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沙场 第一卷 第十二章 训练中的意外(上)

叶子飘落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size][/URL] 我心里惊了一下,随即又镇静下来,慢慢把别在腰间的刀子拔了出来,准备与大蟒蛇搏斗。   只听见“嘶嘶”声从我的头顶上传入耳朵,一股阴冷的寒气也随之而来,情况危险至极,只要片刻的耽误恐怕就被一口吞了下去。于是我向队友们用眼神示意了以下让他们配合我。然后慢慢转过头用余光看到一条黑色身上布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


我心里惊了一下,随即又镇静下来,慢慢把别在腰间的刀子拔了出来,准备与大蟒蛇搏斗。

只听见“嘶嘶”声从我的头顶上传入耳朵,一股阴冷的寒气也随之而来,情况危险至极,只要片刻的耽误恐怕就被一口吞了下去。于是我向队友们用眼神示意了以下让他们配合我。然后慢慢转过头用余光看到一条黑色身上布满花纹的美洲大蟒蛇,足足有成人的腰那么粗。

接着我突然一个急转身,发现蛇也动了准备向我咬来,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手中的改造型M9军刀刺向了蛇头,还是我比蛇快了那么零点几秒,蛇头被我从侧面刺穿钉在了树上。这时旁边的队友也将手中的刀子也飞出刺中了蛇身。蛇头被我钉在了树上动弹不得,身子却从树上向我砸来。

这蛇少说也有几百斤,压到我可能我的全身骨头都散架了,于是急忙向后边闪去,无奈蛇身太长,我的左手还是被它冰冷的尾巴狠狠地劈了一下,淤血瞬间在手臂上凝结开来,麻麻的感觉后,疼痛才迟迟赶来一波又一波,挺不好受。

由于蛇的重量大,尾巴砸下来后由于惯性钉在头上的刀子把它的头破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但它却并没有死去,反而是向我们冲来,只见它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似乎是身上的刀子刺伤影响了发挥。

我们跑到草丛后,我掰断一根手臂那么粗的树干,向蟒蛇冲去,躲开它的血盆大口,然后一棒劈在蛇头上,只见它刚才还立起来的蛇头瞬间软了下来,趴在地上不再动了。

我再次松了口气,又是一次有惊无险。大家又虚惊了一场后在森林里潜行更加小心了。真是个鬼地方,到处都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野兽,这七天还真的难熬。

“我的上帝,但愿耶稣保佑我们。”8号掏出挂在胸前的十字架祷告着,原来8号是基督教徒。

“嘿,8号别牛B啦,你烦不烦啊,整天住在你隔壁听你念那听不懂的祷词,我耳朵里耳屎都喷出来了。”3号一边走一边用手塞着耳朵说道。

“我的主啊,请赦免我无知的3号队友吧,愿您保佑我们。”

3号向他笔出了中指,然后一脚踢在8号的屁股上,两人的行为弄得大家笑哈哈地。

大家一路走一路聊,在陆地上心里自然就觉得安全多了。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砰砰”几声从远处的空旷地中传来,整个森林都回响着,似乎是枪声。大家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

“你们快听,这好象是枪声!”我对身边的队友说道。

“没错,这是AK—47的沙哑枪声,好象还有MP5……”3号仔细地听了听声音后说。

“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大家跟在我后边手里拿着自己的军刀,随时准备自卫。走到空旷地周围,藏在草丛里边,只见那是前边都是茅草房,是当地土著人的居住地,一个小村庄。而此时却正与另一群人在激烈地枪战。村庄里的死了不少,而寨子外的人似乎并不是土著人,他们身穿衣着的居然是迷彩服,而且作战配合也很有默契,我想应该是哪支军队吧。

过了一会枪声停止,只听见那群身穿迷彩服的其中一个人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懂的话。

“3号,你能听懂吗?快翻译。”我想到3号是巴西人,应该听懂这些话。

“当然…他在说,‘你们快把佛头交出来,不然我们就炸平你们的村庄……’。”3号为我们翻译,停了一会说“穿军装的是一支名为‘万杀’的佣兵团的一个小队,他们是来村子抢佛头的,佛头是这村子的宝物价值连城。”

原来还以为是两个村子的人发生了不和而枪战没想到是这样。我听着听着心里就开始不爽了:“原来是抢东西的,村子里的人都被‘万杀’的人给包围了,有点吃不消了,但他们为了佛头都没有人逃跑,还挺坚强的嘛,咱们快去帮帮他们吧。”

“我们也想啊,但是我们手中没有武器,只有一把军刀,该不会是让我们拿刀子和别人的AK—47拼吧。”

“难道不可以吗?咱们先去夺四把枪来,‘万杀’估计有几十个吧,我们有枪一下就搞定了。看见空地上的草都长得起码有70多公分高,很适合我们隐蔽到敌人身边然后砍死他夺枪。”

“万杀”的佣兵们事先做好了掩体,杀死了村子里的人起码有十多个了,而自己的人却根本没有受到一点伤,可想而知“万杀”的作战能力有多强,也反映了土著人的作战能力极差,根本就是在胡乱开枪。

“周围全是‘万杀’的人,我们要从哪下手。”8号望了望四周发现村子周围全是敌人,不只从何下手于是问我。

“当然是从村子的侧面开始啦,不然会被村子里的人怀疑是‘万杀’的同党朝我们开枪就完了。”我指指村子的右边说。

“好,咱们快行动吧。”

大家用嘴咬着刀背,依靠杂乱的枪声匍匐着向右边的那群SB前进,大家的动作迅速而有干脆,右边的那6个手拿AK—47的SB也许不会感觉到死亡正在降临。

我们在离这群SB还有七八米的地方对了对眼神,接着听到3号说:“我来搞定左边第一个。”

“我左边第二个。”

“我最后面的那两个。”在我的眼中那6个SB已经成为死人。

……

待大家都认清了自己“猎物”后突然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挥刀向他们冲去。

我将手中的刀子对着靠在最后的一个SB的心脏部位狠狠地刺了进去,血顺着刀子慢慢滴落下来,他的心脏正在停止跳动。我没有拔出军刀,接着把另一个还没转过身来的“万杀”佣兵的脖子一把扭断。此时其余的都已经被队友们给干掉了。

我拔出插在那SB胸口的军刀,用他的衣服擦掉刀面上的血,然后再次别在了腰间的刀壳里。大家拾起地上的AK—47,搜出地上那群死人身上的子弹然后向村子里跑去。

“我们先进村子,看看那的情况先。没到村子里前千万别让村民给发现了,要不就被冤枉成敌人了。”

“知道了。”

村子周围全是用木头或竹子围了起来,但是此时都已经被子弹打得七零八落了,后边还临时搭起了大石块做为掩体,我们进到村子时又有几名倒霉的村民被乱弹打死,发出惨叫声。

我们藏在了一个用草堆起来的房子里。看到村民在苦苦支撑,甚至连村里的妇女也拣起地上的枪向“万杀”那群SB射击。

这时,突然看到有个哭哭啼啼的小婴儿被妇女抛在了地上,那妇女拿起枪向敌人还击。一看到这我的心就像被什么揪了一下挺不好受。

“火力掩护我。”我说完便跑向那名婴儿,要把他救出来。

队友们也跟着跑出来,向敌人射击掩护我。只是我刚跑出去就被一个村民发现,把我当成了“万杀”那群狗日的一员,拿起枪就向我扫射,幸好AK—47的后坐力大,连发时很难控制精度,子弹都从我的身边擦过,我急忙跳到一堆石头后面。心里想着,他妈的老子好心帮你你还向我开枪,那小子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有敌人在他的身后,他早就丧命了。

这时听见3号对着那村民大声说着什么,那村民的口气顿时软了下来,走到我面前用流利的英语说:“对不起兄弟,我不知道。”

听他这么一说,想必他们知道了我们是反恐部队的,于是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只是要提醒你,AK不要连射。你快去把村子里的人都疏散到安全的地方,这里有我们呢!”

“可……”

我打断他的话:“对我们不放心?那就留下一小部分能打仗人。”

“好,我这就去。”说完抱起地上的婴儿就对着村子里其他的人又说了什么我听不懂的狗屁土著语。

“兄弟们,是我表现的时候啦。”我们对着后边的队友们叫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