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第一季) 第三章 9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34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size][/URL] 9 “这是一个处于休眠的训练基地,是专门为了你唤醒的。” 苗处看着面前的赵小柱,缓缓地说。 基地宽敞明亮的简报室,只坐了赵小柱一个人。苗处站在他的对面,孙守江和林锐站在他身后的两侧。除了苗连还穿着便装,其余三个人都换了没有军衔标志的迷彩服和军靴,都不是中国军队装备的制式军品。按照赵小柱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9

“这是一个处于休眠的训练基地,是专门为了你唤醒的。”

苗处看着面前的赵小柱,缓缓地说。

基地宽敞明亮的简报室,只坐了赵小柱一个人。苗处站在他的对面,孙守江和林锐站在他身后的两侧。除了苗连还穿着便装,其余三个人都换了没有军衔标志的迷彩服和军靴,都不是中国军队装备的制式军品。按照赵小柱不算太多的军队生活常识,这些也都是真的军品,不是商业仿制品。迷彩服是美军经典的四色丛林BDU,军靴是BELLEVILLE出产的美军原品,甚至连刚刚换上的内衣袜子都是美军制式装备,在不经意之间赵小柱全身的装备已经可以让很多军迷流尽了口水。

但是这只是个开始。

“所有的人员,所有的装备,都是为了你运送到这里来的。”苗连强调,“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你可以在未来活下来!我一点都不跟你开玩笑,响尾蛇是一个生存技能和杀人技能的双料大师——在我们这行,他赫赫有名!除了你的外形跟他酷似,别的没有任何原因能够让你去完成这个任务!所以为了不丢命,你最好好好训练!”

“是,苗处!”赵小柱起立。

“Rookie, what did i told you?(菜鸟,我跟你说过什么)?”双手跨立在后面的林锐厉声用英语说。

赵小柱马上改口用英语回答:“Yes,sir!(是,长官)!”

苗处笑笑,也改用了英语:“Your training will including two major parts ,Detachment commander Lin for your paramilitary action skills training , Me and AKA Black Chicken for your spy skills training。Good luck ,rookie!(你的训练分为两个部分——军事技能训练,交给林副大来完成;谍报技能训练,由我和乌鸡来完成。祝你好运,菜鸟)!”

赵小柱没听太明白,眨巴眨巴眼满头冒汗。

“Move your goddamn butt out here now(滚出去)!”林锐怒吼,“Six mile cross-country running carry wepons and equipment,Don‘t behind schedule!(武装越野十公里,我要你在规定时间完成)!”

别的没听懂,就听懂了武装越野十公里。背囊和M16A2步枪就放在他的身边,赵小柱立即抄起来跟兔子一样飞奔出去。林锐看看苗连,换了汉语:“我去监督他训练。”

“去吧。”

“要我练到他什么程度?”林锐问。

“极端的疲惫,恐惧,耻辱。”苗处的声音很冷酷,“我们要压榨他,逼他,甚至让他精神崩溃!”

林锐点点头:“我知道了。”转身出去了。

“我们去准备谍报训练计划。”苗处说。

孙守江有点于心不忍:“他刚来,有必要让他……”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天使和魔鬼。”苗处注视着外面在一辆捍马车追逐下疯跑的赵小柱,“他的魔鬼被自己的理智禁锢起来,我们要逼他把魔鬼释放出来。他要变得残忍、狡诈,对什么都不信任,冷酷多疑。”

“他的心地很好,恐怕很难……”

“所以我们要逼他。”苗处淡淡地说,“在他崩溃的时候,魔鬼会释放出来的。他会成为恶魔,也就是我们想要的人。”

孙守江苦笑:“有时候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没有对和错,我们只有这样才能抓住响尾蛇。”苗处的声音很冷酷,“为了完成任务,我们可以付出一切牺牲——变成恶魔,对于他来说,就是该做的牺牲。我们走吧。”

孙守江跟着苗处出去了。

炎热的天气里面,赵小柱手持M16A2自动步枪在疯跑。林锐站在开动的捍马越野车上,拿着高音喇叭用英语高喊:

“Gas! Gas!Gas! You fucking pussy Put your mask on,I wont let you so easy,YOU GODDAMN PIG ,the lowest critter on the world! Speak up!YOU’RE THE LOWEST CRITTER ON THE WORLD!(戴上防毒面具!该死的,你是娘娘腔吗?戴上防毒面具,我不想让你跑得太舒服!你他妈的就是头猪,就是他妈的最下贱的生物!说——你是最下贱的生物!) ”

赵小柱边跑边戴上防毒面具,用不流利的英语说:“I……I am the lowest critter on the world(我……我是最下贱的生物)……”

“You are chicken shit!(你是狗屎)!”

赵小柱戴上了防毒面具,含糊不清地说着:“I……I’m hicken shit……(我……我是狗屎……)”

路边潜伏的教官一拍军犬的脖子,放开了索扣。军犬汪汪叫着狂奔过去,赵小柱绝望地惨叫着拼命飞跑。

军犬在后面猛追,跳起来咬他的衣服。

赵小柱的迷彩服下摆被咬烂了,军犬的训练很好,只是为了恐吓他。但是这足够让赵小柱觉得绝望了,他拼命飞跑着,躲避着身后的军犬。

林锐满意地看着,嘶哑地喊着:“Turn around driver ,so hot the fucking place !I need get back for shower. Let him running until he got no energy to move his fucking finger! Then throw him into the swampland for whole night and his BDU got no more places are clear! If not, I shall throw you guys into the swampland by myself!(司机,掉头!这个鬼地方太热了,我要回去洗澡!让他继续跑,一直到爬不起来——再扔他去沼泽地!今天晚上我要他在那里过夜,我不想再看到他那该死的迷彩服上都是干净的!有一点干净的地方,我就让你们都去沼泽地过夜!)”

捍马越野车高速掉头,开回营区。

林锐坐回车里,打开录音机。一首美国乡间民谣响起来,是《All I Have To Do in Dream》(《沉醉梦中》)。他身边的司机也是曾经出国留学的青年军官,两人开着捍马在丛林土路上横冲直撞,掀起无数烟尘,吼着嘶哑的喉咙惬意地跟着唱着:

“Dream, dream dream dream,

Dream, dream dream dream

When I want you in my arms,

When I want you and all your charms

Whenever I want you, all I have to do,

Is dream, dream dream dream……”

而此刻的赵小柱,戴着防毒面具手持步枪被军犬追逐着,摔倒再爬起来。浑身都被训练有素的军犬咬烂了,却不敢停下。

如果他此刻听到这首歌,不知道还能不能重复“要有梦”。

此刻,他是顾不上什么梦了,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该死的十公里到底还剩多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