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起两名大学女生 退伍兵体力耗尽沉深潭(图)

chyx66 收藏 5 152
导读: 刚考上大学的19岁妹妹冯艳和女同学方舒不慎滑入了深潭。萍乡市芦溪县万龙山乡陇上村21岁的退伍军人冯彪,勇敢地跳入深潭中,并无私地先将无血缘关系的方舒救上岸后,再次跳进深潭,将妹妹救起。但令人痛心的是,冯彪因体力不支献出了自己宝贵而又年轻的生命。8月30日上午,大学新生冯艳和同学方舒离开萍乡,如期相约前往大学报到,临行前,她们再次来到冯彪墓前作了悲痛的告别。   退伍军人冯彪   事发 两名大学女生栽进深潭   8月30日中午,记者在采访途中意外听到这一感人事迹后,立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刚考上大学的19岁妹妹冯艳和女同学方舒不慎滑入了深潭。萍乡市芦溪县万龙山乡陇上村21岁的退伍军人冯彪,勇敢地跳入深潭中,并无私地先将无血缘关系的方舒救上岸后,再次跳进深潭,将妹妹救起。但令人痛心的是,冯彪因体力不支献出了自己宝贵而又年轻的生命。8月30日上午,大学新生冯艳和同学方舒离开萍乡,如期相约前往大学报到,临行前,她们再次来到冯彪墓前作了悲痛的告别。





退伍军人冯彪


事发 两名大学女生栽进深潭


8月30日中午,记者在采访途中意外听到这一感人事迹后,立即前往芦溪县万龙山乡陇上村冯彪家中采访。冯彪的43岁父亲冯发清和42岁母亲曾玉兰仍沉浸在悲痛之中。冯发清悲伤地告诉记者,儿子突然离去后,他们全家整日都是泪眼汪汪。虽然儿子走了10天了,但儿子的音容笑貌每时每刻都浮现在脑海里,仿佛儿子就在身边。


冯彪的母亲曾玉兰万分悲痛地回忆说,她的女儿冯艳和同龄女同学方舒今年同时考取了九江财校。


8月18日上午,方舒来冯艳家玩,冯艳知道方舒没见过大坝,于是带方舒到本村的黄洲水电站看大坝。冯艳和方舒从大坝沿着河流往下游走,走到一个名叫枧潭的深潭处,由于连下数天大雨,潭边黄泥打滑,方舒走着走着脚一滑,竟然摔倒在潭边。冯艳大惊,连忙伸手去拉方舒,不料自己也踩在黄泥上,两人一同栽入枧潭中。


过程 退伍军人先救他人再救妹


枧潭十分偏僻,最近的人家离此也有40分钟路程。正当冯艳和方舒在深潭中拼命挣扎、呼救的危急时刻,从武警某部四连退伍才8个月的冯彪正在一旁山上砍竹子,他听见呼救声后扔下柴刀飞速赶到潭边,见冯艳和方舒在水中时而露头时而下沉。这时,冯彪毅然跃入水中,一把抓住方舒,将方舒推往岸边。


枧潭沿壁四周均是光滑的大石头砌成,既使正常人从潭中上岸都要费力气,更别说推人上岸了。冯彪在部队练出一身好本领,他单手抓住方舒衣服,发力将方舒推上岸。


此时冯彪已是气喘吁吁,如果此时他爬上岸还可以获救,但他见妹妹就要沉入水中,眼看就要没顶,冯彪又向冯艳划去。冯彪从水中一把捞起冯艳,将奄奄一息的冯艳推往岸边,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将冯艳推上岸。但冯彪最终因体力耗尽沉入水中,献出年仅21岁的生命。


事后,冯艳和方舒哭着回去叫人来救,村民们得知冯彪落水后赶紧打捞,1小时后,在潭底将冯彪的遗体捞起来,这时人们发现,已停止了呼吸的冯彪仍保持托举姿态。


冯燕事后还向家人回忆说:“哥哥本可以先救我的,因为我离岸更近。但哥哥却最先去救更远处的方舒,使劲地把她从水中托起来,推向岸边。”


荣誉 曾获优秀士兵称号


母亲曾玉兰将儿子的照片拿给记者看,一边翻阅相册一边诉说冯彪的成长经历:冯彪1986年出生在万龙山乡陇上村,妹妹冯艳小他两岁,陇上村是一个偏远、闭塞的小山村,为了养活全家,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下炭井、打隧道,为这个家竭尽全力,母亲身患重病,不能做事,冯彪5岁时就要扯猪草,8岁就要砍柴、放牛、挑粪,12岁就要做饭、种田、收禾,读初中时和成年男子一样做农活,过早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也练就了一副铁打的身体。


2004年冬,18岁的冯彪成为武警驻江苏无锡某部队的一名战士,在部队里,冯彪苦练本领,枪法、擒拿格斗都为优,很快被提拔为班长,并获部队2005年度优秀士兵称号。2006年冬,冯彪退伍后在上海找了份工作,并打算在上海成家立业。


生前 辞去上海工作回家创业


正当冯彪打算在上海大展拳脚时,母亲病重需要人照顾,妹妹正值高考无法帮家里做事,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年过7旬的婆婆身上。冯彪不忍婆婆这么老了还要像男人似的在外做工,不忍母亲无人照顾,于是放弃了上海优异的生活条件,于2007年8月初回到家乡创业。冯彪告诉母亲,他准备贷款建一个养猪场,再承包池塘养鱼,在池塘边种经济作物,用猪粪产生沼气,经济作物的叶子可以用来喂鱼,这样各种废物可以得到循环利用,极大降低成本。母亲从没想过这些,有点担心,但冯彪安慰她说:“妈妈,你不要担心,沿海地方都是这么搞的,我在部队也学过这方面的本领,如果在万龙山养猪成功,不仅我们家会富裕,而且还可以带动乡亲们致富。”


追忆 善解人意的好小伙


年仅21岁的冯彪走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及生前的一点一滴都印在了乡亲们的心里。因为在村民眼里,冯彪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孩子。


冯彪的奶奶记得:在冯彪爷爷病重时,冯彪天天给他擦洗身体,还买来油饼蒸得稀烂,一点一点舀给爷爷吃。


冯彪的父亲冯发清记得:冯彪为了照顾自己,总是抢着争着干脏活累活。在修建隧道的工地上,儿子总是对他说,“爸,您身体不好,你干不动的活让我来,我在部队时练得可结实呢,这点重活不在话下。”


冯彪的母亲曾玉兰记得:儿子当兵第一年,她生日那天,儿子从部队寄来一封信,信中夹着30元钱,嘱托妹妹给母亲买一个大蛋糕。他还在日记中写道:“只要我们以后让她过上好日子,那妈妈天天都像过生日”。


冯彪的师父罗登道记得:在自己身边学泥水匠的这个徒弟,经常为自己的两个小孩子洗衣烧饭,还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帮他做了满满一杂屋煤球。


众邻居见记者来访,纷纷上门述说冯彪生前的感人事迹。一位张大妈告诉记者,冯彪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这孩子懂礼貌,勤劳、朴实,常常帮助群众。张大妈有两亩山田,每年能打1000多斤谷,可张大妈家没有劳动力,无法种田收禾,冯彪当时才15岁,本来自家负担就重,但他想到张大妈家没有劳动力,不仅帮她挑水做饭,还帮她犁田收禾,直到18岁参军为止。


陇上村村主任张功明记得:村里修路修渠,只要一个招呼,冯彪总是二话不说,甩开膀子就干。在路上遇到有人挑不起担了,冯彪会去帮;农忙时谁家人手不够,冯彪会去帮……村里的小孩没钱读书,他出钱资助,邻居的小孩没钱买书包,用袋子提着书本去上课,冯彪不声不响给小孩买书包,小孩别提有多快乐了。


告慰 获救女生恩人墓前致哀


8月30日晚上6时30分,记者拨通了冯彪的妹妹冯艳的手机,在电话那头,冯艳声音低沉地对记者说:“哥哥那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慢慢地沉下去了。”冯艳说,他哥哥冯彪从上海回到家乡才10多天,他就用自己生命作铺垫,拯救了她和另一位花季少女的生命。然而,哥哥冯彪的牺牲既没有鲜花和挽幛,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追悼会,在他牺牲的第二天,家属和亲友们便匆匆为其下葬。


冯艳告诉记者,哥哥是她和好同学方舒的救命恩人,她们在离开萍乡,相约前往大学报到读书临行前,还特意来到他的墓前作了悲痛的告别,同时还默默地表示,一定要以实际行动告慰英灵。文/图记者陈建新 江南都市报


(责任编辑:房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