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刘老板的最后一天

yingean 收藏 6 241
导读: 劳资矛盾的成因和激化的过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刘老板的最后一天

刘老板是江城最大的私营建筑公司江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据行内权威人士保守估计,其公司净资产超过两个亿。生于1956年某月某日, 2006年某年某日晚上23:00被人用利刀杀死在公司门口,享年50岁,以下是他生命中最后一天的全纪录。

早上7:30,刘老板告别老板娘,在豪宅车房里发动了他的黑色奔驰,在门卫的注目礼下呼啸着冲出小区。

8:00,刘老板在江口公司门前停好车,门卫老余头连忙陪着笑脸拉开门,叫了声:“老板早”。刘老板斜看了他一眼说:“吃了屎啊?烫熟狗头的样子,笑比哭还难看。”老余头更卖力地笑着说:“老板说过,过了试用期,就把我的工资加到700元,现在过试用期了,是不是……。”刘老板说:“我×你妈的×,还敢说这事?上月在公司门口让人把我的车划花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你一年的工资还不够补漆,你知道吗?不扣你工资就算便宜你了,还想加工资?看我干吗?看门口!再出什么事我杀你的头。”刘老板就上楼去了。老余头还笑着,真的比哭还难看。

8:20,刘老板走进公司餐厅,几个职员正在吃早餐。刘老板坐下发现少了工程部的小陈。他“啪”的一声把手提包甩在桌上,跟办公室主任老张说:“小陈死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还没起床?”老张小声说:“他不在宿舍。”按公司规定,职员除了休息或请假外,必须住在集体宿舍的。一听小陈不在宿舍,刘老板火了:“记他旷工!”正说着,小陈满头大汗地冲进了餐厅,一边擦汗一边喘着粗气。刘老板瞪着他说:“我×你妈的×,你昨晚作贼去了吗?”“对不起”小陈诚惶诚恐地解释道:“回了趟家,家里有点急事,本来想昨晚就赶回来,但太晚了,所以……。”“你请假了吗?”刘老板穷追不舍,“昨晚没什么事,所以……。”“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有没有事做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刘老板边吃边骂,后来的话由于他当时嘴里塞了肠粉,听不清楚了。

8:30,刘老板剔着牙走出餐厅,老张紧跟几步到他身边说:“小陈能上班前赶回来,就不算旷工了吧?”“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说过不算了吗?”刘老板瞟了他一眼。

9:00,按昨天安排的日程,刘老板在自己的办公室接见了江房开发公司的甲方代表胡先生,刘老板的江口公司承接了江房开发公司的一个楼盘。胡先生找刘老板是因为工地有一个楼面因为捣制质量问题需要返工。胡先生开门见山地说:“根据监理的意见,这楼板必须返工,所造成的损失必须由你方负责。”刘老板陪着笑脸说:“胡先生先不要着急,我已经叫工地上的方工长马上过来,先让我问清楚情况。”

9:15,方工长气喘吁吁地跑进办公室:“老板,找我?”“我×你妈的×!我问你这楼板怎么回事?你这工长吃屎长大的吗?”李老板把桌上的图纸敲得“笃笃”作响。方工长诚惶诚恐地地看了看图纸说:“老板,这层楼面是你指挥捣的呀。”“我?”刘老板的眼睛瞪得像两个铜铃。“是呀,那天下雨,我说不能捣,你说是我怕淋雨,叫我滚,你亲自指挥水工班捣的,你忘记了?”方工长没有注意到,这时刘老板的脸已经像猪肝一样颜色了,他把声音提高八度,一拍桌子说:“我×你妈的×,你是工长,出了问题当然你负责,还想推卸责任?那是因为你监管不力,让水工班偷工才造成要返工的!”

胡先生这时从皮包里拿出一叠纸放在刘老板面前,他站起来打断刘老板的话说:“这是设计的处理意见,刘老板你过过目,没问题就签名吧,没时间听你们吵了,我还得回去向老板交差呢,签完名你们再慢慢讨论谁负责吧。”刘老板接过处理意见看了一次,陪着笑脸问胡先生:“有没有商量?…….”“公事公办。”胡先生不容置疑地把笔递了过去。刘老板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了,接过笔在处理意见上签了名。胡先生留下一份给刘老板,其余的装回皮包:“请尽快返工,工期我们会照算的,我走了,你们谈吧。”胡先生出门时把门关得很响。

刘老板的声音比胡先生的关门声更响:“小方,你马上回去,组织那班水工返工,再出问题我杀你的头。”“那返工的工资怎么算?”“返工他们还想要工资?你知道这班混蛋让我损失多少钱吗?”“那恐怕不行吧?”“你是不是收了他们的茶钱,怎么替他们说话?谁发工资给你的?我才是你老板!我不追究你监管不力就算便宜你了,你马上回去组织返工,明天不完成你这个月也不用出粮了。滚!”方工长本来就胆小,让刘老板骂几句已经昏头转向了,连忙回工地去了。

10:30,刘老板接到方工长的电话:“老板,你快过来吧,水工班说不是他们的责任,要返工得出工资。”“我×你妈的×,不是他们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了,难道是我的责任吗?你想不出办法就别干了!”听筒里传来方工长哭丧般的声音:“你炒我鱿鱼我也没办法啊。”“养条狗都比你好!”刘老板“啪”地合上电话。

11:00,刘老板的奔驰车以80公里时速来到了工地,“嘎”的一声停在门口,方工长、水工班长阿强和一班水工工人正在门口说着什么,奔驰车扬起的尘土令他们眼睛都睁不开。尘土散尽了,刘老板走下车,大声对阿强说:“阿强,想造反吗?”方工长拍拍阿强的肩膀说:“老板来了,有什么话对老板说吧,不要难为我了。”阿强怯生生地说:“老板,那天是你在现场指挥的,楼板不合格是因为捣制时下大雨,冲走了混凝土造成的,不是我们的责任,要返工得算工资的。……”刘老板打断阿强说:“我×你妈的×,谁说下雨就不能捣制混凝土的?人家做桥梁的在水下还做桥墩呢?不合格完全是因为你们不会捣水泥,本来损失也应该算在你们头上,还想要返工工资?”阿强说:“水下捣混凝土是另外一回事……。”“我另你的头,”阿强的话又被刘老板打断了,一公里以外可能都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管,反正我跟你们签的合同是合格完成后发工资的,现在合格了吗?。”“合同是这样签,但也得分清不合格是什么原因吧?那天方工长说下大雨不能捣的,是你说要赶工期……。”“小方,你说过不能捣吗?”方工长站在人群的最后,低着头没出声。刘老板继续说:“阿强,白纸黑字,到劳动局打官司你也赢不了的。”方工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阿强身边说:“我不说你也知道,你真赢不了的,返工吧,要不原来的工资都没有的。”阿强瞪着眼睛看了刘老板一会,对方工长点了点头说:“好吧,给我点时间跟弟兄们说,下午干吧。”说着,招呼他手下的人进工地去了。刘老板望着他们的背影喊道:“下午两点再不开工,我杀你们的头。”转过脸又对方工长说;“对这些人不凶不行的,你学着点吧,下午返工你看紧了,别让他们玩花样。”

12:15,刘老板回到公司吃饭,饭桌上谁也没有作声。

12:35,刘老板在办公室的卧室里休息。

14:10,刘老板被方工长的电话吵醒了,说是水工班又有问题了,阿强要见他。

14:30,方工长和阿强到了刘老板的办公室,刘老板很不耐烦地问阿强有什么事,阿强说:“我们班有个兄弟叫阿水,他妈妈到江城来看病,中午病情恶化了,下午得做手术,我看老板能不能把我们班捣楼面的工资先借给……。”刘老板打断他的话说:“不行,返工合格了才能给你们。”阿强说:“我不是撒谎的,阿水,你进来跟老板说清楚吧。”门开了,一身泥水、、蓬头垢面、愁眉苦脸的阿水走了进来,刘老板喝道:“脱鞋!脱鞋!脏死了。”阿水连忙转身在门外脱了那对脏兮兮的布鞋,进来哭丧着的脸说:“求求你了,老板,救救我妈吧,不做手术她会死的。”刘老板平时很迷信的,听不得别人在他面前说死,一听“死”字,他就火了:“救你救你,谁来救我啊,我×你妈的×,你们还不抓紧时间返工,误了工期你知道我得赔多少钱吗?想拿工资赶快返工,误了工期我杀你们的头。”阿水眼看就要哭出来了:“老板行行好吧……。”刘老板不理阿水,对阿强说:“想出粮你就快拉上他滚,别让他在这里搞晦气了。”方工长深知老板的脾气,再说下去就会僵了,他连忙拉住阿强和阿水说:“你们先回去开工吧。”阿强和阿水还想说什么,方工长瞪了他们一眼,把他们推出门外,转身对刘老板说:“我看他是真的,不如……。”“你懂什么,这点诡计骗不了我,这个说老妈做手术,那个就会说老婆难产了,他们拿了工资还不走人?你想找人返工就难了,学着点吧小方,快回工地看着他们吧,不按时按质搞好,你也别出粮了。”方工长还想说什么,但终于还是没说,回工地去了。

15:30,刘老板去了一趟工地,水工班已经在返工了,不过好像少了两三个人,刘老板担心误工期,很恼火,方工长解释说是阿水和他的一个堂兄弟请假了,说是去借钱。刘老板叫方工长看紧他们,别让他们耍什么花样。

17:00,刘老板去江房开发公司找胡先生,请他找老板看看能不能少扣点钱。胡先生说质量的问题不好说,叫他找工程部的负责人。

18:00,刘老板和胡先生,还有工程部的、监理公司的几个人到金山大酒楼吃饭,席间觥筹交集,杯盘狼藉,气氛融洽。

20:00,刘老板一行到温柔桑拿中心洗桑拿。

22:10,刘老板一行在温柔桑拿中心互相道别。

22:35,刘老板路过工地,水工班还在开工,他没有下车,直往公司开去,他必须回公司洗个澡,因为洗过桑拿,身上有跟家里不同的洗发水、沐浴液气味,还有香水味、橡胶味等,不回公司洗掉这些味道,老板娘闻到了可是要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搞不好闹离婚可是要分身家的。

23:00,刘老板到了公司,门口已经拉上铁闸了,刘老板在手提包里找钥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黑影站在他面前,定神一看,原来是阿水,刘老板骂道:“我×你妈的×,让你吓死了,不在工地赶工,这么晚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找你算账,”阿水的话是颤抖着说出来的:“我借不够钱,医院不给做手术,我妈死了。”刘老板有点害怕了,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你妈死了关我什么事。”阿水“噌”的一声拔出一把明晃晃的牛肉刀,架在刘老板的脖子上:“今天下午你把我们的工资发给我们,我就可以向弟兄们借够做手术的钱,我妈就不用死了。”刘老板吓坏了,从喉咙深处发出濒死野兽一样的哀鸣:“救命啊!……”阿水用左手压住刘老板的嘴:“你的命值钱,就没想过我们也有娘生的吗?你不是老说×我妈的×吗?我送你去吧。”说着右手一挥,刘老板的颈动脉就开了一个口子,血象高压水枪一样喷出好几米,“不,啊!”刘老板惨叫一声倒下了,阿水一手抢过他的手提包,迅速消失在茫茫夜幕中了。

刘老板用手压着脖子,用力敲铁闸,但没有人应门,他不明白,刚才他这么大声喊救命,屋里居然没有动静。深夜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他想喊救命但喊不出声,只感到身上的热量和力气随着血喷出来,身体急速冷了下来,软绵绵的,周围越来越黑,不一会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像粉尘一样,飘散在这无边的黑暗里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