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西风凋碧树---被俘的红军女战士

用户名--成功 收藏 0 1398
导读:   1937年春暖花开时节,在中国西域的疆土上,残酷的战争却在吞噬着女人们钢铁般的理想与信念,摧残着女人们如花的美貌和娇嫩的肢体。   王泉媛在突围时,被马匪俘获,成了阶下囚。在永昌县城西的一座大庙内,关押着九十多位被俘的红军女战士,王泉媛在这里,吴富莲也在这里。   女人们所遭遇的凶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她们的性别。在苏区,颁布了妇女解放的一些条例,比如新婚姻法,那是在进步的中国东南部,在中国共产党人治理的国家里,颁布的了一夫一妻、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制度。而在这封闭、荒蛮的大西北,这些野蛮的


1937年春暖花开时节,在中国西域的疆土上,残酷的战争却在吞噬着女人们钢铁般的理想与信念,摧残着女人们如花的美貌和娇嫩的肢体。


王泉媛在突围时,被马匪俘获,成了阶下囚。在永昌县城西的一座大庙内,关押着九十多位被俘的红军女战士,王泉媛在这里,吴富莲也在这里。


女人们所遭遇的凶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她们的性别。在苏区,颁布了妇女解放的一些条例,比如新婚姻法,那是在进步的中国东南部,在中国共产党人治理的国家里,颁布的了一夫一妻、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制度。而在这封闭、荒蛮的大西北,这些野蛮的土匪对待女人,仍如封建的、残暴的、野蛮人的方法。


当马匪头领“五马”之一的马步青来到这座大庙,看到有这么多的女人聚在这里,他那颗肮脏的、积满了灰垢的心灵想出了一个最无耻的主意:把被俘的红军女战士陆续分配给马匪各级军官做老婆。这就是强盗的逻辑、强盗的做法。


王泉媛被分给了一个早已有了老婆的马匪工兵团团长马正昌。


自从两河口与王首道分别,王泉媛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新婚的丈夫,那个与她有着同一信仰、有着共同追求的男人。如果说不想,那太不客观,但在那样的年代,那种环境中,双双都处于生死两茫茫的境地,王泉媛也只能将这种思念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当匪兵押着王泉媛来到马正昌的家里时,王泉媛誓死不从。她的反抗带来的是一顿又一顿的毒打,有一次曾经打断二十根木棍。如果没有铮铮铁骨,哪里经得住这二十根棍棒?


在马家的日子是暗无天日的,但王泉媛还是遇到了一位善良的阿喜姑娘。阿喜是马正昌家的佣人,自古穷人是一家,当王泉媛把自己的身世说给这位善良的姑娘听时,她的不幸遭遇得到了阿喜的同情。王泉媛也总是主动帮助阿喜做这做那,待她像亲姐妹一般。


两年多以后,王泉媛终于在阿喜的帮助下,找机会逃离了那个令她屈辱的马家大院。几经周折,她跑到了八路军兰州办事处。当她看到门口那块大牌子的时候,那颗孤寂的心总算可以有所依托了,她长长地吁了口气。但工作人员的回答,却不得不让她心酸地离开日思夜盼的组织。由于当时形势还比较复杂,中央对西路军被俘人员实行一年回收,二年审查,三年不留的政策。


她撇家舍业、背井离乡跟随红军转战东西,一路上吃的苦、受的罪不说,自己面对马匪从不屈服,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巨大的折磨,都是因为心中有党,有红军这个念头在呀!可自己千辛万苦逃出来,见到组织以后却落得个这样的结果。王泉媛怎么都想不通,组织的拒绝远比任何不幸更让王泉媛心灰意冷。


从此,在兰州举目无亲的王泉媛流落街头。当时,与王泉媛有着相同经历的又何止她一个?一些相识的姐妹们互相帮扶着,总算没有客死他乡。能够让她顽强地活下来的,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只有两夜情缘的丈夫王首道,那种一直在她心中不可磨灭的爱的信念。


对此事,王首道了解内情后,曾激动地说:“不应该让她走哇,应该把她留下来。对于革命,她没有功劳,还有苦劳!”


两人再次相见,已是近半个世纪之后。


1982年夏天,王泉媛从江西来到北京,请康克清大姐作证,为自己恢复党籍。当她办完事准备离京时得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首道要来看望她。听到“王首道”这三个字,年近古稀的王泉媛泪如泉涌,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总算又见到了,总算又见到了……”。


整整四十七年啊,半个世纪的等待,就为那两夜的夫妻情,王泉媛怎能不老泪纵横!


这次相见,王泉媛向王首道问了那个在心中埋藏了几十年的疑问:“有人说我在兰州八路军办事处给你留了一封信,说我永远不当红军,永远不去延安,还说我要和你断绝一切关系。是吗?”王首道吃了一惊:“我不知道这封信的事,我在延安等了你三年,见你没有回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1994年,王泉媛河西走廊故地重游后再次到北京时,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她给他带来了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黑布鞋。


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老泪纵横:“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随后,王首道挽起王泉媛的胳膊,王首道的女儿为两位老人拍下了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与那些挣扎在敌人魔窟里的姐妹们相比,与吴富莲相比,王泉媛算是幸运的。尽管一路走来坎坷不断,但她毕竟保全了性命。


吴富莲是在突围以后,带领妇女先锋团的一部分战士,边撤边战斗,打到祁连山口梨园堡一带,遭遇敌人的强烈进攻。她和战士们死守一个山头,几次击退敌人的进攻,最后子弹全打光了,战场上死伤的女红军倒下一大片,殷红的鲜血流入祁连山黝黑的土地。吴富莲于最后时刻受伤被俘。此时的吴富莲肺病已相当严重,马匪军官没有人敢把这名重病的女人带回家,只能把她丢进大牢里,无医无药,时间不长,吴富莲病死在敌人的监牢中。也有记载说,在敌人的监牢里,吴富莲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从不妥协,最后吞针而亡,英勇地牺牲在敌人的面前。


这位曾在长征路上挥枪断后的英勇女子,早早地离开了这个让她历尽人间艰险,却又无怨无悔的世界。她走了,但她的精神却如祁连山脚常青的松柏,永远留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永远留在后人传唱的颂歌里。


据李坚真回忆,蔡纫湘原是彭杨红军学校的组织科长,长征前在中央妇女部帮助工作,长征途中和李坚真一起在民运工作队,又一起到干部休养连,到了毛儿盖以后,蔡纫湘和吴富莲、王泉媛一起被编到左路军。西路军被困河西走廊,蔡纫湘和大家一起被俘,逃出来后回到了上海。当她得知中央到达延安的消息后,辗转来到延安寻找组织,不幸在敌机轰炸延安时牺牲。“她是一位很好的同志,我们应当纪念她。”李坚真这样评价蔡纫湘。作为指导员,对自己士兵的了解和记忆应该不会有差错。但在其他一些资料中,确实很难找到有关这位女性的记载,无论如何,作为探索这段历史的后人,我们同样怀着崇敬的心情纪念她。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