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一部《野火》 第十一章 秘密潜入(2)

jiguanggy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十一章 秘密潜入(2)


城里的巡逻兵似乎比平常要多,没走几步就能看到一队护国军。比德带着他们拐弯抹角绕来绕去好不容易才到了那个秘密入口——十字路口中央的一个下水道入口。

“我先进去。”

只见比德猫着腰跑过去熟练地揭开盖在下水道上的铁盖,然后向这边招了招手就钻了进去。

“汉考克你先上。”

“我有点怕。”

“别怕,进去了护国军就那我们没办法了。”

汉考克像一只惊恐当中的野兔撒脚奔进了下水道。乔治在后面看见汉考克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好笑。街对面五个巡逻兵走了过来。他们没有发现马路中央的下水道盖被揭开了。等他们过去以后乔治才进了下水道。

井盖被挪回原位之后把所有光线都遮住了。下水道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锁匠把打火机拿来。”

汉考克犹豫了一下说:

“打火机?我刚才把它扔了。”

“不会吧。”

“是你不让我点火的。”

比德埋怨说:

“那是刚才。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又倒回去拿火机?”

咔嚓,乔治打燃了打火机并且点着了一根蜡烛递给比德带路。

比德接过蜡烛说:

“还好有总队长在。如果跟你搭档打死翘翘了。”

“有这样严重吗?”

锁匠还了一句。

乔治说:

“带路吧。这个地方可不适合聊天。”

尽管蜡烛的光亮非常微弱,但是它依旧打扰了这个常年被黑暗统治的地下世界。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公民”开始吱吱吱地叫着到处乱窜。

“老鼠!”

汉考克一声惊叫,是那种女人被惊吓之后发出的极具夸张的叫声。

“那里还有一支!”

“别在这一惊一咋的。”

前面带路的比德把蜡烛向右边出水口一晃,

“看见了吗?那里还有一群。”

“我的妈!”

汉考克一下紧张地跳到了乔治的怀里。

乔治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以放你下来吗?”

“谢谢。”

虽然大量流窜的老鼠让汉考克全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不过他却因为过度紧张而忽略下水道的真正敌人——臭气。统治地下世界的不是这些人见人恨的老鼠,而是各种各样聚集在这里发生了化学反应后的污浊气体。这里的臭气可以说怪得让人捏住鼻子憋死也不愿意再多呼吸一口气。还好有熟悉下水道布局的比德让另外两人少走了许多弯路。

比德原来是卡利市的一名下水道维修工。女王开启独裁统治之后通货膨胀严重、经济萧条,失业人数急剧上升。比德也因此失去养家糊口的工作。不久生活迫使他成为了一名惯偷。每次作案之前他都会利用对下水道的了解,设计出巧妙的逃脱路线。因此作案数十起而未被发现。一度被警方称为“隐形人”。有一次比德自鸣得意通过下水道潜入安德鲁的官邸行窃,无意见触摸到了报警铃,惊动了卫兵,从而被捕入狱。尽管什么也没有偷到,不过安德鲁依旧大发雷霆命令法官判比德终身监禁。被关了半年的比德还是利用监狱的下水道脱狱成功。当他回到卡利的时候,自己的家已经被查封。听邻居说自己的父母和两个妹妹已经到别的城市投奔亲戚去了。郁闷中的比德在酒吧结识了第5中队中队长格雷,然后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自由力量。

“到了。总队长,你把蜡烛拿好。我我上去看看。”

“小心一点。”

“知道了。”

比德顺着梯子爬上去。空出右手顶了顶铁盖,发现是活的,于是用力把井盖微微抬起一点,借着露出来的缝隙观察上面的情况。地面上是别墅的后花园。井盖的位置在几棵大树后面非常隐蔽。不远处有一个花圃,那里有一片光亮,是旁边的路灯发出来的。花圃的左边就是安德鲁的官邸一栋三层楼高的欧式建筑。远处有几双脚走了过来,比德轻轻地放下井盖。

“只有我们能到那个花圃后面就好办了。花圃是安德鲁的妻子莉迪娅亲手栽种的。没有夫人的命令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去。通过花圃我们能绕到别墅的东面。在那里有三棵橡树。最大的那棵刚好长到二楼那样高。我们可以顺着爬上去。安德鲁就在二楼。”

“你怎么知道?”

“因为一楼是客厅,厨房和佣人的寝室。安德鲁因为怕打扰妻子的休息就把卧室设在三楼。二楼就成了办公的地方。但是到底是那一间我就不太清楚了。”

“已经很清楚了。狐狸推荐你果然没有错。”

乔治赞道。

汉考克却嘲讽道:

“那当然。好歹也是吃过这碗饭的。”

比德瞪着汉考克恨恨地说:

“都是过去的事了。”

汉考克做了一个怪脸。

很快三人成功进入花圃。本来乔治不太放心成天吊儿郎当的汉考克,害怕他出个纰漏,不但破坏了行动而且可能让三人全部被捕。不过一到动真格的时候,汉考克倒也不含糊。十分钟之后,三人安全站在那棵最大的橡树下。比德打了一个向上爬的手势。

“锁匠你先上,我在下面推着你。”

“总队长,我还没老哩。谢了。”

一只脚从窗户跨了进入,落地的时候很轻很轻。比德突然想起来,这间屋子就是安德鲁的办公室。

“你肯定?”

“我肯定。”

乔治环绕四周发现了一个保险。

“汉考克看你的。”

锁匠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真皮做的工具包放在手上。上面别着长短各异的钎子。汉考克取出一根小心翼翼地插入锁眼里,然后把耳朵贴在保险柜上听声音。黑暗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微响,汉考克喜上眉梢。

“开了。”

柜子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汉考克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一把枪身嵌着一颗钻石的袖珍手枪。钻石发出蓝色的光亮,汉考克一时激动得在原地跳了起来。

“把它放进去。”

乔治命令道。

“总队长这可是好玩意。”

“放进去。”

乔治重复了一遍。

汉考克这才依依不舍地把东西放回了原处。

“换一间房间。”

乔治轻声说。

比德点了点头,右手用力慢慢旋开房门的把手生怕发出一点声响。如此找了三间房子才进对了作战室。作战室非常宽敞,差不多有三个办公室那样大。借着窗外的自然光线,可以看见挂在墙上的是一张巨型阿拉布地图。图上有两枚箭头。蓝色的那枚从拉菲出发直向维斯,而红色的那枚从旁边的卡利出发指向拉菲。这两枚箭头很清楚地表明了部队进军的目标。

乔治盯着图纸若有所思。

“安德鲁果然是支狡猾的灰鹰。我和罗伯斯只想到了护国军会以支援维斯的借口趁机扩张地盘,却忘了另一个更加重要的战略位置——拉菲。拉菲常年驻守考德威尔的第9山地师。它的作用就像一枚钉子紧紧钉在卡利和科西之间,使这两个地方首尾不能相连。新国家党要成气候当务之急就是拔掉这枚钉子。怎样拔呢?地图上的蓝色箭头很明显表明了考德威尔会派军队援救维斯。对了,将考德威尔调离拉菲,然后安德鲁再趁机而入。红色箭头肯定代表卡利开过去的部队。‘鸟巢’被调走的两个连肯定去了拉菲。因为卡利的部队被调走,所以晚上城里才加强了巡逻力度。这样一来今晚遇到的种种疑问都能够解释了。不过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考德威尔的山地师是受女王直接调遣,不应该参与到地方上的防务上来呀。即使救援维斯也应该是阿布索伦的事。怎样考德威尔要去插一脚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一番想法在脑海中瞬息而过。

汉考克无聊之际碰翻了桌上的茶杯。茶杯坠地发生清脆地响声。

“什么声音?”

从过道传来卫兵的声音。

“没什么呀?哥们听错了吧!”

另一个人说。

“我敢肯定一定有。是从作战室传出来的。”

“那进去看看得了。”

“好。”

正在这危机关头比德学了两声猫叫。

“喵——喵——”

“原来是夫人的小猫在发春!”

“大惊小怪的!”

“走吧!趁换班的时候去喝一杯。真累!还有大个半夜没完。”

比德狠狠地瞪了汉考克一眼。锁匠的背脊早已被吓出来的冷汗打湿。了解了安德鲁今晚的行动后,乔治决定返回办公室,按照原路返回。等乔治和汉考克顺着树干向下爬的时候,比德突然说:

“总队长,我去把那把枪拿回来。”

“不行,太危险了。”

“没关系。这可是我的老本行。”

“快走,这是命令。”

比德把窗户关上了。

“那好我们在下水道等你。你只有五分钟。如果超过时间你还没回来。从此自由力量再没有你这把快枪手。”

比德点了点。乔治和汉考克回到下水道。

“怎么还没来?真是贼性难改。”

汉考克讽刺道。

突然花园里传来几声子弹打碎玻璃的声音。

紧接着卫兵喊道:

“抓到一个刺客!”

“走!”

乔治对汉考克说。

“我们不去救他?”

汉考克问道。

“那是去送死。”

“丢下他一个人怪可怜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