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 决战 第一章 第7节

tycwez 收藏 8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0/[/size][/URL] 50炮的威力也就相当与手榴弹,对哨所里的我军造成不了任何伤亡,但还是把我军打得抬不起头。 排长抓起望远镜向敌人进攻的方向观察,他发现有几个R军这正抬着弹药箱向某处走去。 “对面!他们在山坡下!有200米左右!” 专门配备到哨所的60迫开火了。 “轰!”山坡下升起一团火球,看来打中敌人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0/


50炮的威力也就相当与手榴弹,对哨所里的我军造成不了任何伤亡,但还是把我军打得抬不起头。

排长抓起望远镜向敌人进攻的方向观察,他发现有几个R军这正抬着弹药箱向某处走去。

“对面!他们在山坡下!有200米左右!”

专门配备到哨所的60迫开火了。

“轰!”山坡下升起一团火球,看来打中敌人的50炮了。

失去了炮火支援的敌人仍然在向军我军阵地冲击。

67-2通用机枪和80式通用机枪组成的火网阻拦在敌人冲击的路上,一班长操纵着89式重机枪对敌射击,一个又一个敌人被12.7毫米机枪弹腰斩,但敌人是铁了心要冲上阵地,尽管伤亡惨重,但他们仍旧向阵地冲击。

“手榴弹!”

刷刷,一片大肚子的防御性手榴弹飞向敌人堆里,由于事先都延迟了几秒,所以手榴弹个个空爆,爆速飞行的弹片,钢珠,石块把打头阵的敌人杀伤怠尽。

“同志们上!”随着排长的命令,所有人都拿起大刀,把81式或56C装上75发弹鼓,战士们穿着防弹防刺衣(装插件的纺弹衣),先对着对面的敌人放了一梭子,敌人立刻就倒下一片,他们死前还在疑惑,不是白刃战吗?怎么开枪呢?

我军反冲锋的队员分工明确,前面的人火力开路,后面的人就扔手雷,鬼子们一个个不甘心地倒下,思想僵化的他们还认为白刃战就是拼刺刀。

先头开路的战士们扔下打完子弹的步枪,举起手里的冷兵器—大刀,马刀,工兵铲,开山刀,斧头,锤子就向敌人冲去。

敌人见我军拿起了冷兵器,以为有机可乘,就抓起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哇哇叫着想跟我军拼刺刀。

可当我军战士的大刀砍下第一个鬼子的脑袋时,他们就知道,他们错了。

那些自以为拼刺刀技术一流的敌人,拿起上刺刀的步枪对着我军战士,我们可不跟他们玩这早就过时的一套,一名战士举起大刀,把一个鬼子的刺刀挑上天,再顺便砍掉他的脑袋,二班长拿起斧子,劈断一个鬼子的步枪(这种老掉牙的步枪我们看不起哈!),砍下他一支手,再砍头。敌人白刃战打不过我们,竟然开枪了,可是这种落后的步枪怎么能击穿现代化的防弹衣呢?开枪,敌人更不如我们,他们呆呆地看着我军拿着装弹鼓的自动步枪,一片片的打死顽抗的敌人,而自己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枪打中那些人,可他们竟然毫发无损!

(1997年好莱坞大道枪击案在几十年前就上演了)

排长拿起修工事时用的电锯(德州电锯杀人狂啊!)跟几个和他拼刺刀的鬼子就干上了,刷,刷,本人不能违反书库规则写暴力文,所以欲想象当时的场景的人请看电影<<德州电锯杀人狂>>。

又一拨进攻的敌人被我军吓的像兔子一样逃跑了,敌人又完蛋了一个小队,我们的伤亡也有一个班。


打个时间差,2小时以前,A.M6:00

607机步团的部队在消灭敌军火库以后,留下一个排打扫战场,其余部队则迅速前往预定地点设伏。

"长官!"一名传令兵向R军平安城部队司令官冈部直四郎(联队长 大佐军衔)敬了个礼,然后说到:"驻扎在弹药库的守备部队发报,称他们遭到大批敌人袭击,需要我们支援。"

"袭击?"冈部直四郎听到报告后吓出了一身冷汗:弹药库遇袭,那么他指挥的联队和最近调来的战车中队就会因没有弹药而失去战斗力,到时候如果大批敌人袭击平安县城,那么县城可就不会"平安"了。因为慌张,他想都没想,向R军第一军报告后,就命令他所指挥的联队和伪治安军第1师1团(编制水份很大),集合,向弹药库方向开进。

冈部直四郎想不到,他已进入了我军布下的天罗地网。


我军电子战部队的一份模拟R军信号发出的假电报把敌人引向绝路。


R伪军上千人浩浩荡荡的沿着公路,向我军早已准备好的口袋阵开进。

冈部直四郎坐在一辆装甲汽车内,心里却并不平静.他想,最近大扫荡后,第八军团的主力都被打进山里去了,哪里会有人打弹药库呢?可是他认为这个年代不会有人能模仿R军的电波信号,自以为是的他认为,这帮敢进攻R军弹药库的只有土匪了,让如此强大的一支部队去打土匪,简直是大炮打蚊子。但大扫荡后他已经好久没打仗了,不让他显示显示,他心里闹的慌。


远处,李建华用望远镜注视着前进的敌人队伍。当最后一批敌人进入伏击圈时,他下达了攻击命令。


“呜、呜、呜.”

空中突然传来了怪声.伪军士兵们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都望着天空出神,想寻找声音的来源,而那些经验丰富的R军士兵在听到声音后便立即卧倒。

“轰、轰、轰!”

炮弹爆炸的声音解决了刚才伪军们的问题,四射的弹片毫不留情的扑向敌人。

冈部直四郎乘坐的装甲汽车在我军第一轮炮击中就被炸翻,他本人也从车里被甩了出来。

其实,刚才的炮击只是我军PP93式60毫米迫击炮上的一道开胃小菜,真正的炮击还在后面.

冈部直四郎望着在炮击中死伤无数的R伪军,大叫到:”不要乱跑!趴下!”回头就对一个少尉叫到:"快叫炮兵反击!"冈部直四郎毕竟是上过战场的军人,从炮弹的爆炸威力他就看出这只不过是60毫米迫击炮的攻击。

“不行呀!联队长,我们的炮兵在敌人炮击中损失惨重,根本......”

“不行!马上反击!”冈部直四郎对少尉叫到。

“是!”

敌人的炮兵很快就从慌乱中反应过来,开始把91式75毫米榴弹炮从卡车上卸下,准备反击.

“各炮位注意!开火,自由射击!”

下令的却是李建华团长。

155毫米轻型榴弹炮向敌人开火了,紧接着,122加榴炮,107火箭炮,120迫击炮,82迫击炮都向敌人射出了致命的炮弹。公路上的R伪军立刻被炮火淹没了。

炮弹爆炸时产生的气浪把人体轻易的抛到空中,再让他们重重的摔下来,冈部直四郎惊奇的发现,这些炮弹的口径至少有150毫米,足以说明敌人火力的强大,而且还有不少!

一辆R军的95式轻型坦克开到冈部直四郎身边,掩护着一辆装甲汽车,汽车门打开,少尉朝他叫到:”大佐,敌人太强大了!我们还是撤吧!””胡说!R军没有打不败的敌人!”冈部直四郎朝军官叫道。少尉也不管什么礼仪了,直接把冈部直四郎拉上车来,在95式坦克的掩护下企图突围。

“这才叫炮!混蛋!”一名战士坐在战壕里,手里拿着67-2式通用机枪,朝敌人叫道(幸灾乐祸)。“营长!”一名战士向营长报告,“发现一辆装甲汽车,在一辆轻型坦克的掩护下准备突围!”“好呀!巴不得我找不到目标呀!”营长说着说着就抄起HJ8反坦克导弹发射器,对准了敌人的95式坦克.

嗵!反坦克导弹飞向了那辆95式坦克"轰!"反坦克导弹轻易地撕破了敌人坦克薄薄的装甲,巨大的爆炸将那辆坦克炸成碎片,也把那辆装甲汽车炸翻了(浪费啊浪费)。

“可惜呀!”那位营长”感叹”道”浪费了一发反坦克导弹去打这辆装甲拖拉机。”(还挺有自知之明)

炮击停止了。

冈部直四郎从被炸翻的装甲汽车里爬了出来,看着外面的惨景,一片修罗场,一片片的残肢断臂,到处都是被摧毁的武器残骸,有些刚上战场的士兵被吓得吐了出来。

随着隆隆的履带声,我军装甲部队赶到了。

光是装甲部队还没有把敌人吓死,天上我军的武装直升机也到了。

WZ10比装甲部队反映更快,一通70毫米火箭弹就在敌人堆里杀出一条血路。

“那是什么?是坦克吗?怎么主炮口径比帝国军队的驱逐舰主炮差不多呀!”他心想,此时的他也已经没有了战斗意志,想跑了,只是因为逃不了,只好躲藏起来。

99G坦克的主炮发射反步兵炮弹,同时车载机枪也对敌人的步兵开火,各种型号的装甲车更是把自己的机炮对准了敌人,一个又一个敌人被大口径机枪和25毫米机炮腰斩,而他们的轻武器只能在我军装甲的外面制造火花,那些做肉弹美梦的敌人被跟在后面的步兵和装甲车打死。

敌机甲中队剩余的几辆坦克对我军开火,想拼死一搏,可是他们发现炮弹同样对我军没有用,92式装甲车的25机炮对着一辆敌95式坦克开火,25毫米机炮弹在它身上轻易地穿洞甚至对穿。在接受了多发25毫米机炮弹后敌人的95式坦克一炮未发,就被击毁,炮塔被殉爆的弹药炸上了天。剩下的敌坦克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我军的坦克手可懒的对他们浪费炮弹,直接开过去,把他们压扁。WZ10则用机炮和火箭弹像秋风扫落叶般,清除敌人的步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