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混战灵幡坟(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众人看的面面相觑,因为大家看到,那断成三截的灵幡是铁杆打制而的。 五和尚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脖子嘻嘻笑了:“滕会首,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粪堆上,咱就好说好商量。我看这么的吧,大飞子,把刀交给滕会首,咱俩和李爷一起走,跟着滕会首到炮仗屯取钱去!” “那得我拿着刀!”李采快捷无比地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众人看的面面相觑,因为大家看到,那断成三截的灵幡是铁杆打制而的。

五和尚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脖子嘻嘻笑了:“滕会首,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粪堆上,咱就好说好商量。我看这么的吧,大飞子,把刀交给滕会首,咱俩和李爷一起走,跟着滕会首到炮仗屯取钱去!”

“那得我拿着刀!”李采快捷无比地夺过关上飞手中的蒙古弯刀,腾身而起向东面的五和尚跃去。

突然,红光一闪,李采身在半空中,竟被无头血尸,一爪穿透脊背,一腔鲜血喷出,顿时五和尚头顶下起了漫天血雨。

无头血尸与李采尸首同时落在地上,无头血尸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蒙古弯刀,立起刚要遁去,忽听得空中一声暴喝:“哪里走!”

声若惊雷炸响,坟地众人耳鼓轰鸣,几只落在周围坟头上乌鸦,呱呱惊叫着吓得四散飞去。

声到人到,乌力空中一仗直插下来,掼进无头血尸脖腔,随手一带,一股血箭从无头血尸的腔中穿出,无头血尸张开双手,扑通!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铁杖飞镖!”王宪背着手走了过来,望着滕婆子笑着说:“我都听杨欣跟我说了,这回我是亲眼看见了!这位藤婆婆的金钱飞镖,一扬手就能三断铁杆灵幡,真是名不虚传啊!”

突然,关上飞扑过来一把揽住王宪的脖子,一手端着盒子枪,向乌力、滕婆子和身后的杨欣、黄衣大汉环顾着喝道:“都给我统统退后!谁敢动一动、我就蹦了他!”

事发突兀,众人愣住了。坟地东面的枪声停止了,皇圈会的人和五和尚的人从南北两面围拢过来。

关上飞揽着王宪的脖子向五和尚面前走过来:“老五,快!把刀捡起来!”一回头恶狠狠地向众人说道:“都他妈把枪给我放下!嗯?不放?我他妈马上就蹦了他!”关上飞把枪管对准了王宪的太阳穴。

“你想怎么样?”杨欣慢慢走了过来,平静地说道。

关上飞喝道:“站住!再走一步我就开枪!”把枪指向杨欣,杨欣停了下来。

“嘿嘿!姓杨的,我知道你是共产党的游击队长!可咱井水不犯河水,我要的是刀,你要的是人。你让他们把枪都放在地上别动,我和老五上了大道就放人!”

“大家都不要动!”杨欣用眼色制止住窑洞授发镖的黄衣大汉,“我怎么相信你?”

“我留下两个弟兄当活口人质!”五和尚捡起蒙古弯刀,一指身边的二华子和赶过来的大发。

“好!我答应你!大家把枪放下!”

“不行!”被揽着脖子的王宪大声喊道:“谁也不准放下枪!”

“王主任,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说!”王宪怒道:“你怎么又擅自做出这样没有原则的决定?谁给你的权利?我刚刚批评过你,要有组织性、原则性,有事要及时请示汇报。你咋又都忘了?”

“王主任……”

“你给我闭嘴!别说了!是国宝重要、还是我一条命重要?黄圈会的乡亲们祖祖辈辈们守了七百年。七百年啊!七百年的血汗就能让你的一句话、我的一条命给废了?”

“我说,你们这还有完没完哪?”五和上眨巴着肉泡眼凑上前来,“我一个屯里人,见得也少。我还没听说过枪指着脑袋,还讲什么七百年的组织性、原则性的呢?”

哈哈哈!北面的黄圈会大**南面五和尚的趟子手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懂什么?”王宪鹰眼一立,对无和尚喝斥道:“一个盗墓贼、里通外国的汉奸!你把祖宗八代都忘了!你还是个人吗?”

关上飞不耐烦地喝道:“我说姓杨的!你们俩谁说了算?这叫干啥呢?讲起来没头、骂起来没完的?我他妈的都整不明白了?快点的!管你们俩谁呢,给个痛快话!不然我就开枪了!围着这些人,扯什么鸡八蛋呢?”

“我说了算!”王宪扭头对关上飞说道:“浑蛋!你松开点!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关上飞下意识地放松了点手臂。王宪喊道:“杨欣!开枪!向我开枪!夺回宝刀!把这些卖国贼统统都打死了!”

日——哐!坟地四周响起了轰轰的迫击炮响,霎时坟包上尘土飞扬、硝烟突起,人们纷纷惊慌地四散躲藏。

“鬼子马队!”五和尚向东面坟地一指。关上飞扭头一看,五十多匹东洋马绕过拖雷皇陵冲了过来。领头的十几个骑在马上的鬼子平端着机关枪,嗒嗒嗒!一阵猛扫,坟头上窜起土烟。皇圈会大**五和尚的趟子手立即伏在坟包后,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向鬼子马队射击。领头的几个鬼子嚎叫着从马背上掀翻了下来。

关上飞一看,鬼子的歪把子机枪火力凶猛,马队已经冲到了面前。连忙松开王宪,连滚带爬地与五和尚趴在坟包后。

杨欣与黄衣大汉把王宪拉过来伏在了灵幡坟包后,对身旁的乌力和举枪射击的滕婆子说:“不要开枪了!我们火力不行,不能硬拼!要以皇圈会的名头和他们交涉!”

五十几个鬼子骑兵围住了灵幡坟包,机枪、马枪对准了伏在坟包下的人们。一个队长模样的鬼子骑着马立在东面的一个坟包上,扭头看了看北面坟包下带着黄袖标的大汉,抽出马刀来指着大汉咕噜了句日语。乌力见苗头不好,立刻走了过去:“我是皇圈会的会首,我叫乌力,有什么话冲我说!”

“你的,蒙古弯刀的有?”鬼子队长操着生硬的中国话问道

“蒙古弯刀被那伙盗墓贼抢去了!”王宪手指着东南面坟包后的五和尚,趴在坟头上喊道:“就是他们!”

鬼子队长转过头来向南面望着关上飞、五和尚和趴在地上的趟子手,果然发现了五和尚身下紧紧压着的蒙古弯刀,刀鞘上的宝石闪着晶莹的亮光。便举起了马刀,刚要嚎叫,突然,西面坟地响起了一声清亮的娇喝,人们没听懂喊的是什么,可挥刀的鬼子却停止了喊叫,眼睛看着西面,把马刀缓缓放了下来。

何叶儿蒙着黑纱面罩,穿着一身黑衣从西面姗姗走了过来。来到五和尚面前,伸了伸手,五和尚抬头惶恐地望着何叶儿,手里紧紧地抱着蒙古弯刀,结结巴巴地说:“姑娘,你……你,”

“你个鸡八毛哇?”身旁的关上飞说道:“快把刀给她!”

“那、那……”

“那啥呀?不的话,咱一个也别想活!”

五和尚心疼地摸着刀托上闪闪发光的宝珠,极不情愿的把蒙古弯刀递给了何叶儿,翻愣着肉泡眼嘟囔道:“这可倒好,刀把儿还没攥热乎呢,就他妈便宜小鬼子了!养活孩子让猫叼去了,白费劲了!这半天一宿的,没把我折腾死!我操他个死妈的!”

杨欣趴在坟包上紧紧地按住几次想发镖的黄衣大汉:“别动!二姑父,你这是盲干,会坏事的!”

黄衣大汉正是乌力的儿子、杨欣的二姑父乌旦。昨夜里他就从地宫暗门秘密潜入了后殿墓道,监视了一夜后,看到李采盗出蒙古弯刀后,便跟踪出墓到了灵幡坟包。

“小柱子!你放开我!”乌旦当下对杨欣说道:“盲干也得干!蒙古弯刀要落到鬼子手里,咱爷们还有脸活着吗?”

“二姑父!你这明摆着是去送死!”

“送死也得去!”

“这话说得有道理!”王宪扭头插进话来:“要革命就得有牺牲,为保护国而死,虽死犹荣、重如泰山!就像我方才那样,为了夺回国宝,还让你们向我开枪呢?杨欣!你不要犯胆小如鼠的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滕婶儿!你给句话!我听你的!”乌旦被杨欣制住,皱着眉头向藤婆子说道。

杨欣在后背上一手抵住乌旦的脊椎名命门穴,一手反扣住他的左手腕,使他丝毫动弹不得。乌旦虽然武艺高强、力大无穷,善使百发百中的蝴蝶飞镖,可杨欣练就的武术、擒拿、摔跤浑然天成的竞技技艺,加上谙熟乌旦的武功路数,便轻而易举地制住了乌旦。乌旦气的火冒三丈,心想,这小兔崽子在哪学来的鬼把式?我他妈连身都翻不过来?无奈,只得求助一旁冷眼相看的滕婆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