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通士兵到副师长,今年46岁的孙兆群从军28年。28年军旅生涯,最难忘的还是1985年云南边境的硝烟和号角。那一年,孙兆群所在的连失去了16位战士,从此他便成了16位烈士父母的儿子。


时间追溯到1985年,云南边境,硝烟弥漫。正值中秋,身为副连长和突击队长的孙兆群接到夺取一高地的命令。战友们达成“生死约定”:谁活着回去,谁就去看望各位的父母。


战斗中,孙兆群所在连队有11位年轻战友倒在了阵地上。在这之前,还有5位战友阵亡。1986年6月,身上多处受伤的孙兆群从南疆凯旋,而16条年轻战友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南疆。


战场归来,孙兆群做的头一件事就是从16位烈士的档案中抄下烈士父母的姓名和详细地址,逐一给这些烈士的父母写信。“亲爱的二老双亲:我是你儿子的副连长。在战场上我没有照顾好他,但我和他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他为国尽忠,不能再为您二老尽孝了,我这个当大哥的想替他把没尽完的孝心尽完,请二老答应我吧!”


这16位烈士中有14位家在山东,另两位一个在江苏,一个在湖南。一封封署名“兆群儿”的信,带着儿子的关爱飞进了偏远的乡村。与这些信同时寄出的,还有一张100元左右的汇款单。


烈士邵瑞强家在招远,母亲早逝,父亲邵学斌常年卧病。儿子牺牲的噩耗几乎击垮了老人。读了孙兆群的来信,老人激动地对邻居说:“我儿子没有死,他还活着!”不久,老人又收到从部队寄来的包裹,打开一看全是药。在孙兆群的抚慰照顾下,老人身体渐渐康复,直到1993年7月去世。


1987年秋,孙兆群来到老家在泰山北坡的烈士吴明玉家里。吴妈妈正在推碾压玉米,孙兆群一挽袖子就接过了碾子把儿。从此,每年秋天,孙兆群都要带上给老人买的新衣和药,翻越几道山梁,踏进那熟悉的农家小院。


那一年,孙兆群从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毕业,绕道去看望烈士的父母们。离开南京时他带了800多块钱,从南京乘车去泰安,之后到济宁,再到滕县……沿途一路接济,一路花钱。从马家朋烈士家出来到汽车站,为省几个钱,他一路小跑两小时才赶到车站。


20年来,孙兆群为资助16位烈士的父母和他们的亲人,不知道花掉了多少工资。一听说谁家老人病了,烈士的兄妹上学工作需要钱,他都会捧出一个儿子的孝心,一位兄长的关爱。


20年,几万公里、上千封信、无数的牵挂……孙兆群在奔波中体味着特殊的亲情,也诠释着真正的大爱、大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