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9阮文雄抱着阿红,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面。这里远离窗户,也是外面观察的死角。阿红还在哭泣,趴在他的胸前:“对不起……”

阮文雄的脸色铁青,没有任何表情。他已经知道了警方的全部计划,也知道狙击手已经渗透进来,准备明天中午十二点开始狙击,目标有两个人——林海生,还有他自己。他不用动脑子都能想到,执行这样的山地丛林狙击作战,警察和武警的狙击手根本胜任不了。他们只有从没有路的原始森林穿越,才能到达金海镇的外围潜伏下来。开玩笑,警察或者武警做的到么?他们的训练科目里面有野外生存和山地穿越么?他们能够忍受这样长时间的孤独、疲惫、寂寞和恐惧么?——只有军队的狙击手,还得是特种部队的狙击手,才能胜任。

严林……他的脑子当中闪过这个名字。

现在距离天亮还早,他还有时间思索对策。如果两个狙杀目标,必须有两个狙击小组。他们会潜伏在哪里?只有奶头山,一侧一组。一组是严林带队,另外一组会是谁呢?他在脑海中闪过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军官资料,这是AO的资料库里面的绝密情报,其详细程度并不比中国陆军的军官档案差,甚至还要更详细——因为档案里面是不会写行动细节的,但是AO的资料会有行动细节。

……林锐。

一个名字闪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林锐,中国陆军狼牙特种大队特种作战一连连长,突击队员、狙击手、指挥军官……执行过各种秘密任务,擅长轻武器使用、狙击战术、特种作战指挥……南京国际关系学院特种侦察和特种指挥系在职研究生,曾经赴以色列学习特种部队指挥和作战,成绩优异,犹太人把他叫做“来自东方的野小子”…….有山地丛林、城市街区、荒漠高原等各种复杂地域的狙击作战和特战分队作战经验……

阮文雄的额头上,逐渐渗透出来冷汗。

如果是严林加林锐的狙击小组组合,自己真的很难有把握成为赢家。何况他们潜伏起来,占据了狙击作战的先机。两个狙击小组,还有两个观察手,一定也是他们最好的队员。还很难说,山里有没有潜伏更多的作战队员准备突击行动。靠这些豆腐一样的乌合之众……

阮文雄感到了恐惧,深深的恐惧。

他看阿红:“为什么你要告诉我?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为了等待今天。”

“因为……我爱你……”阿红颤抖着哭着说,“我没想到,你不碰我……你是好人……”

阮文雄抱紧阿红:“他们答应你什么?”

“他们没有给我开条件,是我自己愿意的……我要毁了这里,毁了他…..”阿红哭着说,“他们不是人,他们不是人……我就算死,也要毁了他们……我没想到,我遇到了你……”

阮文雄沉默一会:“他们是不是答应你——等到行动结束,送你回越南?”

阿红哭着点头。

阮文雄看着她:“你想回越南吗?”

“我想回家,我想妈妈……”阿红的脸因为抽泣变得扭曲。

“听着,如果你想回越南,照我说的做!”阮文雄认真地说,“这不是你的世界,你不该在这里!我没有能力带你回越南,但是——他们有能力帮你回越南!你按照他们教给你的去做,你会回到越南的!”

“可是他们要杀了你……”阿红抱住阮文雄。

“那些不重要!”阮文雄说,“他们杀不了我的!你听我的,跟警方合作!你可以回到越南!”

阿红看着阮文雄:“你真的不会死?”

阮文雄肯定地点头:“不会!——你回越南!”

“那我还能见到你吗?”阿红眼巴巴看着阮文雄。

阮文雄看着阿红,片刻,点头。

“真的?”阿红问。

“我不会骗你的,你是我的女人……”阮文雄抱住了阿红。

阿红幸福地哭起来。

而阮文雄则在心里,琢磨着对付面前这个危机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