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穿过山涧 小说节选

horbt 收藏 0 16
导读:正在试写一部军事科幻小说,暂用名《号角路23号》,以下是其中一段,请同好指点,谢谢! 两个山梁之间有一条山涧,因为过了雨季,淹没在山涧中的,原本棱角分明的山石不知被山水冲刷了多久已经变得圆润平整了许多,如今裸露在接近正午的太阳下,惨白得有些刺眼。郁郁葱葱的山林把这条近三十米宽的白色“带子”映衬得越发显眼,任何一个视力正常的人不用望远镜也能在一公里外很轻易地看到在它上面活动的深色东西。 贺哲安拉了拉肩上紧绷的背包带,好让背包下已经湿透贴在脊背上的衣服透透气。一丝山风钻过后背,贺哲安感到一丝凉意,舒服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在试写一部军事科幻小说,暂用名《号角路23号》,以下是其中一段,请同好指点,谢谢!


两个山梁之间有一条山涧,因为过了雨季,淹没在山涧中的,原本棱角分明的山石不知被山水冲刷了多久已经变得圆润平整了许多,如今裸露在接近正午的太阳下,惨白得有些刺眼。郁郁葱葱的山林把这条近三十米宽的白色“带子”映衬得越发显眼,任何一个视力正常的人不用望远镜也能在一公里外很轻易地看到在它上面活动的深色东西。

贺哲安拉了拉肩上紧绷的背包带,好让背包下已经湿透贴在脊背上的衣服透透气。一丝山风钻过后背,贺哲安感到一丝凉意,舒服了些,继续在山林中潜行。对他来说,四十公斤的负重不是什么大负担,那些时不时出现的搜捕队和直升机也不是困难,那些不知在什么地方安插的潜伏哨才是贺哲安最致命的。刚才为了躲过他的监视,五百米用了他一小时又十三分钟,还有十八公里的路程,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接下来再往前走会有更多的装备精良器材搜捕队和的潜伏哨,必须想办法解决,否则,不能按时到达目标地就得被淘汰!正想着,突然,在他前面一米多的地上他发现了异样,杂乱的枯叶间偶尔露出来的泥土上有一些鞋印。贺哲安条件反射地猛地蹲下,轻轻趴在枯叶上的同时慢慢爬到离他最近的树根边并打开了保险,潜伏哨都躲过去了,没理由在这里完蛋吧。可这里刚过潜伏哨,还是险地!

不知过了多久,贺哲安才慢慢爬到了鞋印边,润润的泥土上刚踩的鞋印棱角分明,清晰可辨。列装步兵的丛林作战靴的底纹,有磨损很厉害的,也有轻微磨损的,数十个重叠地印在一个小的范围内,靴的主人们很谨慎。首先这不是一同集训的队友,大家被分别投送各自独行,不到目标地很难遇到,再说贺哲安自认丛林中的穿越速度在队里还是靠前的,比他快的屈指可数。巡逻队吗?他又向前爬了一段,枯叶下又发现了规则的鞋印,贺哲安的心一下紧了起来,前面真的有巡逻队?!等等,还有一个可能!在E点报道时,监察官曾告诉他,昨天集团军临时搞了个武装拉练,往前有段路刚好他们重合,可能会遇到他们,要求他小心误伤。莫非这些鞋印是他们的?想到这,贺哲安赶忙掏出E点监察官给他的手绘地图。虽然不精确,甚至有些偏差,但大致方位上看,贺哲安已经进入了他们的拉练范围的蓝色圈内。这时,天空中又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贺哲安赶紧滚入树荫里,等直升机飞开后他又掏出地图仔细看。近在咫尺的山涧被标到了至少一公里外,可拉练线路的红线却正正画在山涧河床上。从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到目标地,正好和“红线”呈“X”交错,如果可以利用他们通过河床,不但可以欺骗空中的直升机,还可以走山梁更快到达目标地。“旦愿这个路线是正确的。”贺哲安把地图重新塞近背包里轻轻爬起来,至于这样算不算作弊,他才不管呢,这次选拔本来就粗野蛮横,一想到主裁判官那张奸诈的面孔贺哲安就想吐。在确认没有异响后,贺哲安顺着鞋印偷偷跟了上去。如果是拉练的,就要在他们进河床之前追上去。

贺哲安躲在树后将枪收回来,静静地观察。没追过五分钟,他就听到了说话声,离他约三十多米远处,晃动的十多个人影正是拉练的一个小队。大约十一二人的小队呈警戒队形向河床走去,两个后卫还未发现已经被人跟踪,正交替掩护着跟上队伍,很快小队的尖兵已经进入河床了,是时候现身了,贺哲安加快步伐,身影灵活得像只鼬般贴近队伍。

眼前突然跳出一个大活人,让两个后卫着实一愣。贺哲安心里暗叹:“既然安排了后卫就想着提防后方会有动静。唉,这就是精锐与非精锐的区别吧。”虽然中国陆军作训已经实现特战化好多年了,看得出对方也是卫戍部队的精华,可如果他是来攻击的,就刚才那一愣已经足够他干掉全队了。“有人!”一个后卫终于反应过来,发出警报。整个队伍一阵哗啦的提枪声,十一支各式的枪口对准了这个如鬼魂般出现的擅闯者。贺哲安没有马上动作,他双手向前平伸示意空手同时做了个“放下”的手势。一个显然是他们的班长或是队长的三级士官走了出来,疑惑地上下审视着他。本来嘛,一个陌生军人突然跳出来,陌生的服装;不同的装具;不知型号的枪械加上更隐秘的伪装迷彩,基本看不出人的模样,除了那双黑色的瞳孔外,没一处和他们相同的。“大家别紧张,他是兄弟部队的,自己人。”士官示意身后的队员放下枪,解除大家的戒备。“原地休息!”士官再次下达命令,小队的气氛终于轻松了下来。

安排了警戒后,队员们不约而同地围了上来,在河床的山石上围成了个圈,而贺哲安坐在了岸上的树荫下。看到士官刚才的安排,贺哲安眼中掠过一丝欣赏。他还发现在这十一个人中竟还有一个女兵。虽然她从外表上看和其他队员没有区别,但是衣领和袖口下偶尔露出的雪白的肌肤出卖了她的身份。士官回头看了看贺哲安,作战服上没军衔没徽章没标识什么都没有。“同志,你是哪个部队的?”贺哲安好像没有听见般开始检查自己的枪械装备。士官很识趣,笑了笑:“哦,抱歉,你忙吧。”

没一会,有队员已经打开了自热口粮开始吃午饭,圆圈里的气氛活跃了起来。贺哲安轻轻咽了咽口水,不由得又想起了背包里的那半分口粮。留着吧,二十四小时半分口粮,下面的路不能再打野味了,以免浪费宝贵的时间,也可以减少动静,该死的考核!

“哎,我说兔子,平时你不挺机灵嘛,怎么刚才跟个大木头似的槒在那儿啊?”一个白白净净的突击手调侃旁边那个绰号叫兔子的爆破手。“班长安排后卫,我那知道后头还真有人哪!又不是演习,这儿又不是国境线,哪想到真会撞见鬼啊?”说着兔子眼睛朝树荫下略带怒气,不满地撇了一眼:“哎,王新一,你不也愣着了嘛?”“至少我还喊了一嗓子,呵呵。”“好了好了,少说两句吧呃,都窝囊了吧,平时学的练的都忘光了呃。”士官斥住他们,也向贺哲安看了一眼。一个眉清目秀的副机枪手模样的人抱着散弹枪大大咧咧地凑到贺哲安身边,双眼闪着光芒,笑着问道:“嘿,我说兄弟,你那是G7A3吧?我可是看了好长时间了。不错,好枪。呵,让我看看吧?”贺哲安开始擦枪。那个副机枪手笑了笑,毫不介意,坐回原来的位置:“哎,我说你们知道G7A3吗?没见过吧,哼,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吧。嘿,那是我们国家最新造的一支猛枪!从没在媒体上露过脸的,我还只是看过那么小的一个展示图!”副机枪手笔划着:“大家今天可是有眼福啦,喏,这位仁兄手里的,就是货真价实,真真切切的G7A3!”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同时“刷“地都落在了树荫下,眼中闪着光,而贺哲安依然干着自己手里的活。副机枪手看到这种效果似乎很满意,更得意了:“嘿,这可是一支好枪啊,精确、结实、耐用,发起火来那是又猛又狠,五点八口径六百米穿透十毫米A3板,一百米一点一个角分!那是什么概念哪,同志们,那差不多就是一支连射的狙击枪啊!你们说,当兵的有了这么一支要命的家伙,那是多么地酷多么地……”“好了,李春阳!吃你的饭吧呃。不饿是吧,不饿就换大个回来。”士官喝道,那个李春阳抱起枪羡慕地看了眼贺哲安手里的枪嘟囔着:“可惜呀,我们还在用G6A2,人家都用G7了还是A3的呢,不是一个档啊!”悻悻地走开了。

士官看看李春阳的背影,回头拿着自己的口粮递过来给贺哲安:“来吧兄弟,你也吃点吧?”贺哲安看了看口粮,又看了看士官,笑着摇了摇头。“喂,兄弟,你要去哪儿?”另一个突击手边吃边问。又是短暂的安静。“他该不是哑巴吧?”突击手不满地戳了身旁的反装甲兵问道。“去去去去!”没等班长出声,那位被戳的反装甲兵反问道:“保密条例没忘吧?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你以为就你当兵体检哪?你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人家就从不问我们为什么来这儿。” 说完他还瞟了一眼那个女兵。

猛地,贺哲安发现圆圈的气氛一变,圈里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那个女兵身上,女兵没说话也没抬头,继续埋头吃饭。是啊,怎么会有个女兵跟着他们,贺哲安也挺好奇,当然他是不会表露出来的。“大兄弟,你也吃饭吧,别光看着我们吃啊,这大正午的也该吃饭了对吧?”另一个稍微胖一点的突击手为了缓和一下圆圈中的尴尬也好心的对贺哲安劝道。贺哲安依然笑着遥遥头。

“你不懂,他们是在搞生存训练,身上的口粮本来就少,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吃的。”

“那我们分给你一些吧,反正我们够吃。”

“你傻啊,没搞过生存训练哪?那是违反规定的,他是不会要的。”

圆圈好像适应了贺哲安的沉默,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开了,不过话题还是没离开过贺哲安。对于他们来说,贺哲安也确实够另类的。

“哎,你说真巧了,两支不同的部队会在同一个地方安排训练,还真给我们撞在了一起,真少有哈?”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里是军区训练场,每天都有搞不完的训练,碰到也是正常的。”

“哎,你说他该不是外国人吧?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菲律宾人……”

“你还真有想像力。你听说过中国有征外国兵的吗?中国没什么多的,就是人多了点,你觉得我们有必要花银子去请老外来保家卫国吗?多用脑,兄弟,不用是迟早会做猪的!”

“就是,‘非我族类,其心毕异’!”

“靠,要是真打仗刚才我们都已经挂了!”

“回去可千万别让三连的人知道,糗大发了!”

“喂,你说他个自己人没必要扮酷吧,一句话都不说,跟个哑巴似的。”

“小声点,没看见吗,咱们这儿也有个不说话的……”

“正好一对儿!”

圆圈的人都有意无意地瞟了贺哲安一眼,那个女兵也不例外。贺哲安抬起眼正好和女兵那对水灵的眼睛对上,她慌忙低下头,埋头吃饭。如果不是脸上涂了迷彩油,那应该是红色的,一丝戏虐的浅笑从贺哲安的嘴角一略而过。

小队队员轮流吃过午饭,稍适休息后又继续前进,不过这次队伍里多了个人,队员们也没介意,既然都是训练又走同一条路,一起走也无妨。依然是兔子和王新一后卫,不过两个人对走在最后面的贺哲安似乎总有不对味,没像原先那样紧跟着队伍,而是隔着七八米在后面坠着。一路上大家很少说话,只听见士官的声音。贺哲安还发现一直在队伍最前面担任尖兵和哨兵的那个学员兵在回头看的时候总忘不了看他一眼,目光冷峻。

一架直升机从远处的天空向这边飞过来,划了个圆弧又飞走了。大家抬头向天空望了望“哪来的‘机机’?”“啪!”话音未落,说话人头盔给人重重拍了一下,士官狠狠用眼神“挖”了他一眼,又暗示了一下身旁那个低头走过去的女兵。

学员兵从前面换了下来,他有意走到了队伍的后面。

“是你们的吧?”学员兵紧紧盯着贺哲安问道。贺哲安点点头。看来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那道山梁是没指望了,必须提前进山冲过去。

“我要走了。”

整个队伍停了下来,全队人几乎如同贺哲安刚出现那样又愣在那里。贺哲安继续说道:“虽然不是雨季,但石底还是有水,浸在水里的石头已经长出了苔垢,踩不稳很容易滑道或扭伤,靴子虽防滑,但安全考虑,大家最好选干的大些的石头走,各位小心。”正要转身,贺哲安又回过头对队员们说:“另外,我是中国军人,是百分百纯正的中国军人。”说完,贺哲安迅速地钻入旁边的树丛,没入了山林中,就像他出现时那样。

队伍再次愣了一下,士官一声喝令后,小队继续缓慢地沿着河床向前,只是大家的心里似乎闯进了什么东西,又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乱乱的。

“哎,秀才,他是什么部队的?”李春阳问学员兵。秀才看看士官说:“应该属于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

“王班副说的对,”士官接过秀才的话说道:“优良的服装用具,先进的枪械器材,武装到牙齿的配备。没有军衔,没有徽章,没有标识。超出常人的体能和行动能力,战术技能全面超过我们,。”

“我想集团军里不会有这样的部队,是个外来部队。应该是保密级别很高,一支我们不知道的特种部队。”秀才补充道:“班长,还有一点让我心里总感到很乱。”

“哦?还有什么能让我们的高材生都感到不安的?说来听听。”士官笑了笑。

“杀气,”秀才认真的看着班长,一字一句地说:“在他刚转身冲进林子的时候,我感到了他身上发散出来的杀气。是那种压迫过来让我有些窒息的杀气。”

队伍再次沉默了,一股压抑的气氛从队伍中弥漫开。

“继续前进!”士官再次下达了命令,并加快了步伐。白净突击手不安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树林,烦躁地嚷道:“那……有了他们,还要我们干嘛啊……”

话音未落“啪、啪”的拍打声如爆豆般响起。

女兵在队伍中不经意地回头朝贺哲安消失的那片丛林深深地望了望。转身跟上班长。


直升机上,向风荣将望远镜交给副官,“哼,倒挺会找的啊。”

宋则一直拿着望远镜望着:“这也能让他撞上,这小子还是都点头脑的,还行。”

“什么有头脑,我看是有那么点狗屎运罢了!”

宋哲把眼睛从望远镜上移开,笑着望着向风荣:“怎么,不喜欢这小子?不喜欢……那你当初干嘛还把他挑出来?”说完又和望远镜贴上了:“你说他会不会另寻它路?”

向风荣看了看桌面上空显示的大比例军用图:“很有可能,如果顺利,他可能会上434号岭,如果沿着434走就可以避开原先我们设在山谷和H21的众多搜捕队和观察哨,还可以抄近路到达目标地。别人不敢穿过去,他倒真敢想。”

“嗯,想得不错。”宋则看了看向风荣的背影,偷笑着应道:“那你报不报?”

向风荣拿起茶杯喝了口热茶,嘴角轻轻弯了弯,转过身对身边的副官问道:“现在通过这里的有多少人?”副手立正回答道:“共有三个。15号最快,已经接近F点,32号在接近434号山岭,离F点还有七公里多,还有27号在H21区丛林中和32号并列推进。”

“接近这里的呢?”

“共有63个。”

“现在已经淘汰超过三分之一啦?”

“虽然正式判定的没这么多,但严格的讲,是这样。”副手严谨地答道。

“报告:32号突然改变方向,正向370号山岭靠近!”情报官报告道。

“继续监视!”“是!”

“好像少了点。”向风荣摸了摸头,命令道:“通知F点,调整搜捕配置,增援434号和370号山岭。通知A、B、C点增援F点和E点。就说会有大收获。再通知目标地,加强对周边地区的搜查队伍和频率,争取在门前再按死几个。”

“是!”副手敬礼,刚要转身去安排,向风荣又叫住了他:“通知指挥部,加派医疗队进驻E、F点。”

“是!”

宋哲放下望远镜,一脸坏笑:“呵呵,这批可是你和曾局他们打破头抢来的,你舍得?”

“我当然想多收好的,但是如果收的都是精华中的精华那不是更好吗?”向风荣甩头说道。

“你想把前面的逼死吧?”宋哲更起劲了。

“呵呵,这样他们都能活下来,那可是个宝。”向风荣轻松地喝起茶来。忽然,他转身对正在看图的宋哲问道:“嗳,我们再增加些地雷你看行吗?”


在地面上,拉练小队刚进入丛林不久,就听见山涧对岸山岭中传来了纷乱的枪声。小队又一次愣住了。这一天太多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