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7章


黄猛不动了,戒备的眼神紧盯着对面的黄潜,黄猛发现,刚才的猛攻并没有起到良好的效果,以往兄弟俩的比试,黄猛就是靠前期疯狂的攻击让他哥哥顾此失彼,从而占得先机,甚至直接赢得胜利,但是现在的黄潜变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手忙脚乱,对于黄猛倾尽全力的进攻,黄潜显得游刃有余。此刻的黄潜更像是一个太极大师。

一旁的人还在欢呼,在他们看来,刚才小公牛是围着另外一个人打,对小公牛狂风暴雨的进攻下,对手显得毫无反击之力。现在的休息只不过是为了下一轮更猛烈的进攻。

停下来的黄猛,凝神注视着黄潜,瘦小的哥哥满脸平静,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但是两只眼睛确是闪出点点精光。黄猛不甘心的叹了口气,聚起全身的力气,再次发起了进攻。一旁的人再次欢呼了起来。

黄野的嘴角泛起了淡淡的微笑,虽然黄潜从小在武校学武,但是那最大的效用是强身健体,真正能学到功夫的,可能就是几个条件特别好,而他们两兄弟的拿手招术便是黄野传授给他们的野兵部队格斗术,一种战场之上克敌制胜,讲究一招搏命的招术。黄野是876师的师长,对于这种格斗术自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黄野已经看出黄猛呈现败相,现在的疯狂,也只是最后的疯狂了。

黄猛败了,黄猛败的郁闷无比,一旁的人看不懂,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直不停主动进攻的人却败了,从头到尾只知道防守的人反而赢了,黄猛摇摇头,这一败意味着接下来的两年生活就得去部队混了。想到即将和父亲哥哥一样成为一个当兵的,黄猛一时间怎么也无法接受。

夜晚,黄猛静静的站在阳台之上,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远方,城市明亮的灯片,让大地显得光明,与天空的黑暗形成鲜明的对比。黄猛手捧着一张照片,照片里面的女子显得端庄典雅,一身连衣裙,轻倚在小桥栏杆之上,微微上翘的嘴角,仿佛在对着人微笑,一双眼睛很大,水灵灵的,让照片中的人显得格外的生动。那是黄猛的妈妈,那是黄猛为数不多可以看到母亲相貌的相片之一。

夜很冷,黄猛手捧着照片静静的站在那里,健壮的如同小公牛一般的黄猛此刻显得特别的安静,让人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大该也只有黄野思念母亲的时候才会如此的安静。

黄潜拿着大衣轻轻的走上阳台,再轻轻的帮黄猛披上,黄潜拍拍弟弟的肩膀,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黄猛知道,哥哥沉稳冷静的面孔之下,潜藏着的是对自己无限的关爱,黄猛忽然觉得哥哥好像父亲,真的好像。父亲也是整日板着脸孔,让人感觉严肃冷静,冰冷冷的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父亲每次看向自己的眼光又透出无限的关爱。

黄潜拍拍弟弟的肩膀“小猛,早点休息吧!”

黄猛点点头,转身回房。

照片轻轻的压在枕头下,黄猛抱着枕头美美的睡去,也许睡梦中,黄猛又梦到了母亲的轻抚,仿佛就在身边拍着自己入睡一般。

半夜,黄野轻手轻脚的打开黄猛的房间门,远远的望去,睡梦中的黄猛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黄野轻轻的走到床边替黄猛理了一下被子,将半截拖在地上的被子,重新整理好盖在黄猛的身上,借着微弱的亮光,黄野看到了枕头下露出一半的相片,那是黄野妻子多年以前的照片,黄野轻叹一声走出门去,回头看再看了黄猛一眼,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充满父爱的微笑,二个孩子都长大了,自己也老了。

黄猛决定参军了,他对黄野说,“男子汗大丈夫,说话算话”,这让黄野十分高兴,中午特地到餐馆庆祝了一下,顺带把自己珍藏了十几年的葡萄酒也拿出来解决了,两兄弟很是吃惊,他们知道父亲是有几样宝贝的,一幅是挂在客厅中的画,每每黄野提到那幅画就会滔滔不绝,兴奋无比,那是876师打的最艰苦的一次演习,对手是一个集团军,三倍多于876师的兵力,但是黄野指挥着876师硬生生的正面硬扛住了对方两个重装师,一个机步师的进攻,两方打成平手,军区司令部亲自挥笔赠送给黄野的。还有几样东西,其中就包括这瓶红酒,这瓶酒的产地是法国布地根酒庄,这里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红酒产地,而黄野珍藏了十几年的红酒标签上标的生产年份是1982年,黄野曾经颇为得意的跟两个爱子谈过这瓶酒,红酒并不是年份越久越好,这还要取决于年份,水分,1982年并不是生产红酒的年份,但是1982年法国一个叫密里根的小镇的葡萄确是最最顶级的酿酒原料,布地根酒庄高价收购密里根小镇的葡萄酿造红酒,数量不超过200瓶,而其中一瓶几经转手到了黄野的手上。

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黄野高中时的一个同学,当年下海经商赚得资产无数,但是到后来却被他红杏出墙的老婆和公司副总坑了一次,使得他这位同学差点破产,黄野的同学找到黄野帮忙,黄野二话不说掏出自己全部的存款,他的同学实在过意不去,就把这瓶红酒抵压给了黄野,他知道黄野好酒,别的东西黄野肯定不收,但是这瓶极品的葡萄酒确是例外,果然,黄野收了下来。后来,他的同学靠着几个朋友的资助再度起家,资产更胜往前,他加倍还偿黄野借给他的钱,黄野却怎么也不肯多收,借多少收多少,最后他的同学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将这瓶红酒送给了黄野。

今天黄野确将这瓶珍藏已久的红酒拿出来喝掉了,可以看出黄野此时的心情,品着酒的黄猛看到父亲心情如此之好,也不由内疚,事实上,黄猛的想法只是到部队去混个两年,至于其他的东西,黄猛没有深想,而且就他认为,部队也没啥好学的,身为陆军学院助理教官的哥哥,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

接后的几天,黄猛一家忙碌了起来,黄野亲自给黄猛报名,办理相关的手续,876师师长的排头,说起来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全国五大王牌师的师长,在别人眼里看来,以后提升将军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前途无量,这种人谁不想巴结。

人武部部长听说黄师长的儿子要当兵,第二天就登门拜访,主动提出免除体检、测试等环节,但是黄野和黄猛立即反对,在黄野看来,自己的儿子就得别人一样,凭什么多了一个师长父亲就要特殊对待,退一步来说,万一黄猛的身体有不合格的指标,送往部队那就是违反纪律,况且对黄猛的发展也不利。

黄猛倒是想的简单,反正是到部队混2年,这要是体检就不合格,就更好了,直接就不用去了。

估计黄野要知道这小子是这个想法,肯定会心疼自己的那瓶酒,82年的干红啊。

令黄猛失望,让黄野、黄潜高兴的是,小公牛的身体健康的很,而且黄猛报表上面的家庭情况一栏写着,父亲:黄野,876师师长,哥哥黄潜:陆军学校助理教官,就光光这几个字眼,就让黄猛的体检之路绿灯大开。

黄野回部队了,黄野没能亲眼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穿上军装去部队遗憾无比,但是,黄野不得不回去,876师全面换装,最新型的主战坦克战虎II型装配部队,876师是第一批使用的部队,对此,黄野得亲自赶回去组织换装工作,以及安排各单位尽快学习掌握新的设备。

黄猛的参军事宜交给了黄潜一手打理,前期工作结束的黄猛无聊的在家听着哥哥给他讲解部队的各种制度,各种规定,黄猛听着听着都快睡着了,他们等着接兵干部的家访。

10天以后,一个中尉敲开了黄野家的大门,开门的是黄潜,中尉看到同是中尉的黄潜一愣,黄潜的年轻沉稳让首次参与接兵工作的735部队3连长肖毅有点吃惊。

“你好,你是来家访的吧!报名参军的是我弟弟黄猛,我叫黄潜,陆军学院的助理教官”说完黄潜敬了一礼,肖毅赶忙还礼。

两人进了屋,浓重的书香气息让肖毅有点感慨,现在参军的人家庭条件一个比一个好了,不像自己那时候,当兵基本上就是为自己找条出路。黄潜跟肖毅聊了起来,军人之间,交流沟通起来,更加的自然,更能聊的开来,一身同样的军装,就代表着浓浓的战友情。听说他的父亲是876师师长黄野,肖毅吃惊的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个人他知道,去年演习,一班班长俞伟最后时刻一发远距离演习弹射向地面,保护师长的876师保卫参谋扑倒了师长黄野,但没有想到,卧倒在地的黄野却被击中头盔,就因为这颗子弹,一班长俞伟的名声远扬,军区领导认为光凭这一枪,俞伟能排名军区狙击手前十名,后来在执行反恐任务的时候,俞伟再次发威,带领一班全歼那股让武警部队牺牲12名战士的恐怖分子,然而重伤的俞伟依旧在军区医院接受着治疗,至今没有全愈,正当肖毅失神的时候,黄猛从屋里走了出来。

黄猛强壮的身体,再加上特殊的家庭背景,让肖毅有点惊喜,肖毅相信这绝对这是一个好兵苗子。

肖毅站了起来“你好,我是735部队三连连长肖毅,我是来了解一下你的情况的”

“735部队,是什么部队啊!”黄猛随意问道。

“是装步旅!”肖毅简单回答。

黄猛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装步旅,就是那些老爷式的步兵战车,坦克都是老式的坦克,是我爸部队换下来的!”

“小猛”一旁的黄潜急了。

肖毅的脸立即沉了下来,“装备旧,不一定战斗力就差,部队的战斗力,不光看装备,还要看兵员的素质,指挥官水平,团队的协作力,当年……”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又要说小米加步枪那时候的事了,我都听我老爸说的耳朵长茧了!”黄猛粗鲁的打断了肖毅的讲话。

肖毅的脸色很难看,“这小子,哪是他想象的将门虎子,完全就是一个执绔子弟”。

黄潜不停的说着好话,陪着不是,最后黄野亲自打电话给了735旅旅长,肖毅接到司令部的电话,不情愿的选择了黄猛。

几天后,黄猛穿上了作训服,黄潜在这些天里给黄猛作了强化的训练,让他熟悉了部队的各种规矩,包括叠被子,打背包,能想到的,黄潜都认真细致的教了黄猛一遍,对于哥哥,兄弟俩的感情是十分好的,虽然不大乐意学,黄猛还是认真的学了一遍。

火车站候车室,改建后的南京火车站,非常之大,其格局,装饰都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车站前面是一个大的广场,再前面就是玄武湖。

背着背包,两手提着迷彩包的黄猛走在队伍里面,前后左右都是新兵,都如同黄猛一般的作训服,迷彩包,一身军官服装的黄潜跟在一旁,还在叮咛着黄猛到部队要注意团结战友,认真训练,黄猛轻轻的点点头,眼睛却在四处乱瞅。终于二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黄猛的视野之中。

二狗子,黑三两人过来送别,三人打小认识,一向以黄猛居首,感情也颇深,在一起十几年了,玩的特别的好,而二狗子、黑三两人不爱学习,又不找地方工作,渐渐的成了混混,今天他们知道黄猛要走,要去当兵了,都挺舍不得,特地过来送兄弟,三人聊了好长一段时间,渐渐的,军官们开始整队上火车。

黄猛有点不舍的走在队列里,一旁黄潜默默的注视着,二狗子、黑三不断的挥着手,而远处,看着新兵们上车的735部队三连连长肖毅,嘴里蹦出二个字“熊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