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前三秒钟内心理变化

车祸前三秒钟内心理变化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两个小时前,我从南京回镇江,我的福克斯才跑了17800KM,听说拉高速对清除发动机积碳有好处(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就想着找个机会拉一下车,副驾驶兄弟拍着胸脯掷地有声地说沪宁线只要移动测速,没得事,心一横,两人把保险带一扣,今天就拉一下吧。

上了沪宁高速之后,单向4车道;车不是很多,车速一下就窜起来了,由于城里限速太狠,这里八十,那里六十的,虽然摄像头躲哪大概齐知道,但心里一有事就忘了,去年三个人开普商光超速就被罚了两千多,人就是这么被罚乖的,现在是习惯性地边开车边看速度表,连上一百的机会都很少,这回总算可以过瘾了,当上120的时候,感觉噪声开始"呜呜"做响,风噪胎噪好大,但车速再往上的时候,噪声反倒好象还低了一点,不知是感觉问题还是这车就这样。

当车速到190KM/H的时候,前面有车,这时我感觉还有余量,我个人感觉福克斯上200应该没问题。这时车开始多了起来,再一次加速的时候,当车速到160KM/H的时候,前方大概150米处,又不是弯路,不按游戏规则出牌的事情(当然我也是规则范围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二线最前面有一辆大货,后面紧跟一辆小面,外线还有一辆大货,内线是空的,我刚想减速,小面突然在没打转向灯的情况猛然并内线,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副驾驶兄弟“啊”地叫了一声,再也没声音了,我的视线只有那辆小面,没有时间看他的脸,也抽不出时间看后视镜,我已经是远光了,没有晃的必要了,由于太近了,直觉告诉我这个追尾不可能避免了,只是轻重问题,唯一的反应就是双手死死地按住方向盘后背死死抵在座椅用尽全身的力量全部转移到右脚,一脚跺死,耳边立刻响起了绝望的、凄厉的、悲惨的轮胎与路面的滑动声,还伴随有ABS发挥作用的声音(像踩了只老鼠)。

50米、40米、30米、20米、10米,应该是ABS发挥了作用,我的车一点也不发飘,福克斯以相当平稳的姿态在迎接着什么事情到来,我这时能感觉小面司机似乎也听到了福克斯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二线大货还在慢慢挪动,大货司机也应该听到了福克斯凄惨的叫声,就是不知大货司机是在以什么心态听这种惨叫声,依然匀速前行没有减速的意思(当然这只是感觉),小面还没有过大货,但我能感觉小面也在为了避免车祸而拼命提速,但无奈我的基础速度(160KM/H)太快,8米、7米、6米,与小面的距离越来越近,我脑子还是一片空白,没有恐惧感,只是感觉眼睛要跳出眼框了,我想不出还有没有其它的动作可以缓和一下这个局面,哪怕是鸣迪都想不起来。

5米、4米、感觉双手都快把方向盘捏破了,大约还有3米的时候,这时不知是不是老天在发挥作用,开始感觉与小面的距离开始拉大,我现在想不起来当时的那一刹那心里是喜还是忧,只是觉得有时间办点别的事了,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速度表,60KM/H ,小面这时已过大货,小面也应该是吓坏了,感觉小面好象一下就弹出了内线,跳到了外线,我也跟着跳出了内线,并到二线,与小面并排,副驾驶兄弟打开窗户,冲着小面司机愤怒地质问他:你他妈是怎么开车的。我打右灯想别住他们,透过车窗我看见小面的两个人好象也是惊魂未定,面无表情木纳地朝我们这边看了两眼,我感觉小面司机有点象小孩做错事之后的愧疚感,一秒钟之后,我回灯了,重回内线,保持100KM/H。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我的心脏在“砰砰”地跳着,我不知道整个过程到底是2秒还3秒,那种在没有任何预警信号下一刹那间聚集起来地全身紧张感,在很短的时间内危险又瞬间解除,感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好象和原子核聚变核裂变的原理差不多吧,这种由无到有又瞬间由有到无的高度紧张感和我小时候爬墙看电影被人发现立即跳墙又被人从后面追赶逃脱之后的劫后余生感一模一样。

好了,两个小时前的事,现在应该是三个小时前的事了,希望朋友们以及所有的驾驶员以我为鉴,所有的危险情节都与我们自己的驾驶习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没有任何0.1秒的侥幸机会,奉劝大家紧慎驾驶,没有危险情节没有危险动作才是驾驶的最高境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