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七十九

七夕214 收藏 4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杜月升不知道,这样做已经毫无意义。蹂躏这些菜鸟一轮之后,战士们便拾起包囊,摸出死在墙角下那些青帮弟子的短枪,翻墙从毗邻的院落中迅速撤离。

企图从旁边院落翻过来偷袭的敌人并不多,多数都在翻墙时死在了院中战士的枪口下,仅有的两三名漏网之鱼,也死在了孙书志居高临下的枪中,左右相邻的院落此刻简直成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通道。

如果一开始是按照杜月升的计划,以小部分展开突击,大部分青帮弟子在外围警戒,战士们的突围就困难了。即使突围成功,也会暴露战士们的去向。

现在,就在青帮弟子睁大了眼睛,步步为营向自己的目标进攻的时候,孙书志等人已经翻过了数个院落,从一处没有青帮弟子把守的路段迅速穿过,一路折而向北,不露痕迹的往早就选好的第二个落脚点而去。

青帮弟子们战战兢兢的攻入院落的时候,发现院落中早已空无一人,众人这才放下心中那根崩得紧紧的弦。刚才猛烈的火力就像一场噩梦,如果不是看到院落中倒在墙根下的一具具尸体,众人简直就认为那就是一场梦。

可是,这不是一场梦,站在院内的杜月升禁不住有些颤抖。

院外满街死伤的青帮弟子不算,指挥部留守的青帮弟子报告,在屋顶上“遥遥指挥”的四大金刚、两名护法、五名堂主,还有三名伺候的青帮弟子,一共14人居然11死3伤,伤的人中也有1人眼看就将挺不下去。

杜月升没有时间去庆幸自己能够逃脱死难。看着院中那些尸体,他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

这次是自己向黄金容举报的,而后计划又是自己制定的,现在青帮的精锐居然一次就死伤了近百人,尤其还有四大金刚、两名护法、五名堂主!

这些都是堪与自己竞争的对手,此刻,短短一夜之间就尽数葬送在了这里,而且还是葬送在自己的计划之下。黄金容会怎么想?

计划已经修改过了?这个时候,谁还会承认自己提议修改了计划!

杜月升简直就要崩溃了,就如落水的人捞到一根稻草一般,他赶紧抓住旁边走过的一名青帮弟子,喝道:“快!通知弟兄们,马上赶到医院去,叫医院的医生给我尽全力抢救郝护法他们……不,是必须给我把郝护法他们救活过来,救不了的话,老子让他全家死光!……去!马上!”

青帮弟子简直就要傻了,杜月升的那面目狰狞无比,在旁边火把昏暗的光线下,简直就如十八层地狱爬上来的厉鬼!紧接着杜月升冲他吼了两声,这名弟子才反应过来,赶紧答应了匆匆跑出去,躲开了择人而食一般的杜月升。

杜月升立即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综合分析目前自己的处境。按照黄金容的性格,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会对自己起疑心;自己目前已经算是已经离开黄金容,自立门户,但不论是实际上还是名义上,自己还是黄金容的所属,在青帮中的地位、实力远远未到与黄金容抗衡的地步,决不能与黄金容撕破脸皮!

实力比之不如,自己也有优势……在某一方面,自己比起黄金容,已经走在了前面,例如捞钱的门路上……自己正在筹建的银行……对了,自己正在筹建的银行正是一条生财大道,这点上次已经向黄金容报告了,以黄金容爱财的性格,定然不会放过。

杜月升想到此处,总算定下心来,只要在银行的股份上,再给黄金容多些许干股,黄金容对自己的怀疑带来的影响定然能够冲淡……银行开业哪里看来要加紧筹划了。

事实上,正如杜月升所料,黄金容迅速加强了自己的护卫人数,同时也加强了黄家公馆的护卫力量。调用龚护法保护黄琳,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不然,以黄琳一人,纵然需要保护,如过去般有两三名青帮弟子即可,哪里需要这么大的阵仗。

开始加强黄琳的保护力量,这也标志着黄金容不但开始提防外来的威胁,也开始了对杜月升的提防,因为黄琳是杜月升的女儿,并没有公开过,知道仅限于青帮内部高层和上流社会少数人当中。

黄金容一旦开始怀疑杜月升,杜月升在青帮中的影响力顿时大减,许多原先在黄金容默认下已经靠向杜月升的青帮弟子,经过此事后又脱离了杜月升。

正由于杜月升与黄金容之间出现了一丝的隙缝,孙书志等才逃过了青帮的围捕。否则,孙书志等人趁夜色进入备用据点,这点纵然无人看到,孙书志等人却总会有购买生活品等行为,这是无法隐藏的痕迹。以青帮对上海的控制,在全力排查之下,定然能够发现孙书志等人。

事实上,在黄金容和杜月升彼此有隙,互相都做了防备的那段时间里,青帮排查的力量纵然只有平日的三分之一,孙书志等人依然一度进入了青帮的视线。

仅是由于青帮筛选、排查的人手不足,孙书志等战士才逃过了一劫——排查的青帮弟子太少,获得的信息量太大,不可能一一仔细查对询问。

孙书志等人存在疑点,青帮弟子对各街道排查的时候,很快就注意到了孙书志等人。注意归注意,查到孙书志等人是在早前数天租下的房屋,于是负责的青帮弟子就立即放了过去,没有仔细查问孙书志等人租下房屋之后的细节,没能发现孙书志等人入住的时间,实际上是在那血腥之夜后。

落下脚跟之后,孙书志等人心中并不轻松。一夜之间,子弹就消耗了近两百发,是战士带出来的弹药的二十分之一。与弹药相比,更大的麻烦是,战士们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在上海混了。

打?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相信只要战士们一冒头,定然就会被青帮盯上,接下来那恐怕弹尽粮绝都立不下脚。

不打,那又用什么办法去混出一个黑帮呢?

也成立一个红帮,与青帮开始全面对抗?那也不可能!简直就是阎王面前叹命长,最好别干。

派人先混进青帮,随后一边捞取地位,一边“介绍”其他战士加入,进而谋求从内部颠覆青帮?以战士的身手、见识,以及战士们之间的齐心,倒是可行,只是……太慢,谁知猴年马月能成事。

投靠此刻上海明面上的势力,取得这些势力支持后成立黑帮?

上海除了对黄金容颇为支持的法国外,还有英、俄、美、德等各种势力,确实有这方面的可能。不过,且不说这些势力会不会接受全不认识的孙书志等人的投诚,这也与战士们潜在的目标相违背。

以孙书志、黎平儒为首的一众战士还有一个长远的任务,那就是不显山露水的悄然布建一个地下间谍网,并利用上海“租借城市”特殊地位,把间谍网铺设到各个国家中去。

如果借用某一方势力的力量,必然会引起其他势力警觉,进而导致这些势力的关注,乃至派人渗透入黑帮内部,将来成立的间谍网暴露的可能性将大为增加,有效性则大为降低。

最终,孙书志与黎平儒集十一名战士之广益,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派出上海籍的战士赖良运、朱佩全装作从外地回到上海,投靠城北青帮香堂,努力表现以谋取一定地位;一方面战士在城南大租门面做生意。

除了已经暴露的孙书志外,其他上海籍战士相互错开时间,在相邻近的两条街道中租下了三个门面,一人一个,打开门来作些普通的生意。

这是人气还算可以的一个地段,免不了会有青帮弟子上门来收取保护费。尤其是三个战士所开的门面这般,既没有香堂罩着,开业第一天也不见邀请有什么大人物来捧场,更是决不会放过——三家先后开业的店铺,都是鞭炮放过不到一个小时,便有青帮的弟子找了上门。

按照开始商议的结果,前面开业的两家店铺都老老实实的缴纳了保护费,后面开业这家也是老老实实的把青帮迎进店中,但一脱离别人的视线,就暗中挑衅,给上门来收取保护费的青帮弟子难堪,打算挑起事端。

第三个店铺是陈世成负责的,他团格斗比赛上获得第三名,当场撕破脸动起手来,孙书志等人倒不虞他会吃亏。实际上,陈世成根本就没有动手。

看着陈世成那般恶魔一样的微笑,被陈世成在言语上挤兑得恼羞成怒的青帮弟子,立即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两人很有默契,很简单的就认为:这人这么淡定,明知道青帮在上海的势力、明知道自己二人是青帮过来收费的,还敢这么嚣张,完全不把青帮放在眼里,这决不会是什么头脑有问题的人。

这一切都说明,这人决不是一般人,他后面肯定有着很硬的后台。这样的后台,且不说自己,自己头上的香主也不一定惹得起。一旦自己二人惹下事端,并弄得不可收拾,那么香主定然会把二人推出去顶事。

更让他们郁闷的是,这位看起来颇有后台,言语上挤兑得自己难堪无比的人,一回到人前就完全变了个样,居然很客气的礼送他们出门,看起来毕恭毕敬,在一帮市民面前给足了他们面子。这些细节更加深了他们疑惑。

暂时打发走了青帮的弟子,孙书志等并没有放松。他们本来的打算,是由陈世成激起青帮弟子的火气,随后煽动周围围观的民众反对黑帮,随即以此处青帮香堂暴虐为由,公开打出反对此间青帮香堂的旗号。

这样缩小了打击面,不至于和青帮产生全面对抗,也会造成错觉,让青帮误认为是那些个收保护费的青帮弟子惹的祸,或者是青帮此处香堂负责人有问题,使其判断错误,拖延时间发展自己。

只要有了一定的时间,让周围街道接受自己的存在,同时通过贿赂手段获得官面上的支持。届时青帮就是想要对付他们,也不会再有这么容易。

现在,小喽啰不敢怎样,固然有好的方面,孙书志等赢得了一点时间去发展左邻右舍的关系。不好的,则是将来一旦与青帮撕破脸,那么孙书志等人纵然再缩小打击面,仍然要面对一整个的青帮香堂。

抓紧宝贵的时间,除了开设店铺的三人,余下六人迅速分散开来,或去一些店铺做帮工,或装作外地人来上海糊口,做点小生意,如小吃摊、脚夫等。

且说青帮两名弟子回去之后,香主汇报了保护费的收取情况。正值青帮新受挫折,风声鹤唳之极,香主也不敢惹出什么事情来,便一方面向上打听,一方面派出手下弟子去盯着陈世成的店铺,打算看看陈世成究竟有没有后台。

如此一盯就是一月有余。在这段时间里,青帮已经从挫折当中逐渐恢复过来,杜月升的银行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黄金容也初步恢复一点对杜月升的信任。

此时,盯了陈世成许久的香主多方求证之后,这才发现,那位陈世成感情只是扮猪吃老虎,根本就没有什么后台!于是,在这位香主的带领下,收保护费的青帮弟子再度上门。

这次上门,香主没有打算与陈世成客气,他直接带了自己亲信六人,打算要把陈世成的老账算了,再让陈世成意思意思一下,把这些天青帮弟子给他“守门守户”所花费的人力物力补回来。

想法是很好的,只是香主没有想到,这么一来,数目就太过于庞大了,已经远远偏离了青帮收取保护费的正常数额。正合了孙书志等人的心意。

面对这明显不合理的数目,陈世成是铁定不交的,在众人围观下,他异常低声下气的与青帮诸人交谈,声音低到除了对面的香主和旁边一二人,根本就没有人再能听到。

陈世成的态度是异常谦卑的,但外面围观的人看不到、也听不到,他语气中的不屑与不愿给钱的坚决表露无疑。青帮香主勃然大怒,顿时下令众弟子开始打砸抢。

于是,接下来陈世成左边护护、右边阻阻,还加上捶胸顿足兼不小心被青帮弟子一推,再很“不巧”的脑袋撞到了桌角。顿时,陈世成脑袋鲜血直流,人也软倒了下去。

此时,人群中抢出一名“外地”的大汉。这名大汉装作极端愤慨的样子,怒责青帮香主,继而护着“人事不知”的陈世成,与青帮弟子扭打起来,一人独斗六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围观的人群中,有数人混在人群中,借着有人与香主等人对抗的机会,不断怒责青帮弟子破坏规矩、胡作非为、伤害人命,并巧妙的挑拨周围街坊、民众对此处青帮香堂的仇恨。

好汉架不过人多,就在那名“外地”大汉逐渐不支的时候,人群中一人立马挺身而出,号召众乡亲街坊有仇报仇……

事情和孙书志等人计划的一样完美,青帮七人包括那位香主在内,都被热血沸腾的街坊和民众狠K了一顿,并被宣布赶出了这一带的街道。

今后,街道各店铺、街坊就不再向这名香主缴纳保护费,各店主、街坊一致通过,选出了一名带头人,负责保护街区的安全,与无理、捣乱、破坏、伤人……无恶不作的青帮香主斗争到底……

一次性,民心、地盘、对头……全都解决了,非常完美的计划。如果不是到了最后,在这位能够誓死保护街区安全的“英雄”讲话时,那些店主、街坊一个个全都溜走了的话,这个计划确实堪称完美。

不管怎么样,孙书志等人的黑帮——“护街会”总算成立了。打着保护街里街坊、保护正当生意人的牌子,护街会也获得了一定的生意人的支持,尤其是有两家新开的门面最为积极,还帮着带动了周围一片生意人……

通过那一架,数名周围的店伙、小二之类的都加入了护街会,还带动了这几条街道上的散仔、零散流氓之类的势力加入,护街会迅速膨胀到了三十多人。

护街会占据了两条半街的地盘,这些地盘都是青帮第七铺堂下的地盘。准确的说,只是第七铺堂下一个香堂的地盘的四分之一。

那位被孙书志选上的倒霉香堂香主,在地盘被占了之后,没敢声张。现在正是青帮遇到大挫折的时候,他如果这么汇报上去,丢了地盘,不被上面迁怒才怪!

而且,这名香主也有私心,这一次青帮死掉了这么多的骨干,他也指望着自己能够升位。他是本铺香堂四名香主中最大的一个,人马最多,武器最多,实力已经隐隐直追本铺堂主。

现在,只要他能够悄然扑灭这次造反的那两条街,在青帮总堂没有发现,没有介入之前,搞定一切,贴点钱多上缴一点“收入”,也未必就没有机会。

香主打的算盘不可谓不精。实际上,如果他的对手真是一般人,他大有成功的机会。他管着这一片近十条街,手下纵使良莠不齐,也有五六十条人马,拉出来也颇有声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