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一部《野火》 第五章 海滨战斗(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五章 海滨战斗(2)


火狼突然从侧面发起的攻击给了检查站内的敌人有力一击。当他们的重机枪被制服的时候,政府军完全失去了战斗的兴趣。弃枪投降是他们习以为常的事情。游击队员把俘虏集中到营房的屋檐下蹲下。

“出来!”

大阿登从屋子里搜出了一个中士。你猜中士在床上干什么?别想歪了,他只是在呼呼大睡。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居都没把他吵醒,真是一个奇迹。

一个负责清算敌我伤亡的队员报告狄龙说:

“报告大队长,我们一共打死八个政府军,俘虏了十个,还有一个伤势过重,我直接结果了他。刚才你那个鸡蛋扔得很准,直接在敌人头上开了花。不过那台马克Ⅰ型机枪损失得太可惜了。”

“挑个软蛋过来。”

“政军个个都是软蛋。”

刚才那个大睡特睡的中士被带了过来。他的眼角还有眼屎。

“你们不是有1个排吗?怎么现在只有1个班?”

那个中士马上规规矩矩地如实禀告:

“回长官话,本来是有一个排。可是下午两点钟,少尉把其他人拉到热旺玩女人去了。”

狄龙点了点头。

中士被带回营房边蹲下,冷不防旁边的上士一脚踢向脑袋,痛得直叫唤。上士大声呵斥同伴:

“你他妈的软蛋!平时搞女人时候的力气到那去了?”

阿登两兄弟相互使了个眼色,一起走到上士背后,伸脚朝他膝关节踢去。那知上士向右一让,两脚都落了空。上士转过身后正对着小阿登。一个劈腿,从上往下将其劈翻在地,然后虎步跟进,立马擒住了小阿登。得手后的上士不忘正对面门送上一拳见面礼。这一拳力道十足,打得小阿登眼冒金花顿时失去意识。上士左手顺势将对方双手反扣,小阿登被当成一块挡箭牌抵在自己身前。一把匕首不知从何处而来被上士架在人质的脖子上。

“放开他!”

狄龙举枪对准劫持者的眉心,但是刚好被小阿登的大脸挡住。

“有种开枪!看看是你的枪准还是我的刀快?”

上士怒目而喝。

“放了他,我们给你一条生路。”

“谁他妈的会信土匪的话?”

“那你要怎样?”

“有种单挑!赢了放我走,输了任凭处置。”

“我和你比比。”

大伙看向声音传来的的方向看去,乔治和法利正朝这边走过来。接战的是法利。

上士没正眼地瞧了一眼5米之外那个比自己瘦弱许多的男人,心中窃喜道:

“天助我也。”

进攻开始了。上士借助短距离的冲刺获得加速度,临近目标一跃而起,如猛虎下山居高临下打出一记漂亮的直拳。

面对强敌的攻击闪电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任何反应。

当拳头离对方只有1厘米的时候,喜悦浮现在上士的脸上。当拳头离对方只有1毫米的时候,痛苦笼罩在上士的脸上;

当拳头离自己只有1厘米的时候,闪电抬起了左臂准备格挡。当拳头离自己只有1毫米的时候,闪电发动右拳直取对方暴露出来的胸口;

“哇——”

势大力沉的拳劲将上士打飞在空中,吐出的那口鲜血在半空中绘成了一道纯红色的彩虹。落地后的上士脸上肌肉抽搐不止,口中血流不停。残存的斗志驱使上士站起来。缓缓站起来的男人脸上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他想要用这种方式告诉对手更为告诉自己——还能战斗。

闪电除了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当听到对手喊出一声“再来!”的时候,他已经转过身去为对手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当。可是上士再也没有能力奔跑过去抓住这一天赐良机。从心脏袭来的巨痛让他失去控制肉体的能力,最终只能选择倒地。

战败可以看出一个男人的血性。还是那把匕首只是不再用来威胁小阿登,而是割破自己的喉咙。一个习武者通常要用死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尊严。这是乎也是刚才法利决定和他比一比的原因。必须用死来解决问题,但眼睛却告诉周围的人,上士死不瞑目。

乔治快速拔出枪套中的手枪,根本没有瞄准,直是凭着感觉把枪口对准子弹应该去的地方。如果时间可以被科学所控制,那么当扳机被扣动的一刻,我们尝试着让它减慢行驶的速度。如此一来全世界的枪手都会看到这样一个用慢动作表现的影像。一枚子弹凭借速度的能量划破空气、然后在身后产生出一股蜗旋的气流、最后当刀刃距离脖子1微米的地方击中刀柄,匕首脱手。

得救后上士的眼眶里滚出哗哗泪水。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这种人留在世上只能祸害人间!开枪射杀平民,蹂躏妇女……”

上士开始疯狂地抽打自己的脸。

无辜者的血,不可预期的战争,内心的恐慌,对生命的麻木,对热兵器的依赖,对存在的怀疑……一切又一切的彻底,彻彻底底击溃了固守在上士心理上最后的一道马奇诺防线。绝望,痛快,无助随之而来。此时一个战争的受害者只能用不停虐待自己身体的方式,来使内心觉得好受一些。他迫切地希望能够自我救赎。可是最终却迷失在独裁统治下的社会里。

“我们走。”

乔治说。

阳光下一辆卡车将那个拱卫独裁统治的检查站丢弃在身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