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建国 第六十一节 泄秘

youhunchujiao 收藏 9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URL] [内容简介] 泄秘 郑汉云看着手里的货币,他发现所有的银币和铜币上都有花纹,每一种都不一样,一两的银币上的花纹正面是城楼(类似天安门),反面是一艘三桅战舰,战舰的细节都清晰可见,上面的花纹美仑美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08.html


泄秘


郑汉云看着手里的货币,他发现所有的银币和铜币上都有花纹,每一种都不一样,一两的银币上的花纹正面是城楼(类似天安门),反面是一艘三桅战舰,战舰的细节都清晰可见,上面的花纹美仑美幻,而且每一个都完全一样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仿制出来的,比之大清国的乾隆同宝精美了不知多少倍。

但是怎么看这城墙都和马尼拉的城墙不一样啊!郑汉云看着看着有一点寒意从背上慢慢的生了起来:这怎么看都象是大清国城楼的样子啊!他回想起来吴永华对他说的话:“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看样子新汉真的是想打回老家去,新汉真是胆大包天,准备返攻大清!传闻也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这新汉确实是和天地会是一个宗旨:“反清复明啊!”好在这里远在南洋,大清国也没有力量过来干涉,否则的话新汉怕也是活到头了。

郑汉云心想绝对要阻止兰芳国内那些想和新汉合并的人,别看新汉现在红火,到时候把大清国惹毛了,谁能抵挡?老虎不发威你新汉真以为大清国是只病猫啊!这些海盗出身的人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做,抢了一次十三行就真的以为大清国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为了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郑汉云下定决心停止了考察工作,迅速的赶到新汉的户部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乘船离开了马尼拉。

新汉的货币改革,也让在马尼拉做生意的欧洲人感到高兴,毕竟做生意的人是最喜欢这样方便的货币,现在在马尼拉做生意的外国商人,主要有法国、英国、荷兰和美国人,毕竟大宗的生意之外还有很多小宗的生意,虽然这些生意是小宗的,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国家来说,对于一般的私人,这些小宗生意也是非常的巨大了,比如淘金使用的水银、漂洗马尼拉麻使用的硫磺、一般人使用的针头线脑甚至糖果、作料,偶尔也有新汉追加的大宗定单。

有了新的货币,在找补上就变的非常的方便了。这些欧洲人在新汉基本上是自由的,只有少数军事管制地区不能去,其他地方他们都是可以去的。通过和华人的交往也知道了不少新汉的事情,纽卡得上校在知道新汉把在英国订购的巨型武装商船开进船坞,他就知道肯定是在对这一艘船进行改造!会改造成什么样子呢?他的第一个反应就:“安装大炮!那种神奇的会发出啸叫的大炮”

于是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他刻意的去接近船厂的工人,他表现的温文而雅,对中国人的习惯和文化非常的尊重,没有事情经常在船厂附近的酒馆里请大家喝中国酒,一起唱中国歌曲,在酒客的心里他就是一个善良的、对中国文化无限向往的夷人,一个会说中国话的夷人。善良和宽容的中国人很快的就接纳了这一个西洋的夷人朋友。牛洪的国安局由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没有发现纽卡得上校有什么越轨的行为,所以对他的监视也并不是非常的严密。

上校经过半年的守侯,已经和船厂周围所有的酒馆、饭店都成为了熟人,他的中国话也越来越流利了,已经基本上可以准确的表达他的意思了。几乎这里每一个人都认识这一个可爱的法国夷人。虽然船厂里的工人都被一再的强调过保密制度,但是总是有人在金钱面前忘记规则,在付出了100多个新汉银圆的费用之后,终于在从一个船厂工作的送煤工人口中得到了一个秘密:船厂的大船是被买回来改造的!在船厂里,这艘从英国购买的大船被安装上了一种叫蒸汽机的东西,还有很多的火炮和铁板。但是船厂工人知道的并不多,以他的身份还不能接触到火炮,所以上校不能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在改造期间,能上船工作的工人是不能随便离开船坞的,只有送煤、采买、厨工这些辅助人员,才可以出入船坞。)

1836年9月3号一个暴雨过后的早上,马尼拉港还没有完全的醒来,除了纽卡得上校得知,经过5个月时间改造完成的“勇士号”准备在这两天下水(由于旋转火炮炮台的更改,比张清预计改造的时间长了2个月),天不亮就一直盯着以外。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一艘庞大的战舰悄悄的离开了船坞,纽卡得上校立即用他手中的笔和望远镜把这一艘战舰的外貌详细的记录了下来:勇士号原来的三根主桅,现在只有两根,中桅已经被拆除,大、小三角帆也被同时被拆除,而替换中桅的是一个短粗的烟囱,当然现在没有冒烟,在剩余两根主桅上风帆的带动下,勇士号慢慢的进入了马尼拉湾。

作为火炮专家他特意的记录下了勇士号两舷的火炮。只有36门,可以说是标准的中型巡洋舰的配置,在南中国海没有更强大的敌人,这样的火力配置还是可以接受的,新汉人把整艘战舰几乎是可以看的见的地方都包上了一层铁皮。纽卡得上校想当然的认为:新汉人是因为没有那样多的铜皮进行包裹,而选择了便宜的多的铁皮。(在当时的高级船只经常使用铜皮对船只包裹,以减少阻力,著名的英国战列舰几乎都用铜皮包裹,比如胜利号。)铁皮在海水中腐蚀的速度很快,远远不如铜皮好。

甲板上的四座两联旋转炮台被炮衣覆盖,纽卡得上校只能从炮衣的外形上进行辨认,毕竟这个时代还没有这样的东西出现,所以哪怕是火炮专家的纽卡得上校也无法识别,只能老老实实的记录下他们的外貌,并猜测他们有可能是安装蒸汽机的一部分零件或者是什么特殊的机关。这并不能责怪纽卡得上校的专业知识,现在欧洲连整体式旋转炮台都还没有出现,更不可能想象两联装整体式旋转炮台了,睁眼如盲也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废除了中桅和三角帆,换上了一台蒸汽机,看样子是为了提高抗风浪的性能,他知道这里的台风是非常可怕的风暴之一,在纽卡得上校看来这样对速度的帮助不是很大。难道是“武装邮轮”?最少他没有见过世界上有那一个国家使用这样的战舰!(这时候的欧洲虽然没有蒸汽机战舰,但是已经有蒸汽机和风帆混合动力的中、小型商船和邮轮了,当然还没有“勇士号”这样大型的家伙),难道是新汉准备和大清国扩大贸易,对吕宋进行大量移民?三艘大型武装邮轮是可以完成这样的任务了。

在欧洲人的眼睛里亚洲人都长的差不多,就和亚洲人看欧洲人一样。比如张清在21世纪的时候,他也分不清楚法国人和其他欧洲人有什么不一样。所以纽卡得上校也想当然的认为大清国和新汉都是一样的,只是服装和发型上有一点区别。连他们说的话都是一样的(都是广东话)。所以不管他们内部打的不可开交,他们总归是一家人。做生意或者移民都应该比欧洲人容易的多,实在不行就算是走私,双方的官员也应该无法分辨这些人到底是那个国家的。

虽然勇士号出港的时候所有的炮门都是关闭的,上校没有得到神奇火炮的资料,但是纽卡得上校决定先把手上的这一份情报交到法国去,毕竟一个军人做间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19世纪军人被俘虏是可以享受很好的待遇的,但是间谍被俘虏的话所有国家都会将间谍处死,那时候欧洲军人是不屑于做间谍的,认为那是灵魂被出卖的人才做的肮脏的工作。)

1837年3月底纽卡得上校在皮艾尔带领着第一批1200名法国流放人员来到马尼拉的时候,他携带着情报乘上了送货的商船离开了新汉,直到商船到达新加坡他的心才放回到肚子里。

可惜的是纽卡得上校冒着生命危险,并且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潜伏才获得的图纸,带回法国却被法国人束之高阁,法国海军大臣在看了一眼这种“丑陋”的“武装邮轮”以后,连嘲笑新汉人的心情都没有,只是让人把图纸存放起来就直接走了,因为可爱的伯爵夫人和他还有一个“青春的约会”。他几乎就没有考虑那些亚洲的黄皮猴子还有建造舰船的能力,在他的眼里英国人为新汉定制的勇士号虽然不能说是无懈可击,但是绝对是世界上第一流的“武装商船”,现在被新汉人拿去改成这样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看到完美的三桅大帆船被砍掉了中桅,拆掉了大、小三角帆,就好象是一个绝世美女人割掉了鼻子,剜去了胸部!

海军大臣的判断如果从美学的角度上看确实是正确的,风帆战列舰即使是到200年以后也照样被评论家认为是完美无缺的艺术品,而混合动力的装甲战列舰在美学上没有什么地位,和风帆战列舰比较的话他的外型只能用丑陋来形容,可以被称做钢铁的堡垒,可怕的武器!所以他们不是能够在同一个标准上的评比的战舰,如果非要给他们做一个比较的话,我们可以说:风帆战列舰是完美的艺术品,而混合动力装甲战列舰是可怕的武器。武器和艺术品完美的结合那要一直等到全钢战列舰的出现了。

勇士号没有了漂亮的大、小三角帆,缺少了视觉上的中心主桅,而是在这个重要的视觉中心使用了一个短粗的“烟囱”!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加上只有一层武装甲板,低矮的船身让人在视觉上有一种赢弱的感觉,那些安装上的钢铁装甲灰暗的颜色,远比黄铜皮包裹的战舰显得逊色的多。海军大臣忽略掉了如果是足够厚的钢板完全可以防御火炮的射击,而铜板就没有这样的效果。

要不是因为新汉人能够拿出大量的白银来购买商品,让法国的那些“贱民”(第三等级)们能够获得一份工作和食物,伟大的法兰西完全没有必要知道世界上还有新汉这样一个国家!他们想改成什么样子与法兰西无关!就算他们把漂亮的三桅大帆船拆了烧火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付出了足够的白银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他现在为了这一艘“丑陋”的破船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不知道过一会伯爵夫人会不会给自己脸色看,说不定还会用什么方法惩罚自己!于是海军大臣连忙叫让人把图纸保管好,而他的心早已经在想是穿什么样的衣服,带什么样的花去慰寂那美人儿受伤的心灵了。

说实话,在不知道装甲战列舰的威力之前,谁也不可能认同新汉的做法,三桅风帆战列舰绝对是艺术品,而加装了蒸汽机的两桅战列舰,在视觉上是无法比拟的,也只有纽卡得上校这样的职业军人才依靠自己的直觉,发现勇士号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和其潜在的危险,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想到,两种战舰的差距会有这么大,毕竟一个是艺术品而另外一个是武器!

直到四年以后,在纽卡得上校固执的提醒下,保管情报档案的人员才把这一份图纸找了出来。法国人根据上校绘制的“武装邮轮”的图纸参考建造出法国第一艘混合动力的国王号装甲战列舰,新汉才得知勇士号的情报泄密一事。这也不能完全的责怪牛洪领导的国家安全局的失职,因为在1836年到1837年这两年的时间,新汉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大量到达吕宋的定货,让整个吕宋的华人忙的脚不粘地,连归降的近百万苏禄人也投入到这一场工业革命之中。

特别是法国和英国在获得神甫的认可以后,在1837年初也就是纽卡得上校离开吕宋的时候,陆续的把准备流放的罪犯送到吕宋,开始两国还顾及其他国家说他们为了获得金钱,把流放人员送到新汉做苦工,后来在教会人员的支持下,两国丢下脸面纷纷把流放人员送到新汉,到鸦片战争开始的时候英国派送流放人员7000多人,法国派送8000多人。

由于大量的外来人员,其中还有欧洲的商人和流放人员,造成了新汉的反间谍工作出现了漏洞,好在这个时候除了法国的个别人员对新汉进行了刺探以外,其他国家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和新汉的贸易往来上面了,否则新汉的损失会有多大还不知道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