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夺取密中之密 55、叫我怎么相信戴笠

幸运特快 收藏 23 1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检查站的鬼子把于效飞推到院子角落,要枪毙他。于效飞丝毫不怀疑鬼子会这样做,因为,鬼子从来不把中国人当人,杀死一个中国人根本不比捻死一只蚂蚁费劲多少,每年光是为了培训卫生兵而进行活体实验杀死的中国人就有二百万以上。即使是抓住对方间谍也不例外,鬼子好象没有这种区分对方重要间谍的价值的习惯,在日军扫荡中抓住对方重要人物后没有恰当利用而轻易杀死的事情并不少见。

于效飞想,看来刚才鬼子说的他们把从对面过来的人全都枪毙的事情可能是真的,当然是这样,否则就凭对面那个笨蛋,怎么会一直把工作坚持到现在而没有露出破绽,甚至连戴笠都以为他是一个成功地经营了一条交通线的优秀特工。今天鬼子大概真的要把自己象前边的人那样干掉了。

鬼子把于效飞推倒之后,后退几步,一个拿着枪的鬼子把手里的王八盒子举起来,对准于效飞。就在他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食指上,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于效飞突然一掌击到地上,身体骤然飞了出去,一个翻滚已经到了两个鬼子的脚下,接着于效飞一个扫堂腿,一脚把两个鬼子同时扫倒。

就在鬼子倒地的瞬间,于效飞左手象是闪电一样伸了出去,把鬼子的枪夺到了手里。于效飞翻身起来,看看地上的两个鬼子还在哼哼叽叽地叫唤,就上前一步,接连两脚,把两个鬼子踢昏过去。然后他一纵身向那个审讯他的小屋子跃去。

到了那个审讯室,于效飞借着灯光一看,那个审讯他的鬼子正在摆弄他的那些行李。于效飞的所有衣物都已经被鬼子撕成了碎片,于效飞的一份掩护用的身份证已经被鬼子在衣服夹层里边找到了。行李箱也给砸成了几块,当时的间谍照相机体积还很大,轻易地就被鬼子从夹层里找到了。

不过,鬼子对这些全都没有在意,反正他们也要枪毙于效飞了,所谓间谍工具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那个审讯的鬼子正在笑嘻嘻地摆弄于效飞带来的100根金条。当时战争已经进行到相当残酷的阶段了,物价飞涨,只能用黄金做为唯一能用的货币。军统发放各种费用全部是用黄金进行的。于效飞带来的是大条,是10两一根的金条,这样他就带来了1000两黄金。戴笠说,这是他活动经费的一部分,要做这样的大事,没有钱是绝对不行的,其余的经费,他可以直接到前边的各个部门去索要。

于效飞明白,原来鬼子枪毙他们这些军统人员,除了要消灭敌方派来的特务之外,大概侵吞他们的财物也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于效飞心想,这样更好,我有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来为我做掩护。

这个鬼子也是特务老手,他很快觉得不对,抬头一看,他们要杀掉灭口的于效飞竟然站在门口,他急忙伸手掏枪。于效飞一跃上前,一枪打在鬼子的胸口上。

于效飞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衣服全都不能穿了,其他东西大部分也不能用了。他只好把证件和照相机放进口袋,扯了一块衣服碎片,把自己带来的金条和大捆的钞票缠在腰间,出来的时候做了那么多的精心准备,最后只剩下这么一点东西了。

既然已经开枪了,于效飞不知道过去鬼子枪毙人时候是怎么处理的,不知道其他鬼子会不会来检查,他只能加快速度伪装现场。于效飞把一些钞票撒得满屋子都是,然后他跑出去,在院子里边转了一圈。幸运的是,他很快找到了鬼子用来埋他的坑,他急忙跑到前边,把两个被他打昏的鬼子拖到后边,扔进了坑里。

从枪响到现在已经过了快10分钟了,鬼子随时会来。于效飞一边飞快朝坑里扔土,一边说:“本来这个坑是你们用来埋我的,现在把你们给扔进去了,真是不好意思。没办法,我只好亲自当一次苦力,也算对得起你们了。”

看看坑填得差不多了,于效飞几步跳到前院,用从鬼子身上搜出的钥匙打开大门,飞奔出去。这样,鬼子就是到了前边进行检查,也只会以为是两个下边的小鬼子为了钱把那个鬼子军官打死了,这是一次分脏不均的狗咬狗。

但是于效飞不敢大意,如果鬼子在附近发现他,那么他的假现场就无法解释了,他可不知道鬼子的巡逻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所以他得加紧逃脱才行。于效飞施展陆地飞行的绝技,朝预定的方向狂奔。他是军事间谍训练出来的,和通常的城市间谍不同,不管是外国教官对他做的游击战训练,还是军统训练班的训练,都强调了野外生存的技巧,而他曾经是一个出色的猎人,所以他对在野外辨别方向并不陌生。

于效飞拚命狂奔了一个小时,大概已经跑出了上百里,料想鬼子即使是用汽车追捕他,沿直线也要用一个多小时才能跑到这儿来,鬼子绝对不会料到他能逃出这么远,他的假现场应当能起作用了。于效飞这才在路边坐下,一边休息,一边思考下面的行动方案。

因为刚一过封锁线就被鬼子发觉了,所以,他没有按时赶上公共汽车,他的整个时间表全部被打乱了,下面他需要找能够保证他顺利通行的交通工具了,战争时期,这可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可是不用交通工具,从重庆用腿跑到上海去,那不是疯了吗?

更重要的是,既然他已经被捕了,那么他的身份是否已经被通报到其他日军占领地区还不知道,假如鬼子的效率和警惕性真是那么高的话,那么他以后就是一个受到通辑的人,他以这个身份进行的所有计划就全都无法展开了。

于效飞尽管有日本特务机关的特殊身份,可是,他要去重庆的时候,对东亚经济调查局的人说,是重庆的同学要给他一份政府里边的工作,他可没有说他是军统的重要人物,这样才骗得过鬼子。于效飞现在是在几个情报机关工作,除了那个他当初加入的打鬼子的组织以外,他对其他机关都要隐瞒一些最重要的事实的,否则他必然会死得很难看。

于效飞对日本特务机关只是说他有关系在重庆政府,他是到朋友那儿看一看,鬼子想得到重庆政府的内部经济情报,这才派他出来。要是他再用东亚经济调查局的身份出现在上海,东亚经济调查局会不怀疑他吗?会再掩护他吗?不只是他的任务无法完成,他的秘密也全部暴露了。

总之到了现在,于效飞的所有能够利用的条件全都没有了,一切得从头开始。于效飞只好寄希望于鬼子没有发现他已经逃跑,而其他地方还没有那么快地接到关于他是重庆方面的间谍的通报,争取时间。到了上海,他再让戴笠的上海站人员帮助他弄到新的掩护身份。

看看天已经开始放亮,于效飞顺着公路向前走去,他等着看看能不能搭到顺风车。又走了两个多小时,后边传来了汽车声,于效飞回头一看,是一辆装得象小山一样的货车。于效飞连忙比划着拦车。司机在于效飞身边把车停下,怀疑地看着于效飞。

于效飞身上的衣服也早就让鬼子打得又脏又破,上边还尽是血迹,也难怪司机怀疑。于效飞说:“司机师傅,我是英国公司的经理,昨天晚上让土匪抢了,能不能搭我一段路,我到了地方给你钱。”

司机仔细看了看于效飞,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什么世道,还让不让人活了,不是鬼子就是土匪。上来吧,还什么钱不钱的,你还能有钱吗?”

于效飞一边感谢,一边上了车。

司机真是个好人,他从后边拿出自己的衣服,让于效飞穿上,虽然南方比北方春天来得早,可是天刚亮的时候,那股寒意仍然透过于效飞全是窟窿的衣服往里边钻,多亏有司机的棉袄挡风了。

破旧的汽车哼哼着跑了几个小时,终于在下午到了县城,于效飞怕鬼子检查时候连累司机,就在城外下了车,他掏出几张钞票说:“师傅,我身上就剩下这么多了,算我买你的衣服和车钱,过些天我从朋友那儿弄到钱再回来谢你。”

司机急忙要把钱还给于效飞,于效飞已经很快地钻进树林,跑没影了。

于效飞在树林里边把带血的衣服脱下来,在地上挖了坑,把衣服和王八盒子一起埋起来。看看收拾得没有破绽了,才向鬼子的卡子走去。检查的鬼子看着于效飞的证件,打量了于效飞几眼,这是于效飞的那个第二个掩护的证件,上边说他是上海一家公司的职员,回家探亲的,现在要回去,鬼子看看没有问题,就挥手让于效飞过去了。

于效飞长出了一口气,看来鬼子的通报还没有过来。下面,他要赶紧找到一辆汽车,把让鬼子耽误的时间补回来,尽量配合上原来的时间表。

在城里转了几圈之后,于效飞终于找到了一辆跑长途的汽车,车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开车的,另外一个是押车的,听说于效飞要往上海方向去,而且非常着急,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说:“我们正好是要到上海去的,这一路要拉不少货,跑很多地方,所以呢,你要是能多出些钱呢,我们可以少跑一些地方,直接把你送到上海去。”

于效飞喜出望外,忙说:“行,没问题,最好是咱们能直接就到上海!”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说:“好啊,不过从这边到上海,运货的利可是将近一倍呀,老板能出得起这个价吗?”

于效飞说:“只要能快点到,就是再多出一些也行!”

司机一笑说:“行,老板,上车吧!”

有了钱的动力,果然赶路的速度极大地提高了。于效飞终于按时到了上海,他松了一口气,下面,可以去找戴笠的手下帮忙了,狼狈的日子总算过去了,又回到自己人中间了。

于效飞来到戴笠给他的一个接头地点,抬头朝电线杆上看了看,电线杆上果然张贴着一张牙医诊所的广告,这就是军统留下的联络方式了,于效飞看看广告还很新,说明军统的人最近还在活动,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记下了上边的电话,来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听到于效飞说出了联络暗语,非常兴奋,马上通知于效飞到兆丰公园门前去等待来人迎接。于效飞十分高兴,问清了详细的地址,可以乘坐的电车线路,就马上动身。

电车跑出了两站地,于效飞脑子里边一点模模糊糊的东西突然清晰地浮现出来,他刚才在打电话时一直有一点疑问,可是他因为刚刚经过挫折,重新找到自己人,过于兴奋,竟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反常,到了现在,他才明白过来。

从对方的心理上来看,对方在敌人内部长期潜伏,尽管没有暴露,但是只是处在一种相对安全的状态,应当是处于一种紧张甚至惊慌的心理之中,听到上级来人,就是要参加行动了,安全状态被打破,会更加危险了,没有理由这样兴奋啊!这不象第一线特工的心理。

如果说是渴望杀敌,战斗,倒是可以说得通,可是没听说过军统的人有这么高的战斗热情啊?那么,会不会是对方的组织里边出了什么重大问题,一听到上级终于来了人,马上等着自己来解决,所以高兴起来了呢?这从理论上倒是说得通,不过,要是已经让鬼子把组织破坏了,对自己的任务可是没什么好处了。

不管怎么说,总之事情太不对头了,必须小心。

于效飞想到这儿,马上向售票员打听,到兆丰公园还有什么车,还有几站能到。售票员用上海话给他讲了半天,幸好于效飞在来之前紧急补上了南方方言这一课,否则他这个北京人到了南方,简直就象是到了外国一样。上次他到上海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从山西来的老头儿帮忙,否则他真的要耽误大事了。于效飞很有语言天分,很快练会了一口流利的上海方言,这次真的用上了。

于效飞在距离兆丰公园一站的地方下车,他跑了几步,找到另外一个车站,上了一辆电车。他边跑边把衣服脱下来,翻过来穿上,这是一件他订做的衣服,是特工工具之一,因为这是双面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换上另外一种颜色,他马上换了一个人。

电车从兆丰公园门前经过,他站在拥挤的人群中间,把脸躲在一个人的后面,悄悄向外观察。公园右侧的长椅是他和那个人见面的地方,他们两个已经互相通报了彼此的衣着,于效飞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接头的人。

那个人坐在长椅上,表情平静,没有什么异常。于效飞的目光朝周围看去,那个人的周围没有什么闲人,于效飞心想,还好。可是再往远处看看,在距离长凳几米远的地方,有两个穿着黑色大衣,头戴礼帽的人,手里拿着报纸,却一眼不看,警觉地四面张望。

于效飞心里一动,急忙再看,这次,他正好看到公园门口有一个三轮车夫正在恶声恶气地把一个要车的人赶走。于效飞一声冷笑,怎么,送上门的生意都不做,你从别的机关领薪水吗?于效飞接着看去,就看见一个卖花生的小贩冲锋一样拎着篮子从远处冲过来,在他们接头的长椅旁边占了一个位置,蹲下来大口喘着气。

于效飞很同情他,这是他刚刚弄到了一个掩护的身份,刚装扮上就跑过来了。于效飞打完电话就过来了,留给日本特务准备的时间不多,都是干这行的,他也真够不容易的了。

不过,于效飞要是就这么钻进人家的圈套,他的处境就更不容易了。没想到从他离开重庆,左一个圈套右一个陷井,没有一次顺利。到底漏洞又出在那儿了呢?于效飞必须弄明白。他执行的是重大任务,不象通常的特工,如果接头不成,就可以返回了。他不同,前方的将士在等着他破获日本密码,在等着减少流血呀!

于效飞在下边一站下车,来到路边一个卖瓜子花生的老头身边说:“老伯伯,把你的篮子卖给我好吧啦?我给公司的朋友买些花生尝尝,没有东西装。”老头看到于效飞手里的钞票,笑逐颜开地把篮子递到于效飞手里。

等到于效飞再出现在兆丰公园门前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标准的上海小贩的打扮。于效飞拎着篮子用标准的上海小贩的样子吆喝起来,在特务身边窜来窜去。卖花生的特务因为有额外的补贴,所以并不介意来了一个抢生意的。

接头的人始终没有来,特务们不免着急起来,开始互相嘀咕:“怎么还没来?会不会是弄错了?”

“不会!咱们收买的是戴笠的小舅子,军统的人有那个人是他不知道的!咱们就等着那个傻瓜来钻圈套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