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四十九节 曙光,胜利时刻Ⅲ(上)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二等兵武藤是刚刚从国内征调来的补充兵,一个月以前被编入了第九师团下属一个分队,这天凌晨他正在和其他十多个士兵一起执行巡逻任务,当时他们正好经过山南的指挥部,亲眼看到一栋坚固无比的指挥部被一颗炮弹命中之后,变成了一堆废墟,无数的玻璃渣和土块如子弹般向他们袭来,他吓得手足无措,背着步枪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其他士兵和领队的军曹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些特殊的子弹已经打了过来,几乎把巡逻队的每一个人都打成了马蜂窝,唯独武藤毫发无伤,他看看刚刚倒塌的指挥部废墟,再看看自己身边那些血肉模糊的同伴,刚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他的精神完全崩溃了,武藤抱着脑袋在街上狂奔而去。

四颗重磅炮弹两颗命中目标,两颗打在目标旁边,根据事先的推测,冯布言少校指挥炮兵进行了三次齐射,一共向日军占据的几个指挥部发射了十二颗炮弹,半数命中了目标,只要鬼子的建筑物挨上炮弹,转眼之间便化成了一堆堆废墟。

在五分钟之内,日军第九师团参谋长山南少将,第十炮兵旅团旅团长三浦少将以及他们的司令部人员全部阵亡;第十九旅团旅团司令部被炸毁,岛赖少将因为不在指挥部内,侥幸逃脱。

日军高级指挥体系几乎在五分钟之内被一扫而空,下级部队和司令部失去了联系,第九师团的头颅被斩断了。

当岛赖得知商丘北城门已经失守,中国军队大批入城,第九师团参谋部与自己的旅团指挥部全都被炸毁的消息后,岛赖少将瘫倒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嘴里嘟囔着:“完了,全完了。”宇喜多少将还非常的镇定,他的手里还掌握着三个大队的兵力,如今应该立刻停止进攻中国难民区,集结部队,展开城市巷战,延缓中国军队前进速度,自己带领还能够集结起来的部队,全力向砀山方向突围,与东乡、近藤两联队汇合,保存第九师团的骨干力量。

他如此向岛赖进言,岛赖少将虽然酒喝得不少,不过还十分的清醒,他立刻命令宇喜多的传令兵用最快的速度,召集所有部队指挥官到宇喜多的指挥部举行作战会议,同时命令宇喜多重新编组被打残的两个大队兵力,在中国难民区外围构筑阵地,阻止中国军队向其他区域推进,争取时间集结兵力,召开作战会议讨论下一步作战计划。

“是时候拿下这面膏药旗了。”高振宏营长看着前方不远处一座小楼上随风飘扬的日本军旗说道,肃清了北城门的敌人之后,曹云剑团已经全部进入了城内,他们替换了那些起义军战士包围被日军占领的起义军指挥部,起义军的任务改为协助城内难民撤到城外,避免可能遭受的战火袭扰,难民们掺老扶幼络绎不绝的跟随者起义军战士向城外撤离,有些人还舍不得自己的房子,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他们只好咬着牙狠着心离开了自己的家,不过起义军战士告诉他们,等打跑了鬼子,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高振宏营长投入了一连解决被围困的川岛中队,战士们一边从楼梯发起冲锋,一边使用云梯从小楼外沿进行攀登,四面夹击之下,鬼子兵死伤惨重,很快被压缩到了三楼,在二楼楼层留下了十几具尸体。

战士们紧追不舍,奋勇冲杀,很快就把川岛中队残余的十几名鬼子兵逼上了天台,他们围绕着那面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日军军旗构筑了简易阵地,向追击的中国士兵开火,试图延缓自己的死亡。

川岛中队长左胸中了一枪,他坐在军旗旗杆下,身边有十多个满身鲜血的日本士兵簇拥着他和那面军旗,对面中国军队暂时停止了进攻,正在调整兵力部署,准备对鬼子发起最后的进攻。

“害怕死亡吗?”川岛中队长裂开干燥的嘴巴问旁边一个新兵模样的士兵,“害怕,我不想死,我还只有十九岁。”这个士兵回答道。川岛和蔼的注视着这个士兵:“别怕,死亡其实不可怕,我们的死是有价值的,我们为了国家而死,是可以进入神社的,我们的国家地域狭小,资源不足,必须夺取其他国家的领土,才能够生存下来,为了让其他日本人幸福的生活在中国的土地上,必须付出另外一些人的生命作为代价交换,我们就是那些用来交换的生命,所以,我们应该高兴的去死,因为我们的死,意味着我们都是一个合格的大日本武士,有资格进入神社,享受后人的祭拜。诸君,不要害怕,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刻了。”川岛中队长拿出了自己的手枪,掉转枪口塞进了自己的嘴巴。

几个年轻的鬼子兵满脸泪痕的也学着中队长的样子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同伴,而几个老兵则摇着头,叹着气的拿出了仅有的一枚手雷,聚集到了一起。

毛泽义听着天台上传来了日本军人吟唱的歌曲,他急忙阻止了一连战士即将发起的总攻,因为他知道,鬼子们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他们要自尽了,那我们何必再冒不必要的危险,把战士们送进危险之中。

果然,天台上传来了一声爆炸声,炸得鬼子兵血肉横飞,其余的士兵互相开枪射击,饮弹而亡,川岛中队长抱着那面军旗而死。

毛泽义亲手取下了那面日本军旗,高高举起把战利品战士给楼下参战的将士们观看,将士们看到被缴获的日本军旗后,顿时群情喜悦,齐声欢呼万岁,毛泽义轻蔑的向军旗上吐了一口唾沫,随手把这面日本军旗丢下了小楼,从怀里取出一面血迹斑斑的中国国旗,庄严隆重的挂在了旗杆上,微风吹过,那面国旗随风飘扬,旗面不停的起伏,毛泽义感慨万分,失去的东西终于又夺回来了。

躲在不远处的鬼谷中佐看到那面日本军旗被丢下小楼,就知道自己又一次来晚了,看看自己身边这十几个士兵,再看看对面几百名中国军人,鬼谷中佐明智的选择了撤退,静悄悄的带着部队撤出了起义军指挥部的火力射程,由于这一区域已经全部回到了中国军队手里,鬼谷中佐还需要运气的帮助才能够顺利地返回日占区。

曹云剑团长见到周绍的时候,周绍正在城门口指挥难民撤离,他紧紧地抓住了周绍的手说道:“周上尉,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及时占领了城墙,消灭了鬼子火力点,我们还真不知道要牺牲多少战士才能够打进商丘来。”周绍说道:“曹团长,这不算什么,打鬼子嘛,我们都应该为抗战出一分力,可惜我们的战士伤亡还是太大了,梁连长也牺牲了。”曹云剑叹了口气:“真可惜,梁大义是个带兵的好手,要是他不牺牲,我一定向上级申请为他颁发勋章,可惜了,可惜了。”

曹云剑还要指挥部队发动对其他日军部队的进攻,没有和周绍多做寒暄,急匆匆地带领部队向城南而去,高振宏营的伤亡已经超过一半,二连长,三连长和四个排长阵亡,但高振宏把部队缩编成一个连,继续跟随曹云剑团长行动。

侦察营的装甲侦察车则迅速通过难民区,试探性的对日军占据的区域进行侦察进攻,希望找出日军防线上的薄弱点,日军第十炮兵旅团的炮兵使用反坦克炮对装甲侦察车进行射击,在一辆装甲车中弹负伤后,侦察营暂时撤了下来,等待步兵的到来。

第九师团最后一次作战会议在宇喜多少将的临时指挥部内召开,经过传令兵的努力,第九师团残存的两个联队长,七个大队长,第十炮兵旅团一个大队长来到了临时指挥部,会议由岛赖代理师团长主持,主要讨论的就是下一步作战行动。

经过短时间的自由讨论,与会人员达成了空前的一致,一致同意率领部队尽快撤出商丘,全力打通商丘至砀山之间的公路,争取早点和东乡,近藤的援兵汇合,至于第十炮兵旅团的火炮,因为没有多余的车辆和骡马拖拉火炮,最终决定由第十炮兵旅团的炮手尽快把炮弹全部打到城外,而后只能忍痛丢弃他们,炮手全部改编为步兵,根据第十炮兵旅团的兵力情况,岛赖把这些打光炮弹后失去武器的炮手编入部分低级步兵指挥官后,改编为两个步兵大队,由于有部分低级步兵指挥官和军曹,老兵被编入这两个大队,所以他们的战斗力还算可以,但是如果在战斗中这些纯粹步兵伤亡殆尽,失去他们后的炮手步兵大队会立刻丧失战斗力。

岛赖此刻手里还掌握着两个联队,十个大队,以及大量的司令部限制人员,如宪兵大队,通讯大队等技术兵种,根据初步统计,第九师团现在还有战斗兵员六千人左右,后勤人员和技术人员二千人左右,战地医院的伤病员有二千左右,岛赖下令除少数可以跟随部队撤退的轻伤员和那些侥幸坐进撤退卡车的轻重伤员,其余无法行走的伤员一律处死,避免中国军队俘虏这么多的伤员,给日军军威抹黑。

撤退顺序是城南两个大队先撤作为师团前锋,从南面打开一条道路后斜插城东,沿商丘至砀山公路推进,为了避免中国军队发现日军的突围企图,岛赖没有从城东直接突围,而是从城南突围,而后绕个圈子再向东突围。城西的两个大队在城南部队突围后马上放弃城西防御,沿着前锋部队经过的路线行进,沿途扫清一切中国军队的抵抗;城东两个大队作为第三批撤退部队,直接打开东城门突围,按照岛赖的预想,此刻随着第九师团四个大队相继突围,中国军队肯定已经察觉了他们的突围方向是城南而不是城东,城东的防御力量此刻会变得非常虚弱,他希望城东的两个大队日军一鼓作气突破中国军队的战线,随后撤离的是由炮兵改编的两个大队和岛赖临时指挥部人员以及可以行走的伤病员,路线也是走东城门,最后撤离的宇喜多指挥的两个大队后卫部队,他们要在城北和城西构筑工事,在其余部队撤离期间顶住中国军队的进攻,而后从南城门突围,沿前锋部队的路线绕到商丘至砀山公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