时期,宋朝在各个方面蓬勃向上,精神上也较为自信,公主地再嫁也就发生这个时候。


秦国大长公主,是宋太祖的妹妹。秦国大长公主先嫁给米福德,但后来福德不幸去世。太祖即位后,太祖帮秦


国大长公主物色再婚人选,后秦国大长公主就再嫁给忠武军节度使高怀德。秦国大长公主,有众多封号,先是燕国长公主,后在宋真宗时候,追封大长公主。宋元符三年,改封秦国。政和四年,改封恭懿大长帝姬。


这里有必要简单说下,公主这称呼的历史沿革。帝王的女儿,西周时称王姬,战国以后叫公主。到了宋朝称谓变细,规定“皇女称公主,姊妹称长公主,诸姑称大长公主”。皇帝初封公主的时候,封号大多选用美名,像福康、寿康、庆寿、宝寿之类。到进封时,封号改用郡国名,如秦国、陈国、荆国、魏国等等。


到了政和三年(1113年),宋徽宗颁布《改公主名称御笔手诏》:“稽考前王,周称王姬,见于诗雅。姬虽同姓,法古立制,宜莫如周。今帝天下,而以主封臣,可改公主为帝姬、郡主为宗姬、县主为族姬。仍以美名二字易其国号,内两国者以四字。”从那以后,公主、长公主、大长公主便改称帝姬、长帝姬、大长帝姬。但到了宋高宗时,不少大臣上书,请求改正,恢复公主称呼。到了建炎元年(1127年),宋高宗接受大臣建议,下诏“复帝姬为公主”。从那以后,到南宋结束,公主的称呼再也没有更改。


■ “贞节”只是男人的遮羞布


“贞节”,只是单方面要求女人“贞节”,要求女人婚前不得性行为,婚后要守妇道。其实,简而言之,贞节要求女人一辈子最多和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但对男人性方面则无任何强制要求。


一个朝代男人越不行,比如宋朝,就越需要找个遮羞布;不幸的是,女人的那个方寸之间,刚好被男人们选中。这个遮羞布,经过理论升华,似乎越来越重要了,似乎社会的繁荣,王朝的兴衰都靠那方寸之间的东西。


我们翻开历史发现,历史强盛的时候,比如强汉,盛唐、宋朝前期等等,公主的再婚也是被社会认可。在强汉时期,比如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先是嫁给曹寿,但后来又嫁给大将军卫青了;在盛唐,比如上文所讲的那些公主;在宋朝前期,比如秦国大长公主。


翻开历史,同样发现,当一个王朝走向衰亡,对道德,对女人,对婚姻就日益苛刻,甚至变态,贞节也越来越被摆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比如宋朝,比如明朝等等。甚至当一个王朝本身开始衰亡时候,态度也有根本转变,比如唐朝,后期几乎没有公主再嫁了。


道德告诉我们,贞节很重要;事实告诉我们,贞节这东西其实无所谓,它只是男人的遮羞布。当一个社会男人,失去了自信,失去了荣耀时候,就需要贞节来当遮羞布。


附注:


相关史料来自《旧唐史》、《新唐史》、《宋史》、《剑桥中国隋唐史》等等




唐史札记之君臣(二)


明君何需众诤臣,魏征一人已嫌多——侧论李世民对待诤臣的态度(一)


李世民与魏征,千年以来一直被视为明君和诤臣的典范。这诚然符合史实,但李世民和魏征真实关系,比我们通常想象的更加复杂。


在读唐史的时候,不难发现,李世民一听说魏征有不检点地方,就马上派官员去查;我们还不难发现,在魏征死去才6个月,李世民就下令,解除公主与魏征儿子的婚姻,摧毁魏征墓碑;我们更不难发现,魏征并不是最敢于说话的大臣。


■ 李世民的苦心和代价


李世民,这个人确实不错,很多问题上看得准,看得深,在诤臣问题上也是如此。李世民知道,要成为明君,要国泰民安,朝廷上必须要有敢说话的人,要有诤臣;但李世民毕竟也有七情六欲,如果诤臣们在各个方面都会提出谏议,必定会丧失很多人生乐趣,这时候需要极大心理承受能力。如果诤臣们有时候提出错误谏议,而又不好拒绝,那后果更是严重。


用一个常人眼光看,魏征的存在对任何人都是极大麻烦,需要极大心理承受能力。据史料上讲,魏征光上书谏言给李世民就有二百多条,数十万言,还不用说大量的口头谏言呢?这些谏议,不仅是有关国家大事,更多是在生活上、道德上的。


《资治通鉴》记载:有一次,李世民得到一只很好的鹞子,有次正在逗弄的时候,见魏征进来,忙将它藏在怀中。魏征这次向太宗奏事,时间特别长,等魏征离开,鹞已经闷死了。李世民为什么藏起鹞来呢?李世民害怕魏征?这当然不可能,李世民这种强势君主怎么可能去害怕魏征这么一个臣子呢?这主要担心魏征会借助鹞罗嗦起来,从安邦治国到修身养性说个半天,会很烦。这也侧面反映了,魏征等诤臣所谏议方面,无所不包,包括对君主的生活。


李世民深知,作为诤臣们的为难。魏征,就为了让大臣们能够敢于说话,李世民苦心的树立的棋子。为了这颗棋子能实实在在发挥作用,李世民对于魏征各方面建议,几乎都全盘接受,即使有时候明知魏征建议是错误的。


在贞观十八年(公元644年),李世民和众大臣在商议朝鲜问题。李世民说:“渊盖苏文(注:高句丽王国实际最高统治者),谋杀他的君王,虐待他的人民,现在又违抗我的命令,侵略邻国,不可以不对他进行讨伐。”谏议大夫褚遂良说:“陛下手指一挥,中原就太平了;向四方转头察看,四方蛮夷就全都臣服;声威德望达到巅峰。如果现在要渡海远征一个小小的蛮夷,如果马上攻克,当然很好。但万一挫折,就会伤害威望,迫使中国出动愤怒之师。国家安危,就难以预测了。”李世勣说:“薛延陀侵入的时候,陛下打算出军穷追猛打,但被魏征劝阻了,以至留到今天,仍然在边疆制造灾难。当时如果用陛下的策略,北方早已平安无事了,也就没有今天朝鲜问题了。”李世民说:“确实如此,这是魏征的失算,我听从他的谏议之后不久就感到后悔,但不愿出口,恐怕阻吓别人呈献良谋。”


后来,李世民还是决定讨伐朝鲜(高句丽王国),但是李世民三次讨伐(644年、648年、655)朝鲜都没有成功。讨伐朝鲜的三次失败,或许是李世民军事生涯中最惨痛经历,也大大损伤了唐朝的国力。李世民为了不阻吓别人呈献良谋,为了树立魏征这个诤臣榜样,对于魏征的错误违心采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 魏征的幸运和代价


魏征是幸运的,因为李世民选择了他。每朝每代都有诤臣,独魏征令人羡慕,不仅大量谏议被采纳,而且能善终,能名垂千古。


魏征的特殊身份,是他被李世民选中的一个重要方面。魏征属山东庶族,又是李世民敌人李建成的近臣。李世民执政时候,有个明显特征就是极力打压山东士族,除了提拔陇西人士,就是利用山东庶族打压山东士族。魏征曾是李建成的近臣,而李世民敢用他,能用他,除了李世民胸襟宽广外,树立起魏征的诤臣榜样更能有说服力。


魏征敢言,善言,也是成就魏征幸运的重要方面。这方面不多说了。


荣耀背后是代价。李世民接纳魏征各个方面大量谏言,包括道德方面的谏言,作为心理补偿,李世民肯定对魏征有更高的道德要求,对魏征的道德要求几乎苛刻。


曾经有人控告魏征用人不公,包庇亲戚。李世民马上派人去调查,结果没有这回事情。但李世民不放过魏征,责备他不知道回避嫌疑,虽然没有私心,但还是要注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里可以看到,李世民是容不得魏征的私心,哪怕私心的嫌疑。


更大的代价是,魏征不能取得李世民的绝对信任。如果说李世民对魏征有憎恨之心有些过分,但内心深处必然有些不喜欢他,嫌弃他。


杜正伦、侯君集,是魏征向李世民推荐的两个人,魏征认为他们两个人都有宰相之才。但杜正伦、侯君集辜负了魏征的推荐。杜正伦被李世民派去教管太子,但杜正伦没能很好履行责任,加上泄漏李世民交待的一些机密,被李世民一贬再贬;而侯君集更是谋反,被李世民所杀。李世民就怀疑魏征私结党羽。


魏征荐人不当,被李世民怀疑,这算正常;但是当和房玄龄同样荐人不当,却没有被李世民怀疑,就可以看出李世民对魏征不是特别信任。张亮,郑州人,房玄龄认为他果断有谋略,把他向李世民推荐。后来张亮“养子五百人”,谋反,被李世民诛杀,但却没有影响到李世民对房玄龄的态度。李世民最信任的人之一,可能就是房玄龄了,李世民让他当了15年宰相。


魏征另一个不当举措,更令他付出代价。据说,魏征把规劝李世民的话,自己特意记录下来,拿给起居郎褚遂良看。后来有人把这事情,报告给了李世民,李世民特别愤怒,认为魏征这是在沽名钓誉,愤怒之下,解除了公主和魏叔玉(魏征的儿子)婚约,摧毁了他亲自为魏征撰写的墓碑。


我们可以看到,对于魏征,一方面李世民需要魏征这样的诤臣,另一方面李世民不会绝对信任这样的诤臣,不会从内心喜欢这样的诤臣。


李世民造就魏征千古名声,魏征也衬托出李世民英明,但他们都付出了代价。李世民面对魏征这样的诤臣,很多个人生活情趣必然受到限制,很多时候要违背自己的想法,屈从魏征得建议。魏征,他在李世民心中,不可能取得像房玄龄那样的地位,也不可能取得绝对信任,但这个比起他千古的名声算不了什么。


魏征就是李世民所能容忍诤臣的底线,他不会容忍比魏征还敢说话的人,比如萧瑀。


附注:


张亮事迹可参考:


《新唐书》列传第十九侯·张薛


《旧唐书》侯君集、张亮、薛万彻


其它史实过多、过杂,不一一注明,但均来源于:《资治通鉴》(192卷-200卷)、《新唐书》、《旧唐书》、《剑桥中国隋唐史》此四部书




唐史札记之野史(三)


千年谣言:吃醋典故再考证


清清楚楚弄明白吃醋的典故,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快餐文人沈宏非,在他《饮食男女》一书中写道:“吃醋的典故,出自唐人张之《朝野佥载》:唐太宗有意赐宰相房玄龄几名美女为妾,房不敢受,只因夫人嫉妒心重。唐太宗得知后,便召玄龄夫人前来,曰:“若宁不妒而生,宁妒而死?……”房夫人面无惧色,接过毒酒,当场一饮而尽,以示其“宁死而妒”的决心。……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因为李世民所赐的毒酒其实只是一壶醋。……


吃醋的典故,真的出自《朝野佥载》?是出自唐太宗和房玄龄吗?


如果说沈宏非,这种每天依靠google,制造大量文字垃圾的人,他说的话本不必当真。那看看另外一个人——朱伟。朱伟在《考吃》中也和沈宏非说的差不多:“唐张所作笔记《朝野佥载》记有这么一段故事:唐朝宰相房玄龄的夫人好嫉妒,唐太宗有意赐房玄龄几名美女做妾,房不敢受。……其实李世民给她的毒酒只是一壶醋。李世民给这位房夫人开了个玩笑,于是就有了“吃醋”之典。


朱伟,我先前认为写作极其认真的人,写《考吃》是真的花了大量时间精力的人。但这段时间,刻意学习了唐史后发现,朱伟在这个问题也没花多少精力。


《朝野佥载》到底是如何记载的?在《朝野佥载-卷三》,记载:


初,兵部尚书任瑰敕赐宫女二人,皆国色。妻妒,烂二女头发秃尽。太宗闻之,令上宫赍金壶瓶酒赐之,云:“饮之立死。瑰三品,合置姬媵。尔后不妒,不须饮;若妒,即饮之。”柳氏拜敕讫,曰:“妾与瑰结发夫妻,俱出微贱,更相辅翼,遂致荣官。瑰今多内嬖,诚不如死。”饮尽而卧,然实非鸩也,至夜半睡醒。帝谓瑰曰:“其性如此,朕亦当畏之。”因诏二女令别宅安置。隋开皇中,京兆韦衮有奴曰桃符,每征讨将行,有胆力。


也就说,在《朝野佥载》,其实记载的是唐太宗帮任瑰对付他老婆事情,而不是唐太宗帮房玄龄对付他老婆的事情。沈宏非和朱伟他们肯定是没有真正翻过书本的人,否则这么简单的史实怎么会弄得一塌糊涂。


那史书就没有记载唐太宗和房玄龄类似故事吗?不,也有,不过是在另外一本古书:《隋唐嘉话》。


在《隋唐嘉话-卷中》记载:梁公夫人至妒,太宗将赐公美人,屡辞不受。帝乃令皇后召夫人,告以媵妾之流,今有常制,且司空年暮,帝欲有所优诏之意。夫人执心不回。帝乃令谓之曰:"若宁不妒而生,宁妒而死"曰:"妾宁妒而死。"乃遣酌卮酒与之,曰:"若然,可饮此鸩。"一举便尽,无所留难。帝曰:"我尚畏见,何况于玄龄!"


梁公就是房玄龄,梁公夫人就是房玄龄老婆。是《隋唐嘉话》记载了唐太宗和房玄龄这段往事,而不是《朝野佥载》


是醋,还是酒?


唐太宗李世民,赐给他们的老婆到底是不是醋呢?


醋和酒,不管从颜色还是味道、口感上差距极其大,任何知觉正常的人,都不大可能混淆这两样东西。如果李世民真的想恐吓下他们的老婆,拿出一瓶酸溜溜的醋出来恐吓,是不是太SB呢?只要一看、一闻,就知道不是酒了,更不是毒酒了,那根本起不到恐吓的作用。从恐吓技术角度来看,李世民不可能用醋来恐吓他们。


在《朝野佥载》中,有一个细节太能说明问题了:“饮尽而卧,然实非鸩也,至夜半睡醒。”也就是说任瑰的老婆,喝完李世民赐的东西之后,就喝醉了。有一般常识的人都知道,喝醋哪能喝醉呢?能喝醉的,也只能是酒。


再说,不管《朝野佥载》还是《隋唐嘉话》,这两个故事里面都没有出现“醋”字。


那吃醋的典故到底出自何方呢?这个现在比较难考证,但到了明清时代,“吃醋”已经用在男女方面了。但明清之前,不管是野史还是小说杂记中,都颇为罕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