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六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14)

zzfu2008 收藏 0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这些天来,吴迅祥特别郁闷,可又无法解脱。时常一个人坐在那发呆,烟瘾也上来了,一支接一支。偶尔也会发些无名之火,其结果更是黯然销魂了。玉芝那俊俏的模样老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婉娩动人;玉芝那温柔的声音老在他耳畔飘来荡去,摄人魂魄;许许多多甜蜜的往事也都一一爬上心头……

这些天来,大老黑对他已是不理不睬,有时像躲瘟神一样。就是二连的弟兄们也不拿正眼瞧他了。

这天晚上,他硬把大老黑拉到一家餐馆里。喝了几杯酒后,他给大老黑上了一支烟,“大哥,那天小弟不知咋回事,没有摆正关系,我想你不会耿耿于怀吧?咱哥们是什么关系啊!”

大老黑是冯子固的亲戚。

大老黑眉毛这才舒展开,“当时,我咋也想不通,你这不是胳臂肘往外拧了嘛!平日,咱哥俩可是铁哥们啊……”

吴迅祥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大哥,确是小弟浅薄了。可他郑守义也太嚣张了,哪把大哥你看在眼里了……”

大老黑也自饮了一杯酒,怒形于色,“兄弟,你知道不?当时狗日的郑守义他给你大哥玩了阴谋……”

吴迅祥惊诧道:“什么什么?郑守义给你玩了阴谋?”

大老黑就如实说了。

原来郑守义也不是他娘的什么好东西。吴迅祥怒形于色,道:“大哥,说什么咱也不能给他算完!”

大老黑面目狰狞,“给他算完?依你大哥我的性格可能嘛!要不是碍于你把他招抚过来的,哼!我早收拾他了。”

“大哥,我和他是我和他的关系,你和他是你和他的关系,两不牵扯。”说过,感觉有点不够哥们意思,就又补充道:“大哥,你看着办吧!”

大老黑喝了一杯酒,眼睛血红,咬牙切齿道:“狗日的郑守义,看老子咋收拾你!”

第二天,出操时,大老黑对着郑守义还是那句话:“我操!一群乌合之众,扛枪像扛烧火棍!”

郑守义知道大老黑在找茬,忍了忍没说什么,仍继续喊操。

大老黑就摇头晃膀地来到了郑守义的面前,道:“郑守义,我刚才给你说话你听到没有?有点小傲不把这哥们看在眼里了是不是?”

郑守义息事宁人地道:“对不起!我在喊操,真的没听见!”

大老黑给郑守义一拳:“我看你是装聋作哑,故意小瞧人!”

郑守义握了握拳头又松开了,不动声色道:“二连长,有话好说,动什么粗啊!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就是想和你练练拳脚。”大老黑双手叉腰,昂首挺胸,魁梧像座黑塔。

大老黑自幼喜爱舞弄拳脚,耍棍使棒,有些皮毛的功夫,倒是飞镖见长,稳、准、狠,说打鼻子不打眼。

郑守义成家立业之后,在玉芝的熏陶之下,也读了些书,虽然文范了许多,轻易不再惹事了,可山难改性难移,骨子里好斗的秉性未曾泯灭。娘的!谁怕谁呢!老子也不是怯姑子的和尚!

郑守义哪里容忍大老黑在众人面前一再对自己如此嚣张?

正当郑守义抱拳拱手之际,大老黑突然振臂挥拳向郑守义胸部打来,这场龙虎格斗就此拉开了帷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