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回家,踏上最后要倒的最后一趟车,已经是九点多钟。被高跟鞋蹂躏一天的脚,站着都哆嗦,幸运的是,我在车门边找到一个座位。跟在我后面上来的一个大姐,没有公交卡,举着一张五块的跟师傅说:我破开了过来买票。她走到车中间,问:各位帮个忙,谁能帮我破个五块的买票。我真想帮她,可我口袋里只剩下两张整100元的,爱莫能助。有三两位乘客开始翻包,其中一位大叔帮她破开了钱。



车开到下一站,人不多,上来一个一身粉尘,灰头土脸的小伙子,十六七岁样子,一看就是个来京打工的小民工。也是举着张五块的,上来才发现无人售票。我心说:麻烦了。外地人对北京人负面口碑之一就是看不起外地人,瞧不起民工。何况刚刚有人已经破过一次钱了,还会有人为他再一次去翻钱包么,就算是大家愿意,还有没有这么合适的零钱啊?我动了动挎包,犹豫着想拿出我的公交卡帮他打张票。出乎意料,这时候,坐在我对面的一位阿姨掏出个塑料袋,拿出一把钱,耐心的数出五元钱,有一块一张的,也有五毛的,递给小伙子。阿姨对着昏暗的车灯,一张一张往外数钱的样子真的让我很感动,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夜晚,一辆有些拥挤的公交车上,大家因为工作后的疲惫都显得安静异常,没有语言,却只用几个动作,几个眼神便演绎了如此温暖的一幕。



小伙子向投币箱里放了一元钱,并没有向后走,就一直站在前门。我还没从刚刚那一幕的幸福感觉中回过神儿的时候,车子又快到站了,小伙子俯身对司机说:“师傅,请您开下前门,我从前门下去。”师傅头也不抬的说:“下车往后走,前门上后门下”。我也觉得不妥,“前门上后门下”已经提倡好久了,在北京,已经很少有人不懂这个规矩了,这小伙子这两步也懒得动么?有可能他做了一天的重体力活,太累了吧,我这样猜想。小伙子却开了口:“师傅,我身上脏,不想和别人挤”。听了这话,我惊住了。我重新打量这小伙子,个头不高,瘦瘦小小,虽然衬衫和裤子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都是粉尘,大概是干装修活的时候蹭上的,可衬衫扣子一个个扣得规规矩矩,天这么热,也没有少系几个敞胸露怀。鞋子也是被灰尘盖得失去原本的黑亮,却和裤子,衬衫配得有条有理。我想,这是一个多么勤劳,而又懂事有修养的打工者啊。



小伙子从前门下了车,司机师傅关上门,对后面强调说:都从前门上后门下啊,这次是特殊情况。



热心善良的北京市民,勤劳懂事的民工小哥儿,认真敬业的司机师傅。我的语言匮乏,无法记录下当晚我心头涌起的所有感动,我只能用我苍白的文字,尽量将那些生活的闪光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