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姐姐骗妹妹与自己共侍一夫9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沈花对本报记者诉说自己的遭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避难的沈家几口挤在一间房


有家难回,一家三代7口人,老的老,小的小,租住在泉州市区一间约50平方米的房里。


在永春妇女沈花(化名)全家人眼中,他们来泉州完全是被逼的,是来“避难”的。“避难”缘起,是令沈花难堪的9年“同居”生活。


9年来,因亲姐姐诱骗,沈花和姐姐一直与一个有妇之夫同睡一张床。沈花想逃离,却换来“同居”男子的威胁,甚至还要与沈家同归于尽。


为了自保,沈花选择了求助媒体。本报记者连日采访调查,一层层揭开了这段家庭悲剧……


【自述实录】


受小妹鼓励 她逃到了泉州


见到沈花一家人,是27日中午,在泉州市区一简陋出租房内。


简单的谈话,记者对沈家有个大概的了解:沈家在永春蓬壶镇仙岭村,32岁的沈花在家排行老二,姐姐沈丽(化名)年长1岁;下有一弟一妹,弟弟结婚生子,有个8个月大的儿子;小妹一直在福州上学工作。


“要不是小妹鼓励,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拉着小妹的手,沈花流着泪哭诉着。


在沈花的眼中,她是受到大姐的诱骗,被迫与林某保持了这么久的“同居”关系。而林某长期的虐待,相比两姐妹与他同睡一张床,更让沈花无法忍受。


沈花所说的林某,是永春五里街镇埔头村人,45岁,已结婚多年,育有三个女儿,是一个以养猪和务农为生的农民。


恰逢8月10日,远在福州的小妹来老家探望,沈花哭诉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得到小妹的鼓励,她和小妹逃到泉州来躲避。


一家三代人都受到威胁


在到沈家租住处采访时,记者感觉到了沈家的恐慌———开门的是沈花父亲,开门后,他先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很快就把铁门关上,皱着眉头低声说,“林某这种人已经失去理智了,不得不防啊。”


沈花的离开,并未使沈家一家人得到安宁,相反噩梦才刚刚开始。沈老伯说,8月16日,林某先是让沈丽带话到沈家,扬言要把他8个月大的孙子置于死地;17日,儿子一家三口只好先躲到泉州;18日,林某带着4个男子再次到他家中,逼他让沈花回去,否则要用炸药炸他全家。“没办法,23日我们老两口也只能逃到泉州来避祸,这些日子,只能靠向亲戚朋友借钱来度日。”


“沈丽离婚后,心甘情愿与林某同居,却把自己的胞妹拉进火坑,真是家庭悲剧。”沈花小妹这时才插话说,自己11年前就去福州读书并在那里工作,一般很少和两个姐姐联系。而家里只有父亲和哥哥两个男人,但他们都不是林某的对手,只有逃出来一条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沈家提供的林某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前去采访时,林某家空无一人


几天来,出现在记者眼前的沈花,面容憔悴,不管在哪里都是低着头走路,低着头说话,声音小小的。甚至,在租房里,她都不敢一个人去上卫生间,每次都是牵着小妹的手一起去的。


谈话中,沈花说得最多的是,“到处都有林某的兄弟,我怕”。一说到林某的名字,她都要将自己的身子靠在妹妹的身上,紧紧抓住妹妹的手不放。在沈花断断续续的讲述中,记者慢慢梳理出沈花“同居生活”的前后经过。


3岁即被抱养的沈花,1997年嫁到邻村,并生育了一个女儿。没想到,原本一家的平淡生活却在两年后被打破了。


1999年4月,大姐沈丽骗她说,沈花在外面和其他男人搞七搞八,法院已经有她的传票,而林某可以托关系找人帮她把传票撕掉。这句漏洞百出的谎言,却使仅上过一年学的沈花信以为真,只得跟着姐姐去找林某。林某也借此强行与她发生了性关系,还威胁“以后要一直跟着我,否则你就要把牢底坐穿”。


而随之而来的风言风语,让沈花的丈夫无法忍受,两人从那时起,一直分居到现在。


这种两女一男的“同居生活”,让沈花很是难堪,更无法忍受的是“只要稍表现出不乐意,就换来林某的打骂”。沈花告诉记者,她多次想逃跑,但林某的说法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跑了就去找她家里人的麻烦,将她家里人整死。林某还在沈花面前扬言,“不管哪里的公安都有他的兄弟,他随时就可以向有钱的亲戚要到100万,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就这样,沈花从不敢想去报案,只能在恍惚中生活了9年。


【记者调查】


村委会主任:他们同吃同住


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林某的家。林家虚掩着门,里面没有人住,透过屋门门缝,房间里面乱乱的,一些垃圾也扔得四处都是。


村民林老伯说,林某家有三个“老婆”,这事都被全村人传为笑话。而林的老婆这两年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有时候,看到沈花从房里出来时,都是一言不发,老低着头的,而沈丽却像没事人一样。”


在埔头村,不少村民证实了林老伯的说法,称大多数村民都不和林某来往,这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大家都不敢管,但私下里都在议论纷纷。


村委会林主任也知悉一些情况。他说,沈丽和沈花先后过来和林某一起生活,时间已经很长了,他们3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但他不知道沈花是被林某胁迫的,以为沈花是自愿与林某同居的,所以觉得不好管。“现在知道沈花是被胁迫的,村委会将协助警方处理此事。”


林某电话中称要沈家永不安宁


连续多日,记者要求当面采访林某,林某一会儿说他在泉港,一会儿说他在四川,拒绝和记者见面。


电话中,林某称“我爱上了沈花”,而他和沈氏姐妹一起同居,是她们自愿的,不犯法,并称“记者过问这些事,是侵犯他的隐私”。


说到打骂沈花,林某反驳说,和沈花同居九年来,他只打过沈花三个耳光,因为有时她不贤惠。


随后,林某还说,记者拐卖了沈花,要承担法律责任,并要记者转告沈花一家人,要他们一家三代人永不安宁。“我有过硬关系,总有一天会找到记者的,要让记者付出代价,沈花知道我的为人,我什么都不怕。”


而沈丽在接到记者电话时,先是说她姐妹俩和林某的关系是个人私事,和别人没有关系,一会儿又否认了与林某的关系。


【部门说法】


警方受理此案 政法委妇联关注


27日下午,在记者和家人的陪同下,沈花来到五里街派出所报案。


颜副所长了解了案情后,认为林某冲到沈花家中威胁的情节比电话威胁更为严重,建议沈花到蓬壶派出所报案。蓬壶派出所徐姓民警详细做了笔录,并告诉记者,该所已受理此案。


昨日,永春县分管妇联工作的县委常委李国坤表态,要了解和关注沈花一事。永春县妇联孙主席说,如果沈花反映的情况属实,林某的行为是违法的,妇联将协助警方维护沈花的合法权益。


同时,永春县政法委办公室黄先生获悉后也表示,将督促五里街派出所与蓬壶派出所尽快调查此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