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军团原创〗偷偷改善伙食吸引来“少数”班长大块哚颐

wwjc 收藏 59 12026

偷偷改善伙食吸引来“少数”班长大块哚颐


我们北方部队,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的中下叶,一到冬天日子就很不好过,吃的菜就是老三样,白菜、萝卜、土豆。炊事班也想尽办法要改善伙食,只能在这三样东西里摆弄,实际也摆弄不出什么名堂,只能是把炒片改成炒块或者炒条而已。

所以,在冬天,我们的口里就象梁山上的好汉说的一样,时间一长,嘴里都淡出鸟来。老三样菜吃的大家一听开饭号响,就翻胃、就烦啊。

我在红二连已经是第四年兵了,担任尖刀班二班班长并代理一排排长。一天,从营部下来的小朱在我的班里当战士,到我跟前来了几趟,象有什么话说的一样,但到了嘴边什么也没有说就走开了。过了一会他又到我眼前晃悠,我就干脆点明说:小朱,有什么事吗?几次了,这样过来过去的,转悠的我头晕。

小朱这时候反而大方了,凑到我耳朵旁边说:班长,我想给咱们班改善一下伙食,你看行不行?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要卖什么药。因为,我们班里根本没有条件做饭,再说,我们又没有任何原料,拿什么改善。就说:有话就说,不要在这里卖关子了。

小朱是四川人,在营部当了两年通讯员,刚下到我们班里当战士时间不久,估计连队伙食没有营部好,这小子嘴里也可能馋坏了,不知道有什么点子出来了。

小朱圆圆的脸,长的象个洋娃娃似的,要不然营首长叫他当通讯员。这时候,他反而不好意思了,有点腼腆的说:班长,我在炊事班帮厨,侦察到,炊事班的房子外面挂着猪皮,我没有等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说,这猪皮能吃吗?挂在那里好几个月了,黑不溜秋的送人都没有人要,看见就翻胃,你是开玩笑吧。

小朱很认真的说:班长,我不开玩笑,这猪皮我会弄,保证让你吃上一次,下次还想吃。我想这家伙是四川人,他们在吃的问题上是有一手的,搞不好真的能搞出什么名堂出来,也说不准。

我想:给他个机会,让他显摆显摆。就说:可以,你不能给我整出什么问题出来,不能让班外的任何人知道。然后,我给班里的其他同志说,你们什么意见,这猪皮你们吃不吃?班里的战士一看我有同意的意思,都高兴的说:我们没有意见,需要帮忙叫我们。

说完,我就到连里干部那里去汇报我们班的单兵战术示范方案去了,到了晚上回来后,看到屋子里已经放了一些土豆、蒜苗,还有一些黄豆。

我就问副班长,把这些东西放在屋子里干什么,把室内搞的污七八糟的,干什么呀?副班长说;班长这可是你让小朱他们干的,现在你又嫌影响内务卫生了。我说,这些东西和猪皮有什么联系。副班长看他给我说不清楚,就叫小朱,你给班长把情况说清楚再行动。

小朱不紧不慢的说:猪皮需要蒜苗,土豆,黄豆等搭配起来才有味,光猪皮没有什么吃法。我考虑,这个家伙大整起来了,不要有什么副作用出来,就有放弃的想法,带着疑问说:我们班里又没有锅,也没有炒菜的油,没有调料,你拿什么做啊,让连首长知道了,我是要挨批评的……

小朱看我有变卦的想法,连忙说:班长,我保证不会出问题,这些东西都是我和副班长几个人到炊事班找老乡要来的,我们没有偷啊,包括调料和炒菜的油都准备好了,已经到了这个步骤了,我们还是继续做吧。没有锅,我们的打饭的钢精盆完全可以当锅用。我再看其他人,都有继续做的愿望,这时候也不能扫大家的兴了,就说:副班长,你负责和小朱两个做,其他人睡觉。

我们就上床睡下了,其实也睡不着。只见副班长和小朱先把猪皮放在火炉子里用火烤,烤的猪皮直冒油,有些地方都烤焦了,小猪用菜刀把脏东西刮掉,然后,在钢精盆里加上水,在盆里炖了起来。副班长在一边洗土豆和蒜苗,然后把土豆切成块,把蒜苗切成短节。

小朱用筷子把猪皮捞了出来,把汤倒掉,然后吩咐副班长把猪皮切成条。自己把黄豆倒在盆里,加了水,煮起了黄豆。

我躺在床上好笑,小朱这个家伙下连队的时候,本来是要给副班长的,结果,没有当上,还安排在我们班里当战士,思想上很不痛快,还闹了一段时间情绪。晚上轮到他站岗时,也不十分愿意,磨磨蹭蹭的,早上起床也腰来腿不来的,班里其他同志对他很有看法。现在,为了给班里同志们改善伙食,竟然连觉也顾不上睡了,连夜在忙碌。人啊,思想变化就是大,一会一个样。

黄豆煮的八成熟后,小朱把水倒掉。用另一个钢精盆放在火炉子上,把食用油倒进去,又放进去些葱姜蒜,只听钢精盆里孜孜拉拉的响了起来,香味在室内弥漫开来。小朱把猪皮条、黄豆、土豆块一股脑倒进了盆里,用勺子翻了起来,一会,又把调料也搁了进去,最后,把蒜苗放在最上面,满满一大盆,炖了起来。时间不长,满房子的香味,让人直咽口水。

时间不长,小朱来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班长、班长,饭好了,我坐了起来说:好了?小朱说:好了。我压低嗓子说:起床,吃饭。话音还没有落,班里的同志比紧急集合还快,都迅速蹦了起来,副班长说:大家就不要起来了,我给你们把饭盛好,你们吃就行了。我说,不行,一个是,副班长辛苦了一晚上了,再说,在床铺上吃,把床单搞脏了,影响明天的内务卫生,都穿衣服下来吃。

正说着,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大家都紧张了,我连忙让大家不要做声。走到门口压着嗓子问:是谁?门外传进来的声音让我放心了,原来是我们排的一班长,现在我是他们的代理排长,他是我的部下,另外,我们个人关系很好。更主要的是,这个一班长是个少数民族战士,我们今天吃的东西,他是不能吃的,所以,我就拉开了门,让他进来。他人还没有进来,声音先进来了,尽管嗓子不高,话我们是听的很明白,他说:二班长,你们干什么那?这么香啊,给我也整一碗尝尝。

我到给他说的愣住了,连忙说,这饭你恐怕不能吃。谁料一班长说:管球他那么多,给我乘一碗,说着,就坐了下来,把副班长递过来的一碗饭端起就吃。班里的同志看他吃了起来,才反应过来了,也端起自己的那份吃将起来。

一班长是正而八经从少数民族地区来的,他们来到部队是很讲究的,从来不和其他同志一起吃饭,从来不用其他同志的生活用品。他们的炊具,连队专门给他们准备了一套,连队对他们很照顾,经常给他们买鸡和鸡蛋,用来改善他们的生活。

一班长其实也不突然,他虽然生活在民族地区,但他是高中毕业,有一定的文化知识,在部队里这样的环境锻炼下,世界观有了好大的变化,积极要求入党,而且好当了班长。他和所有的同志都能打成一片,在连队人缘特好。平时,他身边的同志就说他不讲究。今天,我是真的看到了,而且在一起偷偷的吃了一顿从来没有吃过的夜宵。

一班长在吃的时候说:你们开始捣鼓做的时候,我就在隔壁知道了,你们的香味都漫到我们班的屋里,我的胃里难受的象有小虫子爬一样,所以,你们刚要吃的 时候,我就讨吃来了,怎么了,我没有吃肉,我吃的是皮,谁有意见我也不听。有意见,到厕所里提去。

他这一席歪理,把我们都说的笑了起来。

我们吃过后,大家异口同声说,这顿饭吃的真不错,特别是北方的同志没有想到,猪皮还能这样吃,以前,只知道要猪皮做皮冻,用来凉调着吃。小朱的做法,我们几个北方的兵都是第一次这样吃,算开了眼界,又开了洋荤。

这件事,我没有向连首长报告,呵呵,不敢啊。

后来,我提了排长后,小朱当上了副班长。


本文内容于 2007-8-31 10:46:35 被wwj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