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正文 第十六章 野汉子沟道口(下)

辽西老戟 收藏 6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突然,南面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吉野唰地将王八盒子手枪一指山猪:“对不起!山猪阁下,让片仓君把枪放下!”吉野瘦小精干,核桃干似的脸上有一双咄咄逼人的小眼睛。 唰!鬼子和伪军一起把枪口对准了山猪和片仓。 火拼一触即发,顿时,道口关卡上,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要干什么?”山猪刀条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突然,南面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吉野唰地将王八盒子手枪一指山猪:“对不起!山猪阁下,让片仓君把枪放下!”吉野瘦小精干,核桃干似的脸上有一双咄咄逼人的小眼睛。

唰!鬼子和伪军一起把枪口对准了山猪和片仓。

火拼一触即发,顿时,道口关卡上,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要干什么?”山猪刀条脸一扬,瞪起一双森人的小母狗眼睛,电光似的射向吉野,吉野却毫不惧怕的慢慢举起了左手:“山猪先生,我不需要松井君的谅解和夸赞,因为真正的帝国军人,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军事命令!这才是最简单的军事常识!”

山猪明白,只要吉野的左手一落,他和片仓就会立时被打成马蜂窝。

山猪到条脸暗了下来,母狗眼睛一闭,转身挥了下手:“走吧,去执行你的军事常识吧,你们走吧!”

“开路!”吉野傲慢地一挥手,鬼子摩托车在前、伪军脚步杂踏地跟在后面跑向街里。

道口关卡上,只剩下了山猪从山海关带来的四个宪兵,气的片仓暴跳如雷、高声怒骂着,连连朝天上又放了一梭子。

天气闷热、闷热的,道旁的杨树叶子耷拉着,一丝风也没有。一只瘦瘦的老黄狗瘸瘸嗒嗒地走了过来,坐立在沙袋旁,睁开一双昏花的老眼,疑惑地望着站在沙袋上气得浑身乱颤的片仓。

山猪摘下前进帽,扇着风,撇了一眼片仓:“片仓君,稍安勿躁,松井一会儿就会亲自带着人马,前来报仇的!”

“可这时候军火车过来,怎么办?”片仓扔掉歪把子机枪,恨恨地说着,跳下了沙袋。一下踩在狗尾巴上,老黄狗噢的一声叫了起来。片仓气得七窍生烟,一脚把老黄狗踢进工事里。不想,汪汪哀叫着的老黄狗正好落在严申的肩膀上,严申“妈呀!”一下扑倒在地上,眼镜飞了出去。

“哈哈哈!”几个宪兵大笑起来,老黄狗哀叫着、瘸瘸嗒嗒地钻进了道旁的高粱地里。

东面镇里的大道上,慢悠悠地走过来一辆拉木板的大马车,赶到道口前,一脸胡子的车老板摘下草帽,把车停在了道边上,笑嘻嘻地向道口的鬼子们点了点头。车老板用草帽遮挡着,回身从车后的木槽子摸出两颗手榴弹,悄悄地拧开了盖儿。突然把草帽一扔,把手榴弹扔向了沙袋工事,又迅速地从木板里拿出一挺机枪、向道口的鬼子扫射起来。

轰轰!手榴弹爆炸了。

情况来的突兀,慌乱中两个宪兵枪一扔,手一张,扑倒在地上。山猪连忙滚倒在沙包下,掏出了手枪。片仓趴在沙包上架起机枪,向躲在车后的车老板射击。严申趴在沙袋下,终于摸到了眼镜,哆哆嗦嗦地戴上,吓得抖成了一团。

大道上风驰电掣地开来一辆卡车,到了道口前微微一减速,从车窗里向两侧的沙袋工事里扔出了两捆手榴弹。

车老板枪一扔、闪电似的飞上了卡车,卡车猛地撞飞了路障栅栏、冲出了道口。

奇怪地是两捆手榴弹没响。

“起来吧!”片仓颓然坐在沙包上,对趴在地上还在听声的山猪说:“手榴弹是不会响的,那是怕我们向轮胎上射击,一边给我们扔下了一捆,给他们腾出了逃跑的时间!”

“这罗胡子太狡猾了!”山猪爬起来,戴上了前进帽,向西面的大道上望了望,一跺脚,转身走进了岗楼拿,摇起了电话机。

“开车的和赶车的都不是罗胡子!”严申缓过神来,摘下眼镜,站起来说。

“什么?”片仓一惊。片仓虽是同昌城的宪兵队长,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从来没见过罗云汉。

“罗云汉我认识,他在同昌车站刀劈李黑鬼,我见过他。”严申用手绢擦着眼镜上的灰尘,眯缝着眼睛说,“方才赶车的是个连鬓胡子,开车的是个白脸,都不是罗云汉!”

“罗胡子的没走?那,这辆军火车是什么地干活?”片仓又是一惊。

“这辆军火车可是真的!车号为77147!”严申戴上了眼镜。

忽然,从东面镇里驶来了两辆鬼子摩托车,像狂风一样开了过去。

严申连忙闪身躲避着,望着远去的两辆摩托车,怔怔地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说:“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方才过去的摩托车上,好像有一个人像罗云汉,还有一个人像是秦凤凰。”

“啊?你?巴嘎!”片仓一把抓住严申的衣领。

“这摩托开得太快!我没来得及……”严申结结巴巴地分辩着,眼镜滑到鼻梁下。

“你们俩为什么不截住他们?”片仓凶狠地看着两个满脸血污的宪兵。

“他们、他们是自己人!”

“猪!你俩简直是无知的支那猪!不!日本猪!纯种地道的日本猪!”

“他们跑不了!松井马上就过来!” 山猪放下了电话机,走出岗楼。

过去的两辆摩托车,整整是罗云汉和秦凤凰他们。

车站弹药库爆炸后,罗云汉又趁乱在街里抢了一辆挎斗摩托车。罗云汉带着秦凤凰、杨快手带着赵梅,架着两挺机枪,在山猪、片仓惊魂未定之际,没费什么事,就风驰电掣地冲过了他们把守的野汉子沟道口。

不一会儿,大道上烟尘四起,军门台的松井、吉野和姜三带着鬼子和伪军,坐着摩托和卡车急匆匆地来到了野汉子沟道口。

山猪对暴跳如雷的松井解释着、说明着,可松井仍然指着山猪的鼻子,咬牙切齿地骂道:“浑蛋!你们这些混蛋透顶的无赖、小丑!是你们引来了马胡子,端了我的城隍庙、炸了我的弹药库!你们要负全部责任!现在,现在你们又放走了盗运军火的马胡子军车!你们应该被提交到军事法庭受绞刑!受极刑!”

“剖腹自杀、以谢天皇吧!”吉野在一旁狠狠地说道。

片仓早就压不住满肚子的怒火了,心想,你们关东军也太牛逼了!不就是十八十的留守部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小的尉官也居然敢辱骂佐官!而且是特高课的中佐和少佐!愤然上前,一把拉开山猪,挺身直视松井,赧然道:“中队长先生!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在跟谁说话?目无长官,藐视法纪,你首先要受到审判!”

“啊哈!这是片仓少佐吧?”松井身材高大,保养得很好,跟山猪说话时,面皮红润的脸上,已变成青魆魆的,经片仓的一顿抢白,脸上顿时像刷了一层浆糊,梆硬、梆硬的,如同猪肝一样变成了紫色。不无讥讽地说道:“军衔六等十八级,特高课的佐官先生!你的官不小啊?你现在是少佐,你要是少将的话,我们这些当兵的还都别想活啦?”

说罢,松井扭头呸的一声:“狗屁!你们这些特高课的小混混,只会耍诡计、玩权术!整人、坑人、害人!扰乱人心、动摇斗志!你还不如十八师团的一个军曹!他们是靠刺刀、靠热血为天皇效命,而不是靠诡计、靠权术!懂吗?你这个野郎、冷房泥棒!无知的小山蕃!你还是回北海道晒蛋去吧!”

松井一顿日本人骂人最恶毒的语言,使片仓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一咬牙,扭身狠命一个飞脚,把松井“啪嚓”一下,踢倒在沙袋底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