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风雨欲来 风雨欲来(2)

台海争锋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URL] 一月十一日归建以后,赵锐正式走马上任,成了连队的副连长,也成了我的左膀右臂,无论我让他干什么,他都非常乐意地接受,而且不用我操心,都能取得近乎完美的结果,但我也同时发现他从来不对连队的建设或是训练工作提出任何创新性的意见,以前在学校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他是没有自己的主见,还是没有根本就不在动脑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


一月十一日归建以后,赵锐正式走马上任,成了连队的副连长,也成了我的左膀右臂,无论我让他干什么,他都非常乐意地接受,而且不用我操心,都能取得近乎完美的结果,但我也同时发现他从来不对连队的建设或是训练工作提出任何创新性的意见,以前在学校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他是没有自己的主见,还是没有根本就不在动脑子!十五日那天晚上,我去他房间,对通信员小吴说:“今晚你去连部跟指导员睡一个房间,我有事同副连长商量!”熄灯后,我们让猢狲从炊事班搬来一箱啤酒,边喝边聊,我先从拉家常开始,问:“你爸妈什么时候过来啊?”“后天吧!小年夜!叔叔阿姨呢?”“也是后天!”“师兄,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大年初三初四的时候我想领我父母到汉口去逛逛可以吗?”“没问题!大队那边我帮你去请假,没问题的!”接着,又聊了聊家常,我觉得该进入正题了,就对他说:“兄弟,你平时的机灵劲怎么在当上连副以后,全都没了呢?”“师兄,你什么意思啊?我又哪件事没办明白啊?”“我不是说你哪件事没办明白,我指的是你从排里出来后,工作上面没以前那么积极了,我说啥就是啥,我说的就全对吗?你对现在连里的工作、训练就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吗?”他想了想,说:“师兄,我是独生子女,我不知道亲兄弟是什么样的,但以前我在学校就把你当大哥,补差训练跳伞的时候,那次我们的伞搅在一起,你割断了自己5根伞绳,却没动我的,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这世上,就是亲兄弟也没有我们的感情好,我贪玩、看的书也少,你比我能吃苦、也比我高明得多,在我心里你是不会错的,我能站在你背后当你的助手我就很满足了,别说连副,就是让我当你的通信员我也愿意。”我说:“傻小子,我也一直把你当亲弟弟看,可你现在什么都听我安排,工作上、训练上自己一点不动脑子,不能独当一面,将来万一我和指导员在战场上先走一步,你怎么带连队啊?”“呵呵,你要挂了我还活着干啥?”我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导师毕业的时候说的话你都忘了吗?死是世上最简单的事情,万一我牺牲了,你也跟着我去死,三连怎么办?任务怎么办?谁把剩下的人带回来?况且,我们以前不是说好,万一我们中有一个牺牲了,就是卖血也要照顾对方的老人!你忘了吗?”听了这话,他一声不吭,默默地抽着烟!我也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换了个轻松的话题,说:“以后我布置任务的时候,多问几个为什么?从现在开始就要站在一个连长的位置上看问题,谁都保不准打仗的时候,自己是最幸运的!还有平时休息的时候多看看书,少打打游戏!你是不是觉得战争离我们还很遥远?”听到这话他好像又精神了,急忙问我:“什么!真的有仗打吗?哪里来的消息!程老爷子跟你说的吗?”我索性就逗逗他,说:“反正你就按我说的办就行了!睡觉!”第二天,赵锐似乎就恢复了往日那种锐气!从一排到三排,再到炊事班菜地猪圈来来回回吆喝了好几趟!

二月十七日是除夕,我、赵锐、田信的父母都住进了军直招待所,另外,由于十号到二十号我们没有战备任务,我和老陈商量了一下,跟大队请示了一下,让连里其他的干部回老家探亲,由于我们特种大队都是老兵,自己的思乡问题都可以自己解决,那天四点提前会完餐,我们三家人一起到老陈的小卖部凑了一桌,我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由于看书看得比较多,所以显得比较“迂腐”,他对待名著,有种偏听偏信倾向,因此我每每与他讨论历史、政治问题总是因为意见相左而闹个不欢而散,我的母亲已经退休在家,每天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可惜现在的大部分女孩,不是很物质、就是很现实,不是名花有主、就是惨不忍睹,这事也就拖了下来。田信的父亲是个小工厂业主,母亲一门心思在家持家,赵锐的父母都是长春吉林大学研究光学的教授,现在回想起来,那天晚上的气氛是那么的温馨:我老爸在酒桌上夸夸其谈,田信的老爸点评和解说着正在直播的春晚,赵锐的父亲似乎有些不胜酒力,安静地坐在那里听他们瞎掰。我们的母亲则都在边上唉声叹气,互相大倒苦水,说自己的儿子怎么怎么不争气,对自己的人生大事如何地不上心,赵锐在边上安慰她们说我们三连已经和金华某中学结成共建单位了,明年的除夕我们就和漂亮的女老师们搞一个集体婚礼。就这样我们几家人幸福地度过了战前的最后一个大年夜。是啊!如何真像赵锐说的那样,09年的除夕我们一起和漂亮的女教师进行集体婚礼那该多好啊!今天看起来,那个愿望是多么地奢侈啊!如果时光能倒流,那时我只要许愿,在09年的除夕,我们所有人都能够活着就可以了。然而事实上,第二年的除夕,我和赵锐拿着田信的指甲和头发,无论如何也抬不腿迈进他家的大门;第三年的除夕,我和赵锐蹲在徐州的战壕替战士守夜;第四年的除夕,我一个人站在台北的街头,看着各国黄皮肤的士兵和人民一起欢呼地焚烧着美国的国旗!战争是胜利了,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就在三年前,三个幸福的家庭如今已经全都变得破碎不堪,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千千万万个家庭被这场浩劫所摧毁啊?难道不同的文明就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碰撞吗?难道东亚一体的文明一定要依靠千万吨的鲜血来灌溉吗?那天晚上让我想起了一句著名的墓志铭:“对于世界,他是一个士兵;对于母亲,他是整个世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