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近岗哨,心惊肉跳!

古雲中 收藏 56 16199
导读: [B] [color=#FF3300]每当我走近岗哨,总是心惊肉跳![/color][/B] 1969年春天,我27岁,我被组织上调到了县公安局工作,由于我读过中文专业,既会动笔又有一点逻辑思维能力,局里领导让我到办案组工作,先让我办一些简单的小案子,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两个月后,看到我进步很快,而且每案必破。于是将一起重大杀人悬案交给了我。由于该案牵连面广,还是案中案、案连案,案发几年未破,让凶手一直逍遥法外,民愤极大。局里成立了专案组,有三个人组成,局长任命我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走近岗哨,心惊肉跳!

1969年春天,我27岁,我被组织上调到了县公安局工作,由于我读过中文专业,既会动笔又有一点逻辑思维能力,局里领导让我到办案组工作,先让我办一些简单的小案子,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两个月后,看到我进步很快,而且每案必破。于是将一起重大杀人悬案交给了我。由于该案牵连面广,还是案中案、案连案,案发几年未破,让凶手一直逍遥法外,民愤极大。局里成立了专案组,有三个人组成,局长任命我当组长,县委由周副书记挂帅,并有第一把手孙书记亲自过问。当时的案发地点是远离县城30多公里的海边乡村,距当地的乡政府也有十来里路,且时值文化大革命,造反派的派系斗争十分激烈,为了便于工作和安全起见,县委领导跟局长和局军代表(即驻地海防独立营陈营长)研究后决定,我的专案组在办案期间,工作、食宿摆在离案发地点不远的独立营营部里,外出调查取证也很方便。这就让我有了个历时8个半月的军营生活体验。

为了方便我们进出军营,营长兼公安局军代表还专门召集了营房里全体官兵列队欢迎,并把我介绍给大家认识,还把专门接待上级首长用的招待所一间高档房间给我当办公室兼宿舍,其余两同志就合住在我的隔壁。于是我就开始了军营生活,营部驻地只有一个连,加上养猪场、招待所、两个食堂。不久我就跟营房里的官兵都搞熟了。在营房里,我平时经过的岗哨有三道,一是营房的大门口,该道岗哨十分严肃,特别在晚上进去一定要对口令,若答错了口令就会拉枪机,真是吓人;第二道岗哨在营部办公大院门口,认识了,向你敬个礼就放你过去了;第三道岗哨,是临时设在招待所门口的简易哨位,见到我们尽管敬礼,跟他们拉拉家常都行,比较随便。至于武器弹药库那边的岗哨,反正我们也不去的,也就没去关心了。

影像最深的是我第一天晚上进营房的时候,还真把我吓得心惊肉跳!那天早晨,我们三个专案组同志出营房的时候,我没将当晚的口令记好,出了门就分头行动,回来时,我又是最后一个。那天晚上,天很黑,回来时已是深夜12点了。我正骑着自行车慢慢的向营房前进,那是一条从公路上分支下来直通营房的专用道路,晚上没有行人和车辆,两旁没有居民住宅,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耳边只有自行车的振动声音,营房里已经熄火,只有几盏路灯还在发出昏暗的灯光。在离大门哨位还有五六十米时,突然从哨位方向发出了一个响亮而又威严的声音:“口令!”,这个陌生的声音好像一个晴天霹雳,振动着我的全身,我的自行车摇晃着差点倒了下来。哨兵见状,立刻又命令:“下车!站住!”我还真的乖乖的下车,把自行车也给丢掉了,木扥扥的站在那里。因为我把早晨给我的口令给忘了,想上前跟哨兵说明一下。哪知道哨兵立即卡擦一声拉起了枪机上好了子弹,并把抢对准了我:“再动就开枪啦!”这一下可把我给吓傻啦,我结结巴巴的大声说:“我是,我是县公安局专案组的!”“站住!你不能动!”面对着哨兵的枪口,我只得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静听发落。只见另外一个哨兵在岗亭里打电话了。大约五六分钟不到一点,看到里头出来了两个军人,尽管灯光不太明亮,但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局的军代表陈营长,另一个是我住的招待所门口的临时哨兵小王。这下我可开心了:“陈营长!我是小古呀!”营长在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我了,所以让我门口的哨兵小王一起来接我,见我那狼狈的样子笑着说:“怎么这么晚啊?快进来吧!让您受惊啦!”我几乎是小跑步的向前跑到了营长面前,连自行车都忘了,因没穿制服,我和营长热烈的握着手,营长让小王把我的自行车推到我的房间去,我转过身来面对着哨兵:“谢谢您们!”两个哨兵啪!一个立正敬礼:“这是我们的本分!请首长原谅!”“是我不好,忘了口令,您们都是好样的!”我刚说完,营长就拉着我的手向营房内走去……。

后来,我虽然一直记好了口令,但每当更深夜静回营房时,心里一直害怕那句撕破寂静夜空的“口令”声,尽管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然而当我提心吊胆的走近岗哨的时候,一声“口令”还是让我心惊肉跳!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营房呆的久了,从双方的声音也能辨认出是谁了,我只要老远的喊一声:“小鬼!是我!”哨兵们也就不喊“口令”了,在我走近大门口时,哨兵们回答我的是“立正敬礼!”的动作。可惜好事不长,我的专案办完了,奉命又去接受了另一个专案,也就离开了那个我所熟悉的怀有深深感情的边防军营。从此再也没有去过,但军营的一草一木和战士们的一张张脸蛋,特别是部队哨兵的高度警惕而又不含糊的纪律,却一直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久久的不能磨灭……。

部队哨兵,这个岗位是多么的重要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