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当兵的日子 第一章 第一章 在教官眼皮下夺冠

cx3625609 收藏 11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5/[/size][/URL] 调度令下来之后,陆飞不敢相信地跑到营长室问个清楚。这张派他前往韩国代表中方友好驻守的调度令里,只有他一人的名字。 “报告。”“进来。”“有什么事?”营长看着满脸不快的陆飞。 “长官,作为军人,你把我调到那里守卫国土都行。可你却把我调到韩国,为他国守卫。我怎么感觉国家不要我了,像没人疼的孤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5/


调度令下来之后,陆飞不敢相信地跑到营长室问个清楚。这张派他前往韩国代表中方友好驻守的调度令里,只有他一人的名字。

“报告。”“进来。”“有什么事?”营长看着满脸不快的陆飞。

“长官,作为军人,你把我调到那里守卫国土都行。可你却把我调到韩国,为他国守卫。我怎么感觉国家不要我了,像没人疼的孤儿,福利院想送谁领养就给谁。”

营长笑了笑,示意陆飞坐下。“联合国举办各国互流友谊活动,来增加各国之间的友谊。你可是几百特种兵里挑选出来,代表国家的形象,这次出国可不许丢国家的面子,否则军法处置。没其他事,下去做好出发的准备。”

“可我……可我…………。”还没说完,营长就下了逐客令。

“还有什么‘可我’,难得军部看中你,也不知你小子那辈子修来的福份。要不是长了张漂亮脸蛋,我才不会同意你去。你在营里的处分还少吗?你小子也不好好回忆下,这几年来闯了多少祸。我一把年纪还要为你东奔西跑围着你转,赶快给我滚蛋,我也清净些。”营长沉着脸,很生气的阴着脸。

虽然,话里咄咄逼人,但营长是位值得用心去尊敬的长官。为士兵忙前忙后,一年四季很少回家,对士兵犹如对自己亲生儿子样。记得前年,在营救名被绑女歌星的事件中,陆飞从斜角处一枪击杀了绑匪。

但子弹穿通绑匪脑袋后,并没停止它的杀伤性。将玻璃窗给射穿了,弹飞的玻璃碎片正巧将那名女歌星的脸蛋划出数道血口子。

事后,那女歌星不但不知道感恩。还上法院起诉陆飞,毁了她的前程,她的形象,要求赔偿损失。

如果时间能倒转,陆飞敢拿脑袋当保。即便她被绑匪撕票,陆飞也不理不睬,关自己什么鸟事。

最后,还是营长很坚决地把这事给压下去,并申请用军部的资金赔偿给那名女歌星。在这样不安定的时期,营长居然举行了表彰仪式表彰陆飞。

陆飞曾问过营长为什么?营长告诉他,作为你们的长官,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立下功劳的士兵被埋没功绩。这事件不属于人为过失,谁能在零点几秒这短暂的时间段,判断好绑匪与人质,并举枪射击的同时,还要想清楚子弹穿过绑匪后可能出现的意外。如果照这样下去,那还不如请高才生来当兵,事先一项一项地把意外排除。

陆飞从营长的凶脸中看出,营长并非真讨厌他,那是种恨,恨铁不成钢的善意之狠。

“是,长官,我保证完成任务。为国家争足面子,就算牺牲,我也勇往直前,不能砸了我们军人的脸。”

营长笑了,可还是少不了一顿臭骂,“你小子给我听好了,给我活着回来。老子这不缺你口残汤剩饭,我还要用去你打压恐怖份子的嚣张气焰,就算牺牲也要给我回到这牺牲,可不能白白便宜了韩国。”

陆飞也笑了,营长就是这样位风趣的长官。突然感觉不对劲,问道:“营长,去韩国的挑选中,关我这张脸蛋什么事?”

营长道:“韩国对美相当重视,那的人喜欢美容,已经成为风俗习惯,从而产生面貌歧视。我总不能派不入乡俗的士兵去吧!这样对合作不利。”

“营长明鉴,如果说比枪法,我不敢在军队里称第一。可要说比照镜子,我可是军队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军宝啊!”

“去去去,赶快下去准备。我可没闲功夫和你瞎聊,我如果再年轻几十年,就没你什么事了。到时讨个韩国老婆回国,非把我那些战友嫉妒死不可。”

>_<……

来到韩国,新的社会,新的文化,新的人群……。所有崭新的一切,使陆飞也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他现在已忘了前些日子,还为来这感到的不快。

搭上迎接他的军车,陆飞抵达了汉城郊区的军部。换上了套韩国军服,与来自不同国家驻守韩国的士兵成为了战友。其中有美国、非洲、荷兰、新加坡等等,陆飞真有种给联合国当兵的感觉。

他们起先要急训三个月,才能被韩国征用。在急训中了解韩国军人,了解他们的技术,与之配合默契。

“立正,都给我饶着操场跑50圈。”铁面无私,严肃异常的韩国教官,用韩语命令道。

陆飞属于特种兵精英营出来的人,对12国语言能流利对答,其中韩语就是其中之一。

其他士兵也大概如此,30人排着队伍饶着操场跑去。与陆飞并排的美国大兵边跑边盯住陆飞。陆飞正不解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的时候。美国大兵说道:“小个子,你能跑多少圈?”

小个子,陆飞对这个称呼非常不满。要不是受东方基因的限制,他能在美国大兵面前矮上一个头吗?

“小白脸,听好了,如果这个操场一圈有1000米。我能一口气跑100圈。”

美国大兵估计不知道小白脸具有贬的含义,很满意这个称呼地答道:“good,那我们比比谁跑得快。”

陆飞不解道:“怎么比?前面有人,我们总不能把前面队列撞开比赛吧!”

美国大兵不屑道:“你们国家训练士兵,不教给你们在敌人眼皮底下隐蔽作战吗?可以把教官当成敌人,我们边跑边偷偷插到前面去。只要我们跑到第一排提速比赛,后面的人自然会跟上。”

疯狂,美国人绝对是疯狂的种族。这样的比赛也只有他们能想得到。为了国家的荣誉,不冒险是不行的了。

“ok,那就开始吧!小白脸。”

“3”

“2”

“1”

开始……………………

美国大兵率先趁站在场中央的韩国教官不注意,轻轻拉了一把前面的士兵,插到了他的位置上。

陆飞不慌不忙地在原位置跑着,美国大兵依样画葫芦地连拉了几人,离排第一的士兵只隔三名士兵时,向后望了一眼仍在原地踏步的陆飞。向他举起了拇指朝下的手势,认为陆飞耍他。

陆飞也毫不示弱地竖起了中指,当队伍跑到教官背对面的轨道上。陆飞急步离开队伍,向前飞冲而去,一口气跑到了第一名。排到了前排队伍的前面,美国大兵料不到陆飞会使这招。

也跟着学地跑到了第一名,与之并排。当队伍转到教官眼光处时,由于他两造成的空位残缺,被其他士兵弥补完整。这就是身在特种兵训练的好处,没一人会傻到不知补位,造成全队考勤分受到威胁。

陆飞与美国大兵都慢慢提速,让后面的士兵明白他两的意图。等又背对教官时,两人飞跑比赛正式开始。带着全队士兵如冲刺般跑了一段路后,又将速度减下来在教官面前规规矩矩。

几个回合后,陆飞与美国大兵不分胜负。美国大兵急了眼,无论是不是背对教官都提速,想从体能上拖垮陆飞。

陆飞也毫不示弱地加速狂跑,教官发现队伍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检查了队伍的整齐状况后,又没当一回事,因为队伍始终是整齐如初。

但他两不顾及大伙感受的比试,立时招来了各国人士的不满。当到背对教官的路段时,队伍开始不再整齐。其他国家的士兵也开始插到前面来,认为这是对国家名誉的挑衅。所以第一排的位置开始出现更换,有时是非洲士兵、有时是荷兰士兵等等,连原先排在最末的阿根廷也冲了上来。

比赛已不再单属于陆飞与美国大兵,转化为国际化。当前排第一位置被非洲士兵与阿根廷士兵夺去时,冲刺是最为恐怖的。他们的速度总让人吃不消,陆飞早已大汗淋淋。看看美国大兵也上气不接下气。

陆飞给美国大兵送去何苦这样的眼神,美国大兵微微点头,表示同感。

当教官吹响完成50圈的哨音,队伍并未因此停止。反而更加猛烈地推进,现在已完成了训练,可大张旗鼓地比赛。

似乎每个人都有个共同的看法,最后多跑的这一圈中落定胜负。所有没有人再会排队,一群30人杂乱地狂跑冲刺。

教官瞪大眼地望着不寻常的事实,直到非洲士兵夺取到最后的胜利,才来到他的面前集合报到。

第二章

“hi,我叫莫歌。”“你好!我叫陆飞。”排成单一纵队,被罚在太阳光下烤三小时的驻守队伍。正偷偷相互介绍,比赛之后,使各国士兵的关系更加贴近了。非洲士兵安哥拉,成为了队伍里的焦点。以最优成绩取得了最后胜利,不少人向他道贺。

美国大兵莫歌把陆飞当成了挑战自己的好友,约下了不少比斗。其他人也相互邀约,看来日后给队伍找苦头吃,是这支队伍的一大标志性特征。

等把姓名与国籍互相通传了一遍,疯狂的莫歌又传出要比站立的比试。设计到国家名誉,没一人愿意吐出最真实的想法,no。全都接受挑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如果动了,身边的人会为他记录下来,到最后总结结果,得出胜利者。三个小时一动不动,又加上先前比拼速度,而落下的体力透支。

陆飞真想苦笑,表示自己卷入到一场具有特别意义的队伍里去。一个小时后,头皮开始发烫。两个小时后,脑袋开始发晕体力降至最低点。两个半小时后,莫歌轻轻打了下软腿,陆飞为他记录下来。

三个小时后,结果显示只有陆飞一人能不动丝毫地完成站立。终于为国争到了光彩,但队里也为他取了个别致的外号,木头人——陆飞。还有跑步第一的非洲士兵,也得了个相同的外号,飞毛腿——安哥拉。除了陆飞给莫歌取的外号——小白脸,被引用而外,其他人的外号还需有待观察,取出最贴近他本人的外号。

“木头人,一起去吃西餐怎么样?”军部食堂开设了欧亚两种口味的食堂,莫歌上前问道。陆飞可不想与他再来次吃饭大赛,回绝道:“我吃不惯,还是上亚洲食堂为好。”

莫歌笑笑道:“我已调换了床位,睡在你的下床。我发现你挺有意思。”

真不知道与这样位疯狂的美国人交朋友,会不会被赶出军队,但陆飞非常荣幸地道:“我也正想挑换到你的床位上面,看来我两相遇,真是狠晚。”莫歌道:“ok,那晚上见,吃完饭后我要去图书馆了解韩国的历史,我从小就喜欢这个国家。”

告别莫歌后,来到食堂,陆飞发现飞毛腿——安哥拉正坐在食堂里,对着眼前的食物发愁。随意点了些菜肴与米饭,陆飞坐在安哥拉对面道:“需不需要帮忙?”

安哥拉眼前一亮,道:“我正需要你木头人,你就出现了。这些食物怎么吃?”

看着安哥拉点的面条、泡菜、还有甜酱牛肉。陆飞也顿感头疼,如果把这些甜的、辣的、酸的全倒进肚子里,陆飞保证安哥拉非拉肚子不可。

笑了笑道:“亚洲食物在吃法上没什么讲究,只需用口咽下去即可。但你这些食物吃了后,绝对急着上厕所。”安哥拉道:“那该怎么办?”

陆飞指着泡菜道:“你还是别吃这个了,其他混合搅拌后入口。”

安哥拉为难地指着大厅左侧的一副标语道:“这里不许有剩菜饭。”

陆飞本想替他吃掉泡菜,可看看他的泡菜大多是辣椒,而且是最辣的那种小米辣。奇道:“你点那么多辣椒干嘛?”安哥拉道:“我想尝试下亚洲菜,看这些辣椒很小又很可爱,应该不会很辣,所以点了许多。”

陆飞无奈的耸肩道:“这次上帝也救不了你,中国有句古话:‘不可以貌取人’。等会你就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说完,埋头苦吃。

安哥拉学着将甜酱牛肉、泡菜与面条搅拌后,第一口下去,就捂住嘴巴大叫道:“牛奶。”

陆飞为他拿了瓶牛奶,安哥拉一口将整瓶喝完。辣得颤抖的表情,道:“这个真辣。”

陆飞笑笑道:“我是亚洲人,都不敢吃这个超过二。你少说也点了四十多个,忍着点吧!我也救不了你。”

安哥拉痛苦地道:“不行,你得帮我吃掉一个。”

陆飞夹了个辣椒,放起嘴里一丁点一丁点的蚕食,安哥拉似乎学到了窍门,也跟着一丁点一丁点的吃。

但从尖部吃到尾部,安哥拉发现辣味越来越烈。终于又叫了声:“牛奶。”

实在没有法子,陆飞与餐饮服务员说明了情况,提了一打牛奶放到安哥拉面前。道:“我走了,对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

安哥拉点点头,索性倒牛奶进碗里,想降低辣性。陆飞看着这一举动,难以想象安哥拉急着跑厕所的情景。

-_-,安哥拉这次与亚洲食物结下的孽缘,导致所有的欧洲士兵一谈到去吃亚洲菜,无不色变。

安哥拉可是上演了通宵往厕所跑的壮举,第二天又被送入医院治疗。回来后,发下毒誓,饿死也不吃亚洲食物。

在这支军队里服役笑剧不断,各国士兵的习惯不同,习俗不同。导致在一起,造出了许多笑话。

例如法国人弗朗克喜欢在交谈时触摸对方,莫歌就总怀疑弗朗克是同性恋,吃尽大伙的豆腐,所以取了个外号送他——玻璃男孩。

阿根廷士兵贝斯,喜欢踢足球。常用脚踢动看上去接近圆形的物品玩上一会。脚法也很准,想射那就射那,如果加上瞄准仪,说不定比枪法还准。一次安哥拉提议他用脚抛掷手雷,他就一脚把那颗训练用的假手雷射到了教官的脑门上。

差点被教官用韩国酷刑来折磨,于是不长眼的大脚怪,成为他的额外称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