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六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郑守义刚闪过第一拳,大老黑第二拳就直冲面门打来,郑守义急以右手化开。大老黑随即朝郑守义裆下奋起猛踢,郑守义手疾眼快,双手掌下压化解。接连三招不中,大老黑恼羞成怒,便使出怪招,脚、拳、肘交互出击,急风暴雨般地进攻,步步紧逼,而郑守义闪展腾挪,身捷如燕,以柔克刚,见招拆招。

操场上一攻一防,进进退退,拳来脚往,已是几十个回合,难分难解。

队伍已散开,早把他俩围在了当中,一个个屏息敛声,目不转睛。

郑守义不想恋战,就卖了个破绽,没想到大老黑竟出“饿狼扒心”之险招,欲置人于死地。郑守义侧身却步,应之以“顺手牵羊”,伸手抓住大老黑的手腕,一个“金丝缠腕”并顺手一甩,唰地一下把大老黑摔出一丈多远跌倒在地。郑守义才想上前搀扶大老黑起来,但见大老黑旋即站起身来,唰地一声就把飞镖打出去了。郑守义偏了一下头,飞镖击中了他的右臂,鲜血飞花。

操场大乱。

李二爬子在掏家伙的同时,大吼一声:“弟兄们!掏家伙!”

三连的弟兄们便积极响应。

二连的弟兄们也都掏出了家伙。

剑拔弩张。

这时,倏地一声枪响,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是胡子良放的枪,众人马上给胡子良让出了一条道。

胡子良大声呵斥道:“都给我把枪放下!否则以军法处置!”

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枪。

胡子良十七岁入大屯湖陵书院就读。湖陵书院因秦汉时的湖陵县而得名,汉高祖刘邦曾在此与秦军打了一仗,后人有诗曰:


“曾披汉史颂歌风,

千载无人嗣沛公。

记得湖陵方与战,

山河疏处想英雄。”


胡子良于湖陵书院毕业后,曾在沛县孔庄小学任教。民国十七年,经人介绍曾到天津奉系军阀楮玉璞办的军官学校学习。

胡子良中等个头,微胖,典型特征就是眼大,且炯炯有神。他来到郑守义面前道:“郑连长,没大事吧?”

郑守义笑了笑,“被蝎子蜇了一口,没大事!”

胡子良来到大老黑面前,就给了大老黑一巴掌,“混帐!”然后又道:“来人!把这狗东西给我押送团部,关三天警备!”

这时,吴迅祥在一旁道:“胡团长,大家知道你治军一向以严著称,可二连长是张团的人啊,你看……”

“我不管他是哪个团的人,干出这等事来就得关!”胡子良义正辞严说过,就亲自带郑守义去医院了。

吴迅祥见大老黑被胡团的人押走,就去找张开岳了。

胡子良刚从医院出来,就被张开岳截住,“胡团长,大老黑虽然干出了荒唐事,可他毕竟是我的人,要关也得我关啊!你咋连个招呼也不打说关就关了?”

“张团长,大老黑要是在你团放肆,我才懒得管呢,可他使阴招把我团的人打伤了,是往我脸上抹黑,我不关谁关?”

“你把我团的人关了,不也把我的脸抹黑了?”

“要怪你就怪大老黑吧,我还有事,恕不奉陪!”说完就走了。

张开岳气咻咻地来到了冯子固面前,冯子固笑道:“张团长,是为大老黑的事而来的吧?刚才吴参谋长都给我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