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十章、误打误撞

dontbb 收藏 6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蓝宝成警觉地搜索了每一个茅草房,茅草房都很简陋,空无一人。但从一间茅草房墙柱上挂着的,几支被盐腌过的毛乎乎的白人大腿看,这里本来是小鬼子一个窝点。很显然刚才就是这股鬼子刚才与自己和手下交过火,现在全被英軍大部队吸引走了,因为在小鬼子眼里,英軍是运输队和活粮仓,被中国特种兵打怕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天亮了,山谷丛林中冒着弥天大雾。缅甸丛林深处的大雾,放在中国内陆那就不叫雾了,应该叫小雨。高宠等人和被救出的马丁少将等数千英军穿行在茅草树丛密布的深山野谷,被挂在植物上的雾水一打,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干地方,湿乎乎的十分难受。这些还不算什么,要命的是行进距离稍微拉大几步,就看不到前面的人……尽管为了夜间识别敌我身份,每个人的左臂上都缠上白毛巾和或白布条,以便大家识别混进的日军和在行军中防止掉队。


蓝宝成中尉带一个排特种兵殿后,后面的人随着队伍睁大眼睛摸黑向前走,而且后面的人还不时提醒前面的人跟上,以免大家都掉队。突然,前面枪声大作,伴随着掷弹筒发出的“噓”声和手雷、炮弹的爆炸声,大部队象洪流一样势不可当,竞闯进了日军阵地。炒豆般的枪声过后,英缅军大部队在高宠和特种兵的带动下,象完全变成了另一支部队,不顾伤亡,象猛虎一样杀开一条血路,旋风般地闯了过去。俗话说:一夫拚命,万夫不挡。第一次遇到这么勇往直前的英軍,强悍的日军阻击部队也垮了,英軍大部队也不恋战快速向英缅军援軍驻地猛退。


不一会儿,后面和两侧枪声四起,吃了亏的小鬼子不肯善罢甘休,在后面和两侧拚命追杀后撤的的英軍大部队,高宠和特种兵们边打边护着英缅军撤退。此时只顾逃命的英缅军大多数又变成了惊慌失措的绵羊,殿后蓝宝成中尉亲率一个班特种兵就地阻击,同时命其他人带着英軍先撤退。


刚刚还打得起劲的蓝宝成中尉, 突然发现枪声不对,回头一看:安德生中校和100多英缅军便没有撤下去,而且也在拚命地向后开枪,原来还有点軍人血性安德生中校见蓝宝成中尉部人太少,擅自率一队英缅军留下来协助蓝宝成等人就地阻击追敌。蓝宝成中尉大吃一惊,他虽然清楚安德生中校是好意,可一旦被小鬼子缠住,这一队不擅长丛林战的英缅军反成累赘。他马上严命两名特种兵带安德生中校等人先撤。



枪声渐稀,枪声停了,蓝宝成中尉收枪环顾四周一看,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滚滚的浓雾拂面而过,他在雾中搜寻自己的部队,竭力聆听着辨别着四周的声响。过了一阵,他确信自己已与部队失去了联系,掉队了。


山里的雾气渐渐淡去,蓝宝成中尉终于看清了周围的地形,他所在的位置处在谷底,身后是一片开阔地,在开阔地边缘有一排茅草房,在茅草房的后面有一条湍急的河流,河上有一架独木桥,在开阔地的一边有个高地,也正是撤退的方向,高地上的二挺英式机枪还在不停地叫着,弄不清是敌是友。蓝宝成不敢轻举妄动,他环视了一下,开阔地丛林里似乎危机四伏。没人掩护,大白天他也不敢一人独闯过那片开阔地,只好悄悄退爬到一个茅草房等待时机。


蓝宝成警觉地搜索了每一个茅草房,茅草房都很简陋,空无一人。但从一间茅草房墙柱上挂着的几支被盐腌过的毛乎乎的白人大腿看,这里本来是小鬼子一个窝点。很显然刚才就是这股鬼子刚才与自己和手下交过火,现在全被英軍大部队吸引走了,因为在小鬼子眼里,英軍是运输队和活粮仓,被中国特种兵打怕的小鬼子也欺软怕硬,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与成群的中国特种兵交手。


一会功夫,又有被打散的九名特种兵先后来到茅草房,他们全是蓝宝成中尉所率的殿后的兵,其中有一名战士右臂还挂了彩,蓝宝成中尉亲手替战士包扎了一下,好在未伤到骨头。他回头对一名孔武粗壮的特种兵问道;“黄班长,你们班小李呢?”黄班长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蓝宝成中尉一看这样,就火气十足的喊道:“小李刚抽调过来的新手,我不是叫你多照顾,他也一直和你在一起,你没和他一起回来?你这班长是怎么当的!” 黄班长内疚地说道:“小李打疯了,喊也喊不住,雾又大,一眨眼就不见了……。


黄班长抬头看了看其他的战士们,战士们一言不发,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摇了摇头,显然他们都没有看到小李。


稍作休整后,蓝宝成也不敢再等小李了,是死是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蓝宝成知道这里便非久留之地,他将九名特种兵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大家相互交替掩护,迅速穿过了开阔地。悄悄地向二挺英式机枪还在不停地叫着高地上包抄过去……。


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打机枪的竟然是六个强壮的鬼子異种兵,蓝宝成此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等人这么勝利就穿过了那片开阔地。原来高地另一面的半山腰的一凹地里,有一队英軍被100余名鬼子異种兵死死压在凹地里。


别看鬼子異种兵在中国特种兵面前不经打,但对付起英軍,他们胆气十足,好象炕头上的汉子,勇的很。在二挺英式轻重机关枪掩护下,他们大声的咋呼着,从山坡上向凹地里英軍扑去,这时,凹地里英軍也拼命地往外胡乱开枪,但一点也没有阻止小鬼子冲锋的脚步……


“砰、砰”二枪,一名挑着膏药旗的小鬼子和一名舞着指挥刀的小鬼子軍官应声倒下,英軍士气大振,反击也一下子猛烈起来。冲锋的小鬼子刹那间被英軍击毙4、5个。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日军懵了,见英軍中也有一等一的高手。纷纷弯下腰小心翼翼起来。但要命的是;在这关键时刻,身后担任火力掩护二挺轻重机关枪突然同时哑火,训练有素的小鬼子赶紧就地卧倒……。


“哒哒哒”不一会儿,哑火的二挺机关枪又重新响了,象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小鬼子重新爬起来,刚想往前冲,突然有好几个鬼子栽倒在地,此时小鬼子们才感到大事不妙,原来机关枪竟是冲他们背后开火,同时身后还响起了最令他们闻声丧胆的中国特种兵专用的何峰牌冲锋枪枪声,和中国特种兵慣用的、短促的点射。此时正面的几十名英軍也趁势从凹地里杀出,打头也是端着何峰牌冲锋枪的特种兵,骇得小鬼子们丢下几十具尸体,纷纷夺路逃入茫林海。


蓝宝成他们与股英軍一汇合,才看清这股英軍是安德生中校等人,刚才出手精准击毙两名日軍的正是自己这派出的两名特种兵。原来他们还是未能趕上大部队,反被一队小鬼子们沿途追杀、一部分被打散,包围,剩下的若不是有两名神勇的特种兵每每关键时刻出手,换在平日这支英军早全垮了。


此役小鬼子们共丢下了48具尸体,二挺轻重机关枪、三八式步枪39支、王八手枪一支,指挥刀一把。


因为缺少弹药,蓝宝成命人将二挺英式轻重机关枪和多余的三八式步枪统统扔入了一个深潭里,几仗下来,蓝宝成等人手中何峰牌冲锋枪子弹都不多了,蓝宝成和一个偏爱步枪的特种兵干脆将身上剩下的冲锋枪子弹全部分给了战友们,各挑了一支三八式步枪。同时共收集到步枪子弹123发。


安德生中校的佩枪,一支他心爱的美式何峰牌手枪子弹早已打光,他虽然不喜欢小日本爱出故障的王八手枪,现在也只好借用,可惜那只王八手枪也只有3发子弹,他只好又拎起那把小鬼子軍官的指挥刀。


蓝宝成没敢让这支小部队再沿大部队后面走了,反带11名特种兵和安德生中校等65名英軍涉渡过河反其道而行,向丛林腹地带运动。


“中尉,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安德生中校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屡次三番被蓝宝成救出,他开始还不好意里问,后来实在按捺不住问道。


“安德生中校,我们现在方向,也可以直插到远征軍109师范家兴师长防线。” 蓝宝成答道。


“那不是远多了吗?” 安德生中校还是不解。


“刚才被打散的日軍,一定会纠集大队日軍,在大部队撤退的路线上等着我们。” 蓝宝成有点不耐烦了,心想;一个堂堂英軍中校,连这都看不出,难怪英軍老打败仗。


蓝宝成这一招果然凑效,在丛林中穿行了一天一夜,不但没有追兵,他们前面也没有遇到一个日軍。不过训练不足,饥饿中的安德生中校等65名英軍一个个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他们看上去都很疲惫。蓝宝成刚想下令休息,前队突然传来陣陣惊呼,


“前面出事了。” 蓝宝成大吃一惊迅速往前跑去,安德生中校也示意手下准备战斗,便让一个中尉指挥部队,自己也随蓝宝成跑向前队。但听上去不象遇到小鬼子。因为没有发生枪战。俩人放心不少。


倒底是什么呢?原来,负责开路的是黄班长和一名特种兵,眼前一个飘着一层厚厚腐叶的约两亩水面的大水塘拦住了去路,而且两边全是悬崖绝壁,从过往的兽迹看,要想过去,必需涉渡水塘。


那名特种兵刚想下水,被黄班长拖住,他突然闻到一股怪味,象是腐叶沤臭,同时又带着一点腥味,黄班长感到水塘很诡异,似乎隐藏着什么危险。难道这个大水塘,会有什么诡异的大水怪?但看了老半天,黄班长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自从小李失踪后,黄班长一直很内疚。他命令战友在岸上警戒,自己端着冲锋枪小心翼翼地冒险涉渡水塘……


等他快到水塘中央时,水深已齐腰,突然岸上的战友发出惊恐万状的惊呼,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感到一阵阴风从身后袭来,水塘中厚厚腐叶里果然窜出一个诡异的大水怪……


黄班长来不及开枪,感到下半身已被冰凉冰凉的东西缠住。便迅速往上缠。他毕竟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老战士,此时心里已明白袭击自己的是何物,一双手凭感觉迎着浓烈的腥风扼过去……


这是一条巨蟒,一条不知吃过多少大型走兽,甚至人的巨蟒,从来没有人和大型走兽能逃过自己至命一击,但今天它遇上了克星,一时大意,竟被黄班长死死扼住七寸。本来蛇一旦被人扼住七寸,就没了反抗力,但这条巨蟒实在太大了,黄班长一双大手扼住巨蟒脖子竟然合不拢,虽然他练过鹰爪功,但身子被巨蟒死死缠住,根本上用不上力。


水塘人蟒大战,死死缠在一起,可急坏了岸上端着冲锋枪的战友,他见不好开枪,索性扔掉冲锋枪,拨出匕首,勇敢地跳入水塘扑过去。


蓝宝成和安德生中校先后赶到,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水塘中,一条巨蟒将身材高大的黄班长死死缠住,黄班长一双大手也死死扼住巨蟒脖子。一名特种兵飞舞雪亮的匕首十分神勇地扑上去,此时黄班长已被缠得额头青筋暴鼓说不出话来了,巨蟒也发现了那名特种兵,它似乎不把身材还不如黄班长高大的特种兵放在眼里,一边加速发力,想缠死黄班长,一边拚命恍动着蟒头,张开小脸盆大的血盆大口吐着蛇信子冲特种兵示威……


特种兵救班长心切,一点也不顾自身安危,手执雪亮的匕首拚命向巨蟒脖子刺去,巨蟒一急,奋力掙扎、躲闪,已精疲力竭的黄班长再也抓不住巨蟒脖子了,手一滑,竟然被巨蟒一下子掙脫,巨蟒迅速扬起小脸盆大的血盆大口恶狠狠地直扑那名特种兵……


已跳入水塘中,距巨蟒只有五六米远的蓝宝成见势不妙,快若闪电拔出手枪。“呯、呯、呯……”将枪中子弹全部射进了巨蟒的血盆大口……


蓝宝成身后紧跟的安德生中校也被几个中国軍人的血性和神勇感染了,他此时表现也相当神勇,身材高大的他举起锋利的日式指挥刀扑了上去,寒光划过,被蓝宝成打成重伤的巨蟒,剧然被他从七寸处齐刷刷砍掉了蟒头,一腔蟒血将安德生中校、黄班长和那名特种兵喷成了血人……


幸解围及时,等所有人赶过来,大家惊喜地发现惊魂未定的黄班长除受了点皮外伤外。就是有点狼狈不堪,连屎尿都被巨蟒勒出来了……


俗话说;因祸得福。这条巨蟒为蓝宝成和安德生中校的部下提供了大量蟒蛇肉,让一天一夜,一直未进食的人们扎扎实实饱食了一顿。


第二天,蓝宝成和安德生中校等人进入一个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走了差不多一天,此时太阳已偏西了。突然,负责探路的黄班长派人回报;“发现林中有人活动过的迹象。”所有人一下子紧张起来。


不一会儿,黄班长又派人回报;“从另外一方向发现大量英、日两种軍鞋的脚印。” 蓝宝成和安德生中校马上命令大家作好战斗准备。


顺着脚印黄班长很快发现了前面,一大群队伍,足足有200多人,其中有半数是英軍俘虏。可能是押送的小鬼子自认为是自己的腹地。根本没注意身后的三个跟踪者。


小鬼子和英軍俘虏进入了一个大峡谷,谷口窜出二名小鬼子,与带队的小鬼子軍官扯了一会,放这支队伍入谷了。


黄班长一边派一个手下向蓝宝成汇报,命令一个手下就地监视,自己则悄悄爬向大峡谷一边的山峰。


蓝宝成和安德生中校等人在报信的特种兵带领下,全部到了大峡谷口与就地监视的特种兵汇合,不一会儿,100余鬼子从谷口鱼貫而出,负责监视的特种兵小声对蓝宝成道;这就是刚才押送英軍俘虏的那股鬼子。这股鬼子显然没料到来路上,此时已埋伏着一批敌人,他们大搖大摆地钻入了蓝宝成和安德生中校等人的伏击圈。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蓝宝成竟然悄悄传令;放过这股鬼子。


安德生中校此时心里也清楚:自己这些人误打误撞来到了小鬼子的秘密英軍俘虏营,也就是小鬼子的活粮仓。蓝宝成此时一定是将目光盯上了英軍俘虏营。安德生中校不由得心生佩服,他明白打下英軍俘虏营,不但可以救出被自己的同胞,而且可令小鬼子再度陷入粮尽弹绝的境地。但仅凭眼前这几十号人行吗?


黄班长回来蓝宝成了,他向蓝宝成报告道;“大峡谷的确是小鬼子的活粮仓。新到的战俘们都被关在峡谷中一个大山洞里,山洞里具体战俘总人数不详。鬼子看守除了谷口有一个战斗小组外,大山洞有双岗,大峡谷中有不少茅草房,估计鬼子看守至少有一个6、70号人。”


“黄班长,你怎么敢肯定鬼子看守只有6、70号人。”安德生中校不解地问。


“从茅草房大小和个数判断。” 黄班长笑道。


“难道鬼子不会住在大山洞中吗?” 安德生中校提出问疑。


“因为缅甸的山洞太潮湿。根本不能住人。” 此时心情不错的蓝宝成插嘴道。


“难道英軍俘虏不是人吗?……” 安德生中校话一出口,马上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他,为了掩饰尴尬,又马上随口问道;“蓝中尉,我们什么时候出击。”


蓝宝成看了一下天色道:“等鬼子换岗。”


小鬼子终于换岗了,等换岗的小鬼子走了约半小时,蓝宝成从草丛中站起来,对安德生中校道;“走,我们去谷口。”


安德生中校本来还不敢出来,见蓝宝成和几个特种兵大搖大摆地走向谷口,也只好赶紧跟上,等他来到谷口时,谷口哨位的鬼子哨兵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变成了黄班长他们。若不是地下几具鬼子哨兵尸体,安德生中校还有点怀疑;刚才是不是鬼子撤岗了。他同时庆幸自己与他们是友非敌,安德生中校心中暗想;“这辈子千万不要与这支部队为敌。”


但让安德生中校此时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上帝还是跟他开了个大玩笑,日后打着联合国旗号的他和他的部队,还是在朝鲜战场上与这支部队为敌了,不同的是;这支部队改叫中国人民志愿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