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一部《野火》 第六章 卡利之夜

jiguanggy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六章 卡利之夜


卡车在伊丽莎白公路行驶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乔治偏过头对狄龙说:

“五点十三分,再过六个小时我们将如空降兵般突然出现在敌人眼前。我们的出现一定会让他们眼花缭乱。”

“你善于制造奇迹。”

“是吗?空降兵有一句怎么说来着?”

“我们天生就是被包围的。”

“对,就是这句话。不过我们自由力量不是被包围的。我们是去吓唬敌人的。”

“你把政府军说得跟小孩一个样。”

“难道不是吗?我希望他们只是一群孩子。那样的话当我拿枪顶着他们脑门的时候,才会找到理由放下罪恶的念头。”

“瞧,你又想杀人了。你必须向上帝忏悔。你要学会放下心中的恶念。”

乔治摞了摞屁股,使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

“没办法,我的灵魂被魔鬼吞噬了一小半。”

狄龙把着方向盘说:

“但愿这车在中途抛锚。”

“抛锚?你认为德国人的汽车会出纰漏?如果真是如此倒也好。古德里安的闪电战就不会如此大获成功了。进攻波兰的飞机中途就会掉下来。有时我想抛开战争来看德国人做事的严谨态度的确世界各个民族学习。”

似乎狄龙对此持有不同看法。

“我不喜欢这个国家。因为法西斯在那里诞生。虽然现在纳粹已经解散,但是谁又能保证它们不会在一万年之后抬头?邻国的戴高乐还是隔着大洋的杜鲁门?整个国家被一个所谓‘生存空间’的概念鼓动起来,你不觉得荒谬吗?或许我这样说过于刻薄。不过犹太人的血流得实在太多了。”

“你要这样说我又能怎样辩驳呢?错误已经铸成,任何言词都不能抹掉血流过的痕迹。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老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过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难道说我们真的期望时光倒流又回到那段烽火岁月,跟着苏联红军再一次攻下柏林城吗?然后我们一枪又一枪地结果所有德国人,包括妇女和儿童。那样一来我们不是变成纳粹了吗?同时我觉得我们也不应该太看重未来。正如你所说的,没有人能保证纳粹会不会再一次出现。既然如此我们应该注重当下。别再用清算历史的态度去和他们对话。保持一颗宽容的心。那样我们民族会得到更多。尽管阿拉布曾被德国人占领。”

方向盘转了一个急弯,上山的路开始陡起来。

“我想抽一支。”

“请便。风会帮我把烟雾吹走。”

“帮我找一下火。”

乔治在车柜里找到了一个打火机。上面刻着“纪念二战胜利”的字母。

咔嚓,火苗,点燃,烟圈吐出。

“咳,咳,咳。”

狄龙把拿烟的手搭在窗外。

“怎么还是受不了这味道?”

“有一点。不要灭掉,朝外面吐就没关系。”

车在山路上时左时右地转着弯。起初能看见海,完全进山之后视线之内就只剩下茂密的苍天大树了。乔治的眼睛里装满了绿绿的树叶和青翠的大山。

“绿色让我想起很多美好的故事。”

“和她的吗?”

“嗯……那时我们一起把羊群赶到山后面的草地上吃草,然后就坐在那里,彼此一直依偎着。那只最小的羊羔几乎天天都会窜到她的怀里取暖。那个冬天特别温暖。”

“你吻过她吗?”

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不爱她?”

“我们太相爱了,以至于我们都想把初吻留在新婚之夜。现在看来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不知不觉眼泪下来了。

“你哭了。”

“是吗?”

乔治用手赶走滞留在眼角的那滴泪。

“没办法。眼泪从不会听我的话。她要怎样就怎样,她一撒娇我就只能哄她。这真的没办法。记得有一次她撇下我。害得我一个人和牧羊犬把羊群赶回家。刚进门,她就把好吃的端上来了。我的火一下就灭了……火狼你爱她吗?”

“谁?”

“那个俄罗斯女人。”

“怎么说到我了?”

“我想听听。”

“怎么说呢?我觉得她的身材很棒像电影明星一样。反正我想和她上床。但是我要强调这那种事不一样。”

“那种事?”

“就是和妓女上床。不管怎样我觉得自己爱上她的。”

乔治独自笑了笑。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等一下我们和护国军的车队遭遇了怎么办?”

“很简单。就说维斯已经陷落,我们是去热旺求救的。”

“一个绝妙的谎话。”

黑夜降临已经可以看见夏日里比较明亮的星斗眨着眼睛。

“几点了?”

狄龙问。

“八点过五分。”

“怎么还没有碰到护国军?”

“我也在想。”

“是不是那里出了问题?或许罗伯斯高估了安德鲁。”

“不。即使罗伯斯不给我们这个提议我也会这么想。”

“何以见得?”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的嗅觉比最出色的猎狗还要灵敏。知道‘卡利之夜’吗?”

“当然。安德鲁的成名之夜。”

“能制造这个夜晚的人,绝非是那些纵容士兵吃喝嫖赌的下级军官可比。美国西点的出身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一个的荣誉,更培养了一个职业军人抓住转瞬即失的战机的能力。尽管我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这个奇妙的故事,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将被赋予传奇的故事,一个靠智慧扭转败局的战例。”

故事是这样发生的:大半年前女王在军事顾问比尔的怂恿下,高价雇用国际杀手组织“黑豹”的成员刺杀自己的舅舅。采取如此卑鄙的手段来解决政治上的分歧,在光复党内部看来也是极不光彩之事。但是因为社会矛盾的激化驱使了那些改革派追随在朗德身后。改革派由资本家、军火商等等掌握着社会资源的人组成。他们迫切参与****的意愿形成一股洪流。正是这股洪流让朗德向政府提出恢复国家党在国内的合法地位的建议不仅仅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亲王成为了一个改革派的象征、一个威胁女王特权的标志。

政府感觉到压力所在,于是派出刺客进行暗杀。妄图以最节约成本的办法化解这场矛盾。可是愚蠢的刺客不仅被生擒,而且还违背了一个职业杀手的基本道德。他交待出了自己的雇主、出卖了自己的组织。令女王颜面扫地的不仅仅是暗杀像是一场闹剧,更因为刺客是一个患有心肌梗塞的病人。病人最终当然不是被送去医院,而是坐了电椅。

无论怎样这给场闹剧给了朗德一个口舌成了新国家党。新国家党的成立也代表着叔侄之间的关系彻底决裂。

不过女王为了挽回颜面,竟然不顾社会各界反对,贸然命令军事顾问比尔率领刚刚训练完成的第19独立师进逼卡利。当时的卡利只有1个旅左右的兵力(人数不到3000人)。面对数倍于己的政府军,卡利的守将准备临阵倒戈。

眼见城池旦夕之间便要落入敌手。青年军官安德鲁少校当机立断将上校就地正法,然后以亲王的名义命令部队隐蔽在街头巷尾,准备利用城市中的楼房打一场防守战。当政府军马不停蹄赶到卡利时天色已晚,加上护国军控制电厂截断了电流,整个城市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政府军只得以火把照明搜索前进。这恰好给了隐蔽在市区大大小小楼房内的护国军机会。街道上只要有光亮的地方就有无数子弹打过来。很快未经实战的第19独立师就被打乱了阵形,部队之间无法有效联络,再加上比尔拙劣的指挥,整支部队很快陷入被动。

此时此刻,安德鲁少校保持着清醒,毅然决定借着黑夜的掩护,率邻一个加强营袭击敌军指挥所。一个小时之后该师师长被俘,并命令全师官兵投降。军事顾问比尔在皇家特种部队的保护才狼狈逃离。

战后,亲王郎德亲临卡利嘉奖。安德鲁被破格连升三级官拜少将,郎德的掌声明珠莉迪娅也下嫁于他。而那一夜,也被称为“卡利之夜”。

“那天刚巧是尤妮斯的生日。”

狄龙回忆说。

“嗯。当时还为安德鲁是不是帅哥争论不休。”

“是的。狐狸说不过还给了我一耳光。现在想想都好笑。”

乔治皱着眉说:

“你说如此精明的一个人,能不利用这次机会吗?”

“那就让我们一直向前。去揭开这个蒙着面纱的夜晚里藏着的秘密。”

车轮继续在伊丽莎白公路上飞驰。领导者双双陷入沉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