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俄罗斯的阴谋 神秘的秃鹰

帝国骑警队 收藏 4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size][/URL] [内容简介] 一艘橡皮筏载着别动队一行人登上了一艘豪华的游艇,上面接头的人早已等待多时了。 阎建国上校,欢迎你们到来!接头人很客气的走过来主动和阎建国握手。 你就是秃鹰? 接头人笑了笑点点头。 真没想到在远东情报界中最著名的一个特工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66.html



一艘橡皮筏载着别动队一行人登上了一艘豪华的游艇,上面接头的人早已等待多时了。


阎建国上校,欢迎你们到来!接头人很客气的走过来主动和阎建国握手。


你就是秃鹰?


接头人笑了笑点点头。


真没想到在远东情报界中最著名的一个特工还这么富有。阎建国指了指这艘装饰豪华的游艇。


秃鹰耸耸肩膀,这些都是我赚来的,要知道光靠国内的津贴是在这里混不下去的。在这里毒品、军火、情报甚至是娼妓事业都是可以让你发大财的机会。


没贩卖过中国的妇女吧!


当然没有,要知道在远东永远都是俄罗斯妓女最吃香的,具体是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了!秃鹰点上一支香烟云山雾照的抽起来。


有船过来了。船上的水手朝秃鹰这边喊了一句。


阎建国的手下们都警惕的把武器拿出来,秃鹰扔掉手中的香烟用手把阎建国手中的冲锋枪诺开并示意不必这么做。


交给我处理吧。


这是一艘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巡逻艇,不超过100吨的排水量,艇上装有小口径机关炮和机枪,通常用于缉私和追捕活动。


两船靠近,秃鹰很识趣的把船停下来让阎建国他们躲好然后很冲容的走到船边靠在栏杆上等着俄罗斯海军巡逻艇上的艇长过来和他对话。


两船靠在一起俄罗斯水兵一边用缆绳将两船套牢一边用俄语对秃鹰说不要做任何危险的举动呆在原地。


这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俄罗斯海军少校走出来,秃鹰嘴角微微一笑随即从兜里掏出香烟来继续抽起来。


约尔迪奇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秃鹰上前挥挥手。


噢,比凯尼奇又在这里垂钓么,不过这里一向可没什么好鱼。约尔迪奇脸上横肉一阵颤动。


秃鹰朝后边一挥手,一名水手拿过来一个牛皮纸包裹的包裹扔给约尔迪奇,喏,这是你那份!秃鹰阴森森冷笑着抽烟。


哦,挈尔卡你总是这么慷慨,主会保佑你的!约尔迪奇丝毫没有一点的感谢或者不好意思,随手就把包裹撰在手里。


哪里的话,没你老兄的帮忙我的生意也不能做的这么顺,这点是算我送给你的。秃鹰话语间没有丝毫的破绽。


怎么今天有货么?约尔迪奇眼睛望向船舱。


秃鹰再次吩咐手下并在手下的耳朵里小声的吩咐几句然后示意他下去,不大工夫一名水手抬着一个箱子走上来。


秃鹰扔掉手中的烟头拿出一把小刀将箱子剌开从里面掏出一包白色的粉末装东西,显然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了,这是纯正的海洛因。


正宗金三角货,刚到的,说罢将手里的一包海洛因扔给了约尔迪奇。


靠,还贩毒,就不怕这个狗屁俄罗斯大鼻子连人带货一起黑了他。透过船舱角落里的窗子几名别动队员发出这样的慨叹。


都别出声,注意监视。阎建国低声斥责了一下。


约尔迪奇划开一道小缝隙用手指沾了一点海洛因然后放在嘴里的牙上然后用舌头仔细的品味着不时的点头和回味。


非常棒的上等货,挈尔卡,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货和钱一起黑掉么!要知道我手下有30个人而且都是全副武装的,而你最多有20个人看上去只有不到9个人有武器。约尔迪奇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俄罗斯人种中特有的贪婪和嗜血。


哈哈哈哈,约尔迪奇,我的老朋友,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和我开玩笑了。


秃鹰丝毫没有看的出有一丝的害怕和惊慌相反确实非常的镇定;想知道这些东西为什么会一路畅行无阻的运到这里么!


当然,我不知道!约尔迪奇耸耸肩膀。


这些都是格拉斯莫奇将军的货物。秃鹰嘴角露出一丝鄙视和傲慢的冷笑并用冷淡的目光看着约尔迪奇。


比凯尼奇这样的玩笑可有点过了!约尔迪奇摆了下手但是仍然警觉和好奇的看着秃鹰的后话。


如果没有格拉斯莫奇将军你认为这些东西能逃得过内务部海关的检查么?


这么说内务部的人也有人参与?约尔迪奇好奇似乎是无心之意问向秃鹰。


恭喜你,说出了问题的最关键精髓。


比凯尼奇,我们在这里耽搁太多时间了,2个小时之后我们还要去另一片海区,不打扰了,不过下次可别把船停在这里,不然我手下的水兵使用机关炮走了火那可就不好了。约尔迪奇眼神冒出阵阵凶光。


放心,下次我会用飞机将货运回去的,不过这样下次你可收不到什么了。秃鹰很诡异的笑了一笑。


送走了约尔迪奇,别动队员都从船舱里走出来;没想到你还做这个买卖。阎建国有点不高兴,毒品这个东西没少让中国吃亏上当,作为一名中国人对毒品是有天生的憎恨心理的。


毒品!只是现阶段的叫法可能再过十几二十年它便是世界上最好的药品!秃鹰依然保持着微笑的态度。


药品?你在说笑吧。阎建国“哼”了一声。


毒品,因为它本身确实是一种慢性摧残人的精神和身体系统的药品,只是因为它提炼的问题,技术上无法去掉其本身的有毒和上瘾成分,如果这两样去掉的话再经过深加工,海洛因将是世界上最好的止痛和麻醉药品,比吗啡要好上几百倍而且还不上瘾!


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我看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些毒品贩子和种植商岂不成了药品提供和买卖者了么。阎建国摇摇头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摇不可及疯马牛不象提的事情。


阎建国心里对前国安特工的印象基本都打翻了,心里想怎么这些驻外人员这么样子,居然贩卖起毒品和军火起来,说起军火刚才阎建国在船舱里居然发现了好几箱子的手枪,都是黑市上很枪手的名牌老式手枪。


秃鹰倒没阎建国想的那么多,毕竟工作不同所处的环境也不同,所以他不会去计较国内的同伴是怎么看待他的。脸上挂着真诚的微笑对阎建国说道:“回去休息一下吧,到达庙街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到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阎建国不想和他做太多的纠缠便友好的打了声招呼带着队员下舱休息了。而秃鹰则若无其事的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然后回到了船长室.........


凌晨,阎建国起夜上厕所,无意间他发现隔壁的舱门半需掩着,里面透出了灯光还有几个人的谈话声音,出于好奇阎建国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


你不该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给他们看,这样会吓坏他们的,一个年长的声音说话间带着笑声。


早晚都要看到,早看早有心理准备,以后还有更过分的。显然这个声音是秃鹰发来的


我认为靠他们几个无法完成这个任务,要知道刘成录身边可都是些什么人。另一个声音带着浓重的怀疑声音。


只是杀个人,没必要这样。秃鹰很轻松的说了一句。


罐头不错...... 你丫去死............


杀个人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刘成录死了谁做司令呢?难道国内的那些官员们该不会认为我们自己可以选出一个可以比刘成录更好的人吧。


国内派人来当司令,不可想象的事情。一个声音传过来。


派人来也未尝不可只要有能力领导这千吧号人就可以。秃鹰并不反对从国内派人过来。


不如直接派兵占了这里,嘿,那才痛快。


除非直接交战不然是不可能的。


远东解放前途现在看来还是前途未扑啊,秃鹰显然对前途有心忡忡。


怎么,失去信心了么!


信心?我的信心来源于国内而不是当地,要想让被奴役了百年多的当地华人去对抗俄罗斯的统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从远东解放军建立到发展的过程中可以很清楚的发现这个问题。


对远东解放军没有足够的信心,这是你最大的问题!旁边一个雄伟的声音带着略微的不满说道。


要知道没有国内的支持你们连一分钟都呆不下去!几个兵工厂都是国内秘密派过去人和资金扶植的,你还真相信这些都是当地华人捐赠的么,告诉你一个秘密,当时我们枪杀了200名华人!知道为什么么?秃鹰的话刚说完立即引起了一阵惊叹之声毕竟这个可是一个犯忌讳的话题。


给俄罗斯KGB密探通风报信!


怎么,感觉惊讶么!事实上就是如此!


秃鹰说的时候是如此的轻松好象死了不是200条人命而是两百个动物一样的轻松。


老伙计你可越说越离谱了,沃特加酒对你来说可不算什么吧。


是真的,当时我就在现场!几个拿着AK47冲锋枪的民兵将这些通风报信分子和他们的家属押解到卡车上全部蒙上眼睛然后开车到野外将他们全部射杀。整个场景对我来说太熟悉了,至尽我仍然可以记的一个小孩临死前的表情。


连坐么!一个人打破了一阵尴尬。


阎建国心里咯噔一震,这对他来说是巨大的震撼,那些通风报信者固然该死,这么连坐烂杀无辜也不是我们所为啊,虽然他们还不算是中国的正规军事力量,毕竟作为一只由华人领导的为当地华人争取自由的军事组织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


200条人命,呵呵,一座兵工厂的代价!秃鹰声音中带着略微的怨恨和心迹。


都埋了么?


傻瓜,当然都烧了,不然被发现了这可是堪比卡廷森林和冠松线事件的事情,长了几个脑袋敢这个草率处理。


阎建国心里又在想,那烧了总该有地方把骨灰散落吧,转念一想既然都知道斩草除根的道理那骨灰一定也都散落在河水或者下水道里了吧。


那骨灰一定都散落在水里了吧!一个人恰好这么问道。


没有,只有一部分来得及散走,大部分都掩埋在当地的一个隐蔽的农庄下面。


就在庙街的一个叫拉托耶夫的小村子里。这次可以路过这个地方。


阎建国心里开始好奇起来他真想去那个地方看看是不是真的还能留下什么痕迹! 后来的谈话没什么新意焰建国也就回去睡觉了,而秃鹰他们也把门关上休息去了。



船第二天下午才到庙街,港口上几辆俄罗斯的军队的卡车早就等在这里,士兵们正等着呢。


秃鹰跳下船,一个大校走过来和秃鹰打招呼。


巴罗耶夫,我的老朋友!秃鹰和这个军官亲切的拥抱在一起。


这次可比上次时间长,长2个钟头。


格拉斯莫奇将军正在等你!上车吧。巴罗耶夫开门一让。


这几个是我的新手下,从东南亚带过来的,很能干,枪法很准的。


金三角匪帮军的么?巴罗耶夫好奇的看着阎建国几个人问到。


没错,都是以前军队服役过的神枪手,各个都是好样的,为了他们几个我可花了不少钱。秃鹰微笑着说道看上去似乎这慌撒的一点都没有问题。


好吧,有机会让格拉斯莫奇将军一起也看看他们的身手,将军最近可调动来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来,有机会和他们较量较量。


哦,秃鹰随即笑了然后和巴罗耶夫一起上车了,而阎建国他们被带到了一处俄军营地休息,也算安顿下来了。


中途卡车停下来一趟,大家方便了一下然后继续上路,车开的很慢不时遇到检查哨,许多俄罗斯大兵在路口警戒,后来才知道,一次剧烈的爆炸让俄罗斯一支路过的巡逻队全部报销,刚刚在清理完现场。


车进了司令部,秃鹰和巴罗耶夫一起走进去,秃鹰手里还多了一个箱子而卡车上海洛因也正在一箱一箱的朝下面搬运。


哦,挈奇卡,你总算回来了,谢天谢地你没有出事。格拉斯莫奇将军走过来如释重负的和秃鹰拥抱在一起。


呵呵,路上耽搁了一段时间。秃鹰倒是十分的轻松。


东西安全么!格拉斯莫奇很快的把皮箱拿过来放在桌子上迫不及待的打开。


秃鹰摘下手套坐在沙发上说道:“印度尼西亚那边换了很多新人,不过还算顺利。”


哦,你总是有办法,我都不知道如果没有了你我的生意该怎么办了!看到箱子里的金条安然无恙不免放松下来夸奖起秃鹰来。


不过印度尼西亚那边已经有察觉了,下次可以走越南这条线,这里我熟悉,熟人也很多应该没有问题。


是么?难道我们的合作被走露风声了?格拉斯莫奇有点惊讶的问道。


有可能,不然印尼密探是不会在我离开后10分钟就到我的住处搜查的,幸亏我及时得到情报不然这些货和我就要被扣押在印尼了。


这些纯正的海洛因可以为我们带来上千万的收入,作为合作者的将军先生的帐户里又能够多出几百万欧元了,相比现在在瑞士银行的帐户上起码有个几千万了吧。


手下都分了钱了么?格拉斯莫奇问向后边的巴罗耶夫。


没错, 最少的也有5000美金!


大校先生也能分得几万十几万吧!


托挈奇卡的福了,哈哈哈哈!几个人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听说将军调来了一只很历来的特种部队,正好我从东南亚新招募了一批雇佣军,不如找个时间比试一下如何?


不要了还是,那些内务部的人混蛋的很,别主动去招惹他们,他们里许多人都是KGB出身,一个不好会把我们的事情知道并且透露给国防部的,这样我们就完蛋了。


怕什么,不过是内务部的狗杂碎。秃鹰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你以为我愿意让他们调到这里么,这是俄罗斯联邦最高统帅部的命令,由国防部长直接签发的命令,作为我是无法拒绝的。


秃鹰很诡异的透过窗户笑着,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这个秃鹰我信不过!别动队副队长兼政委庄彬少尉在营区里边走边和阎建国说着。


为什么这么说?


他不象是个正经的国安特工倒向一个毒品贩子,哪有一个特工去做这种事情的!


我也看他有问题,知道么,昨天晚上我起夜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说的是什么么?


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庄彬说道。


远东解放军并非都是善类,他们在一个地方曾经屠杀过200人,其中只有一部分是叛国者,大部分是他们的家属!


怎么,这是真的?庄彬惊讶的停下来看着阎建国。


似乎是真的,是那个秃鹰说的说的还挺像,我还真留意了来时停车的地方,那个农场的位置我也看过了,确实有枪痕,不过似乎已经被修理过了。


这个可是一个巨大的消息啊,如果是真的那远东解放军将面临着再一次的大规模清洗调查啊!庄彬很是担心这个问题,在这个节骨眼上远东解放军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不然几十年的努力就要付之东流了。


向国内说明情况了么》


还没有,这里四周都有卫星监视器,只要我们一使用便会被发现,只好等那个不太可靠的秃鹰回来把我们从这里接走了。


他会出卖我们么?我总感觉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应该不会,如果想出卖我们,早在上码头时就把我们抓起来了,暂时只能相信他了。


此时迎面走过来一名俄罗斯上尉边走边抽烟,烟只剩下一点烟头了,走到他们两个人身边时已经快没有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庄彬和阎建国后把烟头随手扔在一边然后继续朝前面走,一溜烟消失在营区尽头。




能带我们离开这个营房么,我们想不受打扰的进行准备活动。阎建国晚上很正重的对秃鹰说道。


怎么吃不惯这里的伙食么?我可以叫他们做些清淡口味的,中餐肯定是不会有的。


这里全都是俄国兵我们在这里是十分危险的,所以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地方你负责给我们提供。


别开玩笑了,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别看这个军营人很多其实他们都对互相之间的事情不关心,这里大部分都是格拉斯莫奇将军的属下,我和将军阁下很熟悉是老熟人,只要他不下达命令谁也不会到这里来的。


有总觉得有很多人在监视我们呢。庄彬用很怀疑的眼光看向秃鹰。


人都是在互相监视,我的是么阎队长?


哦,哦,没错的,不过我希望我们搬出去这样方便一些,我们许多武器在这里没法进行训练和保养,所以还请你多包含一些。


真的想离开这里么?


没错。


那好吧,那今天我就安排你们离开这里!等我十分钟我去找一辆车来,你们收拾一下东西不要把东西遗失在这里!


临走的时候阎建国低骂了一句:“该死的国家,该死的营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