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跟你一起打鬼子 生死之交

jingdong12 收藏 14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张婧放下手里的石头,和何平把两个鬼子的尸体给搬到一隐蔽处。两人换上鬼子军装,何平拿起三八枪一副警戒的模样,张婧则端起菜盘,两人向屋里走去。 在门口还有两个日本并站岗,何平早有对策。只见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外面忽然传来几声枪响!那两个日本并连忙拉抢戒备,何平则护着张婧,两低着头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张婧放下手里的石头,和何平把两个鬼子的尸体给搬到一隐蔽处。两人换上鬼子军装,何平拿起三八枪一副警戒的模样,张婧则端起菜盘,两人向屋里走去。

在门口还有两个日本并站岗,何平早有对策。只见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外面忽然传来几声枪响!那两个日本并连忙拉抢戒备,何平则护着张婧,两低着头迅速的蹿进屋里。何平还不断的用日语说:“注意,别把菜汤给撒出来了。”两人的表演丝毫没有让门口的鬼子怀疑。

屋里面就简单多了,一共就四个人,那少佐和另一个鬼子军官,德川和赵名辊。张婧和何平刚进来那小鬼子就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再一看何平不认识,马上意识到不对,就要掏枪,何平上去一拳打在那少佐的太阳穴上!那少佐因为一只手在掏枪,又坐在板凳上,没躲开,被何平一拳打死。何平马上一手把那少佐即将倒下的身体扶正,以免他跌倒的声音惊动外面的鬼子,一手拔出那鬼子的手枪对准德川的脑门,那本已经起身的德川又慢慢的坐下。

另一鬼子被张婧一刀扎在心口,已然断气。张婧又象征性的给了赵名辊的脖子上一拳,赵名辊机灵的爬在了桌子上。何平对德川说道:“德川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张婧这时候指了一下赵名辊说道:“他怎么办?”何平想想说:“弄醒了一起带走!”张婧一碗冷水浇了下来,赵名辊知道自己该醒了。

几分钟以后,屋里面的德川和赵名辊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日本兵。外面的鬼子都没怀疑什么,几人来到看押女孩的地方,那里有四个日本兵守着。何平抵了一下德川说道:“喊他们去牵四匹马来。”那德川按照何平的意思喊道:“喂,你们几个,去牵四匹马来。”手指着那些鬼子兵,他没有耍花招。他可不是军人,没有那种武士道的精神。况且在他看来,自己的生命比何平要珍贵的多,同归于尽的事对他来说是赔本的买卖。

片刻时间,两个小鬼子把马牵了过来。刘虎和孟山这时候突然出现在那女孩的旁边,两名看守的日军还没来的急开枪就被刘虎砍死一个,孟山捅死一个。拉马的两个鬼子还没把枪端好,就被张婧和何平一人一枪打死了。张婧和赵名辊上一匹马先向外闯去,刘虎和孟山也把马儿唤来,刘虎抱起那女孩翻身上马,三人也飞驰而去。

何平一拳把德川打昏,然后背在自己身后,给自己挡枪,也闯了出去。何平发现身后的鬼子不敢对德川开枪就知道自己绑架的绝对是个大人物!鬼子的马匹本来就那几匹,步兵哪里能追的上来。几人狂奔了一会,估计鬼子是追不上了,便放弃马匹蹿入山林。

何平看身后的德川还没有动静,生怕自己刚才用力大了把他打死,当下把了一下德川的脉搏,一切正常。想想后,一脚踢在德川的屁股上:“我叫你装!”那德川哪里受的了这一下子?当下被踢了起来。何平一副山大王的模样说道:“德川先生,你最好好好配合我们,不然老子给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又转过头去对赵名辊道:“这小子能和小鬼子坐一桌,肯定也是汉奸。孟山,把他宰了!”孟山上来就是一副要动刀子的模样。那赵名辊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可也只能配合的演戏。不断乞命。何平等人装作勉为其难的暂时不杀他。

刘虎这时候温柔的照顾着那女孩,温柔程度让何平感觉他不是刘虎。张婧来到那女孩身边问道:“你是什么人?鬼子为什么要抓你?有伤没有?”那女孩想了很久后回答:“我叫胡松云,是从北平来的学生,路上被他们抓住了,身上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何平和张婧都知道女孩是在说谎!鬼子没必要把一个学生押到大同去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何平说道:“我们快回去吧,时间长了鬼子可能追上来。”几人一夜没休息,又走了一天才回到铁血队的营地。刘虎赶紧喊王姗姗来照看胡松云的伤势,检查无大碍后,刘虎才放下心来。

何平先把德川拉到指挥部来审问一翻,这德川果然是日本德川家族的,而且是几个比较受重视的后起之秀之一。这次来中国是要在大同安排采矿事宜。何平又问了一些情况后,让德川写了一封信给鬼子,说是要赎金.然后

把德川给关了起来。接着又把赵名辊带了进来。

赵名辊人刚进门,何平就迎上去说道:“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几人赶忙给赵名辊松开绳子,那赵名辊说道:“几位,你们不是要带我去后方么?怎么又把我带回来了?”何平笑笑:“我们想麻烦你一件事。”赵名辊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绝无二话。”何平慢慢的说道:“我要你救走德川。”赵名辊的脸上一脸惊讶,何平接着说道:“然后再到大同市和德川合伙开饭店。”那赵名辊把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不行,汉奸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你们还不如杀了我。”刘虎看着他说道:“你看我们像汉奸么?现在告诉你也不怕什么了,你现在在黑山,老子就是刘虎。”

那赵名辊顿时傻了,要知道现在铁血队名头最响的就数刘虎。刀劈河野,大闹阳原,早使得刘虎家喻户晓。赵名辊回过神来后说道:“你们要我做什么就说吧,我也是中国人。”何平拍拍他说道:“你先把德川救出去,然后和他合伙开饭店做生意。以后要做什么我们会告诉你的。”然后几人又详细的安排救德川的细节,随后赵名辊也被关了起来。

何平想想说道:“轮到那个女学生了!”刘虎马上说道:“你们怀疑她?她可是被日本人抓去的,身上的伤还没好!”张婧笑着说:“刘队长,你真相信她是学生?”刘虎不是傻瓜,只是一时没有想到而已,被张婧一点也明白过来。当下对孟山说:“把那女的带进来。”孟山应声出去了。

不一会的功夫,那女孩被带了进来。张婧脸上还是那让人看不透的笑容:“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女孩不紧不慢的说道:“不是说过了么,我是北平的学生。”张婧和何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问了好半天,那女孩还是那几句话。至于问她鬼子为什么把她押去大同,她就说自己又不是鬼子怎么会知道。何平毕竟不是专业的审讯人员,一会的功夫就被女孩激怒了,吼道:“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么?还是认为我们不会杀人?”那女孩冷冷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何平对孟山使了一个眼色,孟山掏出手枪抵在那女孩的脑门上。那女孩扭过头去,毫不畏惧的看着孟山,眼角却向西方洒了一下。

何平捕捉到了她的眼神,那眼神里有一种坚强,有一种不干,还有一种留恋,和一种渴望。何平的脑袋里面马上明白了这女孩的身份!西方值得留恋的只有一个地方——延安。何平慢慢的笑了,张婧的脸上还是那不变的笑容:“你知道了?”何平点点头:“八九不离十。”张婧笑道:“应该是那里来的。”接着问何平:“你打算怎么办?”何平说道:“孟山,放下枪吧。”又对刘虎说道:“刘队长,先让张婧给她安排休息,等她身体好了你把她送到陈书民那里去。”刘虎惊奇的看着那女孩问:“你是八路?”

女孩呆住了。何平笑着说:“你放心,我们也是打鬼子的队伍。虽然信仰不一样,可都是中国人。你先去安心养伤吧。”女孩点点头,张婧来到她面前说道:“先跟我来吧。对了,你真名叫什么?”那女孩浅浅一笑:“我就叫胡松云,这是真的。”跟着张婧走到门口又回头问刘虎:“你叫什么名字?”刘虎嘴巴一咧:“刘虎。”那女孩说一声“谢谢”后跟着张婧去了。

赵名辊和德川被一起关了四天,用何平的话说,得让他们先培养一下感情。第四天晚上,牢房里面的德川和赵名辊突然听到外面枪声大作,德川兴奋的说道:“赵君,估计是我们的部队来了,我们有救了!”赵名辊哭笑道:“要是皇军来了,我们估计死定了!”德川一听马上从兴奋当中回过神来,一下坐在地上:“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时候外面守门的两个铁血队员进来检查了一下两人身上的绳子,又在门上加了把锁链。便跑去参加战斗去了!赵名辊忽然把德川喊了过来,开始用牙齿咬德川身上的绳子。几分钟以后,德川身上的绳子脱落了!那德川赶紧解开赵名辊身上的绳索。德川看着紧锁的大门:“赵君,我们怎么出去?”赵名辊笑笑的从内衣口袋里面拿出一把小刀来!德川惊喜的问道:“赵君,你居然还带着刀?”赵名辊拍一下脑门说道:“这是皇军带我去见你的时候我准备的,没想到现在用上了,这刀是专门剃牛精的。虽然小可是很锋利!”德川笑笑说道:“如果我们回去了,我一定重赏去抓你的那个士兵。”

赵名辊一边削着门上的木头,一边说道:“如果我活着回去,我一定去开一家最好的饭店!”那把刀确实很快,片刻的功夫门上就被挖出一个大洞。德川的赵名辊双双逃了出来!当然一路上的追击是不可避免的,可是每一次都被赵名辊机灵的躲开了。

天色刚刚擦亮,大同县的城门才打开,就有两个叫花子模样的人要进城。守城的伪军认得赵名辊,开玩笑的说:“赵老板,小鬼子烧了你的店铺,你也不用去当叫花子吧?”几人哈哈大笑,赵名辊在德川身后直使眼色,那几个伪军愣是没反应过来。德川走到说话的那伪军面前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德川的中国话说的是十分地道的,那伪军那里把这叫花子放在眼力?正要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却看见赵名辊用手指了一下德川,做了一个武士刀劈杀的姿势!那伪军明白过来了,立即惊出一身冷汗,说不话来。

那德川却得理不饶人又说道:“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说完给了那伪军两嘴巴子。那伪军被打的火起,心想:“反正老子上无老,下无小的,干吗受这鸟气?”想完一枪托砸在德川的脸上,那德川做梦都没想到这伪军敢还手!被打的鼻子也流血了,门牙也被打掉了。

还没趴起来,那伪军冲上来就是几脚,一边踢一边骂道:“操你娘的,小日本,老子骂的就是你。打的也是你,怎么着吧。踢死你个狗日的。”德川被打的满地打滚,城楼上的日军早就伸出头来,可是伪军欺负老百姓的事情他们见多了,也没往心里去。一边的几个伪军这时候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赵名辊装腔作势的在一边拉着,看城门的鬼子伸头看热闹,忙的给那伪军使个眼色。那伪军也消了气了,不待德川反应过来,马上飞快的跑出鬼子的有效射程。那速度,不亚于刘翔的一百一十米栏。

那伪军觉得安全以后,回过头来喊道:“兄弟们再见,兄弟去投八路去了,后会有期!”那城门口的几个伪军这时候才“砰,砰”放了几枪,射击的意思是没有的,估计算是送行吧。

德川被赵名辊从地上扶了起来,马上用日本话冲上面的鬼子喊了几句,那几个小鬼子这才知道刚才被打的是自己人,忙的跑了下来。德川被扶到城楼上休息,德川喘过来气以后马上让人去把鬼子的大队长喊来!这功夫德川问道:“赵君,皇军烧你的饭店是怎么回事?”赵名辊把自己上菜慢了被日本人烧了店铺的事情讲给德川听,德川听后讲到:“赵君,你要愿意我们一起合作在大同,北平,整个华北大大的做生意。”赵名辊假意推辞道:“德川先生,我只想再开一个饭店,其他的我都不会呀。”德川笑笑说道:“你不需要做什么,帮我看住钱就可以了。我在中国没什么朋友。认识你是我的荣幸,用你们中国话说我们是生死至交。你帮我看钱,我放心。”

赵名辊受宠若惊的答应了下来。何平的计划完美的实现了。一个月以后,一家大东亚合作社正式运行,经营的范围有:饭店六家,矿场三座,运输站十个,药店数间,布店数间。从这时候开始何平可以用钱买到除了军火以外一切必需品。最主要的是,那些饭店的“伙计”还会把鬼子无意中泄露的情报快速的汇报给铁血队。

一个月以后何平对整个华北的力部署已经了如指掌。经过两个月的训练铁血队员的体质和技战术都有了质的提高!如果说以前打鬼子要靠策略才能打的过鬼子,那么现在何平可以面对面的打也不会吃亏!

这天张婧来找何平:“有三个消息告诉你,一是那马龙居然活过来了。不过他现在很不开心。”何平笑问:“怎么有人拣了一 条命还不开心?”张婧呵呵一笑说道:“爱情呗。那马龙和李老财的女儿一起经过了一场生死,那女孩又在马龙昏迷的时候无微不至的照顾他,马龙醒过来哪里会不动心。”何平想想说道:“一定是因为那女孩是老财的女儿。”张婧点点头接着说:“那陈书民死活要把两人分开,他居然把马龙又调回部队去了。”何平叹口气想道:自己也没办法,那时候的八路军就是重视出生问题。

又问道:“还有什么消息?”张婧笑了笑说道:“共产党有一支正规军进入了恒山!”何平知道是名震天下的三五九旅,点点头说道:“胡松云怎么样?”张婧说道:“看她的伤势早就好了,可是刘虎舍不得送她走。我看她是别有用心!”何平笑笑说道:“刘虎要愿意,我去八路那里给他做个媒。”张婧笑看何平:“你知道那女孩的身份么?”何平点点头,“我能容下国民党,也能容下共产党。只要打鬼子的,都是我的朋友!”张婧不再说什么,一会又说道:“重庆来人了,现在正在你的指挥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