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鱼雷艇到导弹艇

soup2001 收藏 1 698
导读: 从鱼雷艇向导弹艇的飞跃   鱼雷艇几乎是伴随着鱼雷的发明而问世的。   1866年,奥匈帝国的一位英国工程师发明了现代鱼雷的鼻祖――可以自动航行的水雷。最初,鱼雷发射装置是被作为一种新式武器装设在一些军舰上。但挪威海军却独辟蹊径,决定将这种鱼雷装在一艘小艇上,充分发挥小艇快捷灵活和鱼雷攻击力强的特点,使之成为这一新式海战兵器。于是,挪威海军向英国订购了一艘“恶棍号”鱼雷艇。该艇排水量16吨,以蒸汽机作动力,航速15.6节,艇上安装一具鱼雷发射管及数枚鱼雷。这便是有记载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艇鱼雷

从鱼雷艇向导弹艇的飞跃

鱼雷艇几乎是伴随着鱼雷的发明而问世的。

1866年,奥匈帝国的一位英国工程师发明了现代鱼雷的鼻祖――可以自动航行的水雷。最初,鱼雷发射装置是被作为一种新式武器装设在一些军舰上。但挪威海军却独辟蹊径,决定将这种鱼雷装在一艘小艇上,充分发挥小艇快捷灵活和鱼雷攻击力强的特点,使之成为这一新式海战兵器。于是,挪威海军向英国订购了一艘“恶棍号”鱼雷艇。该艇排水量16吨,以蒸汽机作动力,航速15.6节,艇上安装一具鱼雷发射管及数枚鱼雷。这便是有记载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艇鱼雷艇。1873年12月15日,俄国海军第一次使用鱼雷艇攻击了土耳其军舰,从此开创了鱼雷艇用于实战的先例。1878年1月25日,俄国再次出动鱼雷艇参战,并一举击沉了土耳其“莫基巴黑”号护卫舰,创下了鱼雷艇史上的首次战绩。

小小的鱼雷艇竟能击沉大于自身好几倍的大型舰船,这一战绩一下子就引起了海军界的高度重视。再加上当时建造一艘大型军舰周期长、花费大,所以许多国家纷纷建造这种鱼雷艇,使得鱼雷艇在短期内得到迅速发展。

在1905年的日俄对马海战中,日本舰队派出37艘鱼雷艇和21艘驱逐舰袭击俄国舰队。当时,参加的俄国舰队无论是从吨位上还是火力上讲,都大大超过了日本舰队。但日本舰队利用俄国舰队远道而来且麻痹轻敌的弱点,突然向庞大的俄舰队发起了猛攻。战斗中,日军鱼雷艇和驱逐舰充分发挥小巧灵活的优势,频频围攻俄国“苏沃洛夫”号战列舰,并终于将这个庞然大物击沉。随后,鱼雷艇又向溃败中的俄国舰队发起追击,接连击沉了俄国两艘巡洋舰。从此以后,各国海军更加重视鱼雷艇的研制和建造。仅法国在1909年一年中就建造了140艘鱼雷艇。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鱼雷艇的发展产生了飞跃。因为从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中就可以看出,鱼雷艇已不再是大舰的附属兵器,而成为具有突击威力的新型兵器。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鱼雷艇战术技术性能日益提高,在海战中被广泛使用。据不完全统计,参战国海军的鱼雷艇总数为1300余艘。

二战结束后,各国海军及造船工程师们开始着手研制新型鱼雷艇,改型设计了四管、六管鱼雷艇,使鱼雷艇的作战威力大大加强。在二战后的20年间,鱼雷艇的发展一直较快,战术技术性能也有显著提高,其建造数量之多、技术性能之高,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1951~1957年,苏联第一代P4级两管鱼雷艇就建造了170余艘;1952~1957年,第二代P6级鱼雷艇一下子就建造了800多艇。50年代,德国建造的“美洲豹级”鱼雷艇满载排水量190吨,长42.5米,航速42节,有四个鱼雷发射管和两座40毫米高平两用炮。

50年代,世界各国开始把导弹引入海军,舰舰导弹和舰空导弹陆续问世。此时,西方海军界仍然热衷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行之有效的“航空母舰制胜论”,美国为此建造了排水量8万吨级的核动力航空母舰“企业”号。而以苏联海军司令戈尔什科夫为首的一批人则深信刚问世不久的导弹武器将在海军中独领风骚。在戈尔什科夫的倡导下,苏联海军以美国航空母舰作为假想敌,制定了一个系统的发展反舰导弹的计划。

苏联海军在研制出“相刷”舰对舰导弹之后,很快又研制成功SS-N-2“冥河”式舰舰导弹。“冥河”导弹战斗装药400公斤,射程2~45公里。苏联各型导弹的研制成功,为导弹装备于军舰奠定了基础。

1959年,苏联率先将成批建造的P6级鱼雷艇上的鱼雷发射管换成刚刚研制成功的“冥河”导弹。P6级鱼雷艇长26.8米、宽6.4米,满载排水量75吨,最大航速40节。尽管该级艇吨位很小,并因此被西方称之为“蚊子”级导弹艇,但它却是世界上第一批导弹艇。几乎就在建造“蚊子”级导弹艇的同时,苏联还设计了一种排水量更大的导弹艇,其满载排水量210吨,航速38节,装备4枚“冥河”导弹和双联装30毫米口径速射炮。该艇被西方人命名为“黄蜂”级。从此,鱼雷艇开始了向导弹艇的飞跃。

尽管导弹比鱼雷具有更大的优势,但由于鱼雷专门破坏敌舰舰体的水下部分,作战威力大,且不易被敌干扰装置干扰,因此,导弹艇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取代鱼雷艇。鱼雷艇仍然还是一种近海作战中具有强大突击威力的舰种。

苏联建成导弹艇后,很快将这种价廉物美的舰艇转让给华约和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埃及、叙利亚、古巴等国都先于西方国家拥有这种先进的小型战艇。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却认为,导弹艇是“穷国的武器”,掀不起大浪来,不会在海战中产生什么大作用。

然而,就在西方人对新出现的导弹艇不屑一顾的时候,埃、以两国海军马纳湾海域之战的结果却令他们大吃一惊。

1967年10月21日,在塞得港口以东的马纳湾海域,以色列的“埃拉特”号驱逐舰正沿着海岸进行例行的海上巡逻。也许是受到“六日战争”胜利的鼓舞,也许是对自己坚固装甲过于自信,“埃拉特”号驱逐舰竟然无视中东阿拉伯各国中最强大的埃及海军,不仅闯入了埃及的领海,并且逐步向其重要军港塞得港靠近。

因为以色列海军并不惧怕埃及海军。他们曾与之交战过多次,那怕是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也能以少胜多,从未输过。果然,当“埃拉特”号向塞得港靠近时,并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但骄傲的“埃拉特”号舰并不清楚,巨大的灾难正等候着它。

下午5时30分左右,“埃拉特”号驱逐舰已深入埃及领海19.3公里。在夕阳的照射下,位10公里外的塞得港已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早已作好准备的两艘埃及海军的“蚊子”级导弹艇突然向“埃拉特”号发射了4枚“冥河”舰对舰导弹,其中两发命中目标。被击中的“埃拉特”号舰体倾斜了。晚7时30分,埃及导弹艇又向在海面挣扎的“埃拉特”号发射了两枚“冥河”导弹,又有一发命中舰体。“埃拉特”号驱逐舰终于沉入海底,舰上202名乘员中,47人死亡,91人受伤。

“埃拉特”号驱逐舰在埃以海战中的惨败,向人们首次揭示了导弹在现代海战中的巨大作用,粉碎了小艇不能战胜大舰的神话,并由此酝酿着现代海战模式的一场革命。

此次海战失利后,以色列海军仔细研究了埃及“蚊子”级导弹艇和“冥河”导弹,并在此的基础上,研制成功了“迦伯列”舰对舰导弹以及装备此种导弹的“萨尔”级和“火花”级导弹艇。“迦伯列”导弹比“冥河”导弹飞行高度更低,抗干扰能力更强,具有更高的命中率。“萨尔”级和“火花”级导弹艇不但火力强,且装备有较完善的电子干扰设备。

经过6年的卧薪尝胆、埋头苦干后,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人终于迎来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1973年10月6日,埃及、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向被占领土的以色列军队,突然发起了猛烈地进攻。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又称赎罪日战争)。埃及军队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越过苏伊士运河,一举突破了以色列精心构筑的“巴列夫”防线。而在海上,一场前所未有的导弹艇交锋也拉开了序幕。

当时,埃及海军共有12艘“黄蜂”级导弹艇和7艘“蚊子”级导弹艇,叙利亚海军有3艘“黄蜂”级导弹艇和6艘“蚊子”级导弹艇。以色列海军则有两艘“火花”级导弹艇和12艘“萨尔级”导弹艇。就兵力数量而言,埃及、叙利亚方面仍占优势。但就快艇及导弹性能而言,以色列略胜一筹。

10月6日至11日,以色列海军导弹艇与埃及和叙利亚导弹艇多次相遇,并互相展开了猛烈的对攻。这是世界上首次导弹艇对导弹艇的攻击作战。

10月6日下午2时左右,以色列1艘“火花”级导弹艇和4艘“萨尔”级导弹艇高速冲出海法港,向北进入叙利亚领海,以防止叙利亚海军对以色列海法等港口可能发起的袭击。5艘以导弹艇到达叙利亚拉塔基亚港西南35公里处时,分成两个战术群严阵以待。

当晚10时30分左右,以军导弹艇主动出击并逼迫叙利亚海岸。当以艇发现在距其20公里处有一艇叙利亚海军鱼雷艇后,迅速与其交火。此时,以导弹艇又发现发现叙利亚的一艇扫雷艇,不久又发现1艇“黄蜂”级导弹艇和两艇“蚊子”级导弹艇正向他们逼迫。原来,叙海军是以鱼雷艇为前哨,扫雷艇为幌子,用3艘导弹艇从两翼攻击。以色列导弹艇立即向叙利亚导弹艇冲去。

11时20分,两军导弹艇间距离已不到40公里,以色艇已处于叙利亚导弹艇“冥河”导弹射程之内。以艇迅速散开成战斗队形。叙艇随即向以艇发射“冥河”导弹。但以色列导弹艇一方面在雷达指示下采取规避行动,同时用火炮进行拦阻射击。只见“冥河”导弹不是落空钻入大海,就是被以炮火在空中击毁爆炸,无一命中目标。

叙艇见势不妙,便想迅速撤离战斗。然而,为时已晚。这时双方导弹艇间距离已接近20公里,早已进入了以色列“迦伯列”反舰导弹的射程。随着一阵阵呼啸声,“迦伯列”导弹一枚接一枚地从艇上射出,贴着海面直扑叙利亚导弹艇。此时,叙艇雷达虽也发现有以色列导弹袭击,但雷达信号却很快便消失在海浪的回波之中,根本无法分辨。叙利亚导弹艇只得通过变向及变速,盲目地进行着躲闪。但“迦伯列”导弹却像长了眼睛一样,拦腰直插叙艇。随着一连数声巨响,3艇叙利亚导弹艇转眼间便葬身海底。战至7日早晨7时许,叙军另外一艘鱼雷艇及扫雷艇也未能逃脱覆灭的命运。

10月7日晚,在埃及塞得附近,一队以色列“萨尔”级导弹艇与埃及4艇“蚊子”级导弹艇首次相遇,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海上导弹战。结果是以色列导弹艇技高一筹,击沉了埃及3艇导弹艇,自己却 无一损伤。

10月8日夜,以色列导弹艇与埃及导弹艇之间也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当时,以色列海军分析:8日夜间,埃及海军很可能从亚历山大港向塞得港实施舰艇增援,遂决定向这一海域派出6艘导弹快艇,于途中阻击并力求歼灭。8日下午6时46分,以色列两艘“火花 ”级导弹艇和4艘“萨尔”级导弹艇驶抵杜姆亚特海域,并分成三路由东向西进行搜索。晚11时10分,以色列导弹艇发现埃及“黄蜂”级导弹艇。此时,双方相距50公里,均处于对方导弹射程之外。9日0时15分,以色列导弹艇驶入了埃及导弹艇的导弹射程之内。埃及海军不待继续接近,就匆匆向以艇发射了“冥河”导弹,这时,以色列导弹艇一面迅速散开前进,一面启动了电子干扰装置,向埃艇方向发射出强大的干扰电波。埃艇的“冥河”导弹一扇形发射架,便遭到强大的电波干扰,导弹控制信号顿时混乱。而以艇雷达却对“冥河”导弹的飞行轨迹看得一清二楚。等“冥河”导弹监控,以色列导弹艇利用其良好的机动性能,采取几个规避动作,就使“冥河”导弹扑空落入海中。

埃及导弹艇立刻紧张起来,一面竭力抵抗电子干扰,一面极力躲避。但一切努力均未能奏效,只听“轰轰”几声巨响,当即有两艇埃及导弹艇被击沉。凌晨1时20分,以色列导弹艇又全速追击剩下的两艇埃及导弹艇。一次导弹齐射后,又一艘埃及导弹艇被击沉。最后,仅有一艇埃及导弹艇侥幸逃脱。

10月10日~11日,以色列和叙利亚导弹艇再次在拉塔基亚和塔尔图斯海面遭遇。以色列3艇导弹艇己一面灵活地躲开叙艇发射的导弹,一面快速向对方接近,并用导弹一举击沉了叙利亚两艇导弹艇及港内的多艘商船。

在短短6天的3次海战中,以色列导弹艇先后击沉埃及导弹艇6艘,击沉叙利亚导弹艇5艘、鱼雷艇1艘、扫雷艇1艘及商船若干艘。以色列方面仅亡3人、伤24人,而参战导弹艇无重大损失。埃及和叙利亚导弹艇共计发射导弹52枚,但却无一命中目标。

尽管在此之前,导弹早已被装设在了舰艇上,但舰载导弹在海战中的效力终究还缺乏足够的实战检验。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导弹艇的出色表现及其显赫战果,最终确定了导弹艇在现代海战中的地位和作用。从那以后,导弹艇在世界各海军大国中得到了迅速发展。不仅如此,它还标志着巨型舰炮时代的结束。

以海军以70年代初期装备战胜埃、叙海军50年代末期装备的事实还告诉人们:军事装备必规不断更新,否则将限于被动的不利局面。从此,各海军大国不断更新其导弹艇及导弹性能,以期获得更大的海战实力。

就在以色列终报一箭之仇的同时,1972年11月,西德、意大利和美国3个北约国家也已开始了导弹水翼艇的研制,以对抗地中海苏联海军导弹艇的威胁。三国同意分担导弹水翼艇的研制费用。美国负责建造首艇,其他国家负担各自艇只的建造费用。

1977年,美国研制的水翼导弹艇的首艇――“飞马座”号正式交付美太平洋舰队。本来,美海军计划建造30艘同型舰,后因造价太高而改为6艘。“飞马座”级设计独特,采用全铝结构,全浸式自控双水翼,艏艉水翼能分别向前、向后上翻。尽管该级艇排水量达24O吨,但由于利用独特的喷水推进系统,在水翼状态航行时,最高航速可高达到48节。此外,该艇的适航性也很好,能在2.6~4米浪高的海情下保持40节的航速。艇上装有8枚“鱼叉”反舰导弹和一座单管76毫米自动炮,电子对抗设备也很齐全。

而法国则研制出自己的“女勇士-Ⅱ”型导弹艇,并成为西方制造的导弹艇中建造数量最多一型导弹艇。它是法国专门为出口而建造的,共建52舰,先后出售给马来西亚、伊朗、希腊、以色列及西德等国家。该艇装备有四座MM38“飞鱼”导弹发射筒和两座单管76毫米自动炮,火力较强,标准排水是235吨,满载排水量270吨,航速40节,续航力2000海里,艇员40人。

苏制导弹艇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败北后,苏联也从中吸取教训,研制出性能更加优越的导弹艇。1969年,苏联研制出满载排水量900吨、航速32节的“纳奴契克”级大型导弹艇。该艇相当于“黄蜂”级导弹艇的4倍,长60.3米,宽12米,装备射程远、威力大的SS-N-9舰对舰导弹以及SA-N-4舰空导弹。

70年代未,苏联又研制出具有较强对海攻击和近程对空防御能力的“毒蜘蛛”级导弹艇。该艇采用燃气轮机和新的武器组合,满载排水量760吨,最高航速36节。该艇装备两座垂直排列的双联装SS-N-2C舰对舰导弹发射装置、一座四联装SA-N-5舰对空导弹发射装置、一座76毫米和两座六管30毫米火炮。其中:SS-N-2C舰舰导弹飞行速度达1.3倍音速,采用主动雷达或红外方式制导,射程为4O~45公里,有中继制导时为80公里;SA-N-5舰空导弹射程11公里,飞行速度为1.5倍音速,采用被动雷达加红外寻的制导。

60年代未~70年代初,导弹艇发展进入高峰时期。1966年,仅有8个国家拥有172艘导弹艇。到1976年,拥有国增至26个,服役的导弹艇增至469艘,并且这种飞速增长还是在许多国家大量裁减落伍旧艇情况下的数目。

由于导弹的射程远才能先发制人,因此各国反舰导弹的射程进一步增大。90年代以来,舰舰导弹的射程已从原来的30~4O公里,提高到50公里乃至l00公里以上。

但要做到先发制人,仅仅拥有射程远的导弹还是远远不够的。除此之外,还必须能够先“发现”敌人。而导弹艇上的雷达受地球曲面影响较大,最大视距通常只有30多公里。于是,一些导弹艇为增加视距,又为其装备了直升机。因为当直升机升至1000米高度时,对水上目标的探测可增大到150公里左右。例如,以色列建造的“萨尔4.5”导弹艇排水量虽不到500吨,但却装备有一架小型直升机。携带直升机,不论对进攻还是防御都有重大作用,因此,飞机登艇将是未来导弹艇的发展方向之一。

据军事专家预测,未来导弹艇将向着“稳、快、准”三个方向全面发展。所谓“稳”,就是提高艇体的抗风浪性能,目前的导弹艇一般只能在3~4级海情下出海作战,最多只能在5级海情下出海,今后将进一步改善船型及加装防摇设备,以提高艇体的稳定性。所谓“快”,就是在保证导弹艇本身战技性能的条件下进一步提高导弹艇的航速,主要从加装“气垫”技术入手,据预测,未来的导弹艇的航速可超过100节。所谓“准”就是进一步提高导弹的进攻能力,增强其抗干扰能力,加大导弹的爆炸威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