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铁血风云(二) 第一回[返涂国浴血勤王]第一节[涂国内忧] 第一回[返涂国浴血勤王] 第一节(涂国内忧)

a8aishuishishui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size][/URL] 夕阳下,漫天红云,红得像血!官道上,黄沙漫漫,风尘滚滚。神水国往涂国的路上,A8正扬鞭策马狂奔着,一刻也不敢怠慢。生怕自己不小心耽误了时间,涂国会发生什么意外。战星等人也知道事情紧急,都没有开口说话了,紧紧地随着A8,一路狂飙。 而此时的涂国,皇城外,战云密布,剑拔弩张,紧张得令人窒息;宫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夕阳下,漫天红云,红得像血!官道上,黄沙漫漫,风尘滚滚。神水国往涂国的路上,A8正扬鞭策马狂奔着,一刻也不敢怠慢。生怕自己不小心耽误了时间,涂国会发生什么意外。战星等人也知道事情紧急,都没有开口说话了,紧紧地随着A8,一路狂飙。

而此时的涂国,皇城外,战云密布,剑拔弩张,紧张得令人窒息;宫城内。清河君正在大殿内和雷卷紧张的商议着……

“皇上,臣以为。这件事情还是越快越好,下手必须要快要狠,彻底的铲除,省得留下祸根。臣建议,是不是把御林军调来?北方协防的黑旗营、黄旗营留在驻地不调防以外,其他各营都召回勤王。如何?”雷卷跪在地上,满脸恳请。

“这个。爱卿起来说话,现在大敌当前。何须再多礼数?”清河君急忙站了起来,对雷卷关切的说。雷卷又是一礼,“臣谢皇上!请恕臣无礼矣!”方才站了起来。又趋前一步,急急的说道:“臣已经四下派出人手找寻国中高人、剑手……相信,很快就相继回来了。只要我们现在顶住,一切就回到我们的掌握中了。”

“雷爱卿此言极是,朕就听从爱卿之言,除了黑旗营、黄旗营外,统统调回来,出去的人应该很快也回来了。到时候,咱们来个内外夹击,此祸害必将得除!”清河君望着远处,思想着,说道。接着又很关切的问了一句:“雷爱卿,就是、旧日和幽燕客他们的情况如何?也不知道少年四剑手何时回归?”

“回皇上话,他们正在宫中隐秘处疗伤,相信过不了两三天就可以出来了。谢谢皇上惦记了,臣代表他们谢谢皇上!四剑手那里,已经有了眉目了,相信今晚或者明天一早就能赶回来。”雷卷急忙连声回答。

两人正紧张的讨论着。忽然,传来了一声:“报!禀皇上、雷丞相。宫外来了两个人,自称是渣谭国国王雷王派来救急的。现在正在外面候着,微臣不敢做主,奏请皇上,是否允许觐见?”只见一个宫廷护卫前来汇报,可不正是大内四大护卫之一的神浪么?

“哦?神浪,你可有问清楚来人姓名?是否锄荷和少祖二人?”雷卷一听是渣潭国过来的,就想。自己曾经给雷王去函,请求相助,雷王也回函答应派锄荷和少祖二人前来。想不到这么快的动作。

“禀丞相,来人正是自称锄荷和少祖的。丞相怎么竟能未卜先知啊?”神浪见雷卷竟一下就说出来者的姓名,甚是惊奇。

“好!来得好啊!快快有请。”雷卷一听果真就是此二人,急忙连声吩咐神浪有请。又转过头来对正满脸疑惑的清河君一揖说:“恭喜皇上,有了此二人,我们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把握获胜,但也可以撑到其他人马回来了。”

“哦?雷爱卿因何如此说来啊?你说的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渣潭国?锄荷?少祖?莫非此二人真有回天之力?朕怎么倒是没有听说过啊?快快给朕介绍介绍。”清河君一听,也是来了精神,忙忙追问。

“皇上,莫急。请听微臣慢慢道来。前些日子,我看见苗头不对,不但派人出去找寻国中剑手、高人,还另外分别向渣潭国雷王、师辞国圆融两位写了信函,请求他们派人前来救急。想不到,渣潭国远在千里,竟然这么快就有援手到来。真是吾主之幸!涂国之幸矣!只是不知道閖曲国的柔情、还有神水国的天兆那边如何?如果他们再派出援手,加上赶回来的各位剑手、高人。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雷卷看着清河君,喜形于色的说道。

“哦?那还不快快请进来?”清河君一听,是渣潭国过来的援手,急忙对神浪说道。“是!遵命!”神浪急忙跪拜领命出去了……

“此二人有何过人之处?还请雷爱卿细细道来。”清河君看着神浪出去后,意犹未了,对着雷卷急切的追问一声。

“回皇上话,此二人乃是渣潭国一等一的好手。锄荷,相传曾是东平太湖的一个落魄书生,先前,籍着收藕采莲为生!后得天敕,竟然习了一手武林绝学“夺魂沟命笔”。此人文采武功皆是上乘,在渣潭国,乃至江湖,鲜有武功出其左右矣!得其相助,涂国之幸啊!另一位,乃是渣潭国有名高僧,乃渣潭国国寺筠释寺主持是也,法号菩提少祖,少曾游历西域,访得高人。习得西域名门“车奇派”的武功,也是一个高人。皇上,这下我们可以平安等到各路援军到来了!”雷卷一边细细的解释,说完,满脸喜色。

雷卷正在向清河君说着,外面神浪已经领进来两人。只见当前一人,年约四旬,着青衣,手执纸扇,神情悠然,步履轻盈,一副书生样子。后面随了一人,和尚,身高与书生相去甚远,身高竟将近九尺。长得浓眉大眼,肥头大耳。虽是不怒自威,却是满脸和祥的微笑着,耳垂几乎垂到肩膀之上,真是一个奇人矣!

雷卷一见,连忙过去招呼。并对二人说说:“二位远方赶来,为我等分忧,真是太感谢了!雷卷不才,代表涂国上下感谢二位的相助了。”末了,又对二人说:“来,我来介绍。这位就是我们涂国的国王清河君!”

锄荷和少祖恭恭敬敬的一拜,说道。“小人参见皇上。锄荷(少祖)受雷王之命而来!不敢耽误,紧赶慢赶,不想还是来迟了,还请皇上和雷丞相恕罪!”

“二位英雄快快请起。涂国有难,得你们前来相助,朕感激英雄才是,如何还能怪责于英雄?快快请起,来啊!赐坐,上茶!”清河君连忙站了起来,客气地说道。

底下宦官们连忙准备椅子茶水……待得二人坐好。雷卷趋前一步说道:“锄荷兄,雷王可否安好?雷卷公务繁忙,许久也是没有登门造访了。等此事了结,必亲自登门拜谢!”

“雷王很好,有劳雷丞相关心了。”锄荷连忙站起来回话。“锄荷先生不必多礼,快快请坐,坐着说就是了。”雷卷急忙做个请的姿势说道。

锄荷客气一番后,才不好意思的坐了下来。寒暄一会,几个人这才慢慢商议着对策……

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到涂国来闹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节[漠北四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